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九十八章 余波、友人、小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九十八章 余波、友人、小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明宫、清夏斋中。 喜气洋洋。贺喜声不断。贵妃的金册、印玺已经送到清夏斋中。

    已经怀孕的杨妃含笑的倚坐在床榻上,一身暗青色的长衫遮住身形,风姿出众。下面,来自皇宫各妃嫔处的太监、宫女都送来贺喜的礼物。

    杨贵妃微笑着道:“你们都去吧。谢你们的主子。”

    昨日天子在朝堂中大胜,今天,她的贵妃册封就下来了。但是,天子为她贬谪那么多朝臣,她于心难安。她担不起这么多朝臣的怨恨。天子护不住她一辈子。

    但,事已至此,为之奈何?

    …

    …

    因为要准备午门献俘,雍治皇帝便从大明宫中搬回到皇宫里。这天下午,雍治皇帝轻车简从,带着身边的大太监许彦,悄然的来到宁寿宫中看望避居此地的太上皇。

    太上皇已经年过七十,形容枯槁,坐在殿外的一处庭院里晒太阳。天子前来,他看都没看一眼。

    被儿子武力政变赶下台,他心中岂能不恨?父子关系早就破裂。

    雍治皇帝行了一礼,神情略有些得意,道:“父皇,前日齐弛在西南大胜,拓土千里。朕命其伺机灭骠国。另有五万大军出征西域,想来不日便会取胜。将西域诸国收入我朝版图之中。”

    天子这是炫耀的意思了。

    任何时候,能开疆拓土的帝王,都可以称的上是雄主。为后世帝王所仰慕。且在朝廷、天下,威信大增。

    太上皇看了儿子一眼,冷哼一声,道:“国虽大,好战必亡。”

    雍治皇帝嘿的笑了一声,敷衍的道:“朕记住了。”转身离开。他到这里来,不是来和父皇做辩论的,而是要告诉父皇,用事实告诉父皇,他这十几年来的执政成就,比他高,比他好。

    他政变夺位,是对的!

    …

    …

    贾府之中,气氛喜乐。政老爹已经拿到礼部的告身,定于八月二十日启程出发。

    正五品到正四品,连升两级。要知道,到正四品,就可以穿绯袍官服。这是中高级官员的层级。

    贾政已经向贾母说明情况。贾府上下,都在准备着贾政离开的事宜。贾府故旧、门生都上门贺喜。或者,有故旧想为子弟在贾政身边谋个差事。连日里,荣、宁两府里都招待着宾客吃酒。

    贾环心中郁郁,将事情丢给贾蓉、贾琏、白师爷,八月十八日中午,应同年朱鸿飞的邀请,到正阳门大街的西江月茶楼听曲,吃酒。

    西江月茶楼原本是林家的产业,后来给晋商吕承基趁林家受户部侍郎案子的牵连,低价买下来。

    林芝韵极度讨厌吕承基就在此处:他是先和她兄长林心远假意结交,然后趁火打劫,低价大量吃入林家的资产。

    如今,林心远在东庄镇的茶楼做的不错、生意红火,在妹妹的支持下重新将西江月茶楼买回来经营,主要以说书、大鼓、相声、唱曲等曲艺儿为主在,招徕生意。

    当然,吕承基肯将茶楼卖回给林家,这里面有多少是因为贾环的因素,那就自有他自己知道。

    此时已经八月中,中秋节都已经过去,秋天的阳光显得柔和,中午时,茶楼二楼雅间中,阳光透进来,十分舒适。贾环靠在椅子上,他和朱鸿飞的交情,不比矫情、拘束。

    这次上书风波。贾环早给朱鸿飞等几名亲近的同年打了招呼,建议他们不要出风头。上书当然是要上的。这是立场问题,但是没有必要高调、出风头。枪打出头鸟。

    朱鸿飞听了他的意见。至于是给贾环面子,还是真的听进去了,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朱鸿飞今天请贾环喝茶,未尝没有感谢的意思。科道是天子此次清洗的重点。他却躲过一劫。

    楼下的曲声传来。朱鸿飞黑黒的,衣衫半旧,拿起茶杯喝茶,道:“贾兄,现在翁兆震被贬云南,你蛰伏。周玉绳春风得意,俨然我们今科士子的领袖。嘿,我呸!”

    贾环摆摆手,道:“雁阳,不用给我脸上贴金。我的名声最近不大好,和臭豆腐差不多。至于,周玉绳,呵,谁又是傻子?”

    朱鸿飞拍手一笑,“正是这个道理。”他早看出来周玉绳是个小人。

    贾环点点头。今科的榜眼周慎行想要当领袖,是想多了。聪明人谁看不出来?要让别人佩服你,不是搞掉竞争对手就可以,而是要自己立身持正。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其实,今科士子领袖这种东西,贾环并不太看重。没什么用。一呼百应,是话语权,是权利。但是,在政治斗争中,真正有用的,还是利益编织的关系网。或者,是因为同一个目标走在一起的政治团队。比如,这次文官集团集体反对天子的意志。

    他这样的原因名声跌落,其实日后可以补回来。毕竟前头有一个“孝”字在挡着。

    聊了一会儿,贾环心中郁郁的心情要好了一些。朱鸿飞的性子还是嫉恶如仇。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身边的朋友都是些正人,而不是像周慎行那样的小人。

    现在整个朝堂之中的情况,就是正人君子去了大半。但是,大环境如此,贾环亦无可奈何。

    他内心之中,隐隐有些猜测,这可能一场朝政大风暴即将来临的先兆。权力在制衡的状态,才是最平稳的。各方相安无事,而现在朝中被贬了这么多朝臣,平衡已经被打破。他不知道,问题会出现在什么时候。

    太阳渐渐的斜去。贾环站起来,道:“雁阳,朋友有通财之谊,你要是手头周转不开,可以开口。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千万不要去借官债。”

    贾环这是很委婉的提醒了。官债只是小事。他要提醒的是:不要收黑钱,到时候身不由己。

    御史,是有话语权的。朱鸿飞现在于下层来说,也是颇有权势的大人物。大把的商人、商人集团会奉承他,或者买他开口在朝堂中帮忙说话、发声。

    很显然,贾环看得出来,他的用度有点不对劲。朱鸿飞讪讪的笑了一下,道:“有困难的时候,我会说的。”

    贾环笑一笑,不再说这个话题,和朱鸿飞道别离开。

    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导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

    …

    …

    十八日,朝廷沐休。大臣们休息,天子也休息。下午时分,雍治皇帝到凤藻宫中见元妃。

    四周宫女、太监环视。雍治皇帝和贾元春在花园里漫步。跟在后面不远处的抱琴、陈太监高兴的肩膀都微微有些发抖。这是天子时隔多月,第一次来凤藻宫中。

    雍治皇帝看看身边花容月貌的女子,问道:“元妃送礼给燕燕,为什么不亲自去大明宫中看她呢?”

    他早前的三位贵妃,周贵妃不去大明宫他能理解。而贾贵妃竟然不去大明宫中争宠,这让他有些好奇,同时又有些微微的失落,他是九五之尊。

    不得不说,皇帝,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

    贾元春温和的笑一笑,道:“陛下,臣妾为杨姐姐高兴,也很羡慕。但若是人去了大明宫,彼时倒不方便她调养。”

    这是一句“真话”。因为贾元春为贵妃,她要去大明宫,当时还是妃子的杨妃就必须得以贾元春为尊。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贵妃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但是,如果这样,天子会高兴吗?看看吴贵妃的待遇就知道。

    雍治皇帝哈哈一笑,挽着身边光采照人的美人的玉手,道:“爱妃的弟弟很不错。朕要赏他一个好差事。”

    哄的元春心情大好,语笑嫣然,美丽无端。雍治皇帝和贾元春愉快的闲聊说话时,外头的太监来报:“陛下,户部尚书卫弘、兵部尚书高国对求见。”

    “让他们去西苑候着。朕一会就要去那里。”雍治皇帝本来是打算出宫去西苑的,到凤藻宫这里坐一坐,没想到元妃如此“有趣”、可人,他多留了一会,道:“爱妃要和朕一起去西苑吗?”

    贾元春道:“臣妾就不打扰陛下处理国事。”

    雍治皇帝笑一笑,心中满意至极。倒是有些后悔之前因为元妃的家事疏远她。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若是一个无情的女人,他还宠着干吗?

    …

    ...

    雍治皇帝摆驾西苑。吴王早早的南海的一处明轩中候着,等着天子过来鉴赏书画。

    这时,天子进来,吴王忙行礼,“臣弟见过陛下。”

    雍治皇帝摆摆手,招呼吴王坐下来喝茶,笑道:“叫皇弟今天过来,倒是有办法解决皇弟世子的教育问题。本朝的贾探花给你的世子当老师如何?小贾还是很不错的。”

    小贾当然很不错,所有的人都在骂皇帝,他没有骂啊!锦衣卫的监控显示,他在私下里都没有骂。这一点,让大获全胜的雍治皇帝心里很舒服。

    当然,贾环在私下里骂没有骂,锦衣卫哪里知道?贾府里的暗桩早被清了。再派过去的,根本接近不了贾府核心区域。但是,锦衣卫有脸对外说吗?

    吴王笑道:“陛下说好,那一定就是极好的。我听过贾探花的事,他在家里搞族学,办的非常不错,远近闻名。京西闻道书院,他亦贡献了很多良策。”

    雍治皇帝微笑着点点头,让户部尚书卫弘、兵部尚书高国对进来。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高国对代表武臣和卫弘打官司,要封赏的银钱、绢匹。这是天子在勤政殿上金口玉言。但是卫弘一口咬定,国库没钱,最多出5万两银子。事情闹到天子面前来。

    雍治皇帝皱皱眉,但他知道卫弘是能臣,并不苛责。因为,朝廷正在对西域用兵,这是耗费钱粮的大户。问高国对,“高卿,还差多少缺额?”

    高国对道:“回陛下,按照齐总督报上来的军功,封赏前方将士,还需要30万两。”

    雍治皇帝就是一笑,挥挥手,道:“这差多少?从朕的内努出吧。”天子的金花银,一年有100万两。

    高国对欲言又止,看看吴王。吴王也是欲言又止。吴王是内务府总管,管着皇帝的内努使用。

    雍治皇帝的笑容慢慢的淡了,沉着脸,厉声问道:“怎么回事?”

    吴王和高国对都跪下来。吴王艰涩的道:“陛下,前者甄家所欠内库两百万两白银,而今还没有上交。本来是规定分数年还清。现在只交了5万两上来。”

    雍治皇帝眼神骤然的冷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