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零四章 责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零四章 责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宝玉发癔症,李纨院这里得到的消息比较晚。实际上,要论与贾母上房的距离,她这里比凤姐院要近得多。

    李纨在贾府内很会做人,方方面面的关系处理的很好,贾府众人交口称赞,称她是大善人。但实际地位如何,贾府这些“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的奴仆心中自有衡量。

    再一个,李纨一贯是不惹是非、不管事、关起门来教儿子的性子,宝玉发病的事,贾府的丫鬟、媳妇、婆子们也没有想到在第一时间通知她。

    贾环、李纨出了李纨居住的院落,顺着甬道往贾母上房去时,贾母、王夫人、王熙凤等人已经到了宝玉的房中。

    贾母上房是贾府西路一片院落的统称。宝玉、黛玉的住所都在这里。此时,宝玉的房中乱成一团,人群簇拥着坐在拔步床边梨花木椅上的贾母。

    宝玉的丫鬟们都顾不得端茶倒水迎着不断前来的主子们。为首的媚人、茜雪、麝月、秋纹都一溜的站在墙根边,低着头,含着泪,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宝玉,宝玉…”贾母弯腰喊着,伸手在宝玉眼前晃了晃,见宝玉毫无反应,顿时老泪纵横,拍着腿道:“我的儿啊…”鸳鸯连忙扶着贾母。

    贾母一哭,宝玉房中顿时响起一阵哭声。王夫人坐在床榻上垂泪,呜咽的哭着。金钏儿、彩霞两人站在一旁的床尾,小声陪哭。

    拔步床上宝玉仰躺着,满脸呆滞,脸色有些发白的迹象。看起来很严重。

    王熙凤对宝玉自然不可能有贾母、王夫人那样的宠爱,心里早有预判,问道:“可派人去请了常来府里走动的太医?”

    她今天换了一身黑色的貂毛大衣,身姿修长苗条,贵气十足。额头带着精美的黑色抹额,凤眼丹唇,愈发显得粉光脂艳,风流妩媚,美艳动人。

    问这一句,尽显她在贾府内的权势、地位。

    房里人群中的一位管事娘子回了一声,“回二奶奶,已经派了人去太医院请王太医。”

    这时,屋里汇聚的管事媳妇、丫鬟们一阵波动,纷纷往外让开,却是宝钗、黛玉两人带着丫鬟从黛玉房中过来。

    见黛玉进来,贾母眼中尽显不悦,责怪道:“你们兄弟姐妹打小一块儿长大的,有什么事情要拿话去说宝玉?没轻没重的,让宝玉变成这样?”

    宝玉房里的丫鬟,话里话外将责任尽归在黛玉身上。贾母问话,自然是这么回的。

    而黛玉在贾府之中,有一个说话尖酸刻薄的名声。贾母以为是黛玉“数落”宝玉的缘故。

    贾母固然是疼爱她这个外孙女,这才从金陵吃苦回来没两三天呢。但是,外孙女在她心中又如何比得上她的嫡孙宝玉呢?

    要宝玉打黛玉出气倒不至于,但责怪、训斥黛玉的话,说出来并没有任何障碍。

    黛玉内心何其的敏感,委屈的泪珠顿时就从美丽的娇靥上滑落。想要分辨,却无从分辨起。

    有些事情,没法说。

    跟着来的袭人明白黛玉的心情。她服侍宝玉好几年,这个小爷什么心思,她能不清楚?但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断然没有私下里爱慕、往来的道理。三爷写个才子佳人的小说,揭露出来,都要被府里“三堂会审”。老爷当时是说要打死他。宝玉和林姑娘的事情真要摊开来说,那就是地动山摇。

    王夫人还哭着,看到黛玉,心情尤其的不满,责备道:“姑娘来府里之日我就说过,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你只以后不要睬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的。如今真闹出事来,如何?”

    王夫人的埋怨、冷意就这样袭向黛玉。风刀霜剑。只是,她作为宝玉的母亲,宝玉如今这半死不活的样子,都说黛玉的缘故引起的,谁也不能说她的不是。

    靠近屋门口的几名媳妇、婆子再看黛玉的眼神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老太太当众责骂,太太心里有气,林姑娘日后在府里的日子怕是难过了。

    黛玉啜泣的道:“舅母,我何曾沾惹他?”心中凄苦异常。寄人篱下的苦,远近亲疏之别,在此时展露的淋漓尽致。

    她,有什么错?

    还敢狡辩!王夫人眼睛中锐利的眼神扫过黛玉的脸庞,那酷似她小姑子(贾敏)的容颜,让她记起一些不大好的回忆,厌恶再增三分。

    躺在床上的宝玉听到黛玉的声音,嗳呀了一声,哭出来了,侧身过来,道:“林妹妹,那荷包你就帮我做一个吧。”

    宝玉哭出来,贾母、王夫人等人都放了一大半的心。发癔症只要缓过来就没事。王夫人哭着过去将宝玉抱在怀里,叫道:“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一派慈母做派。宠溺至极。

    说起荷包,满屋子人有一大半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王熙凤揣着明白装糊涂,帮着问道:“宝兄弟,荷包?什么荷包?”

    宝玉哭着将事情说了一遍,“我烦林妹妹帮我做个荷包,妹妹不肯,不肯和我顽…”

    众人将事情闹明白。贾母流泪道:“我当有什么要紧大事,原来是这样的顽话。”看向哭泣着的黛玉,心里有点后悔刚才说了重话,但说出的话,覆水难收。道:“好孩子,你平日里伶俐聪敏的,虽说针线拿得少,做个荷包也不费事,你又知道他有个呆根子,何不先答应他。”

    这能答应吗?

    黛玉房里的丫鬟都知道怎么回事。当日回来之前,三爷带姑娘到苏州祭拜林姑老爷夫妻、裴姨娘时,可是将姑娘抱着的。

    宝二爷烦姑娘做的荷包,不是荷包,而是一种试探。姑娘如何能答应?那成什么人了?

    黛玉难受的流泪,美丽的眼睛红肿如桃,内心里抗拒,并不愿意顺着贾母的话答应。

    这时,外头的丫鬟们、媳妇们又纷纷让开路来,邢夫人和薛姨妈前后脚进来。她们距离比较远,这会儿才过来。探问了一番后,才搞明白事情的缘故。

    薛姨妈劝解道:“宝玉本来心实,可巧林姑娘又是从小儿来的,他姊妹两个一处长了这么大,比别的姊妹更不同。这会子以为林姑娘自金陵回来,不再和他如往日亲近。

    别说他是个实心的傻孩子,便是冷心肠的大人也要伤心一阵子。这并不是什么大病,老太太和姨太太只管万安,吃一两剂药就好了。”

    贾母等点头。薛姨妈的和稀泥技巧还是很不错的。这是她行走在贾府中法宝。

    屋里所有人都看向黛玉。事情既是你惹出来,那便解决一下吧。不就是做个荷包吗?女孩子家有谁不做针线活儿?

    沉重的压力,在顷刻间,沉甸甸的堆积在黛玉身上。

    黛玉委屈的哭着,除了眼泪,她也没有其他的东西来表示她的抗争。

    要是在金陵,环哥肯定不会让她受这样的委屈。甄三姑娘骂她的文章,环哥都会帮着她说话的。要是环哥在这里,她也不用受这样的委屈。

    这时,外头的人进来回话:林之孝家的、单大良家的过来看宝玉。

    贾母道:“难为她们想着,让她们进来瞧瞧罢。”

    宝玉正在王夫人怀里一边哭,一边看着黛玉,满怀期待的等待着她的答复。这时,听到个林字,在床上满床打滚,哭道:“叫她们出去。叫她们出去,除了林妹妹,谁都不许姓林。”

    站在王熙凤身后的平儿心里哭笑不得。这撒娇的…

    贾母对宝玉多么的溺爱,连声道:“好,打出去。我叫人将她打出去。没有人姓林。”又对屋内的众人道:“以后别叫林之孝家的过来,你们也别说‘林’字。好孩子们,你们听我这句话罢!”

    满屋子的人,想笑又不敢笑,都齐声答应下来,“是,老太太。”声音整齐、响亮。

    宝玉在床上打了滚,再装都不好装,坐起来,满脸泪痕的对黛玉哭道:“妹妹如今只和环哥儿亲近,连给我做个荷包也不愿意。

    当初姑娘来了,那不是我陪着顽笑?凭我心爱的,姑娘要,就拿去,我爱吃的,听见姑娘也爱吃,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姑娘吃。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丫头们想不到的,我怕姑娘生气,我替丫头们想到了。

    我如今若是有做错的地方,妹妹你告诉我一声,我改还不行吗?”

    情真意切。然而,十三岁的小屁孩,却是不知道他这样闹起来,他固然是得到重视、满足,而对黛玉的伤害有多大。

    黛玉低头哭泣着,并不回答宝玉的话。若是照往日的情分,她给宝玉做个荷包,自然是使得的。三姑娘、云妹妹都给宝玉做过东西:扇套、鞋子等。只是,宝玉要她做荷包的目的并不单纯。

    她心里有个人儿:少年英姿,才华横溢,沉静随和,在父亲死后,细致入微的关心着她,照顾着她,保护着她。为她撑起未来生活的希望、亮色。

    在姨娘死后的秋天里,担惊受怕的日子里,如同亘古不变的黑色长夜中,这些人又如何能理解他冲冠一怒、逾期不归、生死不知,她心中的挂念、焦虑,以及再见时发自内心的欣喜?

    情不知其所以起,一往而深!

    因而,她不愿意违背内心,答应宝玉的这个请求。

    思绪很快,沉默的时间很短。这时,外头传来一阵骚动,这一次并非是有人进来禀报,而是下人们在外面客厅里见礼的声音,“奴才见过三爷。”

    贾环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