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浮生偷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七十七章 浮生偷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朝廷征讨西域的大略出来之后,朝中暂无大事。而京城之中,贾环那篇白话文的演讲文稿所带来的冲击,已然慢慢的消散。士林、名妓间、文会上的最新新闻是方望对大儒傅伯龙的抨击。同时,流传开的还有贾环的那首《论诗》:

    文章体制本天生,只让通才有性情。模周(宋)规唐徒自苦,古人已死不须争。

    赞誉极多。一种才华满满的要溢出来的感觉。

    在等待成亲的日子前,贾环的日子就比较清闲了。每日写字、看书、派香菱和宝姐姐鸿雁传书,或者去潇湘馆林妹妹处坐一坐,偶有亲昵。再与迎春、探春、惜春顽笑。

    三姐姐探春与李纨负责着大观园里的事,每天上午要议事半天,余下来的才是自由时间。

    这天上午,贾环起来,正在书房里写字,让如意在一旁侍候着。清秀的小姑娘站在书案边看贾环练字。她已经识的许多字。写信、读报都不成问题。

    没多时,香菱从蘅芜苑过来送信。她一身水白色的长衫,温柔、安静。十六岁的姑娘,亭亭玉立,令人心生好感。贾环便停下笔来。裁开宝钗的信笺。都是日常的闲暇小事。比如:昨日又于何处做了何事。但平淡之中,才见真趣。

    留香菱吃了饭,至午间时,一个小丫鬟进来回报:“三爷,史大姑娘来了。老太太请你过去相见呢。”以贾环如今的地位,贾母有事也会叫他过去,见见面。当然,晨昏定省,这就算了。

    “走吧。”贾环笑一笑,放下毛笔,带着如意、香菱出了望月居,进角门,穿过贾府中路,到贾母上房处。刚到贾母花厅的门口,正好听到史湘云爽朗的娇笑声。

    琥珀笑着挑起门帘,贾环就带着如意、香菱两个进去。屋子里,贾母、王夫人、宝钗、黛玉、贾府三艳、宝玉都在。都在说笑着。青年姊妹间经月不见,一旦相逢,其亲密自不必细说。貌似是在说史湘云的趣事。

    史湘云穿着水粉色的长裙,身姿高挑,肌肤雪腻,身姿优美。众人相互见礼后,她笑着道:“环哥儿,你如今越发的名气大了。我昨儿还听家里的叔叔们说起你。”

    贾环固然是威势日重,但史湘云的性子,还是拿他当朋友。还是雍治七年、八年,贾府里的那个少年。

    贾环就笑,语气轻松的道:“云妹妹这算是夸奖我罢!多谢,多谢。”他现在叫史湘云一声“云妹妹”,自是水到渠成,理所当然。

    这话说的屋里的众人都笑起来。

    宝钗明眸落在贾环身上,含笑着挪开。她不好意思看的太久。鸿雁传书,哪里抵得过见面的美好。撇过眼神,就看到黛玉正抿嘴一笑。显然,是给她看到。

    贾环来之前,贾母这边已经说了好一会话。这时差不多到了尾声。史湘云拿出个手帕来,里面是四个绛纹戒指,道:“袭人姐姐一个,鸳鸯姐姐一个,金钏儿姐姐一个,平儿姐姐一个”

    袭人曾经服侍过史湘云一段时间,史湘云和她关系极好。

    宝玉和史湘云说嘴。贾环听着金钏儿的名字,转头瞄了一眼王夫人的身边,跟着的是彩云、玉钏儿。心里恍然惊觉,烈金钏儿投井的事,差不多就在最近吧!但他早早的就叮嘱过彩霞:让金钏儿有什么事可以来找他。

    他最近并不算忙,这件事应该略有变动,暂时还没有发生。

    一时间,话说完,贾母让史湘云去各处走动。奶妈、丫鬟们跟着。众人也纷纷告辞。到庭院里,下午的阳光顺着疏离的树叶落下来。形成斑斓的图案。

    贾环沉吟着道:“我有几句话和云妹妹说,一会在三姐姐处等你。”袭人在潇湘馆里,史湘云等会最后肯定是去那里看她。但他这时当然不能说在潇湘馆里等史湘云。宝姐姐在呢。

    史湘云去王熙凤、李纨等各处拜访,将丫鬟、奶妈都给遣散,只带着贴身的大丫鬟翠缕跟着。

    贾环则是带着丫鬟去探春的屋子里说话。黛玉和三春自是一起。倒是宝钗不好意思,找个借口,往梨香院去看薛姨妈。

    史湘云来,最高兴的便是宝玉。如今府里的姐姐妹妹们都是和环老三亲近,和他有些生分。只云妹妹对他还是如旧。有贾环在,宝玉心里再想跟着黛玉,也觉得没意思,林妹妹眼睛、话题只跟着环老三的。他看着心疼。先回了怡红院。

    秋爽斋的庭院中,种植着芭蕉、梧桐,此时盛夏,绿色正好,枝叶茂密。

    贾环和一众姐妹说笑着进到正厅里。秋爽斋的三间屋子,并不曾间隔开。陈设典雅、华丽大方。

    当厅的是花梨大理石大案,墙角窗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西墙上挂着米蒂的一副《烟雨图》真迹,旁边是颜真卿的一副对联,是摹本,书曰: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

    贾环的毛笔书法到现在已经有几分功底,他毕竟是下了科场的人,又是翰林,一笔字要是见不得人,怎么可能?指着颜真卿的摹本,笑道:“改日我给三姐姐收罗一副颜鲁公的真迹挂着。”

    米蒂的画到还好,不过两三千两银子。颜真卿的笔墨真迹,那可就珍贵了。当然,听说书法里最珍贵的《兰亭集序》真迹在唐太宗的墓中。

    探春抿嘴一笑,顾盼神飞,道:“你搜罗来了,我也舍不得挂在厅中。”

    传承千年的书轴,需要保养,她哪里会大大咧咧的挂出来。

    探春让侍书、翠墨两人带着丫鬟们给贾环和姐妹们倒茶,招待大家坐下来,问道:“三弟弟,你找云妹妹说什么话?”

    贾环道:“我是听说云妹妹看好人家了。想要问一声是谁家里。”

    史湘云已经订婚。刚才在贾母上房处,王夫人亲口说的:前日有人家来相看,眼见有婆婆家了。不出意外,就是卫若兰家里。

    唉…

    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

    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他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但史湘云的婚姻,他怎么说话?

    当日,在清虚观打醮,张道士给史湘云说媒,说的是宝玉,贾母没同意。

    真要他说,史湘云嫁给宝玉,未必是什么好事。大脸宝是个深坑啊!

    探春性子落落大方,如今又管着事,消息灵通,笑道:“我道什么事。这我知道。听说是府里经常来往的卫家。”

    惜春穿着浅紫色的裙子,出落的很美丽,精致俏丽的小美人,绣户侯门的少女气质浸润出来。她年纪小,脸皮薄,明眸圆睁,娇嗔道:“三哥哥,你如今怎么尽关心这些事来?”

    在未婚的少女们面前说谁谁的婚事,这个是不大妥当的。

    贾环莞尔一笑,惜春近来气质上的变化令他感到高兴,道:“偶尔一问。倒是二姐姐的婚事,我现在就得关心着。”说着话,指着一旁温柔笑着的迎春。

    迎春“呀”了一声,满脸通红,心里慌乱之余,忽而有些安心下来。她的年纪,快到了要出嫁的。她近来的心事,亦有这方面的担忧。

    贾环喝着茶,含笑不语。他倒不是故意让迎春发囧,而是他想起一个合适的人来:薛蝌!孙绍祖这个中山狼就不要想他二姐姐了。门都没有。

    薛蝌这小子今年应该就会带着妹妹来京城贾府里。为的是和梅翰林之子完婚。当然,他现在是找不到人了。除非追着梅翰林一家去哈密卫。

    这事,他还的盯着贾赦一些。五千两银子,他出的起。但最好能拿到贾赦几个把柄,让这老小子就范。毕竟,迎春的婚姻,还是要贾赦说话。

    至于有过一面之缘的邢岫烟,这个,只能说一声对不起了。他肯定是先紧着自己的姐姐好。

    黛玉清声笑着,团扇掩嘴,道:“环哥,你是自己的婚事要来,所以在我们面前说罢。”

    贾环就是一笑,目光落在越发出众的黛玉身上。大家正说笑着,忽而香菱快步前来,道:“三爷,我们奶奶叫你去梨香院。有事让你出面处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