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打醮清虚观(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六十七章 打醮清虚观(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夫人让贾环安排明天贾府上下出行去清虚观的事宜。 .贾环当然不会亲力亲为,跑去处理这些琐事。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贾环从贾母上房出来后,顺路去了整风小组的院落里,吩咐贾蓉、贾蔷、贾芸三个把这件事领了。

    贾府的内眷自有王熙凤招呼,跟着贾母、王夫人等人走。外头只需要提供马车,饮食、住宿,并到清虚观的防护措施即可。

    所谓的防护措施,就是清场,不许外人看到贾府内眷、夫人、小姐们的容貌。京城之中,不可能出现刺杀,搞个火铳打一枪的事。

    另外,贾蓉几人还要负责把两府里近支子弟召集起来,跟着一起去。这派人通知:贾琼,贾琛,贾,贾琏、贾琮、贾菖,贾菱,贾菌,贾芝、贾萍等人一声就完了。

    贾环交代完这些事,便自去休息:带着大丫鬟晴雯、彩霞去大观园里找探春、黛玉说话。近来,探春、李纨管着园子里的事,比往日要忙碌几分。

    …

    贾蓉、贾蔷、贾芸三人接了任务,先派人去请贾琏,将宁国府的管家李华、李伟并荣国府的管家林之孝叫来。

    李华是府里的老人,道:“几位爷不用费心,出行的事,两府里都是有惯例,我们是办老的差,不会出去,自要知道要去的人数就成。”

    贾蓉就笑:“听环叔那口气,似乎后头的老太太、太太、姑娘们都要去,我还得去回我母亲一声,看要不要去老太太身边侍候。”

    既然有成例在,几人商量一声,就各自忙活开。整风的事情,还没有完结,他们还在处理各处的人事,规矩。

    …

    同一时间,史府之中。上午的阳光炽烈。保龄侯史鼐、忠靖侯史鼎兄弟聚在一起商量着事情。

    面前的小桌上搁着绿豆汤。夏季之时,若是喝一碗冰镇的绿豆汤,自然是极其舒坦、惬意的,消暑。但史家两位当家人面前的这碗绿豆汤没有冰过。

    因为,史家现在只剩下空壳子了。用不起冰。家里的针线活都是府里的夫人、姑娘们自己做的。

    “唉…,我不能啊!愧对祖宗。”保龄侯史鼐长叹一口气,“这样下去不行啊。少不得还是要去求王安世(王子腾)啊。要谋一个实职才好。”

    史鼎和兄长的关系其实并不融洽。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但一些事情,两人还是会坐下来商量,道:“大哥这想法没错,就看清虚观里的张老道能不能说动姑母(贾母)。”

    史家准备将大姑娘史湘云嫁给贾宝玉。贾宝玉是贾贵妃的弟弟。情若母子。

    史鼐拍着椅子扶手叹道:“不管能不能说服,先要把态度做出来。我才好去开口。”

    …

    五月初一,这天上午,贾府的后宅阖府出动。管家们早就安排好,车马轿子,在荣国府门前排开,展开长长的队伍。当真是车辆纷纷,人马簇簇。

    片刻后,贾母出来,独坐一乘八人大轿,王夫人、邢夫人、李纨、凤姐、薛姨妈、尤氏各坐一乘四人轿子。

    姑娘们、丫鬟们则是坐马车。宝钗、黛玉两人一起坐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这并非是因为贾环的关系,而是因为她们俩算贾府的客人。贾府三艳,一起坐一辆朱轮华盖车。

    赵姨娘带着小鹊、小吉祥独坐一辆普通的马车。她如今的地位不同,也想要跟着去见识见识。当然,上香这种事,轮不到她。她毕竟只是姨娘的身份。

    贾母的丫鬟鸳鸯、翡翠、胡波、珍珠,宝钗的丫鬟莺儿、香菱、文杏,黛玉的丫鬟紫鹃、袭人、雪雁、沫儿,迎春的丫鬟司棋、绣桔,探春的丫头待书、翠墨、惜春的丫头入画、彩屏,贾环的丫鬟晴雯、如意、彩霞。

    然后,还有王夫人的丫鬟金钏儿、彩云,李纨的丫鬟素云,王熙凤的丫鬟平儿、丰儿、小红,薛姨妈的丫鬟同喜、同贵,尤氏的丫鬟银蝶儿,邢夫人的丫鬟杏儿。

    再有,****抱着贾琏、王熙凤的女儿巧姐另坐一辆车。

    当此之时,宁荣街上,轿子,车马、队伍满满的排开。前头的执事队伍跟着贾环、贾琏、贾蓉、贾蔷等人的马后面开始移动,贾母的轿子都走出去老远,这边队伍尾巴上的丫鬟们还没上车,还在那里闹。

    这个说:“我不同你在一处”,那个说“你压了我们奶奶的包袱”,那边车上又说“蹭了我的花儿”,这边又说“碰折了我的扇子”,咭咭呱呱,说笑不绝。

    宝玉骑着白马,在贾母轿前引导。街上人都站在两边。贾府当前的鼎盛、权势、荣华、富贵,可见一斑。

    …

    贾环的枣红马在整个队伍的最前端,缓缓的小碎步哒哒的走着。黄总旗带着十个护卫跟着。贾家十几个子弟骑着马,跟在贾环身后。

    贾环骑在枣红马上,回头看着贾府的车队,心中略有些无奈。太招摇了!贾府现在是看着光鲜,内地里可就未必。比如这次去给贾元春祈福,就是她即将失宠的征兆。贾府的权势根基已经在动摇了。

    但他又不能拦着不让贾府的内眷出门吧?

    贾府的队伍缓缓前行,前头的钱槐、胡小四、管家李华等人早已经去京城内城西边的正门阜成门、外城的金光门处打点,准备安排贾府的队伍过去。免得造成交通拥堵。

    清虚观在京城西郊外,出城数里就是,并不远,是京城中一处知名的道观。贾府里常去烧香拜佛。

    到了清虚观门口,张道士带着一干徒子徒孙穿着道士法衣等在路边。先拜见了,贾环翻身下马。后面的贾府子弟纷纷下马,早有小厮、管事过来牵马。

    张道士上前来见礼,见为首的是一个少年郎,贾蓉、贾琏两个反而站在后面,顿时想起传闻,口宣道号,“无量寿佛,小道见过环三爷。”张道士形容清,身量中等,年龄不知,仙风道骨的模样,穿着道士的法衣,到有几分玄妙的感觉,

    贾环只看他这样大的年纪,心中就有数,估计就是清虚观的观主,当日荣国府国公的替身。张道士常在两府里走动,但贾环往日里并不参与贾府的日常,又不常在贾府里,时至今日,才执掌贾府内外。这算是第一次见到他。

    贾蓉在一旁笑着介绍道:“环叔,张道士常在两府里走动。先皇曾经御口亲呼‘大幻仙人’,如今现掌道录司印,当今封为‘终了真人’。现今王公藩镇都称他为‘神仙’。”

    道录司,就是掌管天下道教的司务,隶属于礼部。看不出来,他还是道--教领袖之一。不知道这大周朝有没有什么正一教,龙虎教之类的。

    贾环心里的念头一闪而过,就笑,“张神仙客气了。这几日倒是叨扰观中,若有不当的地方,还请海涵。”子不语怪力乱神。但是,入乡随俗了。

    贾环话说的客气,张道士不敢真的应这话,笑呵呵的道:“三爷这话说的小道要无地之容。如何敢?这边请。”又客气了几句,安排人领着贾府的爷们去观中休息。

    看着贾环等人进去,张道士还要带着徒子徒孙在观外等着贾母到来,心中觉得贾环礼节周到,性情沉稳,神采内敛,难怪能执掌贾府的权力。

    …

    夏季酷暑,清虚观依山而建,一路上绿树成荫,略显清亮。

    贾环、贾蓉、贾琏、贾蔷、贾芸等人在观中一名小道士的带领下到客殿中喝茶,休息。

    片刻后,就听得外面钟鸣鼓响,是贾母的队伍到了。贾府的男子和内眷并不一起。他们都是坐着没动,喝茶、说笑。

    贾环翻看管事提交上来的记录,看到宝钗和黛玉共乘一辆马车,嘴角禁不住抽搐了一下。他大爷的,这是谁安排的?真特么的不懂事啊!

    贾环一想两人在一起“说笑”的那场面,头都要大了。简直是灾难般的场景啊。红楼原书里,直到第四十二回,宝钗指出黛玉看牡丹亭、西厢记的事,黛玉感受到宝钗的诚意,两人才冰释前嫌。

    而在此之前,宝钗和黛玉两人没少相互讽刺、互坑。那是,换着花样来。

    宝钗扑彩蝶到滴翠亭,碰到小红和坠儿说私密的话,她说她是追着黛玉来的。唬的两个丫鬟以为话给黛玉听去了。坑的黛玉不要不要。

    宝玉挨打,黛玉讥讽宝钗,“就是哭出两缸眼泪来,也医不好棒疮。”这是用言语往宝钗心口来一刀。

    红楼原书里,贾宝玉一门心思喜欢黛玉,那就无所谓了,他反正只在乎黛玉的感受。宝钗惹的他不自在,他就赶宝钗走。

    但,问题是,他现在,要偏向那一个?两人在他心中的地位是相当的啊。

    宝姐姐知道他和林妹妹的事,她那么聪慧的女孩。而林妹妹自是知道他和宝姐姐的婚事,马上就要结婚了呢。要说担心,肯定是担心黛玉。宅斗这种事,她哪里是宝姐姐的对手?但他心中,对宝姐姐,是愧疚着的。两个人,他都挂念着。

    总之,此时贾环的心情就是两个字:我日!

    …

    贾瑞递了名单上来,见贾环半天没说话,以为他差事没办好,顿时就有点慌,道:“三爷,我请教过江兴生,按照族学里出行的记录表来的。”

    要统筹安排事情,肯定是要形成文字记录,不是谁都有王熙凤那样的能耐。这份安排乘坐车队的记录就是如此来的。

    最近贾府整风,很多人都被扫下去。作为贾环的坚定拥护者,贾瑞已经从一个小头目,提到了管事的职位上。贾府下人里的管理职位等级:头目、管事、管家。

    “不关你的事。”贾环摆摆手,将文书记录还给贾瑞。心里叹口气。这时,外头突然骚动起来,一连串的人在大声喊:“拿,拿,拿,打,打,打。”

    “这是怎么了?”一屋子正在说笑,懒散的喝茶的贾府子弟都是好奇的说道。贾琮、贾蔷两个年龄小一些,还站起。

    贾环为首,只得从偏殿中出来,见贾母等人已经进了清虚观的正殿,顺着走廊进去,一问,却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还在正殿里面,冲撞了贾母、王夫人等人。

    王熙凤穿着橙色的褂子,头戴累丝嵌宝衔珠金凤簪,珠光宝气的少妇。胸口的曲线饱满、挺拔,身姿窈窕,明媚动人。她正扶着贾母。你们一定不知道这个大美女刚才是怎么骂小道士的。相当的狂野、粗暴。极具王凤姐的言语特色。

    贾母扶着王熙凤的手臂,富贵的老太太装束,吩咐道:“环哥儿,带他去罢。给他些钱买果子吃,别叫人难为了他。”

    “是,祖母。”贾环答应下来,带着小道士出来,让贾府的人带小道士去吃果子。

    闹出动静,贾蓉、贾琏、贾蔷、贾芸几人都出来。听贾环说了情况,都是一笑。

    清虚观是依山而建的,这边大殿里出来,往后,就是往山腰上的殿宇走。贾环、贾蓉等人这边也远远的看得到贾母等人的依仗、队伍。贾环想了想,就在台阶上问道:“管家在哪里?”

    这时,台阶下面,站着的贾府的小厮们,一起大喝道:“叫管家!”训练有素。充当贾环的“扩音器”。

    贾府这样的大场面出动,怎么跟着人,怎么站位,都是有讲究的。这是百年世族的底蕴。所谓的礼仪,就在这些地方。李华、李伟等人都是安排的好好的。

    贾环站在台阶上,心中一阵无语。按他的想法,找个小厮跑腿去外头把人叫进来就是。没想到,贾府的“规矩”是这样的:直接吼。这威风的啊!他还是第一次享受。

    在道观二门外,墙角下躲着太阳的林之孝连忙一手整理着帽子跑过来,到贾环面前,恭敬的道:“三爷,你吩咐。”

    贾环如今是两府的执事人,他喊管家,当然是林之孝来应答。林之孝的资历,也比宁国府的大管家李华等人要深一些。

    贾环就点点头。别人的敬畏是一回事,但谁会整天的展示自己的权威?那等同于炫耀,和一个高调的**。他自是不会那么肤浅。便温声道:“林管家,人来的有点多,你派人去守着二层门上同两边的角门上,伺候着要东西传话。另外,太太、小姐们都在里面,不许人再进去冲撞了。”

    林之孝答道:“是,三爷,我这就去办。”说着,转身去安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