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文官领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七十三章 文官领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国朝的大学士设置一直都是明朝“四殿两阁”的格局,分别在分管军政的南书房、军机处办差。 .只是,随着时间的变迁,军机处和南书房的地位职责一直都在变化。大学士,并非总是在满员状态(六位)。以雍治朝而言,现在就只剩下四位大学士,在军机处协管全**政大权。

    大学士们的地位,依次往下,分别是:中极殿大学士,建极殿大学士,文华殿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东阁大学士。

    建极殿大学士何朔,位居朝堂大臣中第二位,是文官的领袖。山东新泰县人。字,高远。时年六十一岁,正是“年富力强”之时。属于强力的政治人物。

    贾环抵达位于小时雍坊何府时,何府门口车水马龙。拜访者极多。若是论含金量,远高于贾府门前。贾环将帖子递给门官,说明来意,“这位老伯请了,在下欲见何相,亲手赠送婚礼请柬。”

    贾环在京城之中,算是一个名人。但此刻他身穿便服,一副读书人的装束,并没有引起等候在何府门前众人的注意。不过,何府的门官自是知道贾环的,将帖子收了,道:“贾探花且稍等片刻,我家老爷正在会客。”

    说着,将贾环引到门房之内等待,自去禀报。片刻后,何朔的次子过来陪贾环说话。

    …

    时值午后,书房中,幽静、雅致。庭院里的花香袭人。

    何朔正在和来访的大力士左少卿梁锡交谈。他今日没有在大明宫中办事,因而早早的回府休息。

    梁锡来向何大学士汇报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科举舞弊案之事的处罚结果。天子御口亲断,定下了主要官员的罪责,但一些小虾米,则是要三法司还要处置。明天,此案的奏章就要上报给军机处。

    梁锡劝说道:“何相,梅和歌乃是谢大学士的学生,此次舞弊案后,未必没有谢大学士的授意。赵星辰的证词,可以拿到。”

    梁锡的意思是通过梅翰林的事,攀扯到谢大学士。儿子可以坑爹,学生也可以坑老师嘛!何大学士与谢大学士之间的矛盾已经有些明显。他作为何大学士一系的官员,当然想拔掉对手。

    何朔六十出头的年纪,身材高大,微笑着摆摆手,道:“梅和歌是什么结果?”

    梁锡心里无奈的叹口气,简明的道:“贬哈密卫所一小官。”这个惩罚相当重。边塞之地,清贫苦寒。朝廷有征西域之意,哈密卫将是前线之地。

    何朔点点头,抿了一口消暑的茶汤。

    …

    贾环并非第一次来到何府之上,他当年给山长张安博领着来过。每年过年,他都会上门投贴拜年。当然,得不到接见,很正常。宰辅门第,非同小可。

    贾环与何朔的次子聊了一会,将他自己婚礼的请柬送到,就准备告辞了。

    他倒是想提醒下何大学士,但是见不到人,他亦无法。转述,肯定是不靠谱的。他只能相信,每一个宰辅,能做到这样的位置,都不是庸人。

    正准备走时,给何朔派人请到他的书房中相见。

    气派、精致的书房中,一名六十出头的老者穿着一身浅灰色的便服,正坐在窗边下的椅子处饮茶,神态宁和。这便是国朝文官的领袖何大学士。

    何大学士微笑着道:“本来是不打算见子玉的。听说子玉是上门来邀请我参加你的婚礼,不见一见你,就不大像话了。届时,老夫会派及超参加。”

    他维护贾环,并不需要贾环的感谢。他是为国选材。但,贾环上门来邀请他去参加其婚礼,这个亲近的态度就让他感到很舒服了。因而,临时决定见一见贾环。

    及超就是何二少的表字。

    这话说的!贾环发现,但凡庙堂大佬,说话都是很透彻的。因为他并没有与之对等的地位。大佬们无须顾忌他的看法、心情。拱手道:“学生谢过何前辈。”

    学士出身翰苑,贾环自称晚辈、学生都是可以的。称其前辈,更显亲近之意。当然,前辈、晚辈,这都是读书人之间的称呼。

    何大学士点点头,嘉许道:“嗯,你那份给你府里下人说的文稿,非常不错。以小见大,将来公卿之位,对你而言,只是等闲。”他对贾环的评价很高。

    同样的一份文稿,有的人看的文言和白话之争,有的人看的是治国之才。

    何大学士又勉励道:“听闻你最近跟着方望溪一起修书。年轻人要沉得住气,坐得了冷板凳。前明李东阳,少年得志,却沉寂翰苑十几年,最终却柄国十八年。清节不渝,天下敬仰。谥:文正。”

    中国之历史,自谥号确定以来,谥“文正”,是时人对文臣的历史功绩最高的褒扬,盖棺定论。这和二十一世纪,领导人辞世时,官媒讣告里勇的定语一样。这是最定格的用语。

    谥号“文正”的名臣,非常少。比如:范文正公(范仲淹)、曾文正公(曾国藩)。

    贾环心里苦笑:李东阳,又是一个神童、“权臣”的模板啊。他现在还真有点避讳给人这样称赞。

    他给雍治天子打压,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前面,有这样的一些牛人们在做榜样、模板。比如:李东阳、杨廷和、张居正。

    贾环躬身行礼,谢道:“学生省的。”又提醒道:“何相为士林之望,宜将保重。学生尝闻有钓鱼之法,望前辈慎之。”何大学士是文官集团的领袖。说他是士林之望,并非虚言。

    贾环这几句话,其实是说的不怎么得体的,有点冒失。但是,将他的担心、提醒的意思表达出来了。

    何大学士看了贾环一眼,微微一笑,端茶喝了一口。

    贾环便趁机告辞出来。出何府,小时雍坊,在盛夏的下午三点许,炙热的街道中,贾环回头看了一眼坊中繁盛,心中叹口气。

    他这几天想明白一件事:雍治皇帝,若是要让政老爹担任一省的学政,有极大的概率是在钓鱼。

    不用说,文官集团肯定会集体反对这个任命。没有人会容忍一个勋贵出身的官员,担任一省大宗师这样的职务。连科场都没下过的人,怎么点士子当秀才?这不是搞笑吗?

    这是对科举规则,粗暴、公然的践踏。是对科举出身的官员一种蔑视,是对其优越感的一种强力打压。

    那么,文官集团的力量,就将全部的暴露在天子面前。数年之后,以当今天子的手腕,恐怕会将文官集团清理大半,将文官集团所谓的政治理念,扫到垃圾堆里去。

    不是科举出身的官员,就归属于文官政治集团当中。比如清朝,政局稳定之后,一样的科举取士,为什么没有形成文官集团?明朝的初年,一样没有这种概念。

    根本的,还是要认可文官政治的理念:士大夫与天子共天下!当然,国朝文官政治还在起步阶段,理念要弱一点:文官当国,王朝兴衰不可系于天子一人。

    贾环身为文官集团的一员,当然是希望这个集团继续存在。但,他不知道何大学士听进去没有。若是没有,他后面几年的日子,怕是就难过了。

    而且,若是何大学士在斗争失势,他在领导贾家在政治博弈中,也要全面的考虑这个素潜在的风险。

    …

    贾环从何府出来时,大儒傅伯龙正在东宫里,与太子讲经。话题,还是贾环最近引爆京城舆论的那份文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