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零五章 甄家贾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零五章 甄家贾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甄家的府邸在大平坊中占地极广。而且,极其的有名。有名到太子暗中豢养的死士蔡农吉只需要顺着记忆中太子给的地址去看、去找,第一次就找到了甄府。

    蔡农吉到的时候,甄家已经被南京守备府的营兵团团围住。抄家已经开始了。这个时候传讯,没有任何的意义。

    夜色渐渐的深了。距离甄家两条街道的一间幽静小院中。油灯之下,光线晦暗不明,照出五个人影。蔡农吉和四个手下商议着接下来的行动。

    蔡农吉是一个青年模样的男子,容貌普通,是那种走在人群中绝不会被认出来的那种,高高的个子,精明能干,有一手好功夫,所以是太子手下豢养的死士的头领。

    “以锦衣卫的水平,甄家如果真有账本,只怕肯定会被抄出来。主子待我们恩重如山,这个账本,我们一定要从锦衣卫手中拿到,销毁…”

    “是,蔡老大。”

    从凶名赫赫的锦衣卫手中抢账本,这事,还真有人敢想、敢干。难度且不说,如果能成,又有几人能活下来?

    小院之中,商议的声音越发的小了。

    …

    …

    甄家被抄的消息在极短的时间就传遍金陵。据说,当晚甄家的女眷都受到一些惊吓。哭声震天。

    这样惨淡的情况,在甄家权势最鼎盛时,谁又能想得到?

    权力场的气候,当真是变化莫测。一会刮风,一会下雨。位置越高,风雨越多、越大。真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好在,天子只下达了抄家的旨意,并没有进一步处罚的旨意。大约这要看抄家所得吧!甄家众人,暂时性命无忧。

    金陵的消息在短时间内是没那么快传到京城之中,但京城之中,各方势力已经做好博弈准备:四位大学士,晋王、后宫的周贵妃、大臣们,各勋贵世家。

    若是天子要废太子,大家该怎么做?

    夫未战,而庙算多者胜。

    在如此巨大的政治风暴之前,荣宁两府之中,却是醉生梦死一般,享受着繁华、富贵。

    贾蓉在帮贾环打理冰激凌的生意之余,天天跟着尤氏姐妹一起鬼混。并且开始准备物色续弦人选。尤二姐,他肯定是不能娶的。二姐名义上他继母的妹妹。

    贾母荣养,生活奢华无度、铺张浪费,自诩安享富贵。王夫人继续在掌家权力的路途之中。内宅势力,贾环干涉的并不深,仅仅是推荐探春管大观园。

    贾琏和凤姐,据说最近关系略有缓和。夫妻俩依旧是世家二代子弟的模样:有权,干事,但无最终的权力。日子平静,享受着贾府这块牌子下的富贵生活。

    贾宝玉没了贾政的约束,在大观园中,撒欢一样的玩耍。

    贾赦,在贾府东路的院子里,继续他贪婪、残暴、好色的人生。

    所以,贾府的败亡,不是没有原因的。在主要原因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次要原因。还是冷子兴的那句话: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

    除了贾环。

    一场秋雨袭来,已经是九月初,望月居里的梧桐叶飘落,铺在石板路上。

    贾环负手站立在卧室的窗边,看着秋色满院。心中感慨:甄家应该已经被抄了吧!

    甄家的今日,就是贾家的明日。

    甄礼,甄宝玉,都改变不了甄家的结局。甄礼能力不足,至于甄宝玉,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嘴炮党”而已。什么“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儿是泥做的骨肉,浊臭逼人”,现在有什么用?

    贾府,若是按照原书的轨迹,和甄家是一模一样的结果、遭遇。有些人,总会把抄家想的温情脉脉、很规矩。实则不然,那有那么多规矩可讲?就像阿Q说的,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这是一个很残酷、黑暗的过程。

    而,现在,贾府,他来改变。甄礼、甄宝玉做不到的事情,他要做到。

    因为,他不想被抄家、杀头,不想他的娇妻美妾被抄家的土匪兵“惊扰”。不想人生活的如同咸鱼一般。

    再者,一个男人,连自己在意的人、亲人都保护不了,还说什么?

    …

    …

    “三爷,你在这里呢!”

    身后传来的悦耳的女孩子声音,带一点娇羞,带一点惊喜。贾环回头,就见香菱穿着精美的褐色薄袄站在卧室门口。十六岁的少女,亭亭玉立,身姿优美。一双明眸带着娇怯、温柔的笑意。容貌俏丽,神韵难画。

    香菱步履轻盈的走到贾环面前,将一封信递给贾环,微笑道:“三爷,奶奶和姑娘们让我来给你送一封信呢。”

    宝钗这两天带着香菱、莺儿住在蘅芜苑,邀请了湘云同住。一起说话、顽笑。这几年的相处,姐妹间的感情,自是越发的深厚。

    贾环笑一笑,原来是美香菱,伸手接过信笺,展开阅读。笔迹,他自然是一眼就认出来是三姐姐探春的。文曰:

    姐探谨奉。三弟文几:前日秋雨潇潇,与众姐妹赏白海棠于蘅芜苑,各人心中感叹。今因伏几处默,思及历来古人中处名攻利敌之场,犹置情山水之区,远招近揖,投辖攀辕,务结二三同志盘桓于其中。

    或竖词坛,或开吟社,虽一时之偶兴,遂成千古之佳谈!

    姐虽不才,幸叨陪处于泉石之间,兼慕薛林之雅调。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到东山之雅会,不让余脂粉耶?

    弟之高才,世所共知。府中姐妹文字,不传于闺阁之外。烦请三弟代评。亦是雅事。未知意下如何。至盼。

    贾环看得莞尔一笑。在如此重大的政治风暴即将开始之前,贾府之中,还真是安逸、平静啊。三姐姐探春都要邀请众人开诗社。虽一时之偶兴,遂成千古之佳谈!

    可他现在,肩头上的压力、担子有千斤之重。颇有些,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意味。

    当然,外头的事情,他除了吓唬吓唬贾府后宅的那两位外,其实,并不会给宝姐姐、三姐姐她们说。

    他是她们的大树、雨伞、防火墙,又怎么能让她们整日里担心受怕呢?这一点担当,作为男儿,必须要有。

    所以,他并不会像怪罪贾府的当权者们那样去看待这件事。探春、宝钗、黛玉她们都有心情起诗社,这不是很好吗?这不是他应给给予她们的生活吗?

    甄家被抄家,而贾府的金钗们却有闲情逸致起诗社。这种鲜明的对比,反差,确实令人感慨。两府之间,最大的区别,变数,就是贾府有一个贾环!

    贾环前两天还感叹“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拟菊花题。”这样的美景、盛会他没机会参与、目睹、见证。不想,这个红楼原书中的一个高--潮事情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虽然,压力很大,贾环还是愿意去看看。当然,评诗就算了。还是大嫂李纨她们自己来吧!

    贾环将信笺放在圆桌上,笑着和香菱说话,“去参加诗社可以啊。只是,评诗的事,我可不敢胜任。话说这谁的主意?唯恐天下不乱啊!”

    哪有开诗社,却是只请他去点评的道理。不过,上次史湘云就在潇湘馆里说,断乎不能请他写诗,怕姐妹们“自惭何敢再为辞”。

    至于,评价宝钗和黛玉的诗词谁优谁劣?这是嫌自己日子过的太安生了吗?简直是在开玩笑。薛林二人才情相若,要看诗词的题目,有时候宝姐姐胜一筹,有时候是林妹妹更胜一筹。

    所以,这事他是绝对不会干的。找抽啊!

    香菱抿嘴一笑,道:“珠大奶奶提了一嘴,三姑娘赞成,我们奶奶和林姑娘都是笑着赞成。三爷,你的诗词、才情,谁不敬服?”她内心里也是极其的仰慕的!

    贾环好笑的摇头:宝姐姐和林妹妹都赞同?想干什么啊?带着香菱出了望月居,前往秋爽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