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妹妹,你放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八十八章 妹妹,你放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环坐船从秦淮河上返回武定桥、和安街。

    午后时分,和安街上略显安静。时光在静悄悄的流走。金陵是这个时代有数的大城,人口众多。街肆上繁华兴盛,人流如梭。车马往来。不过在非主干的街道、巷子中,还保持着悠然的静谧。

    贾环的家中略显杂乱。打包好的行李正在往停泊在外金川门的楼船中运送。

    贾环明天就将带着黛玉等人北返京师。东西不少。除却个人的衣物,用度器具,还包括黛玉的书籍。以及带回京城给亲朋好友的礼物。

    张承剑、纪鸣、白师爷,萧幼安帮着贾环料理一些琐事。贾环回来后,见了一会客,这才往家里的后院里去见黛玉。

    黛玉住在后院的东厢房。贾环刚跨过门槛,晴雯和袭人俩从暖阁里迎出来。袭人低眉顺眼的模样,柔柔弱弱的低着头。她挺怕贾环的。虽说她近来与晴雯、如意的关系很不错

    晴雯穿着花的棉袄,套着青的掐牙背心,很标致的丫鬟模样,抿着嘴笑,灵动而俏皮,“三爷,林姑娘在里面呢。紫鹃姐姐正陪着她说话。”

    三爷昨晚在林千薇那里。她自是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不过,有些事情她知道,但并不会去说什么。她和三爷主仆一场,日后定然也是在一起的。

    贾环就笑了笑,“我去劝劝她。哦,如意呢?”他和晴雯、如意的感情早就水到渠成。不过,她们俩年纪都还小。昨晚他彻夜未归,再见着晴雯,倒没其他的感触。

    晴雯笑盈盈的道:“如意在屋子里帮三爷你清理书本。我识字不多,过来和袭人姐姐聊天,偷会懒咯。”

    贾环笑着摇头,“你啊…”说了一会话,进到卧室中。

    黛玉的卧室宽敞明亮,兼做她的书房。此时林如海留给她满屋子的书,价值不菲,都已经打包,等待明天早上和马车一起运走。书案上空空。衣橱、案几、木架上的物件都给收起来。略显得清冷。

    黛玉穿着一袭青衫,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手拿着团扇,目光呆呆的,显然是神游天外。

    而紫鹃在一旁添茶、添炭。有一种主仆间的默契。她和黛玉情若姐妹。

    贾环轻步进来。紫鹃看了贾环一眼,悄然的退出去。她对三爷“夜不归宿”,当然是心里很不满的。这是将姑娘放在心中何地呢?但是,三爷一贯待她还不错的。前几日从苏州回来的途中,还帮她解了围。她即便对姑娘再忠心,也拉不下脸来说狠话。

    贾环见黛玉将身子转过去,由侧影背对着他,知道黛玉心中有气。到书桌边拿起他给黛玉“过滤”过的金陵简报翻了翻,看看是谁在骂黛玉的诗。

    黛玉前些日子让他拿到金陵简报在十一月十五这期报纸上发表的是那首知名的《秋窗风雨夕》。八七版红楼梦中亦有谱曲。歌声哀婉凄凉。这首本应该诞生在红楼十三年秋天的乐府体裁诗却是提前到此时。

    红楼原书第四十五回写道:那天渐渐的黄昏,且阴的沉黑,兼着那雨滴竹梢,更觉凄凉。知宝钗不能来,便在灯下随便拿了一本书,却是《乐府杂稿》,有《秋闺怨》《别离怨》等词。黛玉不觉心有所感,亦不禁发于章句,遂成《代别离》一首,拟《春江花月夜》之格,乃名其词曰《秋窗风雨夕》。

    这是黛玉在秋天的病中,盼望姐妹们过来坐坐,说会话解闷。知宝钗不至,心中苦闷而作。

    前些时日时,宝钗来探望黛玉时,说:“我在这里一日,我与你消遣一日。你有什么委屈烦难,只管告诉我,我能解的,自然替你解一日。”

    之前两人曾有一番对话,黛玉自感身世,在贾府之中,凄苦无依,宝钗劝她吃燕窝粥,她又不欲底下的婆子丫头嫌她,咒她。这是寄人篱下之苦。痛到心扉深处。

    词曰: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罗衾不奈秋风力,残漏声催秋雨急。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

    贾环此时再读这篇诗词,心中的感受完全不同。

    八月中秋节前,桂子飘香时,裴姨娘遇刺,他血祭裴姨娘后,外出扬州复仇。黛玉的这首词大约成于此时。字里行间诉说着她在秋夜里的孤独,无助,凄凉。

    那时,他成败未知,生死未卜。

    或许,这便是黛玉在思念,徘徊,担忧中将对他的依恋、尊敬转化为欣赏、爱慕之时。

    他难以忘记,他九月下旬回来说,黛玉见到他时的雀跃,流泪的改口喊一声“环哥”,将依恋、仰慕、信任、思念、牵挂给传递出来。他当时没有明白,此时回过头来审视,恍然惊觉。

    要说快要满十二岁的黛玉是否懂爱情,大约是懂的。红楼原书中,宝、黛的爱情趋于热恋、成熟,也就在这十二三岁间。

    贾环轻轻的叹口气,看下窗下坐着的林黛玉,“林妹妹……”

    曾因酒醉鞭名马,犹恐情多累美人。

    在昨日、今日,他心中溢满了林千薇的情意,现在是黛玉的爱恋。再还要加上晴雯、如意的情思。他能否装得下这些深情、美意?情债真是背不得啊!

    林黛玉回头看贾环一眼,又转过去,背对着贾环。她还在生气。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但就是心里很生气。她和环哥,不比林千薇更亲近么?

    贾环苦笑一声,这种情况,他要是说黛玉使小性子就太过了。捏着鼻子自顾的道:“你这首词写的是极好的。至于甄三姑娘批评你说:矫揉做作,强说新愁,这是一派胡言。”

    黛玉讶然的转过身,精致的小脸对着贾环,秋水般的美眸闪过恍然,细声道:“原来这个凤与凰是她啊!”

    在去年冬日,她与环哥,姨娘几人一起游览莫愁湖时,遇到过甄祎,对这人印象不好。

    贾环点点头,放下手中的报纸。作为曾经的金陵简报总编,撰稿人是谁,即便是笔名,心里还是有谱的。这个“凤与凰”的笔名,多半就是甄祎。

    不过现在甄家提前没落,怕是没那个皇室王孙想娶她?甄家的命运,贾环向来是不关心的。贾家的前途,他都还没搞定,哪里有时间替别人操心。

    黛玉微微抿嘴,精致如玉的俏脸上掠过不忿的神情。她这是给“仇人”骂了。她和环哥是同一立场,同仇敌忾。

    贾环道:“妹妹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再给金陵简报写一件稿子反驳她的话。我帮你发出去。”

    黛玉仰头看着贾环,娇嗔道:“环哥,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了啊。我还发什么文章啊?”

    贾环微微一笑。

    黛玉贝齿轻咬着嘴唇,拿团扇遮住嘴,娇俏的一笑。不知道为什么要笑,只是想笑。

    这时,紫鹃拿着木茶盘送两杯热茶进来,见屋内气氛还不错,姑娘回嗔作喜,将青花瓷茶碗放在圆桌上,禁不住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姑娘还是坐到熏笼这边来。坐在窗户下透风,冷着呢!”

    黛玉啐道:“你这几天还不乏,趁这会子不歇一歇,还嚼什么蛆。”

    紫鹃笑道:“我倒不是白嚼蛆。一片真心为姑娘想着。”说着话,看贾环一眼。再将茶碗分别奉给贾环、黛玉,又将黛玉的椅子挪到屋中间的熏笼边。

    贾环见紫鹃没有退出去的意思,开口道:“紫鹃,你去看看厨房的晚饭。”

    紫鹃哦了一声,笑着离开。黛玉的心情好,她自是情绪不错。

    黛玉见贾环将紫鹃打发出去,忽而有些明白了什么。悄然的低下头。下一刻,就感觉身体给贾环轻柔的抱住。可是,只这一下,令她心跳猛的加速。身子软绵绵的依偎在贾环的怀中。

    贾环低头在黛玉耳边道:“妹妹,你放心!”

    他一向是拒绝狗血剧、虐心剧发生在自己身上。那都是小说。而我们自己的人生不是,要自己好好的把握。所以,当日林千薇大哭而走时,他径直的问她:等我五年,你愿不愿意?

    而此时,黛玉已经将情意表露出来,他难道还要像红楼原书中的大脸宝一样,和她试探来,试探去吗?他直接给出承诺。

    情债确实是令人生畏。但正如林千薇给他说的:不要辜负了你表妹的深情。既然他无法对黛玉说:林妹妹,这辈子我们只做兄妹。这种话他说不出口了。

    那么,这笔情债,他想抗着前行。纵然,前途艰难。

    黛玉如玉的俏脸上腾起一缕绯红。这是心底的甜蜜、欢喜、羞涩的情绪涌上来。仿佛浑身都有些轻飘飘的。以她的聪慧,自然明白“放心”这两个字是什么承诺。

    “嗯。”

    其实,以黛玉缺乏安全感的性子,应该是要问一问:放什么心。红楼原书中,她和宝玉的对话就是如此。第三十二回有精彩的描述。但此刻,她都给贾环抱在怀里了啊!

    这个时候贾环说要她“放心”,岂是两个人站着对话能比的?这是对感情的承诺。而这一年多以来,她对贾环说的话很信服!

    她的身份,婚姻,地位,长辈们的态度,这些都是大难题,但她相信环哥能解决!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