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见王子腾(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一十四章 见王子腾(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史王薛四家,号称金陵四大家族。原因有两点:第一,四家的祖籍都在金陵。

    第二,四家的先祖:贾府两个国公,史家的尚书令、保龄候,王家的都太尉统制县伯,薛家的紫薇舍人,这样的组合在南都金陵可以横着走,但是在京城,还不够看!

    类比一下民国时期的四大家族就能明白。民国时的四大家族:蒋家的天下陈家的党,宋家的姐妹孔家的财。

    所以,在帝都之中,想要称四大家族得是什么地位?第一,皇族;第二,后族;第三,党派负责人;第四,和前面几家联姻的大财团。

    贾史王薛四家显然没达到这个高度,因而只能是金陵四大家族。

    如今,贾史王薛四家的旗帜人物是王家的王子腾,官居从一品的九省统制,兼职军机章京。

    正月初六这一天下午,四家的头面人物会齐在王家吃年酒。通政司右参议贾政、保龄侯史鼐都是带着家眷前来。薛家如今就剩呆霸王薛蟠顶着门面,他陪着薛姨妈、宝钗一起前来。

    史家几人早早的就到了。得到贾环到来的消息,在王府前院的一处花厅中吃酒、看戏的史盛、史智都是“翘首以待”,等着的。据说,当日贾雨村被贬谪,王子腾回来后在书房中拍了桌子。

    王承嗣、王伟等数名王家嫡系子弟则是赶往侧门处“接着”贾环,要给他一个难堪。

    贾家、薛家的马车从王府的侧门驶入。贾政、贾环、贾宝玉、贾琏、薛蟠在此下车。而内眷的王夫人、凤姐、薛姨妈、宝钗则是直抵中路的内仪门处,进入王府后宅中。自有王子腾的正妻何夫人招待她们。

    初六下午四点许,金红色夕阳斜斜欲坠的挂在空中。王府内的甬道上,宾客往来,热闹非凡。王家的管家接着贾政等人。

    这会在门口边迎客的王子胜,他送进去一批客人后,正好出来接着贾政几人。寒暄几句后,王子胜上下打量着贾环,讥笑道:“你还有脸来我们王家?要不是我二哥有吩咐,我现在就把你轰走。”

    王子胜年纪四十多岁,穿着一身华美的蓝衫,容貌普通,但很张扬,这会儿冷眼看着贾环。

    贾环脸色平静,淡淡的看了王子胜一眼。王子胜这个人没什么能力。王子腾死后,就立即闹的六亲不和。他没兴趣和这样的人斗嘴。

    “哈哈。”一旁的薛蟠晃着矮冬瓜般的大脑袋,噗的笑出声来。他心中很畅快。

    贾宝玉今天穿着大红金蟒狐腋箭袖,外罩石青貂裘排穗褂,戴着束发银冠,玉面星眸,神彩飘逸,这时,大圆脸上微微一笑,嘲讽的看着贾环。他第一次觉得过年出来拜年也是件很愉快的事情。

    贾政微微皱眉。王子胜这是没将他放在眼里。贾家此时的声势,未必就比王家差吧?贾环引荐给他的幕僚白师爷很快就得到他的信任。白师爷日前曾经建议他帮贾环解围,免得他内兄为难贾环。但他还没想好说辞。

    王子胜冷哼一声,道:“这边请把。我二哥要见你。”指了一名管家,带着贾环前往王子腾的会客场所。

    他二兄刚派人吩咐他:贾环到府后,立即带过来。

    …

    …

    贾环到王家之后,立即被安排跟着王家的管事前往院落深处面见王子腾时,王承嗣等人想要找他的麻烦,只能是作罢。

    谁都没有想到王子腾会吩咐要在第一时间见到贾环。这是重视,或者是不满呢?

    …

    …

    一路上飞檐廊柱,精美华贵,年节的喧嚣声渐渐的隔绝在院落、园林中。

    贾环跟着王府的管家抵达王子腾的书房中。门外几名小厮安静的候着。通传了一声,就让贾环进去。

    布置的精雅的书房中,王子腾正在书案后翻书,提神的香袅袅的燃烧着。王子腾五十多岁的年纪,一身锦色的便服,身形微胖,气度森严,不怒自威。

    这是一个从一品高官摆官架子后应有的气质。

    见贾环进来,王子腾将书随意的丢在书案上,淡淡的扫了贾环一眼,将不满表露出来,讥讽的道:“人言贾子玉辩才无碍,我今日是很想听听你擅自妄为的理由。若是你不能说服我,今年二月份的会试,你就别参加了。”

    作为参与军务的九省统制、军机章京,贾环的舅舅,他是有资格说这句话的。

    沉重的压力扑面而来。书房中烧着木炭,温度很高,温暖如春,但气氛很冷,冷如寒冰!

    四大家族中的人物,除了贾政,大概没有谁能承担的起王子腾的怒火。史家那个两个空头侯爷也不行。

    王子腾说贾环辩才无碍,并非是胡说。贾环游说的能力是很强的。主要体现在雍治十一年为救山长张安博的奔走。他先后说服过乡试座师方望、王子腾、卫康。

    而贾环在江南,能说动淮扬巡抚沙胜查抄郑大盐商,抄了数家在水灾中趁机并购土地、买卖人口的豪强,杀的人头滚滚,沙胜被淮扬缙绅讽刺是血染的官帽子。

    贾环还说动龙江先生,将贾雨村添到倒卖金陵粮案有罪的名单中去,一举将他打掉。

    这些事,过去这么久,王子腾身处朝廷中枢,自然能从各地官员上书的奏章中的蛛丝马迹中得到消息。评价贾环一句“辩才无碍”,毫无问题!

    贾环身姿挺拔的站立着,仿佛没有感受到那凛冽的恶意,拱手作揖行礼,平稳的道:“我与贾雨村之间的龌蹉,想必舅舅有所耳闻。此人雍治七年来京是一个样子,彼时在金陵又是另外一个样子。事情紧急,金陵与京城相距太远,我未曾来得及请示舅舅,还请舅舅恕罪。”

    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瞎扯淡!派系的中生代人物的去留,什么时候轮得到贾环擅自做主、说话?

    当然,贾环也把原因隐晦的点明了:他和贾雨村不对付,这是个人恩怨。

    王子腾冷笑一声,冷冷的看着贾环,这个答案,他怎么可能满意?贾环今天要是说不出新花样来,别怪他不给贵妃面子。

    贾环自是不会认为他这么一番话就可以说服王子腾。他这样说,只是表个态度,给一个双方都能下的来的台阶。并不是真的向王子腾请罪。现在,王子腾不愿意下来,他还得再推一把。

    叶先生从政治派系的角度而言,担心王子腾突然的对他痛下杀手。但他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无他,因为他的前途、潜力!他是姓贾的。王子腾要是出手将贾家的政治新星打下去,宫中的贵妃贾元春会怎么想?贾、王是姻亲,是政治盟友,但到底还是两个家族。

    贾环从王子腾寥寥的几句话中就推测的出来:王子腾下杀手倒不至于,但是是真想要压他一年,磨一磨他的势头。毕竟,他给王子腾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脸面上的,政治安排上的。

    然而,现在已经不是雍治十一年正月,他第一次来见王子腾的时候了!那时,是80级的大号欺负他10级的小号。他给王子腾敲打(虐)得冷汗淋漓。但现在,他有很多牌可以打。

    贾环躬身行礼,道:“舅舅因何事如此看重贾雨村?现任金陵知府纪兴生与家父交好,我以曾面见,为官之正,远超贾雨村,能否填补贾雨村的空缺?”

    说白了,就是因为贾雨村是两榜进士出身,履历足够,关键时候能够帮王子腾在朝廷里“卡位”。这是政治团体常见的套路。谁掌权,不在关键位置放上自己的小弟?

    贾环要改变王子腾的看法,首先得帮他把这个窟窿补上。至于脸面?对政治动物而言,那是什么东西?如果他和你讲脸面,那一定是给他的利益不够,你没有满足他。

    王子腾脸上冰冷的表情有点变化,讥笑道:“纪家数代都是高官门第,如何能为我四大家族所用?”纪家自成体系。

    贾环从袖袋里拿出两封书信,上前两步,放在王子腾的书桌上,道:“林姑父临终之前,给了我三封书信。其中一封,便是给纪太守的。余下两封分别是刑部郎中(正五品)汤奇,翰林院侍讲(正六品)蔡宜。舅舅如果有意,我可以代为传话。”

    林如海临终的书信,明显是给贾环铺路的。这是政治遗产。王子腾一点就透。而王子腾作为从一品的高官,在朝廷里是有资格当山头的。虽然,他现在依附于谢大学士。

    王子腾扫了一眼书桌上的信的封皮,他这个位置,自然不会小家子气的拿起书信来检查真伪。有些惊讶的看看贾环。贾环这是真得林如海的喜欢啊!连政治遗产都交给他了。

    王子腾拿起精美的白瓷碗,徐徐的喝了口汤,道:“我听说你在贾府里,因林如海之女的事,和老太太闹了一回,还借机生事为难宝玉。看来是有的?”

    贾环坦然的点点头,他确实坑了大脸宝。族学套餐,他已经想好了。就等着教教大脸宝: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坦率的道:“我若金榜题名,自有一番天地、格局。贾府的未来是宝二哥的。”

    他和王子腾没有血缘关系。王子腾在宝玉和他之间,选择谁,这是不用问的。而嫡庶之分,向来是深入人心,别看政老爹对他颇为倚重,有点言听计从的态势。但是贾家二房的家产、政治遗产,肯定都是宝玉的。这不用想。

    贾环现在是亮明自己的态度:有些东西,你们很看重,但我并不在意。大脸宝的东西,就给他罢。我没兴趣。我要的,我会自己去奋斗!而且,会比贾宝玉混得更好。

    这个态度,他估摸着正月十五还要对贾元春说一遍。

    王子腾看了看贾环,脸色稍缓,眼神示意,道:“坐吧。”

    京官向来是比地方官贵重。一个正五品的刑部郎中,一个正六品的翰林院侍讲,比不了正三品的金陵知府,但足以消弭他对贾环的不满了。这两个位置运作一下,还是很有前途的。

    贾环拱手道:“谢舅舅。卫尚书年后三月进京。舅舅若是有意,我亦可以在卫尚书面前说句话。”

    他和卫弘有这个交情。

    王子腾脸色微动,深深的看贾环一眼,眼神中掠过一丝惊奇。担任过一方布政使的户部尚书。正二品。若是他没在军机处当差,仅凭着九省统制这个职务,在户部尚书这样的文官大佬面前,说话能有几分份量?

    此时,王子腾对贾环在文官体系中深厚的人脉算是有一定的认知。心里不得不感叹:这就是文官!

    文官对文官,天然有一种亲近感。特别是像贾环这样注定要创国朝科举记录的后辈,再加上贾环本朝的诗词名家的名头,在文官面前更是加分。

    “与卫司徒见面不急。日后看机会吧!”

    王子腾摆摆手,拉了拉铃,让侍女进来给贾环上了杯热茶。

    …

    …

    贾环在书房里见王子腾时,史盛、史智、王伟、贾琏、薛蟠等表兄在王府前院风景雅致的院落中吃茶、说话、打牌。

    眼看着厅外的夜色越发的浓郁,小厮们进来点了蜡烛。小儿手臂般粗的蜡烛点了两排,将厅内照的灯火通明。

    然而,众人关心的事,还没有结果:贾环还在王子腾的书房中。

    王承嗣去外面待客,给众表兄一催,借故到父亲书房的院落里去探消息。他本来没堵着贾环就是一肚子气。等回到这边待客的厅中时,满脸的抑郁。

    薛蟠急不可耐的道:“大表哥,如何?”

    王承嗣叹口气,神情很有点失落,还有点不解,闷闷的道:“家父刚让侍女给贾子玉上了茶。”

    “啊…”精美、雅致的厅中,四大家族的一干纨绔子弟都是惊诧无比。

    贾琏不动神色的笑着喝茶:肤浅!幼稚!无知!

    舅老爷的不满,以环兄弟那性格,都这么长时间,他怎么可能没有对策?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

    …

    王府的内宅上房中,王子腾的正妻何夫人并家中的女眷招待着来访的贾、史、薛家的亲戚。

    房中,地面上铺着喜庆的红色地毯,正厅中放着三足的金珐琅大火盆。火盆内焚着松柏香,百合草。

    正面炕上铺新猩红毡,设着靠背引枕,搭着貂皮,何夫人居中而坐。下面相对十二张雕漆椅上,都是一色灰鼠椅搭小褥,每一张椅下一个大铜脚炉。

    王夫人、薛姨妈、王熙凤、宝钗、宝玉、王家女儿等人依次坐着。宝玉在外头坐了一会,就给何夫人叫进来。

    何夫人看看自己的二女儿冬萍,对王夫人笑道:“宝玉如今一天大似一天,妹妹可曾看好谁家的女儿?”

    这话说的宝玉心都提起来了。他心里只有林妹妹。虽然林妹妹不和他亲近了。但是,年后他会去向林妹妹道歉的。

    王夫人就笑,“嗳哟,老太太天天将他带着身边养着。感觉小孩子似的。还早。冬萍可许了人家?”

    何夫人点头,矜持的道:“前儿有媒人给保宁侯府上说亲。老爷还在考虑。”

    说起这话,何夫人因问身边的丫鬟薇儿,“都这个点了,是不是该摆饭了?外头怎么没动静,别说我们请亲戚们吃酒,却饿着亲戚们了。”这话说的众人都笑起来。

    薇儿带着两个丫鬟出去了。

    王熙凤穿着珊瑚红的袄子,身姿修长丰盈,明眸流转,掩嘴娇笑。她也在关心会面的结果。这可是关系着她以后怎么和贾环相处的问题。

    王凤姐归结起来可以算个“聪明人”,想法很多,这两天一只没怎么睡好觉。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就是她这个状态。

    薛姨妈看看娴静而坐的女儿,惆怅的叹口气。贾环和宝钗的婚事,就是宫里的贵妃作的煤,操办是她嫂子操办的。亲都订了,再反悔,是毁女儿的名声啊。

    说笑了片刻,薇儿从外头回来,在何夫人面前小声回道:“太太,老爷在书房里和环三爷相谈甚欢。”

    相谈甚欢,这四个字,让笑意涟涟的上房中突然间仿佛是给人按了暂停键一样。画面定格。

    一群“久经沙场”的贵妇们,忽而不知道此时该用什么表情了。怎么会这样?

    贾宝玉错愕的张张嘴,下意识的去看宝钗。正好看到宝钗嘴角掠过的一丝极浅的笑意。

    宝钗一袭素白色的衣衫,端庄如淑女,坐在椅子上,精致绝美的容颜在烛光中,明丽无端。

    环兄弟就是环兄弟!

    …

    …

    月明星稀。寒风萧瑟。

    贾家的马车依次往西出秋叶胡同,返回四时坊中。贾环的马车掉在尾巴后。

    他还在想和王子腾讨论谢大学士与何大学士之间的矛盾、龌蹉的缘由。何大学士是想恢复明朝时的文官政治。

    贾环对这个想法给予鼓励,但绝不赞同。以当今天子的个性,你和他谈:天下乃读书人的天下,圣天子垂拱而治,这和找抽没什么区别!

    正思考着,外头传来钱槐的声音,“三爷,到府里,老爷让你去梦坡斋里见他。”

    梦坡斋是贾政的小书房,恩,用来睡午觉的地方,贾环在书房中和贾政见面。

    贾政对贾环怎么通过王子腾的一关很好奇。

    贾环说了一遍后,道:“儿子近日读书,颇感心绪不宁,想请太太赏赐个丫鬟,服侍我读书。”

    王夫人的心思,心里憋着的坏,他能不知道?但是,他现在过了王子腾这关了。该要点利息了!九悟说大章合一起发了。搞晚了,望书友们见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