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五十五章 还在等待的初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五十五章 还在等待的初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干燥的阳光斜斜的从院子里的树梢透下来。贾环带着如意、彩霞到赵姨娘的小院时,春雨、夏荷两个丫鬟正在带着人在晾晒被子。

    两人笑道:“三爷来了呢。”说着话,领着贾环到屋里。赵姨娘正在和一个传得花里胡哨,有些妖气的中年妇女在说话,两人正说的眉飞色舞。

    赵姨娘见丫鬟连禀报一声都不说就进来了,很是不满,见是贾环跟着进来,心里的火消了些,但还有正说的兴起被打断的郁闷,道:“环哥儿来了。”又喊小鹊、小吉祥进来倒茶。

    有外人在,贾环沉稳的点点头。

    那中年妇女便起身,笑道:“姨奶奶千万记得,保管有效。”说着,笑吟吟的走了。

    贾环心中疑惑,问道:“娘,这是谁?往日并没有见她来府里走动?”

    赵姨娘不耐烦的道:“是宝玉的寄名干娘马道婆。常来府里走动。你见得少,自然忘了。我往日都是托她在菩萨面前供银子。”

    贾环眼睛眯了一下,心中极度的反感。他虽然经历了最不可解释的事情:穿越,但在本质上,他还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对搞那些什么香油、供奉很不感冒。

    红楼原书里,马道婆和赵姨娘倒是做了件“大事”,给宝玉、王熙凤下蛊:扎纸人诅咒,学术名称厌胜之术。当然,书中有些神话色彩。现在,有没有效果另说。

    不过,这种巫术历来都会出现在皇宫斗争当中,可谓“源远流长”。民间确实是有这些做派。

    贾环和赵姨娘说了和宝钗婚事的事,又说了两句闲话,便告辞出来,在院子里吩咐从出来的小鹊道:“小鹊,你把我娘看着些,她若是再和马道婆偷偷的说话,你留意着。”

    他不喜欢马道婆这样的神棍,但是贾母、王夫人等人未必不信,还是宝玉的挂名干娘,常来贾府里的走动。他是要把这些鬼魅魍魉都给清理一遍了,搞得家里乌烟瘴气。

    不过,他这会儿还没功夫来理顺贾府里的事情。他现在等在贾府里,其实是在关注着赵星辰舞弊案子出结果,还有朝廷给方先生一个交代。贸然挑起内宅斗争,并不合适。

    还得等等。

    小鹊忙点头,应下来,“三爷,你放心呢。”赵姨娘的银钱,小鹊都有数。

    对于小鹊同志的告密技能,贾环还是放心的,笑着点点头,去大观园里见黛玉、探春。

    前两天,贾芸告诉他,王熙凤通过贾琏把贾芹派出去管贾府的家庙铁槛寺里的和尚、尼姑。他心中很是不满。王凤姐就是欠敲打,过两天就得意忘形。

    贾环心中嘱意让他的三姐姐探春来管理大观园。缩小王熙凤的权限。贾芹那边,他自是会和贾政说,将其撤掉。

    话说,殿试之后,他主导贾府之后,贾府里确实需要好好的梳理一下啊。等他在翰林院的工作稳定下来后吧!要再好好的搞一搞整风运动。

    …

    …

    大太监陈赋言小跑着从凤藻宫外进来,脸上喜气洋洋。贾贵妃正在园圃里浇花解闷,见自己宫里的大总管过来,笑着道:“都送去了。”

    陈太监跪地道:“回贵妃娘娘,赏赐都送到了。”

    贾府的贾环和紫薇舍人薛公之后的嫡女成亲,婚期定在今年六月二十八日。贵妃派他带着赏赐去庆贺。这是明面上的理由,私下里,则是为贾环摆脱会试舞弊的漩涡,得中探花而庆贺。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

    贾元春微微一笑,一笑倾城。她的庶弟的确是有九卿之才啊。从宫外贾蓉带进来的话,让她得以说服天子。这件事的影响很大。连她舅舅都专门让母亲进宫探望时带话:非是当时不救贾环,实在是无从救起,只有贵妃能影响天子的看法。

    有些事情,她也不想非要一清二楚。难得糊涂。

    会试污蔑她弟弟贾环的流言,有那几方,现在基本都浮出水面。第一,和家里有旧怨的汝阳侯。他受谁指使,还没说。

    第二,礼部左侍郎、翰林院掌院学士彭仕鄂惦记着礼部尚书的位置,攻击方望。

    第三,宫中的吴贵妃。她自得到天子的恩宠之后,与吴贵妃的关系就变的势同水火。听说,吴贵妃曾经在天子面前下眼药。

    想着宫中的事,元春将手里水壶放下,洗了手,回自己的房间里稍作休息,一边走,一边问着自己的丫鬟抱琴,“可知陛下在哪里传膳?”

    抱琴犹豫了下,低声道:“娘娘,陛下上午带着杨妃前往大明宫避暑了。”

    娴雅沉静、花容月貌的贾元春微怔,停下脚步,脸色平静,让人看不出她心中在想什么。

    抱琴再补充一句,道:“只带了杨妃几人,周贵妃、吴贵妃都在宫中。”

    许久之后,贾元春缓缓的点点头,脚步微微有些沉重。

    …

    …

    同一时间,景仁宫中,吴贵妃坐在华美的床榻上吃着荔枝,听着亲近的太监、宫女逗趣,喜笑颜开。时不时的掩嘴轻笑,“咯咯,咯咯。”书卷气息十足。

    天子带着杨妃前往大明宫避暑,她作为贵妃并没有随行,这本是一件极其郁闷的事情,但她心中却很舒坦。因为,所谓的宫中正得宠的贵妃贾氏同样没有随行。

    她和贾贵妃的矛盾很深。贾贵妃出自她的宫中,求到她的门路上,却从她这里夺走了天子的宠爱。她如何不恨?

    宫中现在有三个贵妃,都曾是天子最宠爱的妃子,冠极一时。但当今天子并非什么专情的人。三千佳丽中,所谓最得宠的妃子,就没有谁能长时间的受到宠爱。

    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贾氏感受到失宠的滋味了。

    哼,贵妃之威?天子宠爱你时,什么都好。做什么,都是对的。为弟弟说话,那叫心中有亲情。当天子不宠爱你时,什么都不好。这时候,为弟弟说话,就叫后宫干政。

    …

    …

    刑部大牢中,被审问了十几天的赵星辰终于扛不住了。审讯的不仅有刑部的高手,还有锦衣卫参与。他现在是问什么,说什么。

    “我确实舞弊了。我父亲求了谢大学士,花了五千两银子,保我一个进士资格。具体操办的是梅翰林。”

    “你父亲为何要污蔑贾环与方宗伯作弊?”潜台词是很明显的,汝阳侯惹得起礼部尚书方望?开什么玩笑?没有兵权的勋贵,怎么敢惹文官?

    “我家和贾家有旧怨。造贾环的谣,很正常。至于捎带上方宗伯,是因为我父亲和礼部左侍郎彭侍郎有旧。彭侍郎对方尚书的位置很热心。”

    很快,赵星辰重新给关回了监牢中。案卷很快就整理出来,第二天呈送到大明宫。锦衣卫的报告,当天晚上就交上去。天子最近在大明宫中避暑。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