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百一十章 从来名利是非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一十章 从来名利是非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国子监正门内的大道之上随着陈四公子带着同伴张扬的离开重新恢复通畅。路旁围观的监生们各自散开,脸上带着各种暧--昧的笑容。看贾环的眼光多了几分意味深长。

    你懂的!

    一名白头发的监生摇头晃脑的悲叹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淫风炽烈,恬不知耻!”

    竟然在国家最高学府国子监内公然炫耀与名妓的风流韵事,以此自得。这在国朝初年如何能想象的到?早被撵出学校。

    唐信然几名同学见贾环神情恼怒,纷纷宽慰道:“贾兄,你不要与他一般见识。此人是南京吏部尚书之子,在学校里猖狂惯了。我等与之不是一路人。”

    一名微胖的士子叹道:“今天算是无妄之灾。莫名其妙的给人找上。陈四公子怎么突发奇想停下来嘲讽贾兄。搞不懂!”

    “这有什么搞不懂的?陈四公子自诩风流,诗词曲赋样样精通,秦淮河上时常流传有他的曲子。而他在青楼画舫里的名声比贾兄如何?”

    “嘘,他那点才华如何与贾兄相比?萤火敢与皓月争辉?贾兄的‘明月几时有’是必唱的曲目。多半是心里嫉妒吧!所以才有今天这出。”

    贾同学诗词才华出众,又有精品美人词可以为美人扬名。他在青楼名妓中的口碑极佳,很受追捧。江南美人争相以一见为荣。贾同学来金陵,只怕是抢了陈四公子在青楼画舫中的风头。

    “原来如此!”

    贾环神色漠然。陈四或许是嫉妒,但这个看法太肤浅。更深一层的意思应该是拿他刷声望。读书人也是名利场中人。所谓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陈四把他踩一脚,声望自然借势而上,水涨船高!

    贾环沉着的问道:“他是陈吏部的儿子?”

    唐信然感叹道:“第四个儿子。他因为父恩荫在国子监读书。秉性风流,现在快二十岁还没有成家,只管自己纵意花丛的行乐,眠花宿柳,在学校、金陵城里颇有名气。”

    微胖的士子乐监生补充道:“陈吏部老来得子,宠爱异常。所以他如此高调,还没被学校开除。”

    贾环点点头。

    吏部尚书,南京文官中最大的山头!但是,那有如何?他会让陈四公子付出代价。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容忍被人当众嘲讽性能力不行。被人近似于指着鼻子骂“你是个太监”,你能忍?“废物”这两个字很刺耳!以贾环沉稳的心性,亦是罕见的大怒。

    很久没有人这样别出心裁,花样翻新的骂他了。

    拿我刷声望?好,那就看你能不能全身而退!

    …

    …

    议论了几句,贾环搞清楚情况,陈四公子的底细,和唐信然几名同学一起出了国子监的大门。此时,他自是没有平和的心态与同学喝茶、吃点心,闲聊。

    贾环拱拱手,道:“今日心情不佳,在下先告辞回家了。”

    “唉…贾兄…”唐信然有点无奈,但也知道被人骂了,心情肯定不好,就道:“好吧。我等想借贾兄的《书院讲义》抄录几天。不知道何处有售卖的?”

    乐监生几名同学都面带希望的看着贾环。那本讲义的内容相当丰富,要是能掌握的话,他们根本不用在初级学堂学习一年半。可以早早的晋级中级学堂。

    “这是京师闻道书院的教材。江南这里哪有售卖?给。”贾环从书包里拿出他的《书院讲义》给唐信然。这是书院刊印的版本。十二钗们帮他抄录的底稿自然是在家中。

    对愿意学习、上进的同学,他还是乐于帮助。就像他曾经得到山长、叶先生等人的帮助。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贾环离开后,唐信然、乐监生几人在成贤街上找了一间茶铺坐下来聊天。

    唐信然感慨的道:“人红是非多啊。贾兄这个哑巴亏吃的!”

    “也是。陈吏部虽说退居在二线,到底是正二品的高官,几十年宦海生涯的人脉还在。贾兄听说是金陵贾府子弟,座师是方宗师。但这事恐怕还是不好办。”

    几人纷纷叹气,喝着茶。人不遭嫉是庸才。贾同学少年英才,又有偌大的名声,确实让一些人不服气。

    乐监生神秘的笑一笑,道:“嘿,你们说贾兄不会真的不行吧?江南名妓啊。还是两位。要是有一位愿意陪我一晚,我少活十年都愿意。”

    “哈哈,那乐兄你得先写出传世之作。”

    唐信然笑骂道:“滚蛋。你们这都是些什么龌蹉的心思!贾兄这才多大的年纪?不过十一二岁。陈四公子本来就是占口头便宜。他多大的年纪?也真好意思!玛德,宋大家那样的美人,我一晚上也能数次。”

    众人哄笑!

    这话是正理。陈四公子本来就是找个由头嘲讽贾同学而已。

    聊过这事,将那本《书院讲义》拿出来翻看。乐监生叹道:“解析精深。让人叹为观止,不服不行。特别是这标点符号的运用,简洁易懂。”

    众人纷纷讨论着。茶铺外,冬日的夕阳欲坠。

    …

    …

    陈四公子一行十几人出了国子监,骑马往秦淮河畔的轻烟楼而去。南船北马。一行人在金陵城中骑着十几匹马颇为引人注目。一干公子哥们十分享受这种被注视的目光。

    到轻烟楼下,陈四公子将马匹丢给仆人,“好好照料。”带着同伴们上楼。

    二楼的雅间中,很快就有美酒佳肴送上来,另有若干美人陪酒。窗外的秦淮河如同绵延的玉带,波光粼粼。快到夜晚。那时才是秦淮河最具魅力的时候。

    陈四公子举杯道:“今日实在是痛快!诸位与我痛饮。哈哈!”

    十几名公子哥纷纷举杯,笑的极为欢畅。

    有人笑道:“贾青松也不过如此。我看他所谓的洁身自好,不与名妓交往。恐怕还是因为毛没张齐。”

    “哈哈!这话说的妙!”雅座之中,又是一阵放肆的大笑。几名陪酒的美人都竖起耳朵。话题是青楼行当里的名人贾青松先生。

    “陈兄倒是要注意,贾环在金陵城中并非没有根基。”

    陈四公子蔑视的道:“比我家如何?不值得一提。我骂他,是给他面子。”不要以为他无脑。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他心里有数。这种风流韵事,类似于争风吃醋,贾环难道能用他老师的关系来压他?大人物们丢不起这个脸。

    一名穿着青衫的公子哥附和道:“那是!陈兄肯指点他,那是他的造化。”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吃着席面,夜色渐渐的暗下来。一艘精美的画舫停靠在轻烟楼下。“走了。今日定要写出一首超过那首《咏莫愁湖》的诗作。”陈四公子带着同伴上了画舫,自有姐儿接待。

    数日之后,扬州城中有一新的传言:贾青松名扬天下,才华横溢,然而,来金陵之后,从不与名妓们诗歌唱和。原来他那话儿不行。有陈四公子当面骂他为证据。

    传言对贾环的名声损害很大,极其的恶毒.渐渐的在秦淮河两岸传开了。

    …

    …

    十二月十六日,贾环照例去大功坊山长张安博的家中请教、学习。中午在山长家里吃过饭。山长回房间里休憩。

    午后时分,天阴着。西段的长街中冷冷清清。庞泽和纪鸣两人将贾环送到街口。

    庞泽一身玉色的士子衫,大鼻短须,头发、衣角整整齐齐。贾环和庞泽很熟,一看就知道他精心的打理过,心里倒是有些好奇。上青楼需要如此正式吗?

    他这位同学,才华横溢。经义、算术、刑名、钱粮、谋略、统筹都颇具功底,属于高端复合型人才。奈何因相貌丑陋,至今二十二岁仍未娶妻。夜间喜欢逛青楼。

    其实以庞泽现在的地位、实力,要娶妻还是有人愿意嫁女儿的。他才二十出头,有生员功名,跟着南京礼部侍郎当师爷。这已经算是有不错的前途了。

    只是,好人家的女儿看不上他。他也不想将就。因而,虽然有山长看顾,但婚事依旧没有定下来。

    贾环笑一笑,并不去问庞泽的私事。关系再好,也要有个人的*。

    然而,贾环没有问庞泽的事,庞泽倒是问贾环,表情有点古怪,“子玉,你听到风声没有,最近青楼里都在传你有隐疾,不能人道。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贾环和萧幼安见过面,知道外头传的话,淡定的点头,“诗词抢了陈尚书四儿子的风头。他前些天在国子监堵着我骂了几句。”

    “啊…,有这种事?”纪鸣讶然的看着贾环。他和庞泽跟在山长身边学习,时常出入国子监,并不知道这件事,沉着脸道:“小人行径,真是可恶的很!”

    庞泽哂笑,“他凭什么和你比诗词?简直不知量力。子玉,要不要我帮忙?”

    贾环就笑,“行啊。你晚上去青楼的时候,帮我传几句流言:听说陈四公子四处宣扬,一晚上御了宋若雨大家五次,酣畅淋漓,十分尽兴。我辈羡慕至极。”

    庞泽揉着鼻子嘿嘿一笑,琢磨贾环的用意、手法。

    纪鸣笑着摇头。他是扬州府的士子,对江南四大名妓还是充满着遐想,而贾环这个说法,令他遐思全无啊!

    …

    …

    狗咬你一口,难道你也要咬狗一口吗?拿棍子抽它!

    所以,贾环当时在国子监大门里的大道上,盛怒之下的第一反应不是和陈四公子对骂。而是,做了准备,不管是谁,都要好好的抽他。

    贾环现在已经做好准备。

    和庞泽、纪鸣道别后,贾环登上轻舟,从秦淮河逆流而上至武定桥,正准备回家时,和安街口,一名穿红戴绿的中年妇女突然闪出来,“青松先生!”(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