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婚期既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五十三章 婚期既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初夏下午的烈日中,贾环于西城门口,送别了远去的大师兄、罗君子。看着马车遥遥远去,心中涌起落寞之感,又有无限的感慨。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一为浮云意,一志在功名。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来送行的卫阳、许英朗、刘国山、张四水、柳逸尘几人都是沉默不语,目送着马车远去。大师兄和罗君子的选择,给众人的触动都很大。

    …

    送别友人后,贾环并没有立即前往翰林院报到,而是罕见的在贾府中悠闲度日。

    此时,翰林院的掌院学士还是礼部左侍郎彭仕鄂,贾环没兴趣将自己送上门去给彭侍郎整。他在等方先生出狱。

    据说,方先生在都察院里闹脾气:“我不出去。朝廷说我无罪,我就没有罪名吗?还是要查清楚为好。我泄题嘛!”怨气非同一般。身为礼部尚书,士林领袖,给庙堂诸公一个难堪,还是有资格的。

    刘国山、柳逸尘、张四水几人组建了一个情报分析机构。招了几个闻道书院的童生分析邸报、打探京城中的消息。重点是关于贾环的消息。现在还是星星之火的状态,并没有大的作用,但假以时日,定会起到大作用。

    贾环人虽然在贾府里放松,但偶尔有同年朱鸿飞、石赋上门拜访,又有上官昶等交好的士子来访,贾蓉、贾蔷、冯紫英、卫若兰、陈也俊时不时的来走动,他的消息很灵通。

    各种关于赵星辰舞弊的案子的消息传来。此时,他已经从礼部转到了刑部。问题似乎变得有些严重了。形势还在酝酿中。

    四月七日下午,已经有酷暑的气息。贾环在屋里和前来玩耍的香菱说话。他和宝姐姐之间的沟通,基本靠香菱传话。这蛋疼的封建礼教规定。

    “香菱,我上午让晴雯给宝姐姐送的蓝莓碧雪膏,宝姐姐吃的如何?”

    贾环笑着喝口茶,看着香菱安静的吃信丰号最近推出的“冰激凌”,心里有些难言的感觉。看一个容颜如花的明净少女小口、安静的吃着甜品,确实是一种极佳的视觉享受。

    香菱今天穿着淡粉色的长衫,容貌标致,眉间的红痣倍添她难画的神韵,十五六岁的年纪,青春色彩正浓。心思纯净的如同白纸。想着她坎坷的身世,让人心生爱惜。

    香菱拿着冰激凌,明眸看着贾环,道:“姑娘说:谢环兄弟,挺好吃的。”忽而见,心中有些娇羞的感觉涌起。三爷待她和别人不同。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府里已经有传言,三爷和姑娘的婚事就要定下来了。她昨日和莺儿在蘅芜苑陪着姑娘时,说起这个话题,姑娘脸都红透了,却没有反驳。而她呢?要陪嫁的。

    贾环笑着点点头,指指香菱的嘴角,“有奶油。”

    二月二十二日,贾府的姑娘们和宝玉便住进大观园中。此时,园子里很热闹。这两日,宝钗便是在大观园中居住,贾环不想扫她的兴,去园子里逛的少。

    当然,殿试结果出来后的这些天,他和黛玉、探春、迎春、惜春、李纨都见过。

    大观园中尼姑庵里的妙玉,金陵十二钗之一,他从门前过,并没有进去游览。一个过度洁癖症患者,他想着就算了。交往什么的,还是只有大脸宝那种肯在女人身上花功夫的人才谈的来。

    香菱俏脸微红,有一种难言的少女妩媚感,拿洁白的手帕擦了嘴,还傻傻的问贾环:“三爷,干净了吗?”

    贾环禁不住失笑。喂,这种无言的诱惑很要命的啊。香菱哟…。等她跟着宝姐姐到他屋里来,倒是真要让她早点学诗。早点见到那个钟灵毓秀的诗国女儿。

    正说笑着,彩霞跟在鸳鸯后面进来。鸳鸯身姿高挑、修长,穿着一身淡青色的衣衫,肌肤白皙,笑道:“嗳哟,香菱也在。我真好要问你,你们姑娘在哪里?三爷,老太太找你去面前回话。”

    香菱起身给鸳鸯打个招唿,道:“我们姑娘这会应该去三姑娘那里了。”

    和鸳鸯寒暄了几句,贾环好奇的道:“鸳鸯姐姐,回什么话?”

    温柔可亲的笑容在鸳鸯俏丽的鹅蛋脸上绽放开,催促道:“三爷只管快去,去了就知道、”

    贾环越发的奇怪。以鸳鸯的口齿,说话都是说的非常明白的。这样藏头露尾的话,很少见。起身,带着彩霞前往贾母上房。

    …

    初夏之时,大观园中风景优美:花光柳影,鸟语溪声。

    黛玉午睡起来,去找姐妹们顽笑、解闷,到秋爽斋中,听丫鬟们说探春几人都在中,便带着紫鹃往中而来。

    刚进门,就见几个丫鬟正在舀水给画眉洗澡。几个丫鬟齐声问好道:“林姑娘来了。”

    如今阖府上下,谁不知道三爷正宠着林姑娘。连宝二爷惹林姑娘不快,都要吃排头。她们那里敢怠慢?三爷现在是探花了。比以前更厉害。

    黛玉便点一点头,听的屋里有笑声,便走进屋里。精美、华贵的正房中,李纨、王熙凤、宝钗、探春、迎春、惜春都在,正在听宝玉说笑。

    黛玉好奇的笑着道:“今儿齐全,这是谁下的帖子啊?”

    见黛玉进来,宝玉更来了精神,笑道:“好妹妹,你快坐吧。这大热天的,累你走一趟。我不过是装病请假。”他今天装病逃学,正好大家都来看他。

    黛玉莫名其妙,她根本就不知道宝玉今天装病,她上午还在潇湘馆里看环哥给她画的她的全身像呢。前两日环哥有瑕时,在潇湘馆里给她画的。不过,她何其聪明,宝玉一说就明白前因后果。含煳的“嗯”了一声。

    宝玉一迭声的吩咐媚人、茜雪给黛玉端茶送座,笑说道:“妹妹,我们自二月仲春搬进这园子里来,至此已经是夏时,我写了两首佳作,请妹妹看看。”

    众人都是笑。

    宝玉对黛玉那点心思,她们自是都知道。这并不仅仅是青梅竹马的感情。不过,都看的明白,只怕没什么结果。黛玉心里的人,住在望月居中。

    探春笑着将手里的诗稿递给黛玉,打趣道:“这是二哥哥近日的心血之作。林姐姐快给他一个评语,免得他老要我们夸他。”

    黛玉接过诗稿,就见上面写到:春夜即事。霞绡云幄任铺陈,隔巷蟆更听未真。枕上轻寒窗外雨,眼前春色梦中人。盈盈烛泪因谁泣,点点花愁为我嗔。自是小鬟娇懒惯,拥衾不耐笑言频。

    再一首,夏夜即事:倦绣佳人幽梦长,金笼鹦鹉唤茶汤。窗明麝月开宫镜,室霭檀云品御香。琥珀杯倾荷露滑,玻璃槛纳柳风凉。水亭处处齐纨动,帘卷朱楼罢晚妆。

    黛玉在读诗时,王熙凤笑着道:“宝兄弟见林姑娘,都把我们给忘了。你们要评诗且缓一会儿,我一会就走。正有诗找林姑娘呢。”说着,对黛玉道:“前儿送给你的新茶,尝了可还好?”眼角余光瞥过端庄、娴雅的宝钗。

    她是真有事找黛玉。前儿,听说贾芸那个混账东西,说她唆使琏二爷派贾芹管理家庙里和尚、尼姑,将这事捅到贾环面前去了。听说,贾环极度不满,准备撤了贾芹。

    管理家庙多大点子事?贾芹求到她面前来了。她就在她家里的爷们面前说了一声。想当初,贵妃省亲时,贾环还要她放手做事,这是当她是夜壶啊,用完就扔。

    她想请黛玉帮她缓和几句。其实,请宝钗说更好。但是宝钗看着话少,却很精明,她倒不好在宝钗面前开这个口。黛玉性子孤傲,但这两句话,怕还是肯帮她说的。

    王熙凤自嘲的话说的众人都笑起来。李纨一身素色的衣衫,身姿婀娜,曲线起伏,秀雅的少妇风情流泻,对宝钗道:“真真我们二婶子的诙谐是好的。我们又哪里评诗了?”

    探春喜欢黛玉的诗风,推许她的才情。李纨却喜欢宝钗的诗风,以她为诸姐妹第一。

    宝钗微笑着点头,端庄的闺秀韵味,道:“不过是我们姐妹顽笑的话。”

    黛玉没理会一脸渴望的宝玉,先回答王熙凤的话,道:“嗯,新茶吃的还好。”

    王熙凤正待说话时,外头王夫人身边的丫鬟金钏儿、玉钏儿进来道:“舅太太来了,请奶奶、姑娘们出去呢。”

    一干人便匆匆说了几句话,收了话头,都往贾母处而去。

    宝玉借故生病,懒洋洋的没出去。

    …

    贾环抵达贾母上房处时,就见贾母、王夫人、何夫人、薛姨妈都在,气氛很好,便先行了礼。

    殿试结果当天,贾母又派鸳鸯来请他过去说话。到现在,表面关系维持的很融洽。

    贾母坐在居中的塌椅上,拄着拐杖,满头银发,很有福气的老太太模样,笑呵呵的道:“环哥儿,舅太太来了,事情商议的差不多。你是个有主见的孩子,我说叫你过来听一下。”

    贾环心里微微一动,明白是什么事了。

    贾母看向王夫人,王夫人难得的笑着道:“环哥儿,我与舅太太、姨妈商量好了,你和宝丫头的婚事,定的日子近了,赶不及,诸事未妥当。便定在六月二十八日。”

    这是咨询贾环的意见的意思。

    贾环对日期到没什么意见,他总不能说:我希望过两日就和宝姐姐成亲吧?拱手道:“谢母亲和舅太太操持。”人生四大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其实,他和宝姐姐的感情、默契,未必就到了可以现代社会里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宝姐姐那大家闺秀的端庄性子,再和她继续深入的谈恋爱,那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和她成亲之后,才有继续感情升温的可能。

    当然,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他和宝姐姐这样的感情,在婚前是很少见的。确实也可以算的上水到渠成。

    即便心里知道他中进士之后,便是迎娶宝钗之时,但贾环在亲口同意婚期后,心中还是禁不住升起期待、喜悦的感触。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

    王夫人与何夫人便都笑起来。

    消息,随后在贾府内传开。在贾环之前,自大观园里出来见过何夫人的宝钗、李纨、探春等人才明白何夫人今天突然来贾府是为了什么事。

    贾府之内,一片欢腾,上下喜气洋洋,到处都是恭喜之声。(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