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百九十四章 重回贾府(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九十四章 重回贾府(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入冬之后,难得今天是阳光明媚。石板路面被冻的发白。十几辆马车缓缓的自四时坊、宁荣街的路口而来。另有随员步行随行。

    贾环乘坐在车队的第一辆马车之中。身边是他的贴身丫鬟晴雯和如意。

    冬日里寒风凛冽。他没有骑在马上吹风装逼的想法。

    一路的舟车劳顿,晴雯、如意两人都有些神情疲倦。清秀的小姑娘如意依偎在贾环的肩膀上,享受着难得的静谧时光。

    晴雯则是挑起车帘,看着外头熟悉的屋舍、街道,回头看看贾环、如意,感叹道:“三爷,我们回来啦。”语气欣然。不是说金陵不好,到底是在府里热闹、好玩一些啊。

    她可不是像袭人那样能安静坐着做针线,照看屋子的性子。也不是紫鹃、如意,全身心的跟在林姑娘、三爷身边服侍。她喜欢热闹。

    贾环温和的笑一笑,握住晴雯白嫩修长的小手。是啊,我们又回来了!

    中举之后,他回贾府时是快意恩仇。有着“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慨然之气,有着中举后的意气风发!

    当年从遵化回来,决定留下来,以此为奋斗的基点,意图主导贾府。心态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而此时,他自江南回来,距离他主导贾府只剩下几步之遥!目标实现即在眼前。

    他的心情,在除却心底的思念,再见到贾府的围墙、牌匾、大门,其实是沉静的。

    古语云,行百里者半九十。多少人都曾经倒在黎明、曙光之前?但是,他相信他有足够的定力,驾驭局面,抵达彼岸,迎接云橘波诡的政治风暴。

    只待明年二月。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贾环心中感慨时,外头传来长随钱槐禀报的声音,“三爷,琏二爷和蓉大爷在外头带着家里的子弟等候。”

    贾环点头道:“嗯。”

    以他今日此时的地位,自金陵远道而回,贾家的子弟前来迎接,是题中应有之意。

    …

    …

    随着车队的出现,荣国府的正大门前,贾琏、贾蓉、贾蔷、贾兰、贾琮、贾芸、贾萍等人都停止交谈,各自站好队形,在贾琏、贾蓉的带领下迎着下了马车的贾环。

    和熙的阳光洒在宁荣街两侧飞翘、精美的屋檐上。围墙、屋舍内的园林经冬未黄。

    贾琏穿着赭色的长衫,富贵公子的装扮,当即先上前一步,笑道:“环兄弟,你可算是从金陵回来了。一路辛苦。”

    兄弟二字其实是复词,就是弟弟的意思。但贾琏客气的紧,他可真不敢拿贾环当弟弟。

    贾环笑一笑,拱手道:“琏二哥客气了。”

    跟在贾琏身边的贾蓉一副俊俏小生的模样,这时弯腰向贾环行礼,脸上带着诌笑:“侄儿见过环叔。”他向来是怕贾环怕的厉害。现在即便负责着碧雪膏的生产、销售,每年赚着三四千两银子。但这只是令他心中的畏惧变得更复杂:既怕又敬。

    “嗯。”贾环微笑着点点头。目光从贾琮、贾兰、贾芸、贾蔷等人的脸上看过去。

    “见过三爷…”

    “见过三叔…”

    其余的贾家子弟纷纷问好、见礼。马车车队停在荣国府的门前。场面嘈杂而又热闹,贾环便是这热闹的正中心。消息,随即就传到贾府里去。

    贾环回贾府,真正让贾府内宅等着的、看重的,其实随行的林黛玉。但贾府外宅,族中子弟等的却是他,几乎都是自发来的前来迎接。

    跟随在黛玉马车边的元伯,一副老管家的装束,感慨的看着被人群簇拥着前往贾府侧门的贾环,心中有些欣慰。

    贾三爷在金陵的威势,他是见过的,一言九鼎。回到京城,在家中父兄、祖母俱在的情况下,还有这样的威势,当真是难得。但,这更能确保贾三爷能照顾好小姐。

    而他,在感叹之余,对未来,前景禁不住有些期待。贾府的权势,更盛于林家啊。

    他跟着三爷,这并非一个错误的决定。他期待着看到三爷能走到何种高度!

    十二岁的举人,明年就有一场春闱大比。三爷的前途,有无限的想象空间,令人心潮起伏。或许,在刷新国朝最年轻的举人的年龄纪录之后,他还将在日后刷新一系列的科举、官场纪录吧!

    …

    …

    贾环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贾府的侧门。正门,只有贵客临门时才会开启。比如,等几天的元春省亲,就会从正门入。

    侧门内的甬道处,大管家单大良、林之孝、吴新登、张才等人带着贾府的管事纷纷过来跪下,叩首见礼,“奴才等见三爷。”

    贾环虽说不是贾家的家主,但是自金陵远道而回。贾府的管事处就在不远处,谁敢拿大,不来拜见环三爷?

    又是一阵热闹、寒暄。载人的马车一一的驶进来。载货的马车则是在元伯、钱槐、胡小四几人指挥下绕道去荣国府北面贾环的望月居卸载、搬运。黛玉的东西则从西路的角门进入,过凤姐院、李纨院至贾母上房黛玉的住处。

    黛玉和宝玉,跟着贾母住。

    贾环与贾府的管家、管事们闲谈了几句,对贾琏、贾蓉道:“我先送林妹妹去后宅见老太太,出来再去荣禧堂见父亲和大伯。琏二哥、蓉哥儿先去替我回一声。”

    贾琏爽利的应下来,笑道:“环兄弟尽管去。我和蓉哥儿去给大老爷,老爷说一声。”

    他知道贾环在内宅里耽搁不了多久。

    贾环点点头,带着黛玉、紫鹃、袭人、晴雯、如意等人进入贾府的二门之内。

    …

    …

    贾环带着黛玉等人步行往贾府西路的贾母处时,贾母上房的花厅之中,贾母等人都焦虑的站起来。

    这时,琥珀从院落快步进来,笑着高声回道:“林姑娘和三爷来了。”

    花厅内的情绪、气氛仿佛被点爆一般,“嗡”的一声,众内眷身上的首饰、环佩铿锵作响。鸳鸯扶着贾母往门口走了几步,就见贾环当先一步,领着黛玉等人进来。

    离开贾府一年多,贾环与黛玉都有些变化。贾环的个头明显长高,头戴黑色四方平定巾,身穿蓝色直裰。身姿挺拔,气度沉稳。从容的走进来。

    林黛玉穿着红褐色的精美斗篷,身量中等,娇柔无端,如花似玉的少女,出落的十分美丽,如若娇花照月。

    进了花厅,贾环放缓脚步,微微侧身,让黛玉走到前面。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回来的黛玉身上。

    黛玉上前两步,娇声道:“老太太…”还没有跪下来向贾母行礼时,贾母就哭着将黛玉搂在怀里,“好孩子,真是苦了你…”想着女儿、女婿都已经去世,只留下这个女儿,顿时是悲从心来。

    贾母哭,贾府的内眷以及内管家、嬷嬷、媳妇都跟着哭。

    好一会儿,王夫人出面劝道:“老太太,如今林姑娘自江南回来,久别重逢,正是高兴的日子。应当笑才是。”

    王熙凤、鸳鸯、李纨、尤氏都是出声相劝,“望老太太保重身体。”

    贾母一头银发,抹着眼泪,道:“看我,心里念着我这外孙女,见面倒先哭起来。今儿确实应该高兴。”牵着黛玉的手,到花厅正中的踏椅中坐下。

    侍立的媳妇、嬷嬷都烘托着气氛笑起来。场面悲喜交加。

    宝玉并没有哭泣的想法,目光灼灼的盯着黛玉看,就他的看法,黛玉越发的出落的飘逸,宛若神仙妃子谪落凡尘,美丽的无法描述。

    接下来,就该是黛玉与众人见面,叙礼。但是,贾环就站在一旁,贾母无意将他晾着,看向贾环。事实上,以贾环的地位,谁能晾着他呢?

    贾环这时跪下来给贾母磕头行礼,“孙儿自金陵而回,拜见祖母。拜见母亲。”

    王夫人不动神色的看看贾环,淡然的点点头。她对贾环的厌恶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只是以前有她哥哥压着。现在可没有。当然,以她的性情,还在静观其变。

    贾母伸手虚扶,让贾环起来,略有些不满的道:“我千叮万嘱要将玉儿带回府里,为何你要自作主张,留玉儿在金陵吃一年多的苦。外头,能有家里好?”

    林如海死后的情况,随着贾琏回府,贾母等人自是知晓详情。

    黛玉明眸微动,看向贾环,再落回到贾母身上,想要开口为贾环分辨。她在金陵并没有吃苦,环哥待她是极好的。

    贾环站立着,不假思索的答道:“林姑父不幸去世,林妹妹郁结在心,身体虚弱。我请金陵的吴太医诊断过。吴太医建议林妹妹多走一些地方,排遣情绪。这是其一。

    其二,若是回到京城来,距离江南太远。林妹妹不免有思乡之情。我在金陵带着林妹妹去了两次苏州,祭拜林姑父。当然,孙儿为考虑到祖母对林妹妹的思念之情,这是孙儿的过错。”

    贾环的话说的滴水不漏。

    贾母的不满,只是发泄心中的情绪,并不是有意为难贾环。老人的脾气如小孩嘛。她在贾府为尊,自然是不用顾忌贾环的想法,想什么就说出来。这会儿给贾环一箩筐的道理给堵回来。虽然知道贾环是对的,但顿时就对他有些不满。

    其实,贾环最正确的做法是直接向贾母认错,再陪笑着说几句软话。老人嘛,喜欢听好话。这事就算揭过去。但是,贾环一向是没有“卖萌”讨好贾老太的兴趣。事情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今时已经不同往日了!

    人可以装孙子,但不能一辈子都装孙子。

    贾母脸上的情绪收敛了几分,点点头,道:“嗯。环哥儿,你去吧。你父亲和大伯都等着你商量事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