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婚期将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八十五章 婚期将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夏季的傍晚七点许,炎热的暑气还没有完全的消散。 .天空还有着浅淡的光亮。

    贾环带着长随,坐马车在淡淡的夜色中到小时雍坊的王府上。王承嗣带着王府的子弟迎着贾环。

    到府中之后,先去里面见了他和宝钗婚姻的真正媒人何夫人,以及王府的内眷,吃了一块西瓜,这才出来在一处凉快的小厅中等着王子腾回来。

    夏季蚊虫很多。但富贵人家有烧香驱蚊。另外有纱窗阻拦。坐在小厅之中,很是舒服。明亮的蜡烛亮了两排,将小厅照的通明。

    一名穿着粉衫,风姿绰约的美丽侍女在茶几上煮着茶,茶香袅袅,美人如画。

    王承嗣捏着鼻子,陪贾环说话。

    他都不知道,贾环中会元那天,他邀请了一帮人在教坊司胡同里等着看贾环笑话的事情传到贾环耳朵里去没有?

    然而,以贾环今日的地位,他能不陪着说话吗?据说,北静王、牛都督等人,对他都非常的赞赏。这就不是四大家族内部的地位了,而是整个旧武勋集团内的地位。

    贾环和王承嗣没什么可聊的,也没有兴趣推测他的心理,贾环心中还在推敲王子腾找他有什么事。略坐半个时辰,贾环给引到王子腾的书房中。

    王子腾正在书房中喝着消暑的冰镇绿豆汤,见贾环进来,让服侍他的小妾出去,微笑着道:“子玉坐。”态度和蔼。

    贾环客气的和王子腾见礼,就在铺着精美竹垫的梨花木椅上坐下来。

    贾环卷入会试舞弊案后,贾政来求王子腾,给拒绝。而贾环打贵妃牌,得以脱身,并且反手将汝阳侯府拉下马。自此之后,贾环和王子腾的关系就有裂痕。

    王子腾原本的打算是照旧。他怎么说都是贾环的舅舅。而等到贾环在北静王府献策,旧武勋集团顺利拿到攻略西域的总兵官职位,王子腾就坐不住了。今晚将贾环特意请过来,聊一聊,修补一下关系。

    美貌的侍女上了香茗后,悄然的退了下去。

    王子腾喝口茶,道:“近日朝廷要用兵西域,先以宁儒为使节前往西域,继而调兵遣将。这一次,能压过魏其候等人,北静王对你称赞有加。牛继宗对你亦多溢美之词。”

    贾环并没有说话,喝着茶。王子腾的意思,他懂。修复关系嘛!但是,这个关系是不可能被修复的。因为,他和王子腾没有血缘关系,宝玉才是他外甥。

    王子腾笑着问道:“怎么,最近冯唐的儿子有没有去找你吃酒?他家可是被选了去西域。这军功很容易拿。回来,少不了一个正三品的将军职位。”

    贾环答道:“还行。吃过几次酒。”

    冯紫英、卫若兰、陈也俊、韩奇都来找过他吃酒。冯家、韩家都将参与这次西征。而卫、陈家是御前侍卫这一班里头的,并不参加出征西域。

    王子腾“嗯”了一声,看了贾环一眼,再道:“最近和你母亲关系处的如何?我前些日子还给她说,如今环哥儿出来做官,不必往日,不要拘束的紧了。”

    王子腾这话说的贾环就不能不面子了。王子腾的意思是他会压着王夫人,别在府里搞事。

    贾环想了想,道:“谢舅舅在我母亲面前帮我美言。”又笑道:“若不是今晚舅舅找我,我过两日也要上门。是有一件事要求舅舅帮忙。我有一个同年,性子耿直,得罪了人,如今选官并没有合适的位置。”

    求人帮忙,在很多时候,是一种表示亲近的方式。

    王子腾哈哈大笑,捻着胡须,道:“既然性子耿直,可以为御使。”

    贾环起身,笑着行礼,“如此,多谢舅舅成全。”

    王子腾估计觉得他可以去找卫弘,或者何大学士运作这件事,但其实,他预估着何大学士日后可能会被雍治皇帝钓鱼执法,并不想让朱鸿飞走何大学士的门路。当然,以何大学士的做派,他去求何大学士帮忙,未必有效果。

    这算是诈胡,虚与委蛇。

    …

    西域出兵的事,在六月初就已经瞒不住人了。国朝的军队,分京营、卫所、九边、团练四个部分。而如今天下承平日久,卫所松弛。除了狼兵、土兵等团练武装外,团练基本都是废的。真正具备战力的是京营、九边精兵。

    此次朝廷出征西域,调京营十二营五营兵马,四万余人。这样的调动,在京城之中,如何瞒得住人?

    在这样一片天朝大国,兵强马壮的气氛之中,贾环的婚礼时间逐步的走近。

    贾府逐渐的忙碌起来:采办,布置,裁剪,准备,收礼。上上下下人等,喜气洋洋。

    而薛家也开始打扫自己在京城中位于崇北坊的屋舍,准备搬过去。不然,成亲的当天,总不能让宝钗的花轿绕着贾府一圈,就进贾环的望月居吧?

    望月居中也开始各种准备:大扫除,腾挪、准备屋舍,有贾母派来的老嬷嬷来教丫鬟、婆子们各种规矩。当日,如何侍候、站立、进退等等。

    贾环倒没什么事,日子照旧,读书、写字,然后去大观园中游玩。只叮嘱了如意,他的内书房,不准任何人进去。

    至于,同年朱鸿飞进都察院任御史,他都交给王子腾运作。逻辑上,没有任何问题。石赋是递补上了今科进士皇榜,拍在最后一名。前文说过,三甲进士选官,留在京城中,只能选为诸寺、监、司官员;而去地方,只能担任知县,或者州府里面的推官。

    贾环动用贾府的资源、人脉,让贾琏拿着贾政的名帖跑腿,为石赋谋了一个江南知县的美差。江南富裕、钱粮赋税充足,日后考满升迁,不是难事。

    当然,知县怎么都无法和朱大御史相比。御史,是清流,相当难进的,且对年龄有要求。言官位卑,正七品,但,可以风闻奏事,执掌官场舆论。权利很大。

    正是夏季午后。赤日当空,树阴合地,满耳蝉声,静无人语。

    贾环随意的在大观园中游览。园中清幽,绿树成荫。逛到路过宝玉的时,并没有进去探望。他没兴趣装这个假惺惺的逼。绕过去往北走,上面是妙玉所在的栊翠庵、凹晶馆,秦可卿居住的达摩庵。

    …

    贾府西路,已经自宝玉屋里跟着凤姐的小红,趁着凤姐午睡,托一个相熟的小厮,帮她带些东西给贾芸。

    如今小红不比红楼原书里。现在荣国府里,林之孝是大管家。林之孝家的是内管家。作为两个管家的女儿,小红算是颇有地位。早前就与贾芸暗通曲款。只待日后再稍大一些,禀明父母,成就一段姻缘。

    …

    贾蔷兴冲冲的提着一个鸟笼子,自贾府外进大观园,去找龄官。环叔结婚在即,纠风办那边的事基本停下来,他近日倒是轻松不少。

    …

    中,鸳鸯、袭人两个约着一起来看已经到宝玉屋里的金钏儿。名义上,金钏儿当然是王夫人赐给宝玉的丫鬟。地位在媚人、茜雪、秋纹、麝月、碧痕、四儿等丫鬟之上。

    宝玉房中的丫鬟内斗,自是不必说。一地鸡毛。还在养伤的宝玉,每天心烦不已。

    结果,当然是金钏儿顺利接管内外事宜。媚人、茜雪都争不过她。

    清查内奸的风波也波及到,按照王夫人的意思是要大清洗一番,给贾环拦下来。王夫人手太黑,清洗估计是要死人的。只处罚了内奸坠儿一人。

    庭院里,树叶不动。碧纱橱隔开的小隔间里,金钏儿和鸳鸯、袭人说话。金钏儿给两人恭喜的满脸羞涩。她现在算是落定,这辈子跟着宝玉了。

    说了一会儿话,金钏儿感叹道:“要不是三爷,要不是彩霞,我估计就死了。哪里有今天?你们也看不到我。”她心中很感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