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江南花魁(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十二章 江南花魁(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静静的夜色在流淌着。作为国朝的工商业中心,苏州如同睡美人般横卧在太湖、运河之侧。

    太湖上的歌舞声渐渐的淡了。

    韩谨从陈家的楼船上下来,坐着小舟往苏州城外的住处而去。月光幽幽。低低的交谈声在桨声中传来。

    “子桓,帮忙拿下花魁大赛的头名,我们有把握吗?姓贾的那小子很厉害。”

    “不知道。但总要试试。嗨,子玉虽说在青楼里有很高的名声,但他做事一向很有目的性。应该不会参与进来。柳叔时想要等几年皇子争位时再出来做事。但我想现在就试试。子玉曾经说过,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那是。明末时,我们东林党可是在江南褒贬人物足以影响朝政。子桓,我支持你的想法。”

    几句短短的对话,透出大量的信息。以及一个党派的核心人物们对未来朝局、天下大势的判断。

    苏州是周朝工商业中心,手工业的中心。但,金陵才是整个南方的政治中心。四月底那里一场由南京礼部组织的花魁大赛,品评美人。很风雅的一件盛事,不是吗?有人想在里面加一点料、加一点自己的东西。

    贾环今晚偶遇韩谨,他以为日后也不会与韩谨有交集。然而,不久的将来,他们将会在金陵重遇。

    …

    …

    金陵,甄家。

    已经是深夜里了。点点的灯火在后宅某处亮起。又逐渐的有人声在说话。

    喧闹的前院中酒宴正酣,但似乎比往日少了几分声势。甄礼接了一个小厮的通知,告罪了一声,到后院的书房中面见参与酒宴回来的父亲。

    甄应嘉疲倦的趟在座椅上,“礼儿,事情办的如何?”

    “办好了。陈家已经同意在花魁大赛上为甄家造声势。条件是我们支持他们力捧的名妓紫南坐到花魁第一名的位置。但是最终点评的是望溪先生那些人,恐怕有难度。”

    甄应嘉摆摆手,“圣上在京城中让吴王负责皇周英华的编撰。但是总裁官必须要有能压的住阵脚的大家。方宗师不日就会上京,主持这部书的修撰。”

    甄礼道:“那我们可以自己来运作这件事,何必非要借助陈家的力量。”

    甄家在江南制造任上几十年,为什么会产生账目亏空,高达数百万两。原因就在于甄家接驾了四次,银子花的如流水。这么大的亏空,一两年的时间内如何弥补的回来?天子要清查各地亏空、拖欠的消息也就一年前传出来。

    他父亲的打算,就是借助四月底的花魁大赛时士子云集,江南关注的时候,将甄家的亏空真实缘由散播出去。

    甄应嘉五十多岁的人,坐在椅子上,脸色疲倦,看起来很无力。但在这一刻,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冷声道:“你当本朝的锦衣卫都是吃干饭的吗?”

    他甄家就是干的皇家密谈的活儿。自天子登基,本朝的锦衣卫势力大涨,非常活跃。刺探机密,无孔不入。他派儿子与陈家口头协商,一旦有事,绝不承认。

    而如果自己将自己亏空的原因宣扬出去,给锦衣卫报上去,他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皇帝砍的。

    四月底的一场花魁大赛,汇聚了江南名妓,众多有名的士子。银子花的如同流水。半个月天的功夫,至少是三十万的银子在流动,这里面有大把的商机。

    陈家得利,甄家得名。

    甄礼表情凛了下,有点嗖嗖的感觉。本朝的锦衣卫确实非常强力。甄家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怎么买通高官、太监去糊弄皇帝,而只是老老实实的想办法解决亏空,这就是症结所在。

    甄礼艰涩的开口,“那…,父亲,这能有用吗?”

    看着儿子的目光,甄应嘉缓缓的点头,“皇帝不能不要脸。”

    不要脸的皇帝,基本都是王朝的末代皇帝。越是英明神武的皇帝就越要脸。当今天子为什么要修书,修撰《皇周英华》?除了宣扬文治,有些史料也是要改一改的。当年那段弑兄杀弟,逼迫太上皇退位的丑事要掩盖啊。

    甄家是为皇家的事情亏空,虽说接驾接的是太上皇,但都是为皇家办事。若是因为这件事被今上处置,有这样的先例,日后谁敢卖力的为皇家的享用、事情奔走?

    …

    …

    没有任何人会始终处在历史舞台的正中心。灯光也不会一直聚焦在他的身上。帝王将相盖莫能外。江山代有人才出。贾环也何能例外。雍治十二年四月九日的上午,他还在吴中客栈租赁下的小院招待前来拜访他的名妓林千薇。

    而此时,庙堂之上,在雍治皇帝的强力推动下,朝廷已经在清查亏空。在庙堂诸公的目光投注到江南时,就像是一束强光照射在甄家,内务府驻扎江南织造郎中甄应嘉的身上,很多细微的、长久以来的问题就像是放在放大镜下被观看,漏洞百出。

    甄家在挣扎。没有人会束手待毙。陈家都将长子陈子真派到了苏州邀请鼓动舆论的好手,东林党的干将韩谨前往金陵,幕后操盘四月底的江南花魁评比的舆论。

    在这样一种躁动,似乎是盛会,实则充满各种利益算计的前夕,在金陵的舞台上已经有无数角色准备好上台时,贾环还在远离金陵的吴中名城苏州,在上午一抹明亮的雨色中,和美人闲谈、喝着早茶。内容无关江南风云。只是在说一些在他生活中小的事情。带着一点悠闲和淡然。

    或许,这才是贾环心中的江南,他想要的生活。

    “监生的事情,绝非那么简单的就能解决。我虽然提出补考的办法,但是之后呢?还是会有很多问题。两三千名监生,没有出路,朝廷年年还继续招收监生,肯定要出事。要解决这个问题,朝廷要么逐年的减少监生招录名额。一二十年废除国子监。或者,换一个思路,想要解决的话,就要解决监生的就业问题。读书人嘛,和‘官’字不沾边的工作是不想干的。这是地位使然。”

    “贾先生的意思是?”

    林千薇微笑着给贾环添茶,明眸看着贾环的眼睛。不掩饰她心里的亲近、欣赏。

    贾环心脏都不争气的跳了一下。林千薇是一个美人,这是毋庸置疑的。明眸酷齿。皮肤不是那种纯粹的白皙,而是有着健康的色泽,白里透红。身姿高挑,修长。十八岁的年纪,直爽的性格,气质高贵、典雅。

    如果他再大几岁、或者心理年龄再小几岁,他肯定会说几句俏皮话和她说笑。但是现在就算了。他才十一二岁的年纪,身高都比这大美女矮许多,调戏她,那画面很别扭啊。

    若是他心里年龄小几岁,这样的大美人当面,说爱慕他有些过了,但是那明亮的眸子里丝毫不掩饰的好感确凿无疑。年纪小就年纪小,我就不要脸调戏你怎么啦?但,过了三十岁的男人,沉稳一些。很难干这种荷尔蒙上头不管不顾的事情。

    贾环抿了口茶。茶叶是他从金陵带来的上好碧螺春,“我清明前在金陵,因为印书的事情在书店都跑了。市场上缺乏足够多的八股文教辅书。若是国子监能牵头,让监生们搞一个出版教辅书的书局,可以消化一部分就业问题。”

    “教辅书?”林千薇好奇眨着美丽的眼睛,问道。有一点爽朗的韵味飘散在江南的雨中。

    贾环点头,微笑道:“不错。国子监和礼部的关系向来不错。历年的考试卷子都在礼部里,只要进去抄录一部分优秀的卷子,汇成文集,销路不是问题。当然,只能解决部分问题。监生,还是要以当官为主。”

    林千薇清爽的笑道:“能解决部分也很了不起啊。至少也能解决刘前辈那样的窘境。如果有这样的一个书局谋生,他当时应该不会自杀。”

    贾环给她感染的笑起来。

    其实,读书人,怎么可能无法谋生?知识就是力量。关键在于很多读书人都只把当官作为第一选择,甚至是毕生的选择。这就难办了。

    想当初,天朝为了实现工业化所需要的文化人口,大力开办夜校,脱盲。那是何等的艰难。

    教辅书只是第一步啊。往后走,为什么不能将监生们的研究领域转向其他方面:木工,冶铁,治水,医术等等。

    广阔的天地,大有作为!

    贾环和林千薇正聊着,紫鹃从侧门进来,看了一眼穿着一袭白衫美丽无端的林美人,心里鄙夷,这已经是这位江南名妓第三天前来拜会三爷了。狐媚子。姑娘都发了好几回脾气了。

    “三爷,钱槐回来了。已经带回了甄家娘子的信。”

    贾环“哦”了一声,也没表现的太惊喜,毕竟香菱的母亲就住在她父母家中。要打听还是相对容易的。“我知道了。通知下去,我们晚上启程回金陵。”

    和林千薇聊的很不错。但是住在客栈里,总有些不如意的地方,还是早点回京城。这两天黛玉的情绪就有点不对头。可能还是在苏州的缘故。

    “贾先生就要回金陵?”林千薇遗憾的问一声,道:“我回金陵有些事情要处理。跟着贾先生一起走,可以吗?”

    贾环微怔,这姑娘够直白的啊,莞尔一笑,“欢迎。”(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