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心有猛虎 血泪无声(五)-我会打爆你的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六十八章 心有猛虎 血泪无声(五)-我会打爆你的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有些事情,不需要证据,只需要看法。

    当一位巡抚,对一个商人产生看法时,可以动用的手段,实在太多。

    不要提捐来的官身。正统的文官,不会承认这种捐官得来的身份。买官卖爵,向来是会被士大夫们认为朝政制度崩坏的标志。

    比如东汉末年,汉灵帝卖官,比如明朝成化天子封的传奉官。这都不会得到承认。

    二十一日傍晚,和安街贾环的家中,随着时间的流走,裴姨娘突然遭遇刺杀离世的冲击、影响,慢慢的流逝。家里哀伤的氛围稍微淡了些。

    后院的正厅之中,灯光明亮,贾环接过如意手中的包袱。他需要出一趟远门。

    晴雯红着眼睛,强忍着不哭出来,细心的帮贾环整理着头发、衣角。只是,贾环的头发是她帮着梳的,整整齐齐。

    贾环抿抿嘴,抱了晴雯一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晴雯,别怕。会有人随行保护着我。”

    晴雯埋首在贾环的怀中“呜呜”的哭出来。

    她是真怕。裴姨娘不明不白的就在街上给人打死。家里门口现在还守着十名军士。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外面的危险。三爷现在要去扬州,万一有个好歹?她…

    感受怀里女孩情真意切的感情,贾环温声安慰道:“放心。我不会有事。你们在家里乖乖的。”

    贾环放开晴雯,又拥抱了如意一下,目光温和的和一旁的黛玉、紫鹃、袭人对视一眼,沉声道:“我不会有事的。你们放心。姨娘的血仇、公道,我要亲手拿回来。”

    贾环背起包裹,迈步出了客厅。此时,夕阳已经下山,淡淡的暮色之中,贾环的身影从庭院中穿过。

    黛玉穿着粉色的对襟褂子,娇怯柔弱,精致的小脸上全是抹不去的担忧,此时情不自禁的喊道:“三哥哥…”

    母亲去世、父亲去世。现在,姨娘也去世。如果三哥哥有个好歹,她难以想象届时她心中的悲痛,是否能够承受的住?

    贾环没回头,挥挥手,沉静的走进夜色中。

    …

    …

    贾环从金陵离开的消息,在第二天就传遍金陵城中。陈家、邓鸿、贾雨村、甄家等都得到消息。

    有人说看到他昨晚连夜在四个兵士的护卫下出城。有人说他外出去松江府散心。有人说他躲到扬州去避风头。毕竟金陵城中很多人都认定是他派人杀了南京守备府的两名营兵。

    谣言不一。

    中散先生等名士都是轻叹。贾环还欠着他们几幅炭笔画,又哪里想到他会遭遇这样悲惨的事情?人生之痛,无过于生离死别。希望不要毁了他的才气。

    秦淮河上,仰慕贾环才华的名妓或是一叹。自此不见贾先生。晓梦阁的金妈妈摇头。她那个傻女儿还将心思系在那少年身上,然而,这局势!

    林千薇在七月底贾环忙着赈灾事务时,前往杭州帮晓梦阁挑几个有唱曲天赋的女孩子,不在金陵。得了贾环遇刺的消息,正从杭州往回赶。

    裴姨娘的死,知"qing ren"都知道是郑元鉴要刺杀贾环的表妹,只是误中副车。没有官员会支持郑盐商杀士子。那绝对是丑闻。而在城中流传的消息是贾环遇刺。这是贾环这一方的说辞。因为,举人被刺杀,更容易引起舆论的关注,从而好为裴姨娘讨回公道。

    贾环离开了金陵,关于他的去向、事情的热度就慢慢的降下来,消失在这金陵风华中。当前的大事:粮价飞涨。

    价格已经达到2两1钱银子一石。

    南京户部已经无力在金陵城购粮,以户部粮库的名义运往淮南。户部尚书卫弘再也稳不住局面:南京户部的粮库被卖空的大案就此浮出水面。

    城中谣言四起,民心浮动。

    从卫尚书的角度而言,在他的任上,爆出如此巨额的亏空案,即便不是他做的,但是失察的职责是免不了的。所以,他是希望先将案子压下来,完成赈灾的调度后,再来查出此案。

    这样,他在天子心中留下的就是能臣的影响。而此时,大案爆发,他的仕途,恐怕就些艰难了。

    淮南救灾,只能将依赖产粮地区湖广输送粮食。江南地区富饶无比,但随着江南商业繁盛,丝织产业的发达,产粮区逐步的移到湖广。

    然而,湖广去淮南的路途就有些远了。

    自七月底淮南大水的消息传来,自此快有近一个月的时间,在湖广的粮食还没有沿长江运来时,金陵的粮价还会继续飙涨。远水难解近渴。

    一干粮商都在眉开眼笑的捂盘惜售。长江的水路自是有人盯着。

    …

    …

    八月二十四日,贾环在淮扬巡抚督标营的四名士兵的保护下抵达扬州。

    他身边带着长随钱槐、胡小四。

    码头上,何元龙接着贾环,直接抵达原淮扬分守道署衙,现在的巡抚衙门。

    另一位何师爷,是沙胜的重要幕僚,正在金陵和户部尚书卫弘对接运粮的事宜。没有粮食,所有的赈灾计划都是虚幻的。

    贾环与淮扬巡抚沙胜见过面后,谈了小半个时辰,径直到巡抚衙门衙的大牢中见郑元鉴。

    大牢建在地下。秋后处决了一批犯人后,此时大牢中空荡荡的。就剩下一个犯人,郑元鉴。

    光线昏暗。温度适中。空气混浊。脚步回响在长长的走廊中。贾环在老吏的带领下,停在左侧第三个牢饭中。郑元鉴披头散发的坐在牢房中,看到贾环过来,猛扑过来,愤怒的拍着铁门,“姓贾的小子,你要怎样?”

    贾环对老吏点点头,目送他离开,这站在牢房门口,打量着里面的郑元鉴。

    郑元鉴冷笑道:“看什么?用不多久,你也会进来。你以为通过汪家买凶杀人,金陵那边就查不到吗?太天真。哈哈。”

    “姓贾的,你不得好死。”

    “你杀了我儿子。怎么样,你的女人死了的滋味不好受吧?我本来是要杀你表妹的。”

    郑元鉴表现的有些竭斯底里。他被淮扬巡抚以调查杀人案为由请进来。商人,背后没有官员支持,怎么有能力对抗巡抚?现在,恰恰是陈家已经将他抛弃。而扬州这里的官儿,有几个想沾杀人案的?

    心志不坚定的人在牢房里待个几天,大部分都会是这个反应。在这里,他们将丧失在外面的身份、地位,只剩下一个身份:犯人。

    贾环沉默了许久,等郑元鉴发泄的差不多了,这才看着他的眼睛,缓缓的道:“你活不了!我会打爆你的头。”

    郑元鉴哈哈大笑,“你威胁我?哈哈,笑话。知道我为什么什么都肯说吗?陈家、甄家必须要保我。不然,别怪我把一些事情抖出去。”

    贾环点点头,“嗯,你说的很有道理。你贩运私盐的证据,我已经通过卫尚书转告给陈家,甄家。相信,死人才是保护秘密的最好办法。也是最好的背锅人选。我一会就会建议沙抚台将你移到江都县的县衙牢中。秋天,病死两个人,很正常。”

    郑元鉴的大笑夏然而止,第一次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目光难掩心中的惊慌。没有人会不怕死。沉默了很久,苦涩的道:“你想要什么?甄家的证据?陈家的证据?”

    贾环摇摇头,平静的道:“你想多了,我不要什么证据。我只是来问你一句话,你枪杀我表妹的行动,陈家是否知情?他们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郑元鉴道:“没有陈家的默许,我怎么敢动手?我现在的下场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吗?”

    他要不害怕贾环的报复,早在一年前就动手了,哪会拖到现在,还会忍气吞声的补缴拖欠的数十万两盐课?然而,在他终于以为可以报仇时,陈家翻脸,将他抛弃了。

    贾环点头,“具体呢?”

    “我和陈四公子提了这件事。他推辞了。但是过了两天,他告诉我,他大哥,就是陈子真,说:我知道了。我找人动手了。”

    贾环用力的抿了下嘴唇,“我明白了。”说着,转身往外走去。仿佛,他真的就只是来问这一句话。

    身后传来郑元鉴的大叫,“贾环…,贾子玉,我不想死啊,我可以告诉你证据在哪里,在哪里。贾三爷,三爷,别走,别走。”

    …

    …

    何元龙在地牢上面的一间公房里喝茶,几名老吏陪着,还有牢头。见贾环进来,何元龙起身道:“子玉问完了?”

    贾环揉揉脸,将心中的情绪压下去,勉强的笑一下,“嗯。有劳何师爷跑一趟。”

    何元龙点点头,郑重的抱拳,“子玉放心。”

    他是林如海的心腹幕僚,左膀右臂。有人要枪杀林如海的女儿林黛玉,误杀了林如海的小妾裴姨娘。他的心情会是怎么样的?倾三江之水,洗不掉他的怒火。

    林巡按是怎么对他的?他也是个读书人!

    何元龙在老吏的带领下再一次进入地牢,去见心理崩溃的郑元鉴。他会带去贾环的话:饶郑元鉴一命。以此条件换取情报。榨取郑元鉴的剩余价值。

    但真实的情况是,贾环并不打算履行这个诺言。

    他不会和敌人讲信义。他不是英雄,不是君子,不是伟丈夫。他要做的事情,他其实已经告诉郑元鉴:我会打爆你的头。(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