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两百八十章 中秋佳节(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八十章 中秋佳节(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北七堂中,管弦呕哑之声响起,一遍又一遍的演唱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贾环饮酒之后,便有侍女将他引导到在江左名士处临时添加的座位上。美酒佳肴陈列。正厅之中的待遇比西二堂那边要好的多。每个官员、盐商、名士身边都一名佐酒的美人。

    几名扬州名士纷纷与贾环敬酒、结交。

    位在沙胜身侧的何师爷喝着酒,正在搜肠刮肚的找溢美之词,对身边的美人述说对贾环这首词的感慨。

    刚才叫好之时,他都是拍着桌子。一点都不像中年人。

    何师爷赞道:“这首词写尽中秋。自此之后,咏中秋之作,无出其右者。说一句“千古绝唱”绝不为过。这首词,前半阙纵写,后半阙横叙。上半首高屋建瓴,下半首峰回路转。层层交织。笔致错综回环,摇曳多姿。波澜层叠,虚实交错。清丽雄阔,立意高远。构思新颖,清新如画。情韵兼胜,境界壮美。虽则是情怀寥落的咏秋之作,却有触处生春,引人向上的韵致。”

    能坐在何师爷身边的美人,自也是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但此时也不禁给何师爷一连串的四字词语给说晕头转向。

    她知道这首词好,从现场的气氛就可以看得出来,但给何师爷说的,都有点震住。苦笑执壶给何师爷斟酒,道:“何先生,奴家只愿做词头之宝钗。”

    此词传千古,此名亦传千古。谁家女儿不相思?

    何师爷大笑。心里想着,明天定要问问子玉,宝钗是谁?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思念之意,跃然纸上啊。

    …

    …

    汪鹤亭以主人的身份,坐在正中三个位置的最下面。上首是杨运使、沙大参。

    汪鹤亭今年五十多岁,身宽体胖,穿着黑色的锦袍,做工精细,此时笑的连眼睛都眯起来。

    与周边的官员们觥筹交错一番之后,看看贾环处两女争锋,招手让儿子过来,低声耳语几句。

    贾环这一曲水调歌头,令他声名远扬,姓郑的想搅局都搅不了。没看郑员外此时脸色灰白吗?他心头那个快意啊。

    所以,除了命人满城传唱这首绝唱的词作之外,他还要酬谢贾环。

    …

    …

    贾环的位置在名士席的前排,江南四大名妓之二的宋若雨、刘如烟两人在一起演奏了两遍水调歌头的词牌之后,不约而同的走向贾环的案几。

    他这里尚缺一个斟酒、陪客的美人。

    名妓与名士,都是需要相互借助名声的。今晚的诗会,贾环一首水调歌头,技压全场。名声尽归于他。今晚之后,江南之地,必定尽传北直贾环之名。

    宋若雨抱着琵琶,抢先一步,走到贾环面前,道:“贾先生高才,若雨敬佩之至,愿为先生执壶。”说着话坐到贾环身边,幽香扑鼻。笑语吟吟的为贾环添酒。

    贾环笑着点一点头,谢道:“谢若雨姑娘。”

    这种大规模的精品诗会,即便是美人在侧,也不可能有放浪形骸之举。贾环这会儿,身边确实缺一个添酒的美人。有名妓前来,他自是应允。

    这位若雨姑娘,约双十年华,身姿略显娇小,约一米五几,很典型的江南佳丽。容貌美丽。充满灵气。身穿着彩衣,胸口凸起的双--峰圆-润、挺-拔。这年代没有内衣作假。很有料。愈发的显得她娇小的身姿曲线窈窕。颇有美人风韵。

    拿着玉箫的刘如烟慢了一步,杏目微恼,向贾环行礼,“先生才华横溢,一曲水调歌头,必定名流千古。如烟仰慕至极,愿与先生共饮。”说着话,坐到贾环的左侧。

    贾环一阵无语。心里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名气啊!名利啊!见刘如烟坐到他身边,当然也不会出言赶人。

    这位如烟姑娘,约双九之龄,身姿婀娜修长,约有一米六几,一身白衣长裙,气质妩媚,清丽,容貌之精致更胜宋若雨。穿着长裙,身材的好坏,自是不知。

    一旁的一名文人笑道:“贾兄之才,当以名家双配,受之无愧。且饮一杯!”

    周边几人大笑,纷纷举杯共饮。

    贾环微笑着举杯。他的酒有点高了,准备脱身立开。

    这时,一曲演奏完毕。汪鹤亭挥一挥手,示意曲艺班子暂时停下来,遥遥的对贾环举杯,扬声道:“贾孝廉诗才无双。值此良辰美景之际,何不携二美,泛舟于小秦淮河上,饱览瘦西湖的胜景,共赏明月。亦为此次的诗会,留下一段佳话。我已经安排楼船停在码头。”

    汪鹤亭这番话,当然不是赶贾环走。而是,准备了精美的楼船,邀请贾环带着两个江南名妓登船,泛舟河上。诗会的少年才子带着仰慕他的两位江南名妓同游河上,这难道不是一段佳话吗?

    当然,共赏明月,是很含蓄的说法,深夜之中,孤男双女,独处舟中,你懂的。

    正厅之中的一帮名士立即大声叫好,“汪员外安排妥当,风雅如此,贾兄何必推辞!”

    “贾兄不胜酒力,宜速行也。”

    “贾兄,当成全这一段佳话啊。”

    坐在贾环身侧,一左一右的两个美人都是俏脸微红,霞飞脸颊,妩媚无端。充满了美人风情。

    沙胜笑着摇头。他虽然是贾环的师长,但这种时候,也不好阻拦。杨运使、江府尊等人都是微微一笑。

    贾环一听就知道汪盐商都安排妥当。楼船上必定是一应俱全。伺候的人都有。美酒佳肴不缺。而两位江南名妓的过夜之资,肯定也会帮他付。

    贾环心里笑着摇头,这安排,古代版的吃喝玩乐一条龙啊。他正好要准备离开,起身拱手道:“如此,多谢汪员外美意。”带着宋若雨、刘如烟两女离开。

    身后,一阵起哄的叫好声。

    …

    …

    西二堂中,纪鸣好笑的喝着酒,“子玉这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黄秀才笑着摇头。最有文采的才子,与最美丽的名妓,这种组合,确实算是佳话。

    纪四妹坐在案几边,瞪着大哥,气鼓鼓的道:“哥,他就算有才华,也不是什么好人!”

    纪鸣笑着看向天空中皎洁的明月。

    他是过来人,又如何能没有觉察到四妹那微妙的情绪。这就是精品诗词的杀伤力。但是,我的傻妹妹啊!

    …

    …

    随着深夜时间的流逝,小秦淮河上的画舫之中,都开始传唱水调歌头的曲子。此时,一名信使自汪盐商的西园赶到扬州旧城中的巡盐御史察院中。

    管家元伯接了信,派了小丫鬟将信笺送到后宅老爷手中。

    林如海的卧室中,中秋佳节,林如海将姬妾语蓉等四人、女儿林黛玉叫到跟前,共度中秋。只是他精力不济,时不时的失去意识,昏睡过去。但他并没有让各人离去。这让众人心中纳闷。

    跟着林黛玉过来的紫鹃、袭人都是不解。林老爷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唯有语蓉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今晚大盐商汪鹤亭在他的别院西园中举办中秋诗会。贾环会参会。老爷要试一试他的才学是真是假。

    一干人等了约一个多时辰。小丫鬟快步将信送进来。语蓉拆了信封,看完之后,难掩惊讶,给几名姐妹和黛玉传看。其她看过的女眷都是和语蓉一个反应。

    林黛玉都愣住。

    信笺上是环哥儿写的一首词。好坏她自然品的出来,极其的出色。远超他在京城中流传的精品美人词。后面还附着诗会中极为中肯的评价。但她为何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呢?

    语蓉轻轻的推着林如海,“老爷,老爷,消息传来啦。”

    林如海悠悠的醒来,疲倦的眯着眼睛,含糊不清的道:“如何?”

    语蓉道:“扬州名士评论:惊世之作,千古绝唱。此时,扬州城中都在传唱这首词。”说着,将“明月几时有”这首词吟诵了一遍。

    林如海脸上露出笑容,艰难的抬手,道:“好。好。好。大家都散了吧!”

    他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林黛玉给语蓉等姨娘打过招呼后,红肿着眼睛,带着紫鹃、袭人回到自己的院落中,在书桌前,将刚才看过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写下来。

    黛玉是那种极富才华、钟灵毓秀的女子,她只看了一遍,就能将贾环这首极其出色的词一字不差的默写出来。

    晴雯、如意两人都是在黛玉这里歇息。看着题头最后一句:兼怀宝钗。禁不住齐齐的低呼一声。

    随即,晴雯掩嘴,吃吃的笑起来,“三爷,还真敢写啊。宝姑娘的名字呢!哦,如意,那话怎么说的?”

    如意娇柔的抿嘴笑道:“三爷说:秀恩爱,死得快。”

    紫鹃、袭人、雪雁都是笑起来。三爷和宝姑娘的婚事,基本是定下来的。

    林黛玉心里心伤父亲的病情,这时也禁不住微微的一笑起来,就像是夏日的荷叶上,那一颗水珠在滚动的轻微,迷人至极,细声道:“这首词是极好的。”

    心里,想着紫鹃和她说的话:三爷问,姑娘是不是非宝二爷不嫁?我说…

    她能理解贾环在词中表达的思念之意。也能想象的出,这首词传回到京城,宝姐姐看到时的心情:定会如同被幸福闪电所击中的感觉。

    兼怀宝钗。

    她都有些羡慕呢。

    …

    …

    北七堂中,贾环的水调歌头一出,诗会就已经结束。无人再敢出作品让曲艺班子传唱。都是在议论今晚的诗会。

    金陵魏才子跨江而来,说话倨傲。不被众人所喜,此刻一帮人纷纷挪揄他:“魏兄笑话贾青松,至此不要写诗,如此如何?我等看魏兄如何还是不要称才子的好。”

    魏子和被挤兑的离开。

    时值晚上九点许,杨运使见沙胜准备离开,便道:“沙大参且慢。关于沙大参今日行文稽查私盐一事,我有话与沙大参说一说。”

    江府尊笑一笑,轻轻的点头。

    正在喝酒的沈知县亦是看过来。

    沙胜冷笑一声,果然让子玉说中了,道:“汪员外,可有静室?”[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