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秦淮水榭花开早(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八十九章 秦淮水榭花开早(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夜已三更。

    贾环还未睡下,在卧室的书案边,沉思。炭盆烧着上好的白炭,驱散着冬夜里的寒意。一杯香茶已经转凉。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他既然给了黛玉感情上的承诺,就要做好各种准备。这个局很难解开。

    从礼仪的角度来说,国朝奉行的是一夫一妻多妾制。三皇五帝时期的娥皇、女英的故事毕竟比较久远了。他与宝钗有婚约,他明年二月金榜题名之后,就会完婚。

    从感情的角度来说,他如何向宝姐姐解释?宝玉会怎么闹?贾母是否会同意?官员、士绅的女儿为妾,这让别人如何看黛玉?这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渣男,只管撩妹,不管负责,后果。最典型的就是大脸宝。老司机,在某一段时间内深爱一个女人,见一个爱一个。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拔鸟无情。

    他不是渣男,也不是老司机。在他贪心的想要拥有着这些女孩子们的爱情时,就注定要面临着各种困难。只是,实际上而言,龙傲天好当,像张恪那样的情圣难当。

    贾环揉揉眉心。他的性格,意志,并非是遇到困难就缩卵的人。既然选择了,承诺了,就要勇往直前。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当前社会对男人的宽容。好吧,腐-朽堕落的封建主义制度。

    元稹有一句名诗: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如卿。贾环今夜,老老实实的一个人休息。实在是陪谁都不好。

    贾环叹口气,在竹纸上,勾勾画画,罗列着可行的方案,又删减、推敲…

    时间渐渐的过去。东方将白。和安街的巷子里,雄鸡高唱。

    …

    …

    数辆马车停在和安街贾环家中的门前。包裹、箱子不断的被搬出来。仅仅是黛玉的书籍就有十几个大木箱子。德润坊贾家那边来了不少人手帮忙搬运行李。

    约上午八点许,黛玉等人带着帷帽坐进马车中。车队缓缓的前行。贾环与白师爷、纪鸣、张承剑骑着马在车队前面。元伯、钱槐、胡小四、施羽、刘管家、吴管家等二十几人步行跟随着。

    温暖的阳光破开浓雾照在众人的身上。离别的情绪弥漫在队伍中。

    张承剑胖胖的,骑在骡马上有些吃力,道:“田师爷在外金川门处准备着送别酒。”

    贾环点点头,在马上拱手道:“多谢伯苗兄安排。”

    张承剑笑呵呵的道:“子玉何须客气?我等为朋友送行,份内之事。”又感叹道:“此地一为别,京师千里远。”

    纪鸣也插话进来,“是啊,惟愿子玉与诸位同学高中。”他并不打算进京参加十三年的春闱大比。太匆忙了,他还没有学好,可比不了子玉那样的学霸。

    京城中有信来。书院里的举人:大师兄公孙亮、罗君子罗向阳都将参加此次的礼部会试。

    …

    …

    车辚辚,马萧萧。

    黛玉的马车中,紫鹃和袭人陪着黛玉。她这俩马车是贾府里的马车,不似后面运货的马车行里租来的马车,陈设精美,空间宽敞。

    紫鹃挑起车帘,方便黛玉的视线落在贾环身上,笑道:“姑娘,三爷骑在马上真是英武。”

    昨天她给三爷打发出去。晚饭时见姑娘脸颊生霞,看三爷的目光中情意绵绵。傻子都知道怎么回事。肯定是三爷在回京前,把事情都说清楚了。

    只是,怎么说的,她就不知道了。这让她心里痒痒的。京城那里,宝姑娘和三爷是有婚约的,三爷打算怎么安置她家的姑娘呢?

    黛玉嗔道:“你喜欢的话,我给老太太回了去,让你明儿去服侍环哥。遂了你的心意。”

    紫鹃放下车帘,笑道:“好姑娘,怎么说到我这里来了?我要去也不会是一个人去。”姑娘出嫁,她必然是要陪着去的。

    黛玉如花的容颜上浮起淡淡的绯红。这句话牵动她的情思。

    车厢里安静下来。一旁的袭人看着粗笨,心思却是细腻的。言语间听的出来。心里感叹了一声。这回府之后,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了局呢。

    而她的未来,又在何处呢?她是属于宝二爷借调给林姑娘的。但回去之后,想要再会宝二爷房里,怕是难了。一个是宝二爷房里没位置,二个是三爷对她服侍林姑娘还是很满意的。她从晴雯口中得知的。预估不会让她离开林姑娘屋里。

    然而,林姑娘出嫁,怕是不会带她去的。

    …

    …

    贾环在十一月十九日启程离开金陵的消息,在金陵不算秘密。

    随着日头的升高,宁儒、中散先生、李良吉、丁昂等士林中人开始向外金川门的码头赶去。贾环的诗词、素描画,足以让他在士林中拥有相当的地位。

    更别提他其他的身份、关系网。比如:江南士林新任领袖张安博的弟子,比如贾妃的弟弟,比如颇受将来的户部尚书卫弘的看中等。

    临金川门时,路过一座酒楼时,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副长随的打扮将贾环等人的车队拦下来,“我家主人请贾孝廉与林姑娘入内一叙。”

    贾环微微有些奇怪,控制缓步前行的黄马,车队缓缓的停下来。还没开口问,拦路的男子说道:“我家主人是新任的金陵知府纪兴生。”

    张安博看着翻身下马贾环,惊奇的道:“子玉…”贾环与金陵知府纪兴生有旧?

    贾环苦笑一声,解释道:“家父和已故的林姑父与纪府尊有旧。”

    金陵知府纪兴生上任有些时日了。但贾环并没有去拜访他。林如海去世前给他留了三封书信。通过何元龙转交给他。其中就有一封是给纪兴生的。

    但贾环深知人走茶凉的道理。至于,贾政和纪兴生的交情,他作为晚辈,马上就要离开金陵,没事也没有必要去拜访纪兴生。倒没想到纪兴生会在他离开的路上将他“截住”。

    奴仆纷纷阻隔人群、道路。通知马车中的黛玉。又前去与纪家的人交涉。

    酒楼的二楼之中,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颇为不悦的看着贾家奴仆的反应,低声道:“意态骄狂!”他贵为知府,轻车简从的出来,都没有封路,贾家的奴仆竟然敢封路。

    他身边的管家笑了笑,“老爷,我下去接着林姑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