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百三十张 太湖(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十张 太湖(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太湖上,高达数米的楼船停下来,左侧的两艘小船也稳下来。楼船上传来邀请贾环上船的话语。

    贾环不接话茬,紧逼一句,“阁下还是把这件事的对错说清楚为好?”

    你叫我上去,我就上去吗?

    贾环对人情世故都很通透。这种打一棍子给个甜枣的做法,他不接受。他不是一个喜欢受人摆布的人。更何况登上这艘两层的画舫、楼船算甜枣吗?

    在别人眼中或许算,在他眼中肯定不算。何大学士家的酒宴,山长都带着他参加过。虽然没有座位,只是个旁观者。但这个所谓的陈家的楼船,又高档到哪里去?

    当然,贾环也没有报自己的名字。

    既然是正在让自己念头通达,但有点干跌份的事情,当然披马甲开小号。

    …

    …

    正在说话的士子就看向陈大公子,他才是这艘船的主人。脸色有点为难。都是读书人,上船来聊一聊,刚才那点不愉快自然就抛开。陈公子可是陈尚书的长子。

    陈子真是约有四十多岁,脸上浮起矜持的笑,目光落在楼船厅中正在高谈阔论的五六名士子,问身边穿着一身白色长衫的江南美人林千薇,“林大家绝对刚才那首诗如何?”

    这就是掂量下对面那个少年的份量。有才华的读书人是受欢迎的。没有才华,指望着他陈大公子当众道个歉?

    南京吏部尚书陈高郎祖籍苏州,年老功高,朝廷特旨让他回南京担任尚书养老。这是前宋时期常用的手法。功臣年老时,可以回家乡担任高管。显赫乡里。算是一种福利。

    苏州府,就属于南直隶。

    林千薇笑着道:“清艳明秀,很有味道。我看那少年郎不过十三四岁,能有这样的诗词功底,绝非普通人。”

    在国朝,读书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寒门难出贵子。而读书写诗又必须要有名家指导,否则必然是天资聪颖。

    陈子真心里就有数,林千薇的诗词在水平在江南文化圈中非常有名,时常与文坛宗师方望等人唱和,道:“那我就知道。”走到木制雕花款的栏杆边,拱拱手,“家仆不察,令小友受累。在下回去定会惩罚。不知小友可愿意上船一叙?在下向小友赔罪。”

    此时不过是傍晚时分,光线有些幽暗,但是两艘船隔的不远,可以相互看见彼此的容貌。贾环见到船板上站着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容貌英俊,衣衫华丽。

    见这人话说的客气,道理、责任摆清楚了,贾环心里的不满也消了些。拱拱手,道:“阁下还是管好家仆。在下还有事情,就不上去了。”

    他当然不打算上船去。难道正常的“刮擦“后,别人赔礼道歉后说我请你吃个饭,你还真去啊?

    不满是消了些,但是不代表心情好了。

    贾环说完就不理睬楼船上的中年人,对晴雯、如意道:“我们去看看林妹妹那边的情况。”

    陈子真微微有些诧异,他到苏州来,是为四月底即将在金陵举办的花魁大赛做准备的。要网罗一批文人与名妓相互吹捧,好达成陈家的目的。

    当即再次开口邀请道:“在下金陵陈家陈子真,听闻林大家来的途中遇见小友的一首佳作:青衫少年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想与小友小酌几杯,别无他意,还望不要推辞。”

    晴雯和如意两人已经走到船舱中了,贾环跟在两个大丫鬟背后,此时无奈的站在舱门口。转过身去。

    他现在是“开小号”的状态,是不想去参加文会、酒会之类的。而对方竟然是南京礼部尚书陈高郎的大儿子。陈子真这个名字,他自是听甄礼说过。

    官宦子弟,又要继承父业的,比如陈大公子这种,考了功名,有官身。有的在父亲身边办事、历练,有的则是在外为官。也有当纨绔的,比如陈二公子那种,甄礼遍请金陵城中的顶级公子哥,就有陈家的二公子。也有上不台面的,比如陈四公子。天天在秦淮河上玩名妓,这在纨绔圈子里,没什么影响力。

    对付既然报了名字,还有可能会在金陵别的场合遇到,贾环现在要是拒绝,回头见面就是把人往死里得罪。他并没有得罪一个正二品高官的想法。贾家在未来的政争中,敌人还不够多么?

    贾环虽然惩处了陈四公子一回,但是这就像小孩子过过招,打打架,不可能影响到他和陈家的关系。

    “晴雯、如意,你们先去林妹妹那边看看。我上船去喝杯酒就下来。”

    “三爷,没事吧?”晴雯大眼睛中闪过担忧。

    贾环摆摆手,“喝杯酒而已。”转身走向船头,“既然陈前辈相邀,在下要再推迟就不像话。”

    陈子真微微一笑。

    两层高的楼船缓缓的放下门板出来,准备接贾环过去。

    …

    …

    晴雯和如意两人到跟在后面的船中,将情况和黛玉、裴姨娘、紫鹃说了说。今天出行的就她们一起六人。沫儿和袭人两都留在家中。那天被三爷“清场”出去,估计心里都不舒服。

    黛玉蹙起娥眉,担心的道:“三哥哥不会有事吧?”在来苏州的船上,给贾环将婚姻的事情说透后,她心中敬重,已经改口叫贾环“三哥哥”。

    说着话,黛玉看向裴姨娘。

    裴姨娘紧锁眉头,摇摇头,“不好说。金陵陈家的陈老大人是吏部尚书,他家里的少爷怎么行事,不好说。”她跟在林如海身边这些年,翻脸如翻书的事情不知道见了多少回。别看那位陈子真邀请的时候很客气,难保三爷上船之后,他不会出题目刁难,找会场子。再者,他不做,他身边的人呢?

    厅中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发愁。

    “唉…”

    …

    …

    楼船布置的很精美。贾环走上铺着精美的棕色地毯的大船,丝竹之声从灯火通明的船厅中传来。

    迎面船头上站着四五名读书人。为首的便是陈大少陈子真,四十多岁的男子。还有林千薇这样的女扮男装的大美女。另有,几名年龄约在二十多岁的读书人。

    江南四大名妓林千薇今年十八岁,早就放出风声想要嫁人退出欢场。过了三十岁的男人就不要来追求她了。围在她身边的都是二十多岁的男子。

    陈子真微笑着向上来的青年点头。中等身量,脸庞青稚,看起来确实就十三四岁的样子。

    早前开口邀请贾环上船的士子笑道:“足下还真是难请啊。非要陈前辈两次邀请。”他是笑着说的话,但是不满的意味还是表现出来了。

    “小友的架子未免太大了些。”另外两名士子纷纷附和。在林美人面前打压一下她看好的少年,他们这些爱慕者、追求者是很乐意做的。

    陈子真淡淡的笑着。心里怎么想的,就无从得知。

    贾环没理会杂音,作揖行礼,自我介绍道:“北直隶贾环见过才陈前辈。”

    “谁?”

    “…”

    一阵江风在晚霞里吹过精美楼船的船头,在短短的几声惊讶后,甲板上瞬间变的鸦雀无声。

    写出了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贾环?那个天下闻名的神童?国朝定鼎以来最年轻的举人?来的是他?

    身姿高挑的林千薇美目中爆起一团明亮的光芒,盯着贾环。竟然是他!那么,刚才那首明秀的诗就解释的通了。

    几名刁难的士子都没再说话。如果面前的少年没有假冒名号的话,萍水相逢,陈前辈两次开口就将他邀请上来,那还真不叫架子大。方宗师的弟子啊,还有写出传世之作的才华。不鸟你,你又如何?

    陈子真心里一阵苦笑,他大概知道贾环的想法,他把名号亮出来所以贾环才上来一见,和他的诚意没什么关系。

    陈子真脸上浮起热情的笑容,笑道:“原来是贾兄弟。不意在苏州相逢。请!”伸手邀请贾环往船舱内走去。

    林千薇微微一笑,站在贾环身边,簇拥着贾环往热闹的厅中走去。

    …

    …

    东林党在明末时崛起于无锡的东林书院。而国朝自东林党党魁李大学士被罢官以来,东林党一脉便从庙堂之中被扫出来。

    而苏州自柳通判柳安宜到来后,不时的在书院、学校聚讲,针砭时弊。东林党人渐渐的把持吴中士林舆论。

    贾环、陈子真、林千薇一行人进到客厅时,客厅中正在高谈阔论的几名士子便都是东林党人。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正在针砭时弊。

    几人进到客厅,客厅中的喧闹为之一顿。

    陈子真笑呵呵的介绍贾环,“今日有缘,偶遇贾子玉,请到船中与诸君一会。”

    客厅中摆着坐席。跪坐在左侧案几边的一名大头士子哂笑道:“嘁,陈前辈何必如此隆重。在下就不屑于与此人结交。”说着,看向贾环,上下打量几眼,“据闻国子监中有刘姓老监生上吊自杀,贾朋友在国子监中读书,为何一言不发?我听闻你同学堂的监生邀请你领头为刘前辈讨一个公道,你都拒绝。真是枉为读书人!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正气。虽千万人,吾往矣!阁下鼠胆,在下羞于同饮。”

    贾环只想说两个字:我日。

    他这是给愤青喷了吧?(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