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争夺花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四十七章 争夺花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想不到,想不到啊!子玉竟然还有这般画技。惟肖惟妙!”

    中散先生将手中的素描画递给身边的朋友,扬声称赞。几名老者看了一眼之后都是一脸的赞赏。

    中散先生看着贾环,伸手虚点了一下,笑着摇摇头。这小子!

    他本身就是大画家。这几张素描画虽然没有“吴带当风”的神韵,却将几名美人的容貌如实的画下来。一笔一笔,十分肖似。这是一种新的绘画风格。

    中散先生的一番话顿时勾起大厅中近百人的好奇之心。但贾环只画了三张。分别是苏诗诗、刘如烟、袁静香的三幅画。传播速度有限。时不时的有惊叹声响起。

    十名站在大厅正中的名妓们都是惊讶的瞟向个人手中的纸张。她们也很好奇,她们到底被画的丑了,还是画的美了?竟然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刘如烟悄悄的问苏诗诗,她和苏诗诗是好友,“呃,诗诗,你家的贾先生又搞什么名堂?”

    现在名次已经出来了。第二名。每个人心中都有数。苏诗诗有些失望,但心情终归是平静下来,准备接受结果。不接受又如何?而见到贾环在用他的方式发泄不满,心里微微有些感动。

    贾先生推她成为第一名的花魁,有他的思量。但是,她在逆境、失望之中、梦想破碎、努力得不到认可之时,还是很感激为她说话的贾先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刘如烟的话带着打趣:你家的贾先生。她虽说被甄礼给牵连到了,在这次大赛中排名很低。但是实力、容貌都在,以后的日子并不会难过,心情还是不错的。有心情打趣苏诗诗。

    苏诗诗清丽的容颜上露出一抹绯红色,娇声嗔道:“我哪里知道?”

    刘如烟掩嘴娇笑,轻轻的推了苏诗诗的腰肢一下。这妮子都住到人家家里了。他想要怎么样,你拒绝的了?真当十一二岁的年纪就是“无害”的呀?

    两人说话时,时间悄然的流走。

    等厅中的众人看过一圈后,说贾环“无理取闹”的氛围就没了。在座的都不是蠢人,会看不出来这些画的价值吗?

    众所周知,中国的古画,画人物,重在神韵、意境,容貌次之。所以,画出来的人物经常是会走形的。而素描画,开启的是写实的风格,一就是一,二就是二。长的什么样,画在纸上就是什么样。

    在一个没有照相机能够留下人们当时影像的时代,在一个普遍敬重先人、祭拜祖先的社会氛围中,这种风格的画意味着什么?不问可知!

    这是能将人们的年龄、容貌、记忆保留下来的技术。没有人会认为这比一首精品美人词差。词作传世,美人传名。画作传世,美人一样会传名。当时明月在,桃花笑春风。

    等厅中三张画作重新回到中散先生手中时,不少人看贾环的目光就变得炽烈。

    郑国公邓鸿开口道:“老夫托大叫你一声贾贤侄,这三张画可否送一张给我?”

    人群中顿时响起几声轻笑。显然,郑国公是想要苏诗诗的画像。他刚才很欣赏苏诗诗。

    贾环微微沉吟着。即便苏诗诗是名妓。但将她的画像送给一名男子,这肯定是不妥的。贾环的目光看向苏诗诗,斟酌着用词。

    他并不怕为一点小事得罪郑国公。勋贵的圈子中,对这两年的贾家来说,并不需要顾及太多的人。家里的皇妃不是摆设。而这点小事,郑国公也不可能和他翻脸。

    他不怕,不代表苏诗诗不怕。他并不想将压力转到苏诗诗身上去。

    此时,厅正中的十名名妓都已经看过贾环画的三张画。

    苏诗诗冰雪聪明,见贾环的眼光看过来,忙屈身行礼,娇声道:“诗诗想求贾先生将画像赠予诗诗,作为诗诗到金陵这一年来的记忆。”贾环画的是全身像,苏诗诗那张恰好是她刚才跳舞时的画面。很美。

    贾环笑道:“这个要求自然要满足诗诗姑娘。”说着,潇洒的对郑国公,“美"nv you"先。我将剩下的两张画都赠予郑伯伯吧。”

    厅中和邓鸿相熟的几人都笑起来。这话说的漂亮。才子与佳人嘛!自然以佳人的要求为先。

    郑国公邓鸿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笑一笑,“也好。”将这一幕揭过去。

    贾环点点头,对中散先生道:“趁着十位美女都在,学生愿意现在画一幅十美图,作为此次花魁大赛的记录。请先生允许。”

    中散先生心里微微一动,笑呵呵的道:“我要是不许,在座的诸位恐怕都不同意啊。”环顾四周,众人都报以微笑。确实如此。

    士子席位中,童正言不爽的道:“这屁孩真不痛快,需要问苏诗诗的意见吗?直接拒绝不就是了。”这是他们东林党的范儿:藐视权贵。再斜着眼睛看正在铺开纸张、炭笔的贾环,他身旁的林千薇细心的帮贾环将案几擦干。不满的冷哼一声,“做事磨磨唧唧的。我还要吃午饭呢。”

    罗子车正要说话,韩谨突然出声,语气肯定的道:“他在拖延时间!”

    童正言和罗子车两人顿时愣住。

    …

    …

    贾环拿出画技,震慑全场。像刚刚出声讥讽贾环的陈子真都闭上嘴,不再说他“输不起”。当然,贾环不满的态度还是表达出来。

    而现在贾环作画,很多人都在好奇的看,有种见证一副名画即将诞生的使命感。

    但是,还有一部分人注意到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中散先生到现在还没有宣布花魁第一名和前四名的名次。要看作画,也不急着一会吧?

    像韩秀才这样脑筋转的快的人已经明白过来:贾环在拖延时间!

    但是,拖延时间有什么用呢?难道板上钉钉的花魁名次还会有变化不成?

    …

    …

    此时,萧幼安已经带着国子监中三十几名监生进入胜棋楼周围的观众席彩棚中,个个手中拿着一叠一份份四开的纸张,纸上还带着墨迹。见人就发一份,嘴里说道:“国子监创办的金陵简报,今日首次发行,免费派送。”

    古代的识字率不高,这是一个普遍的常识。即便金陵这样的名城,江南的文化、政治中心。城中识字的人,在两百万人口的比例中也不算高。

    而此刻,如果说在莫愁湖外围赶集市、凑热闹的市民,文化普及程度不是高。那么,胜棋楼外观众席上的三百多人,各家青楼的名妓,来往的随从、管家识字就很普遍了。

    萧幼安带着监生免费派发报纸,还有扬州盐商汪家带着徽商跟着做呼应,报纸上的内容很快就在观众席中传扬开来。

    这份名为《金陵简报》的四开小报上题头就是一个显眼的大标题:点评金陵花魁大赛诸名妓之优劣,独家内幕消息大派送。

    这种语言风格,熟悉贾环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他的手笔。

    …

    …

    片刻后,坐在胜棋楼一楼大厅中,等待、观看贾环作画的高官、权贵、名士、士子都接到自己随从悄悄送进来的报纸。

    此时,距离贾环开始作画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他才刚刚在画卷上勾勒了一个开头的架构。厅中等待的十名名妓们都尽量保持着笑容,想要将自己最美的一面留下来。凭借这幅十美图,她们的身价、名声绝对会飙涨。

    就在这时,陈高郎突然出声,“妖言惑众。岂有此理!”

    自报纸传进来之后,大厅之中安静的氛围就变得有些吵杂,到处都是低低的讨论声。这时,看完第一篇报道的吏部尚书陈高郎禁不住震怒,脸色阴沉,将报纸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坐在首位上的中散先生心中微微一笑,他手边亦有一份《金陵简报》。

    做官做到正二品这个级别,养气功夫都是不错的。但是,由不得陈高郎不动怒。

    报纸中以“某尚书家”这个称呼称呼陈家。先将夺魁的大热门紫南姑娘狠狠的夸了一通,阐明她最近在秦淮河上红透半边天的原因,随即笔锋一转,将复赛第一日夺得第一名的苏诗诗和紫南做对比,字里行间褒苏贬紫。

    文中,末尾更是写道:“紫南姑娘夺魁,最主要的原因是某尚书家力捧。有心的看官应该能发现某家的长公子与紫南姑娘过从甚密。而非她的实力超过苏诗诗。只说容貌一项,就是大有不如。诸位看官要想了解花魁的风采,还是要去见一见苏诗诗姑娘。不识京城苏诗诗,阅遍青楼也枉然。”

    通篇文章读下来,简单的说,就是之前夺冠的大热门如紫南、袁静香背后都是有人捧的,不是水平超越苏诗诗,涉及暗箱操作,不公平、公正。真正的江南花魁应该是苏诗诗。

    给人当众说搞暗箱操作,这是道德问题,陈尚书如何能忍?

    大厅之中,议论的声音顿时大了起来。牵扯到其中的甄应嘉不满的道:“国子监监生理该好好读书,为何流连青楼?”顿时一片附和、指责之声。

    卫弘看着报纸沉思,他已经感受到报纸中文字的力量。一个人就一张嘴,你说出去的话,外面观众席上的人会听吗?只怕外头已经在质疑比赛的公正性吧?

    贾雨村沉吟着喝着酒,目光在正在聚精会神作画的贾环身上打转。要说,这件事和贾环没关系,他是不信的。很多事情,不需要证据,只需要看法。

    中散先生此时并没有叫停贾环作画,也没有快刀斩乱麻的宣布名次,而是拿着酒杯喝酒。仍由情况发酵。

    随着陈高郎、甄应嘉等人的表态,大厅中的气氛渐渐的紧张起来。卫弘出言劝道:“谣言止于智者。诸位不必动怒。请贾大人派人去将发报纸的国子监撵走就是。”

    要说国朝的小报、大字报是继承自明朝。大字报就是偷偷的贴在各级衙门外的八字墙上。八字墙外,天天有闲人、落魄的读书人在那里汇聚。消息很快就会传开。

    搞小报,就是像金陵简报这样,找个人流密集的地方,像发传单一样发。发完就闪。或者,在夜间里,往城中的个个权贵们、学校的大门门缝里投书。只要消息劲爆,保管就会立即传开。

    贾雨村点点头,当即叫了一名长随过来,吩咐去外头处理此事。金陵府衙有衙役、捕头在外面维护秩序。

    捉拿监生这种事是不会的。“堵塞言路”的罪名,连皇帝都担当不起。青史昭昭。更别说各级官员。读书人是有说话的权力的。你只要不宣扬造反。骂皇帝、骂官员,那是家常便饭。当然,不要当面骂。那风险很大的。

    这次只是情况严重点。搞了个小报,来点评花魁,严重损害了一些人的利益。但文官排名第二的户部尚书卫弘先定了性,谣言而已。没到抓人拷打的程度。士林舆论不是说着玩的。

    …

    …

    “玛德!”

    “我去!”

    “他大爷的!”

    “这屁孩!”

    士子席位中,东林党三人组里的罗子车和童正言两人正交替的使用感叹词。谁能料到贾环玩出这么一手来?他们和韩谨是好友,非常熟悉贾环报纸上的语言风格:白话文,要求一看就懂。

    很明显,现在的局面就是,如果“评委会”按照既定的程序把紫南姑娘定为花魁,那就坐实了比赛不公平、不公正的“指责”。中散先生第一次主持花魁大赛,肯定要留口碑啊!不然明年是不是他来主持就要存疑。

    而且,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即便把紫南姑娘定为花魁,但是这东西是定下来就成了的吗?还的看大家认不认可!如果比赛后的酒宴,人都往苏诗诗哪里跑,你说谁是江南的花魁?

    不识京城苏诗诗,阅遍青楼也枉然。

    这口号喊的实在太狠。有钱人,哪怕是和苏诗诗喝杯茶,见一面,都得去见她一趟。

    这手法,这套路,不服不行!贾环明显是要制造一个没有头衔,但实际意义上的花魁!

    当然,将苏诗诗定为花魁,肯定又牵扯到各方利益,还有赛程的规则,都比赛完了,难道还能推翻结果?那除了紫南,其他的名妓服气吗?

    韩谨没有理会两人的惊叹,长长的叹道:“又被上了一课啊!幸好,子玉没有关注到我们做的事情。”

    他们从苏州来,只要确保甄家亏空的原因在江南士林中传播开就行。花魁大赛只是附带欣赏。当然,前期紫南声名鹊起,是韩谨暗中操盘。

    大厅中的局面,左看右看,中散先生现在是处在一个两难的境地。但他还在笑眯眯的喝酒,与右手侧的江南名士们谈笑风生。

    气氛有些微妙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