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船在河中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二十七章 船在河中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江南的春雨,如雾如烟,带着凄婉朦胧。这是与北地完全不同的风情。

    如果说北地、京城,是带着历史的厚重,金戈铁马的血迹,庙堂之上刀光剑影的风格,那么,江南就是一种精致的生活,繁华的市井,山水如画般的闲适。

    还有才子佳人的唱和、佳话。

    贾环在金陵的生活就是如此,没有贾府里的勾心斗角,没有庙堂上暗影笼罩,在三点一线中穿梭,领略着阻隔数百年时空的江南风华。时间在平稳、舒缓、悠闲的慢节奏中走过。

    他其实更喜欢这种生活氛围。谁愿意时时刻刻将自己脑子里的那根弦绷紧呢?

    四月二日晚,船过镇江,进入运河。楼船二层的船舱中,贾环在书桌前翻看着书信。明亮的蜡烛下,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温柔的微笑。

    租下的客船很宽敞。贾环毕竟带着一行十几人。贾环住在船头的船舱中。黛玉住在最平稳舒适的正中段。

    自上船以后,黛玉的心情就变得糟糕,精致的容颜上有遮不住的忧愁、离丧的悲痛。她是去为父母扫墓。

    贾环虽说在照顾着林黛玉的生活、人生。但他并不会将自己代入到黛玉悲伤的情绪之中。你的痛苦,痛在我心头,那是恋人间的感同身受。他和黛玉不是恋人。他心里装着的那个姑娘,名字叫薛宝钗。

    去苏州的这段行程,贾环总体来说,心情比较放松。当然,他会照顾黛玉的情绪,不会在她面前说笑,或者表现的轻松。这是人与人相处的基本的礼貌。要顾忌朋友的心情。

    黛玉此时伤感的情绪,是真情流露,贾环并不会在这时去安慰她。安慰也没有。悲伤的情绪,有时候适当的发泄一下也好,只不要长久的抑郁在心头。

    一阵雨声啪啪啪的打在窗户上。贾环放下手中以薛蟠的名义写给他的信。信的笔迹,他一看就知道是宝姐姐的亲笔。

    信中以薛蟠的口吻,将订婚的事宜前后都说了一遍,包括薛家的准备工作。在一长段贾环并不关心的话语之后,末尾写道:“环兄弟读书辛苦,早起晚睡,耗费心血。须要保重身体,饮食得宜,张弛有度。四季变化,增减衣裳。”

    这是一段在信末尾很琐碎的、礼节话的日常问候。就像是现代社会写信时末尾中写道:注意身体,注意休息,注意饮食,注意季节变化,祝安。这样的话。

    但如果知道这是宝钗的亲笔,就能感受到在这平常、琐碎话语中她浅浅的流露出来的关心、问候。

    还是冷美人的做派啊!

    宝钗的性格: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怡红夜宴的花签抽中牡丹,写着:艳冠群芳。任是无情也动人。她是大家闺秀的性子,情感不会轻易的表露。

    这不像黛玉的性情。黛玉在《题帕三绝》中写道: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尺幅鲛绡劳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这是很直白的爱情诗。

    黛玉的爱情,绚烂如花,最终以生命为代价。

    贾环提起毛笔,在书桌前回信。他前两天让贾蔷送信回贾府,只给贾政、贾琏回了信。给贾政的信是说他拒绝甄家的原因。给贾琏的信是警告王熙凤不要当权力中介。

    还有探春、薛蟠的信没有回。

    贾环流畅的落笔。他给薛蟠的信,自然不会像宝钗一样,暗藏着关心。收件人不同。宝钗以薛蟠的名义写信给他,他能收到。他回信的话,信件直接是给薛蟠的。这种没有营养的信,自然是落笔如飞。都有固定的格式和套话。

    贾环要给宝钗说的话,直接在写给三姐姐探春的信中转达即可。他和宝钗都已经订婚。让亲姐姐探春帮他转达几句略显亲密的话并不逾越。

    “信已收到。谢宝姐姐挂念。我在金陵一切安好。定于雍治十三年底返京参加会试。江南暮春,草长莺飞。杂花生树,姹紫嫣红。令我忽思京城晚春之景。”

    思念景色,也是思念在看景色的人。

    写完给探春的回信之后,贾环封了信口。目光落在林如海委托何元龙留给他的三封信上。分别是给:刑部郎中(正五品)汤奇,翰林院侍讲(正六品)蔡宜,湖广左参政(从三品)纪兴生。

    这是林如海的政治人脉。

    国朝官场的规矩,正七品才叫真正的进入官场。到了正五品才是步入中层干部。正三品及以上都是朝廷大佬。当然,言官监察体系不属于此列。

    都察院的正四品左右佥都御史就算是重臣了。因为巡抚往往会加这个头衔。而正七品的给事中更是“气焰嚣张”。任满外放时任从三品的参政时,还有“官升七级,势减万分”的说法。

    林如海官任御史,就属于言官体系。他的政治人脉都和他一样,属于中层干部级别。

    贾环笑了笑,看着这三个人的名字。湖广左参政纪兴生和贾政的私交很好。这算是贾政和林如海共同的朋友圈吧。贾环不知道这三封信能有多大的作用?官场人走茶凉啊!

    贾环将信收在带着小锁的铁盒子中,突然间想起件事来。贾宝玉委托贾蔷给黛玉捎口信。贾蔷将话带到他这里了。他还没给黛玉说。出发前忙着处理甄家的事情去了。

    贾环很不看好宝、黛的爱情。但以他的人品,贾宝玉带话给黛玉,他当然不会把话给过滤掉。没有这个必要。从监护人的角度来说,怎么选择,要看黛玉自己的想法。

    贾环收好书信,起身往中舱走去。

    …

    …

    夜雨淋漓。

    裴姨娘早早的休息。而黛玉、紫鹃、袭人、晴雯、如意、雪雁几人在船舱中说着话。南船北马。她们都有些晕船。这会还没休息。

    黛玉拥着锦被,侧躺在床榻上,俏丽如玉的小脸上泪痕未干。听着几个丫鬟们在桌边闲聊。心情沉郁。

    晴雯和紫鹃关系很好,吃着瓜子,抿嘴笑道:“三爷再写回信呢。我和如意怕吵着他,到林姑娘这里来陪你说话啊。可不是我想偷懒。”神态俏丽、生动。

    几个丫鬟都咯咯的娇笑。晴雯这张嘴哟!

    紫鹃笑着掐她一下,道:“也就你家三爷宠着你。换做别人,看你能这样清闲?”

    几人正说笑着,贾环从从前厅中进来,笑着道:“都在啊。林妹妹睡下了?”

    紫鹃几人迎着贾环,让座倒茶。

    黛玉躺在床榻上,一头青丝散落在枕头,清声道:“还没有。环三哥有什么事吗?”声音如若清箫般动听。

    紫鹃给贾环拿了木椅过来。贾环坐下,说明来意,“蔷哥儿三十日来京城时带来了宝二哥的口信。我忙着处理事情,刚才想起这事,来和林妹妹说一声。”

    宝玉的话,自是关心黛玉的起居,饮食,叮嘱保重身体等等。因为是口信,也带不了几句话。大抵体现着宝玉暖男的属性。

    其实写信更好,承载的信息更多。但以礼法来说,宝玉当然不能直接给黛玉写信。宝玉当然也可以把信的收件人填成他,让他转达,但宝玉信得过他吗?答案不问可知。

    黛玉默默的听完,礼貌的道:“谢宝二哥关心。”

    贾环笑着点点头。随口聊了几句,就离开。黛玉对宝玉的关心反应如何,他并不关注。

    红楼原书中,林黛玉红楼十一年冬奔父丧回贾府,全书红楼十二年修建大观园一笔带过,到十三年大观园修建完成后,黛玉即与宝玉是热恋状态。

    现在,贾宝玉就算是情圣,也不可能在千里之外就凭着几句关心的话,摘下林妹妹的芳心。

    感情如何还是得回贾府再说吧!他现在关注黛玉的想法对结果来说也没什么用。到时候再问问黛玉。

    贾环离开后,夜色便渐渐的深了。晴雯、如意两人回贾环那里休息。紫鹃和袭人服侍着黛玉入睡。

    雨声滴滴,黛玉在床榻上思索着入睡。丧父的忧伤,自怜身世,再加上环三哥力主改变她的生活习惯,住在金陵这段时间,她是极少去想贾府的事情。

    …

    …

    四月四日下午,贾环一行到了无锡,距离苏州不远,第二天清晨即可抵达。

    缠绵的小雨停歇。难得有阳光洒落。阴历的四月初已经是暮春时节。运河两岸极其的繁华。

    江南的精华就是那么几座大城。金陵、苏州、扬州。再往下的地区就是杭州。松江府,常州府。无锡,号称太湖明珠,属于江南腹心地带。

    洁净的船舱厅中,贾环、黛玉、裴姨娘几人聚在客厅中说话。晴雯和如意俩拿围棋在下着五子棋。大家围在一旁看,说话,闲聊。黛玉即便心情不好,如此轻松的气氛之下,亦是时不时的露出浅笑,有着淡淡的妩媚。

    裴姨娘本来就是江南人,并不晕船,昨晚休息的比较早,没有听到贾环代宝玉传的话,今天上午倒是听紫鹃几人说起。宝二爷对林姑娘是极好的。

    这话风、语气让裴姨娘心中犯着嘀咕。玉儿的年纪,确实可以开始考虑婚事的事情了。比起传闻中的宝二爷,她更中意眼前沉稳、才华横溢的少年。但听说他订婚了。玉儿自是不能给人做妾。

    裴姨娘看向正在给如意支招的贾环,笑了下,道:“三爷,经常听说贾府里有一位宝二爷,生下来嘴里含着一块美玉。三爷能不能给我说说这位宝二爷。”

    她的意思就是要听听贾环对宝二爷的评价,盘盘底,把把关。

    黛玉愣了下,精致如玉的小脸上有一些不自然,类似于娇羞。环三哥肯定知道她和宝玉的事情。否则,他不会要父亲去世前留下亲笔写的和宝玉的婚书。

    紫鹃、晴雯抿着嘴笑。她们俩都很清楚:三爷对宝二爷看不上呢。

    如意、袭人、沫儿、雪雁四人都是竖起耳朵听。(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