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七十八章 飞燕、杨妃(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七十八章 飞燕、杨妃(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梨香院一间雅致的偏厅中,魏翰林端正的坐等着,喝着凤髓茶。茶是好茶,清香飘逸。他心中却是很不耐烦。他公务繁忙,而薛家半天却没一个人出来招待。

    后院里头,薛姨妈和宝钗两人同样正焦急的等待着。薛家在京城之中的故旧,除了贾史王薛四家,就都是皇商一流的人物。何时与翰林有旧?薛蟠此时并不在家中,即便在家中,薛姨妈也不放心由他出面接待一位清贵的翰林。

    一个是儿子性情不稳妥,一个是两者的身份地位相差太远。

    贾政还在衙门里坐衙,薛姨妈赶紧派了香菱去请贾环来。这才是身份对等的人物,足可以待客。

    贾环从秋爽斋里过来,到梨香院里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他身上都有些汗,天气炎热。

    梨香院后院厅中,陈设精美。阳光给拦着窗外,窗户下的半桌上的瓷器泛着光泽。清幽、阴凉之气,浸润而出。

    宝钗见贾环进来,站起来,就要避开。

    薛姨妈忙阻止道:“嗳哟,我的儿,这都什么时候?不必避讳着了。”再笑着对贾环道:“环哥儿,却是有个姓魏的翰林上门来,不知道有何事,要你帮着招待一二。”

    “魏先生?”贾环心中奇怪。翰林就那么些人,他虽然在翰林院没正经“上过班”,人名都还是知道的。姓魏的翰林,那只有他的房师,大师兄的岳父。

    “姨妈不必着急,我去前头见一见魏先生。”婚还结,贾环当然不用改口,应下来,再对宝钗点一点头,示意她安心,到前院里见魏翰林。

    薛家的仆人将贾环带到偏厅中。贾环笑着行礼,“魏先生…”

    魏翰林不爽的抱怨道:“怎么这么慢才出来?”他根本就不奇怪是贾环代表薛家出面招待他。毕竟薛家就住在贾府里。而且,贾环请了婚假在家。

    贾环露出一个苦笑。好在他知道魏翰林的脾气,并不以为意。

    魏翰林拿出一封书信,道:“这是梅翰林给薛家故人的书信。他儿子与薛家之女定有婚约。如今,他被贬往哈密卫,说不必苦了故人之女。要退了这门亲事。婚书在我手中,等薛家子来京,我亲自给他。先来给薛家说一声。”

    魏翰林脾气很臭,性格执拗,但办事还是很妥帖的。他即便信的过贾环,还是会亲手将婚书交给薛蝌手中。

    贾环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梅翰林要退掉薛蝌的妹妹薛宝琴的婚约。薛蝌算是薛蟠的堂弟。接了书信,道:“魏先生,我知道了。我一会给薛姨妈说明情况。”

    “嗯。”魏翰林把事情说完,并不多留,告辞离开。

    贾环送魏翰林出门,再回到后院里,将梅翰林的书信给薛姨妈,将情况给薛姨妈说了说。

    说起来,古代的婚姻,女子嫁人的年纪都比较早。薛宝琴比宝钗小,在今年就要嫁人。红楼十三年秋,薛蝌就要带着薛宝琴进京完婚。再比如,史湘云今年十一岁多就订婚。

    此时宝钗已经避开,不在客厅中。

    薛姨妈一身褐色的常服褂子,富家太太的装束,四十多岁,坐在名贵的梨花木交椅上沉吟了一会,道:“环哥儿,这事我知道了。且看看什么时候带信回金陵罢。”

    又叹道:“我这侄女也是没福的。她父亲那年在京中将她许给梅翰林之子。第二年就去世。如今母亲有痰症。家道中衰。上头有一个哥哥,这婚约解除,一时间又哪里去挑好的?”

    贾环对薛姨妈这种轻飘飘的感慨没什么感觉。她有几分真心,很难说的。

    再者,据红楼原书的描述,薛宝琴非常漂亮,兼之能诗文。贾母就曾想将其配给宝玉。薛宝琴要挑,怕是还有选择的余地吧!

    同喜进来给贾环倒茶。薛姨妈笑道:“环哥儿,今天多亏你出面待客。你大哥,唉…,就不提他了。”吩咐同喜,“去将今年新到的凤髓茶,拿一块给环哥儿。”又留贾环吃饭。

    贾环帮薛家出面招待下客人,是他地位使然,这时便道:“姨妈留饭,本该是要留下来的。只是还有些事,改日再领。”他和薛姨妈关系一般。当即,拿着凤髓茶回望月居。

    凤髓茶,当然不是凤髓,而是一种名贵的茶,又名青凤髓。正所谓: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产地,福建省建安县。最早见于唐李肇的《国史补》。明代徐应秋在《玉芝堂谈荟》中也说:“建安之青(凤)髓……此唐宋时产茶地名也。”

    苏轼有词云:老龙团,真风髓,点将来免毫盏里。霎时滋味舌头回。清代黄葆真在《增补事类统编?饮食部?茶》中说:“蝉膏、凤髓,分八饼之浓香。”

    贾环在这里生活了六七年,又是贾府这样的世家之族,对茶叶,略有了解。走在青石板上,两边树荫浓密,午后静悄悄的只有蝉鸣。

    风俗贵茶,其名品众多。建安青凤髓,皆品第之最著者也。

    贾环看看手里油纸包着的一块茶,心情不错。他给薛姨妈想起来帮忙出面待客,薛姨妈认为他能拿的了主意。正是他执掌贾府内外的一种权利体现。

    …

    …

    却说秋爽斋中,贾环给香菱叫走,黛玉和三春们说了一会儿话,便散了。

    史湘云先到凤姐处,再往李宫裁的稻香村,又去怡红院,再来秋爽斋。听的探春说贾环给薛姨妈叫出去待客,又听探春说了刚才的原委,俏脸微红,和探春说了会话,去潇湘馆里看袭人。

    黛玉从秋爽斋里出来,因贾环给叫到薛家去待客,心中略感闷闷的。一路上,登山渡水,过树穿花,到四月底时她卖花冢处,看着隆起的小土包。

    黛玉一袭精美的白底黄花的衣衫,身姿娇柔婀娜。容貌绝美的少女。她在这幽静、美丽的绿树、花丛间蹲下来,轻轻的拍拍土包,想着:也不知道里头花化了没有?又想起那日所做的《葬花吟》来: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心中的情思、忧愁涌起来,禁不住轻声吟诵道:“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若是给环哥听到我写这样的诗句,怕是又要说我不保重身体。要罚我锻炼。”黛玉吟诵了一回,想着心底的男子。他要成亲了啊。心中情思萦逗,缠绵固结。叹口气,站起来,自言自语的道。

    忽而,背后给人拍一下。黛玉给吓的一跳,回头就见香菱笑嘻嘻的站着,长出口气,道:“你个傻丫头,唬我这么一跳好的。你这是从哪里来?”

    香菱嘻嘻笑着提起手中的油纸包的小包,“喏,我们姑娘让我给姑娘送茶来,要我亲自交到姑娘手里。我到处没找着姑娘,听的有人在这里吟诗,猜着是姑娘。过来一瞧,还真是!”

    黛玉的诗才,在闺阁之中,自是有名的。听闻,她还曾以笔名“潇湘妃子”在报纸上发表过诗词、文章。香菱心里羡慕的不得了。家里的三爷可不就是诗词名家么?

    黛玉轻轻的一笑,绣花鞋踩在鹅暖石路上,道:“宝姐姐费心了。”

    “好姑娘,我们走罢。回家去坐着。”香菱说着,拉着黛玉的手往潇湘馆里而去。

    香菱的性情,温柔、安静。但是呢,会有一些呆、憨。她是极愿意和黛玉亲近的。

    …

    …

    第二天上午,贾环没在屋里写字、读书娱情,带着晴雯、如意往潇湘馆而去。他昨天晚上听晴雯说黛玉心情不佳。

    原因么,贾环不用猜都知道。

    大观园中风景最好的几处便是:怡红院、潇湘馆、蘅芜苑、稻香村。其中,潇湘馆位于在大观园的南面正门左侧。

    贾环三人是在西北面的角门进园子里,顺着甬道往东直走,过园中戏班子所在的榆荫堂,隔着墙可以看到外头的梨香院,直走到迎春的紫菱洲。

    再往南直行。沿途过惜春的暖香坞、李纨的稻香村、探春的秋爽斋。往东过至黛玉的潇湘馆。潇湘馆院落外室一带粉恒,院内千百竿翠竹掩。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

    夏季清晨七点多,天地间的凉气还未完全的消散。微风吹过,凤尾森森,龙吟细细。正所谓:莫摇清碎影,好梦昼初长。

    贾环到时,黛玉已经起来。贾环给她定的作息时间是早睡早起。以规律的生活,符合养生之道。至于什么赖头和尚“见不得眼泪”那种鬼话,那是唬人、装逼的。按照中医理论:忧伤肺、思伤脾。这才是根结所在。

    黛玉在金陵里按照御医的方子,调养了一年多。再加上贾环知道的一些现代养生知识,她的身体,自是比红楼原书中好很多。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黛玉秋水般的眼眸落在贾环身上,眸光潋滟,精致如玉的俏脸上露出喜悦的浅笑,让贾环落座,紫鹃倒茶,好奇的道:“环哥怎么今天这么早就来我这里?”

    贾环微微一笑,道:“新写了一首词,想着和妹妹一起品鉴。”

    黛玉美丽无瑕的瓜子脸上闪过一抹绯红的云霞。环哥说的“道貌岸然”,一本正经,其实是说:想她了,所以早上过来看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