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整风运动(中)-准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六十一章 整风运动(中)-准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政的外书房中常年“驻扎”着他养的清客。所谓清客,就是清谈客耳。

    贾环到的时候,詹光、山子野、单聘仁几人正在和贾政清谈。

    “世兄来了。”几人纷纷和贾环打了招呼。现在么,环世兄的“环”字当然是省略掉。然后,众人识趣的退出去。

    贾政站在一副新搜罗来挂起来的字画下,一身玉色儒衫,风度儒雅,手持酒杯。一副很飘逸的样子。但知道他的人都清楚:政老爹热衷仕途。贾政喝了口酒,缓声道:“环哥儿,你这会儿来我这里有什么事?”

    他对这个已经中了探花的庶子还是很满意的。当然,身为儒家门徒,他自认是严父,当然不会随意的就夸儿子。

    “儿子见过父亲。”贾环躬身行礼,贾政为他卷入会试舞弊的事去求王子腾,他是知道的,道:“前几天琏二哥回了父亲,让族里的贾芹去管理家庙。现在寺里给他搞的乌烟瘴气,窝娼聚赌。有人投诉到我面前来。儿子已经派人了解过,确有此事,因而请父亲免了此人的差事,好好查一查他。另外再选人去管理家庙。”

    贾环说着话,递了一份调查情况给贾政。这并非他伪造的。贾芹的事,他派人去铁槛寺去探听下就都有了。只能说,这小子太嚣张,上任没几天,就开始搞名堂:作威作福,窝娼聚赌。

    贾芹有这个作派根本不稀奇。铁槛寺在京城之外,天地皇帝远嘛!贾环虽然让贾蓉以贾家族长的身份,整顿过贾府的子弟,但是根本不可能根治贾家子弟的作风。处罚了一批五毒俱全之辈,但贾芹属于漏网之鱼。

    人在未得志之前,往往没有做坏事的资本,而非本性是好的。

    王夫人的陪房周瑞的女婿冷子兴曾经对贾雨村说荣国府的事:如今虽说不及先年那样兴盛,较之平常仕宦之家,到底气像不同。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这番话是六年前说的。贾府现在的情况,比这还要差几分。特别是几个月前的元宵,元妃省亲,更是将贾府日常的花销开支扩大几成。花团锦簇的局面之下,是银子花的如同流水。上下都是不肯收手。

    贾政对贾环还是很信任的,摆摆手,没去接贾环递来的材料,皱着眉头,道:“族中子弟竟然有如此不肖之徒?我近年来疏于家中事务。低下的人越发肆意妄为。”

    云淡风轻的世家子弟派头。贾政再想一想,道:“环哥儿,这件事交给你处理。”

    贾环点点头。意料之中,政老爹一贯是怕麻烦。他能解决麻烦,政老爹自然会把事情交给他去做。

    而调查贾芹就是整个整风运动的开始!

    扩大化,这种套路,他很熟的。

    贾环现在和贾政的关系处的还可以,算融洽,但相互间并没什么话题可以聊。当即,便拱拱手,正准备告辞离开时,贾政却是叫住贾环,“环哥儿,你母亲前些日子去探望了宫里的贵妃。贵妃说宫中一切都好。”

    贾环听着这话,心里无语的补了一句:这是说给你们听的,怕你们担忧吧?

    宫禁之内的事,都属于天子的隐--私。擅自泄露、打探都是死罪。当然,这是针对天子的个人情况而言的。像贾府这样的外戚,和贵妃的大太监交好,不算错事。

    贾环虽然没有从陈太监那里听到什么消息,但是对贾元春的处境还是有猜测、了解的。

    红楼原书第二十八回,借袭人之口说了一番话:昨儿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叫珍大爷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呢。还有端午儿的节礼也赏了。

    五月端午节前,贾元春派人出来,让贾府里的帮她打三天的平安醮。所谓,平安醮。很明显,原书中此时贾元春已经感受到失宠的迹象了。当然,她还能使唤得动六宫都太监夏守忠,证明贵妃的地位还在。宫里的太监,特别是这种大太监,看风向办事。

    而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天子如今正在独宠杨妃——天子三个贵妃都没带,只带了杨妃到大明宫中避暑。已经独占天子一年多宠爱的贾贵妃正在逐渐的失宠。

    贾环脑海里正想着元春怎么安抚王夫人的,就见贾政没往下说,而是看着他,心里恍然明白过来:贾政是在问他,年底他给说的,会升官的事准不准。

    贾环心里一阵无语:政老爹是官迷啊!反而,根本没有留意到危险在靠近。政治敏感度不高。这完全符合政老爹的一贯形象。

    贾环道:“父亲,今年之内,你必然会有机会接触实务。”虽说如今贾家的局面被改了很多,他的仕途甚至都被天子压着。但贾政出任学政一事,恐怕不会有大的变故。

    国朝一省的大宗师、提学官,都是以提刑按察使司的按察使及副使、佥事兼任各省提督学道。佥事为正五品,副使为正四品,按察使是正三品。

    贾政如今是正五品的通政司右参议,出任学政,在品级上是可以的。几乎就在天子一念之间的事。

    天子压他是正常的,因为他这个年纪的翰林,很容易让人想到明朝的权臣。国朝无褒扬神童之风气,就是为了防止权臣出现。但,天子不可能去压贾政。

    这还是年龄和能力的问题。贾政如此家世,四十多岁还只是混到个正五品的闲职,这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贾环对贾政出任学政之事,有九分的把握,不会偏离原有的轨迹。当然,雍治皇帝心里对此事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他就不清楚了。

    贾政给贾环说破心事,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喝口酒,掩饰着道:“都是为国效力。”

    贾环并没有去笑贾政言不由衷,告辞离开。

    …

    …

    贾环在二十日傍晚征得贾政的同意,准备开始贾府整风运动时,王熙凤在十九日的午后,瞅空在贾母面前给王夫人回话:“太太,环兄弟说我事务繁忙,叫我别管园子里的事,让珠大嫂和三姑娘管。哎哟,我倒是乐的轻省,只怕是累着三姑娘。”

    夏日午后幽静。贾府如今万事顺利。后宅之中,除了宅斗的事之外,基本都是很祥和、愉快的气氛。

    因如今宝玉、黛玉、李纨、探春等人都搬进了大观园中居住,来回有几里的路程。贾母面前承欢的孙儿、孙女们就少了。不过是吃饭时聚着。

    宝钗为人处事,滴水不漏,时常过来贾母面前坐坐。红楼原书,宝玉撵她走的时候,说:老太太要抹骨牌,正没人呢,你抹骨牌去罢。由此可见一斑。此时,她便在场。薛姨妈、邢夫人、李纨亦在。

    贾母咧着嘴笑,指着王熙凤道:“这猴儿…”她人老成精,当然看的清楚。

    贾府内宅,管家的事情,名义上是已经交到王夫人手中了。所以王熙凤是向王夫人请示。贾母叫做“荣养”了。当然,谁都知道贾母在府里是最大的。又当然,王夫人正在不断的架空贾母,压缩她的影响力。

    王夫人一身名贵的江南绸缎面子的淡金色衣衫,表情略显木讷,坐在木椅上。身边赵姨娘、周姨娘,大丫鬟们金钏儿、彩云跟着。此时,便问道:“环哥儿几时说的?”

    王熙凤笑吟吟的道:“昨儿晚上让琏二爷带话进来说的。”

    王熙凤刚才的一番话是说的非常圆滑的。当然,也暗藏着挑拨。内宅的事务,是王夫人的地盘,她说了算,贾环插手,王夫人心里怎么想?

    别人不知道,她还能不清楚,太太心里对贾环是什么态度?这便是王熙凤的心机、手段。她是不愿意给贾环削权的。不过,王凤姐显然是打错了算盘。

    王夫人便点点头,道:“既然环哥儿这样说,就让三丫头先管起来。她到底是年幼,怕压不住园子里的媳妇、丫鬟们,让你珠大嫂帮衬着些。”

    王熙凤顿时就有点傻眼。这…什么情况?

    王夫人不理王熙凤的反应,接着道:“过两日是舅太太的生日,你给园子里的姑娘们都说一声,准备着一起过府去给舅太太庆贺。”

    凤姐给王夫人这样闪一下,场面就有点尴尬了。

    贾母圆了一下场,重新起一个话头,问邢夫人,“大老爷今日可好些?”这两天贾赦病了。说是感冒。至于,到底是什么病,这就谁也不知道了。

    场面这才重新恢复过来。

    薛宝钗在一旁旁观,心里好笑。环兄弟在敲打凤嫂子呢。说是让珠大嫂和三姑娘管园子,其实这会大家都知道环兄弟是推探丫头掌权。

    凤嫂子没看明白。不说环兄弟此时在府里的地位,探丫头终究是要嫁出去的。她姨妈(王夫人)怎么会介意?如果,环兄弟让她管园子里的事,那她姨妈只怕就要恼了。

    想着,宝钗俏脸微红。因为,她将是环兄弟的妻子。

    贾环如果是推薛宝钗掌握贾府内宅权力,那就是推动媳妇和嫡母夺权。王夫人不发怒才怪。这和庶子要夺嫡支没什么差别。但是,探春则不同。探春是贾府的姑娘,她日后是要出嫁的。这点事,王夫人还是肯对贾环让步的。

    …

    …

    四月二十一日,何夫人生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内眷,王子腾的门生故旧,至交好友的内眷、晚辈都是上门庆贺。

    贾环跟着走了一遭,并无别话可说。四大家族内说话算数的夫人们,他都见过。

    傍晚上时,贾环交代了贾蓉、贾蔷、贾芸一番事,往大观园里去看黛玉,正好路遇着李纨、探春带着丫鬟,提着灯笼去见他。刚好在路上遇到。

    夏季晚上七点许,天地间的酷暑还没有完全的消散。李纨穿着浅白色的对襟褂子,身姿的曲线起伏,无限美好,一股迷人的少妇风情流泻。白皙的额头上戴着抹额,二十七岁的寡居美人,浑身都透着成熟的女人韵味。

    李纨轻笑着道:“嗳哟,恰好在路上碰到环叔了。我和三丫头还说去望月居找你呢。你可是把我们架在火上烤呢。”

    李纨是寡妇,衣着装扮偏素,她不能穿颜色斑斓的漂亮衣服。否则,会被礼法所不容。探春穿着一袭浅绿色的绣花长裙,俊眼修眉,风采精华。

    所谓的:俊眼修眉,就是她的眼睛大而明亮,眉宇间有一股勃勃的英气。用四个来形容:顾盼神飞。

    风采精华,则是她自身的修养、气质,不像黛玉那样满腹诗书气自华,也不像宝钗那样的端庄、明丽的神女气质,而是一种飞扬的风采,却又不低俗、恶俗、跋扈,自是百年世族浸润出来的小姐风范。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见之忘俗。

    探春早就从贾环处得到口风,这时也笑道:“三弟弟,可不是么?我和大嫂子心中都没有底。”

    贾环就笑,“我对三姐姐有信心嘛!”

    所谓的宅斗,亦是要谋定而后动。这件事,他违背探春的意愿,将她管理大观园的时间提前了两年,更重要的是,他在测试王夫人的反应。结果,令他满意。

    王凤姐,当然是掉坑里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