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一十二章 祭祖(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一十二章 祭祖(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敬住在宁国府东路一处安静的小院里居住,贾蓉拨了四个人服侍。? 小院环境幽雅,古树参天,似乎连年节的气氛都隔绝在外。

    这会儿,贾蓉、贾蔷带着小厮,陪着贾环抵达小院。贾蓉在回廊门口通报了一声,里头的贾敬让贾环单独进去。

    贾环推开厢房的门,进到屋子里。屋内布置的如同洁净,是一个静室。一名容貌清廋的老者穿着土色的道服坐在蒲团上打坐,头戴黑色的圆形道士帽。

    他的形象和仙风道骨沾不上边,主要是脸颊消瘦的都凹下去。须半白。当然,和西游记里面的妖道形象也沾不上边,因为他的眼神很空洞。

    古代有一门学问叫着“看相”,讲究相由心生。曾国藩还曾写了一本书叫做。这是用来识人的。有没有道理,这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

    贾环前世今生加起来四十多年的阅历,见识过很多人,这时见到贾敬立即就有一个初步判断:贾敬今天不会找他的麻烦。贾珍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贾府的掌权者都是很清楚的。贾敬未必就不知道。

    从一个人的精、气、神,可以看出很多东西。贾敬这样枯槁、苍老的状态,想找他的麻烦,恐怕也没有那个精力。

    贾敬打量着眼前气质沉静的少年,赞许的点了点头,开口道:“你就是贾环?”

    贾环躬身行礼,不卑不亢的道:“是的。晚辈见过太爷。”贾敬看他时,他思考着贾敬今天主动见他的目的。

    红楼原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对此人有一个大概的描述:只剩了次子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

    从这段话分析,贾敬这个人似乎就是个人想求长生,出家修道。但是,再结合贾敬的身份看,就全然不是那么回事。贾敬袭爵正二品的辅国将军,两榜进士出身。

    科举之难,读书人都清楚。没有进取心,不下苦功,根本别想考中进士。这绝不是当道士的心态。儒家门徒,有修道的,但大多是在现实失意之后。

    两榜进士出身,在科举盛世是何等的硬牌子?属于老虎班,遇缺即补。再加上宁荣两府的权势,贾敬的仕途可以预见是非常顺利的。他官当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去修道?

    还有一件事,贾惜春是贾敬的女儿,贾珍的庶妹。两人年龄相差何其之大,隔了约三十岁。由此可见,贾敬也并非什么清心寡欲的人。某些事,没少干。这样的一个人,为何要去修道?

    贾环自己的推测,最大的可能只怕是和政治有关:贾敬在避祸。

    本朝十几年前正好是有一场极其惨烈的政治风暴。山长、龙江先生都曾卷入其中:雍治天子政变夺位。

    不知道是不是与此事有关?

    贾敬“嗯”了一声,点点头,道:“我如今已经是方外之人。繁文缛节的俗礼就不讲。今日是以科场前辈的身份面见后学末进,你不必拘礼,随意即可。”

    贾环自然不会在贾敬这个假道士面前有拘谨的感觉,当即便站直身体,沉默不语,等着他的下文。

    贾敬说话,中气不足,缓而轻声的说道:“我听蓉哥儿说明年即有恩科。你欲下场,准备的如何了?科场之事,场内、场外的功夫都很重要。你要留心。”

    贾环心里一阵无语,贾敬明显是叫他在场外多花些功夫。只是,这样教科场后辈好吗?但也听得出来贾敬是善意,拱手道:“已经准备的差不多。晚生谢前辈教诲。”

    见贾环并非是不知道变通的人,贾敬满意的道:“贾家如今是花团锦簇,烈火烹油之势。贾府后进子弟以你最为出色,你日后行事,宜念祖宗创业不易。后辈子孙要善加珍惜。”

    贾环有点明白贾敬叫他来的目的了,道:“谢太爷。”

    贾敬这个人的性情还是很冷的。这一点从他对待子女贾珍、贾惜春就可以看的出来。很难说有人味儿。但是,大家族精心培养出来的精英子弟、继承人,心里面有着很强的家族荣誉感。

    贾敬今天叫他来,多半是这点荣誉感在心里作怪。要见一见他这个贾家未来的执掌者。

    贾敬点点头,说了这几句话,似乎有点累了,闭上眼睛。

    贾环悄然的退出来。外头阳光透过树冠落下来。贾蓉和贾蔷两人迎过来。贾蓉关切的问道:“环叔…,没事吧?”

    贾环轻松的摆摆手,道:“没什么,和太爷随意的聊了几句科场的话题。”

    贾蓉、贾蔷正咋舌时,小厮出来传话,“太爷叫蓉大爷进去。”

    贾环笑一笑。这是交代贾蓉了。

    其实,贾敬这个行将就木,且已经躲到道观里的前任族长、族老对他的认可、支持,并没有多大的用。贾蓉早就被他收服。只看此刻贾蓉、贾蔷的态度,就知道他在贾家子弟中的根基有多深。

    现在的问题,只是明年二月的春闱大比而已!高中,即是海阔天空的局面。

    …

    …

    贾环上午出门,在宁府中与贾蓉、贾琏、贾蔷、贾芸、贾琼,贾琛,贾璘说话,闲谈。

    时间临近傍晚时,宁国府的管家李华、李伟、刘、张涛便过来候着,荣国府的管家、管事们也开始过来,准备着各项事宜。

    已经是腊月二十八日,宁、荣两府中都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了桃符,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喜庆、红色的灯笼在夕阳的余烬中点亮,点的如同两条金龙一般。

    随着时间临近,贾环等人也前往宁国府西边的祖祠。

    祖祠是一座由五间大厅,三间抱厦厅,台阶、回廊组成的院落。此时,空气中已有烛火、纸灰的上上下下的人等都是喜气洋洋,精神抖擞。

    按照贾蓉给贾环的说法:今年贵妃刚在宫中得宠,家中不宜高调。还是照旧祭祖,只是等环叔归来,晚了些日子。若是明年,少不得在除夕的晚上祭祖,正好与宫中的赏赐,朝贺的时间连起来。

    贾府祭祀祖先之盛况,红楼原书第五十三回,以薛宝琴的视角,有明确的描述,尽显贾府的繁盛、富贵:

    只见贾府人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毯,守焚池。青衣乐奏,三献爵,拜兴毕,焚帛奠酒,礼毕,乐止,退出。

    如今站班的区别,只在于,从玉者,以贾琏为。贾珍早几年前就挂了。贾琏之下便是宝玉,再往下便是贾环。这是按照年纪来排序,而非地位。

    贾环在贾府有好几年,参加过几次祭祖,习以为常。以他的身份,只需要打酱油就好。这无关地位,只因为他是荣国府二房的庶子。

    儒家礼法的核心内容之一:长幼有序。祭祀里很多事,政老爹都排不上号,除非是等贾赦挂了。

    祭拜完先祖之后:众人围随着贾母至正堂上,影前锦幔高挂,彩屏张护,香烛辉煌。上面正居中悬着宁荣二祖遗像,皆是披蟒腰玉;两边还有几轴列祖遗影。贾荇贾芷等从内仪门挨次列站,直到正堂廊下。槛外方是贾敬贾赦,槛内是各女眷。众家人小厮皆在仪门之外…

    一道道的菜,经由外头传递进里面贾母手上去。长房的邢夫人在一旁协助。贾环站在班列之中。一边传菜,一边想着下午贾蔷向他转述的话:今晚的祭祖,贾蓉的妻子秦可卿告病,并未参加。真实原因则是贾蓉已经休妻。消息还捂着,只等年后再说。

    这个消息是让贾环很有点无语的。贾蓉什么想法,他心里还是有数的。秦可卿给他说过贾蓉误会她和他的关系的事。但他和秦可卿一清二白的好吧?

    贾环的脑海里禁不住浮起秦可卿娇媚动人的容颜。倒是有些明白前两天回府在贾母上房处见到她时,她为什么是一副憔悴的容颜。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贾环思绪飘飞时,里头上菜,点茶完毕,众人跪地祭拜:凡从文旁之名者,贾敬为,下则从玉者,贾琏为,再下从草头者,贾蓉为,左昭右穆,男东女西,

    等贾母在堂内拈香下拜后,众人方一齐跪下,将五间大厅,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塞的无一隙空地。鸦雀无闻,只听铿锵叮当,金铃玉珮微微摇曳之声,并起跪靴履飒沓之响。

    祭祀完成后,立即便是除夕。当天,贾环跟着贾敬、贾赦、贾政等人依次向贾母行礼。行礼后在贾母上房里坐下来。等贾府子弟完成后,又有下人进来行礼,再便是放压岁钱。

    而后,众人便散掉。

    …

    …

    除夕一过,便是新年的正月。贾环此时,要开始他的拜年行程。8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