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宝玉挨打(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八十一章 宝玉挨打(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荣国府正中的位置是荣禧堂。荣禧堂东的院落,才是贾政、王夫人的住处。

    从台阶上来,进了东跨院的东廊三间小正房内。就见王夫人坐在西边下首的椅子上念佛。

    赵姨娘、周姨娘、彩云、玉钏儿、周瑞家的,几个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服侍着。太太因为将金钏儿的事,心情不好。

    宝玉中午从族学里回来,在王夫人这里摆饭。没错,大脸宝还在“享受”贾环给他制定的族学套餐。大脸宝前段时间天天请假、玩的愉快。但是,太天真了。在家访、家长会面前,所有的熊孩子的“手段”都是渣渣。

    贾政四月里因为贾环的事,心里乱糟糟的,没功夫管他。等端午节后,骆先生的家长会一开,本来还因为宝玉名次靠前——宝玉还是很聪明的——政老爹心情大好,准备扬眉吐气一番,结果,他被告知他儿子最近逃课,脸都黑了。

    宝玉的下场么,可想而知。这时,吃过午饭,宝玉也不敢在王夫人面前撒娇、卖萌,规规矩矩的坐着,偷偷的和玉钏儿搭讪。玉钏儿根本就不理宝玉,眼睛瞄都不瞄他一眼。

    她不知道她姐姐的脾气?要不是三爷承诺解决,她姐姐十有八-九是个死!

    这时,外头的丫鬟打起帘子,贾环带着如意、彩霞进来。如非必要,他是不建议晴雯在王夫人面前晃。晴雯那性子,她和王夫人相性相不符。

    贾环走过来,行礼道:“见过母亲。”见赵姨娘也在,笑着补一句,“见过姨娘。”

    赵姨娘顿时眉飞色舞。这是她儿子呢!当然,她虽然时常智商下线,但不会在这时去挑衅王夫人。在她的思想中,大老婆责打小老婆、立规矩,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周姨娘看得好笑,又心中羡慕。她这辈子都没能有一个一儿半女,更别说环三爷这样优秀的儿子。

    王夫人正因为金钏儿的事恼怒、不快,见贾环还是这个鬼样,不把她这个嫡母放在眼里,一股火就从心底冲起来,脸色淡淡的道:“环哥儿,你来了。”

    贾环也不和王夫人废话,径直的道:“我听说母亲将金钏儿撵出去了。因而来和母亲求个情,看是否能容情一二?到底她服侍母亲多年。偶有小错,母亲打她,骂她,都是应该的。”

    王夫人眼皮都没动一下,心中极其的不满贾环多管闲事到她屋里来,又想着金钏儿的行为,更恼火三分,淡漠的道:“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你没事就去吧。”

    这是下了逐客令,给贾环一个软钉子。这种手法,王夫人混迹“江湖”多年,玩的很溜。

    贾环现在和王夫人的“博弈”,早已经不是雍治七年、八年时那种艰难的状态。正如五月初清虚观打醮时,他所想的。他甚至都无所谓贾母和王夫人的“宅斗”。因为,现在他执掌贾府内外的权力,已经超脱于宅斗的层次。

    贾环当然不会给王夫人三言两语就打发走。凡事预则立。他昨天下午得到彩霞的回报,今天中午才来见王夫人,自然是将她的反应全部都想清楚了,做好预案。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贾环放弃打感情牌,换一套手法,平静的道:“我听说这件事和宝二哥有些关系…”

    贾环一句话没说完,贾宝玉就跳起来,嚷道:“环老三,您别血口喷人,我何曾…”话说到一半,没法接着说。金钏儿被太太撵出去,当然不是他的意思,但到底是和他有关系的。

    贾环冷眼瞥了宝玉一眼,没管他,对王夫人淡淡的道:“淫辱母婢是大罪,为礼法所不容,世所共弃。母亲还是想清楚的好?”感情牌打不通,就打威胁牌嘛!

    有些人,就是喜欢敬酒不吃吃罚酒。

    封建礼法: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母亲的婢女,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是母亲。淫辱母婢是对母亲不尊敬,这是不孝的表现。社会舆论唾弃。

    贾环的话,翻译过来是很简单的:你要是不怕闹大,你试试!信不信我在外面把这件事传出去?看你的宝玉,日后在社会舆论面前抬的起头来不?名声还要不要?

    王夫人顿时心中勃然大怒,脸上青气一闪,异常恼怒的盯着贾环,手拍了一下扶手。“啪”的一声轻响,让屋子里的姨娘、丫鬟、婆子们心里都颤抖了一下。

    王夫人在贾府里治家这么多年,手段那自是不用说的。心冷手黑!要说王夫人不知道把服侍她多年的金钏儿撵出去的后果是什么,你信?但她还是做了。

    王夫人冷声道:“环哥儿,你是几个意思?”

    自打贾环中了探花之后,她虽说是贾环的嫡母,但现在对付贾环就是束手束脚的。

    宝玉是她的命根子。

    贾环当然不可能给王夫人吓住,拱手一礼,道:“请母亲把金钏儿赐给宝二哥。这事自然就不是事。”

    前文里面说过,在一夫一妻多妾制度下,男子纳妾的流程。除了正妻许可之外,还有父母赏赐这条路。比如:贾母把赵姨娘给贾政。贾赦把秋桐给贾琏。

    所以,母亲的婢女,是可以赏赐给儿子们的。这并不违反封建礼法。比如:贾环就是以这个名义,把彩霞要走的。贾赦就是想要这样把鸳鸯要走。

    王夫人问贾环“几个意思”,潜台词是:你小子反了天了?连我都敢威胁?信不信我扣你一个“不孝”的帽子?但是,贾环顺着王夫人的字面意思说,直接把金钏儿的处理结果给说出来。

    当即,王夫人给贾环挤兑的表情很不好看,心里权衡了半响,还是宝玉的名声、前途更重要,但她自不会当场认输,不满的哼一声,讥讽道:“环哥儿,你如今越发的长进了。”

    连你的嫡母都敢威胁!

    贾环笑一笑。王夫人估计在她的小本本上记了他一笔,但是,这又如何?

    正所谓:小小贾府,有几个苍蝇碰壁。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这时,外头跟着贾政的大丫鬟彩鸾进来道:“三爷,老爷叫你出去。”

    贾环便向王夫人行了一礼,道:“儿子先出去了。”

    他并不怕王夫人赖账。就算王夫人现在没当着他的面同意,但最终必须要同意。他也不怕王夫人等会儿借故找赵姨娘的麻烦。王夫人要敢动手,他就敢保证,明天王夫人所有的陪房,都要去香山脚下贾府的庄子里种地。真当整风运动是白搞的?闹到贾母、王子腾面前,看看贾老太、王统制支持谁?

    贾环带着丫鬟走了,贾宝玉就双手合十,心里念一句:阿弥陀佛。但,大脸宝显然忘了,他见政老爹不是被喝斥,就是被打,但贾环见政老爹,并不是这样的场景。

    王夫人重重的哼了一声。

    …

    …

    贾环一路出了贾府内宅,过垂花门、向南大厅到贾政的小书房梦坡斋中。

    贾政正背着手在赏画。他今天上午得到朝廷调兵的消息,回来和贾环商量。那天的北静王府议事,他也是在场的。

    见贾环进来,贾政奇怪的问道:“你怎么来的这样快?”贾政和贾环的关系,距离父慈子孝,还差的老远。但是,面对面聊天,两个人还是很轻松的状态。

    贾环住在望月居,或者在大观园里顽,横穿贾府的话,至少得小半个时辰。怎么,这一会子就到了。

    贾环道:“我在东跨院里和母亲说金钏儿的事。金钏儿性子烈,若是给她扣一个‘勾引爷们,下作娼妇’的帽子,恐怕她会自杀。传出去,就是宝二哥淫辱母婢,于他的名声不好。”

    贾环没有兴趣如同红楼原书中诬告贾宝玉: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qiang jian"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

    但也不会为贾宝玉掩饰什么。和大脸宝,没这份交情。贾环在政老爹面前,照实了说。内心里呢,大脸宝这种渣男般的行为,被抽,难道不是喜大普奔的事?

    该上的眼药,他一样会上。这点语言技巧,对他而言,不是难事。

    贾政一下子就愣住。差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宝玉淫辱母婢?孽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