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香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十八章 香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金陵城中,秦淮河自东水关入西水关出,号称十里秦淮。而莫愁湖就在西水关外。被誉为“江南第一名湖”、“金陵第一名胜”。占地广阔,园内楼、轩、亭、榭错列有致。

    初夏之时,湖水荡漾,堤岸垂柳,胜景如画。

    自四月二十八日开始的花魁大赛至今日已经是第九天。马上就要进入第二阶段的复赛。

    沿着胜棋楼搭着五个大舞台。这是给名妓们用来表演才艺。沿途又搭着有许多彩棚、通道,布置着整个大赛的会场。再往外,更为宽广的区域内,挤满了各种集市、人群。热闹非凡。

    参与花魁大赛的群体主要是官员、士绅、文人、名妓。但是也不禁止金陵的居民前来观看、游玩。然而,名妓的才艺并非是普通人都能欣赏的。因而,在外围聚集了大量的商家,汇聚成数个集市。

    从名妓们“推广”的高端商品,撮合的大笔生意,到外围巨大的人流形成的日常消费,再加上庄家操盘的赌博,每一届花魁大赛都不下三十万两银子的交易额。利益驱使着金陵城内的巨商们将花魁大赛一届又一届的举办下去。

    莫愁湖中的三号舞台前,几名扬州来的文人在彩棚中喝茶、闲聊。隐约可以听见远处传来的喧嚣的声音。

    彩棚里布置的简单、通敞。阻隔着初夏的阳光。初夏的日头有些烈,此时并没有名妓们出来表演。充当初赛裁判的几名扬州士子聚在一起喝茶说话。

    为首的便是扬州名士萧幼安。

    萧幼安三十多岁,容貌普通。但风度儒雅。手拿折扇,在手里敲一敲,微笑着问道:“朱兄,听说郑员外此次到金陵来会支持袁姑娘。哈,他真有闲情。”

    萧幼安喊的朱兄便是与郑家交好的朱华藏。朱华藏是一名中年文士,听着萧幼安不加掩饰他幸灾乐祸的想法,不着痕迹的反击道:“萧兄,郑大爷是郑员外的逆鳞。我劝你后日在郑员外面前不要说。”

    扬州大盐商郑元鉴与金陵的甄家交好。力捧甄家推出来的袁静香姑娘,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所谓的闲情说的另外一件事情。郑元鉴的长子郑文植已经被判死刑。朝廷的批文已经下来,秋后问斩。这是郑员外心里最痛苦的事。

    萧幼安呵呵一笑,说起另外一件事,“朝廷钦差高御史已经抵达金陵中。我听闻甄家在江南织造任上亏空非常严重啊。”

    江南第一世家甄家自身难保吧?还能扶持郑家?

    坐在一旁的一名士子道:“幼安兄,关于此事,最近城中流传的有一种新的说法。据说甄家亏空了100多万两银子,全部都是因为接驾导致。高御史恐怕投鼠忌器。”

    这个话题立即引起在座士子们的兴趣。在江南的士子都知道一件事,几十年前,太上皇执政时期,南下江南,甄家接驾四次。若是为这件事亏空的话,朝廷要处置甄家,说是说的过去,但恐怕人心不服。

    萧幼安微微一愣。他还是在今天才听说这件事。如此说来,甄家很有可能会没事?

    …

    …

    傍晚时分,苏诗诗带着老妈子、丫鬟离开莫愁湖,坐船从西水关入城,逆着秦淮河往珠市的云烟院而去。

    “唉…”李妈妈长叹一口气,坐在船舱中,抑郁的喝了一口酒。一年前,她带着女儿苏诗诗自京城南下,以为可以很快的打开局面,名扬天下。然而自今才体会到其中的难处。

    这次花魁大赛是唯一的出路,若是不能进入前四名,她们就要北返京城。不再在江南流连。

    苏诗诗穿着白色的裙衫,穿着船窗边,默默的看着秦淮河上的风景。十九岁的佳人,身姿曼妙,安静娴雅。压力,在不知不觉间浮上心头。

    小丫鬟丹儿小声提醒道:“姑娘,贾公子下午派了他家的奴仆来通知你这两天去他家里一趟。”

    苏诗诗平静的道:“我知道。”

    贾环的住处就在秦淮河边的武定桥附近。苏诗诗一行下船后,径直前往和安街贾府中。夕阳之中,青石板路两旁的民居中炊烟袅袅。安静又充满生机。

    苏诗诗自花魁大赛开始后就没有来贾环这里教授林黛玉曲艺,到访之时,贾环刚好去门散步回来,在后院的客厅中接待苏诗诗,裴姨娘、黛玉在一旁陪着。

    “见过林姑娘。近日可好?”

    “嗯。苏姑娘好。”

    等黛玉和苏诗诗打过招呼后,贾环开口道:“邀请诗诗姑娘过来,是想请诗诗姑娘在花魁大赛上帮我推销一件商品。”让晴雯去书房里帮他把制作好,保存在一个小巧的瓷瓶中的香水拿过来。

    精巧的瓷瓶立即将客厅中几人的目光吸引住。除了知道端底的晴雯,黛玉、裴姨娘、紫鹃、苏诗诗、丹儿都看向贾环,等着他释疑。明亮的烛光下,贾环将木塞打开,玫瑰花香顿时就飘溢出来。

    “呀…!”

    “噫。”

    “嚯。”

    众人惊讶的发出感叹各种声。一时间,莺语娇啼,很是悦耳。

    贾环将众女的表情尽收在眼底,微微一笑,介绍道:“这件商品名字叫做香水。顾名思义,就是喷洒在身上保持香气之用。大约能保持一天的时间。”

    说着,贾环将瓷瓶递给苏诗诗。苏诗诗拿着香水在鼻端闻了一下,惊叹道:“诗诗自认也算是见识多广,却从未见过如此惊巧的东西。贾先生拿出来的东西每每出人意料,充满惊喜。”

    这小马屁拍的!令人很爽啊。

    贾环禁不住笑起来,摆摆手。这时,如意、袭人端着茶送进来。众人坐下来品茶说话。

    贾环喝了口茶,看着苏诗诗娴静美丽的玉容,明眸清澈醉人,道:“我前些天和林大家从苏州一起回来。听她说,正在举办的花魁大赛有黑幕。诗诗姑娘要想夺魁,仅仅靠我的诗词怕是不够。应该还需要巨商、官家的支持。诗诗姑娘找好赞助商了吗?”

    林大家就是林千薇。这姑娘最近和苏诗诗一样,花魁大赛开始后,忙的很,在晓梦阁中帮忙调教金妈妈新捧的一个姑娘。前日中午让小丫鬟送了一封信过来。说了说她最近的情况,询问他近日如何。在信的末尾附了一首唐诗: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贾环还没有给她回信,心中踌躇。因为,这是一首情诗。

    苏诗诗心中一阵黯然。她当初从贾环这里拿走那首浣溪沙时,贾环就预祝她夺得花魁。然而,现在的情况…

    苏诗诗的丫鬟丹儿年约十三四岁,模样普通,口快的道:“贾先生,我家姑娘还没找到那什么捞子的赞助商,要不,贾先生支持我们姑娘吧?”

    看着这小姑娘,贾环就笑,指着苏诗诗手边的香水瓶,“我都穷得要捣鼓香水出来卖银子,那里赞助得了诗诗姑娘?”

    开玩笑。赞助一个花魁出来,他少说得花费一两万银子。他现在哪有这个资金!苏诗诗夺得花魁对他推广香水是有利的。但是他没钱去运作。林如海留给他的那笔巨额资金,他现在没打算动用。

    黛玉秋水般的眼眸,盈盈的一闪,扫过贾环的脸庞。眸光潋滟,美不胜收。

    苏诗诗心中微微一喜,但听贾环这么说随即心情又跌入到谷底,语气有点倔强,轻声道:“贾先生,我一定能进入前四名。”

    贾环不大看好苏诗诗,没有赞助商,涉及到数十万两银子的生意,苏诗诗要拿下一个四大名妓的位置,非常困难。鼓励道:“诗诗姑娘努力吧。”

    苏诗诗能进前四,对他来说自然最好。进不去也没关系,只要苏诗诗帮忙推广一下,香水也不愁卖。客户目标群体本来就是女性。很容易销售。

    其实贾环心里有点奇怪,以苏诗诗的姿容、气质,要找一个“赞助商”还不容易?不过这种私人问题,贾环并没有问她。

    和苏诗诗说了说香水的定价:一个小瓷瓶装的香水售价10两银子。正好晚饭时间也到了,贾环留她吃晚饭。苏诗诗推辞后离开。贾环让晴雯将制作好的十瓶香水拿出来,让苏诗诗拿去送人,打开市场。

    暮色之中,几个大丫鬟们忙着上菜,摆在客厅里的方桌上。香气四溢。众人说说笑笑的开始晚餐。

    黛玉穿着青色的绣花长裙,娇花照月,出落的十分美丽,明眸一转,狡黠的灵性从眼眸里流泻出来,问道:“三哥哥,你怎么让苏姑娘帮你卖香水?那位林姑娘呢?”

    贾环微怔,看着黛玉。这是个这小妮子取笑了吧?要是搁在以往,黛玉绝对不会和他这样说话。她还是很尊敬他的。八成是给卖内裤款式的事情给闹的。他在黛玉面前没什么威严了。当即,咳嗽一声,道:“感情的事情和商业的事情要分开。纯粹一点好。当然,我更信任苏诗诗一些。”

    黛玉低头吃饭,忽而“噗嗤”娇笑,娇媚无端。

    三哥哥没有动用她父亲留下来的钱去捧名妓苏诗诗,让她心里很高兴。

    正在的裴姨娘、丫鬟们都给黛玉带着笑起来。

    贾环笑着摇头。这算是见鬼了。以后的生活中,怕是少不了要给黛玉讽刺、取笑几句。林妹妹“牙尖嘴利”啊!贾府上下都知道。

    早知道他就不搞卖内裤款式这门生意了。好吧,他其实很想将这个推广开。闺阁之乐,有甚于画眉者。

    …

    …

    苏诗诗和李妈妈、丹儿重新坐船回云烟院。月光如水,落在船头一身白衣的苏诗诗身上,平添她的风姿。

    身旁的丹儿撅嘴道:“姑娘,你干吗不对贾先生明说你遇到的难处啊!”

    苏诗诗轻轻的笑了笑,“傻丫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