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两百五十一章 怒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五十一章 怒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环一脸平静,从容不迫的告诉贾政应该先去了解下王子腾的想法时,时间是约傍晚7点许。

    让我们将时间往前回溯两个小时。

    六月三日,上午常朝后,在武英殿里被御史弹劾的王子腾,被朝廷罚俸、申诉。下午五点许,散衙后,王子腾便径直返回小时雍坊的家中。

    到家后,王子腾没有见外面来拜访他的人群,而是换了一身衣服到内书房独坐。此刻,他脸上带着抑制不住,淡淡的笑容。因为,郑国舅下狱,他才是最大的赢家。

    至于罚俸、申诉于他而言都是小事情。

    王子腾心情极佳的品着一碗冰镇过的银耳汤,消暑清火。这时,弟弟王子胜、儿子王承嗣两人进来。

    寒暄之后,王子胜道:“二哥,我已经打听到贾环那小子在三元酒楼喝酒,庆祝他的老师即将出狱。要不要我带人去把他带回来?哼,他胆子大的很,敢对我们王家呲牙?”

    王家上下,对贾环那小儿的怨念很大。今天更是导致他二哥被罚俸、申诉。

    王子腾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淡去,看向儿子王承嗣。

    王承嗣三十出头,圆脸微胖,蓄着短须,表态道:“儿子让为父亲效劳。”

    王子腾心里的火气再也压不住,将手里的碗砸下去,“放你娘的狗屁!”弟弟蠢点也就算了。他就这个德性。而儿子也跟着蠢,让他实在难以忍受。

    “咣当!”

    “啊…,父亲…”王承嗣给吓的一跳,连忙后退两步,惶恐、不解的看着父亲。

    见二哥暴怒,王子胜不安的连忙低下头。

    王子腾脸沉着,手指着王承嗣怒骂道:“我王子腾堂堂九省统制,朝廷从一品的官员,难道没有肚量容得下一个士子的举报?”

    王子腾愤怒的拍着书桌。砰!

    王子胜、王承嗣两人噤若寒蝉,像小鸡一样缩起来,不敢反驳。

    王子腾火气未消,接着道:“更别说贾环是我的外甥,是我四大家族内最有前途的年轻人。你们说的这是什么鬼话?想要干什么?”

    王承嗣听着父亲这口气不对,小声道:“母亲已经吩咐下去,以后不让贾环进门…”

    王子腾断然的打断儿子的话,“妇人之见!以后贾环来家里,待遇照旧。”

    王承嗣连忙应道:“是,父亲。”他的理解是:父亲的目标既然是大学士、军机大臣的位置,这怕是要作出礼贤下士的样子。

    王子腾怒气稍微缓了些,冷着脸,吩咐道:“你去贾府里走一趟。把我的态度说清楚。然后,告知你薛姑妈。薛蟠强抢女子,纵奴杀人。让杀人者自己去衙门里自首。国家法度岂是儿戏?”

    举报的事宜,他自是和贾环早就商量好。这是洗白他的嫌疑的关键一步。圣上要他主审张伯玉,意图非常明显。他若是违背圣意,让张伯玉逃脱,则圣宠不再。那就得不偿失。

    他不可能给人弟弟、儿子说他和贾环是商量好的。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但是,如何给贾环善后,以他宦海多年的阅历,还是很简单。

    王承嗣应下来,和王子胜一起离开。

    王子胜嘀咕道:“嗣哥儿,你父亲何时变得如此公私分明?这话传过到贾府,你薛姑妈肯定要哭。”

    刚才王子腾一发飙,王子胜就缩卵了。王承嗣知道他叔叔就是这么个人,心里不爽,但无可奈何。

    王承嗣撇撇嘴,“一个仆人把薛大傻子换出来,还不是赚的?”他叔叔是有点蠢的,薛姑妈哭重要,还是父亲的脸面、名声重要?

    容人之量、清正公明,这几个字要是套在他父亲头上,该是何等的官声?

    王子胜呵呵一笑,“也是!”他想起来贾环手上那份供状,还是过年时来家里吃酒,贾环和薛蟠起了冲突,薛大傻子给刺激的自己签上名字。

    片刻之后,王承嗣坐进马车,带着人往内城西面的四时坊而去。

    …

    …

    一片夜色之中,贾政的马车驶进荣国府中。

    贾政给殷大中丞骂的意兴阑珊,下了车,对贾环道:“你祖母等着你的,你自己进去吧!”说完不管贾环,转身去了他自己的外书房。

    贾环站在夜色中,眺望着占地面积极大的贾府,灯火点点。

    贾琏、林之孝、钱槐、胡小四都等在一旁。无人出声。贾琏是打定主意不催贾环。一个能和国子监祭酒、左都御史一起谈笑、喝酒的环哥儿,他绝对惹不起。

    贾环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迈步往垂花门内走去,“走吧!”天都黑了,王子腾派来帮他“善后”的人应该到了贾府。贾府内、四大家族内围绕在他身上的争论、纠纷等等情绪,是该了结了。

    贾琏吩咐道:“你们都在外头候着吧!”跟着贾环身后,进了府内。

    …

    …

    贾环在夜色中回到贾府的消息迅速的传到后院中。贾母上房中,众多等着的女眷从默然中恢复过来,各自心情不同。

    贾母是准备倾泻她的怒火,薛姨妈要贾母给她主持公道。她自问没有对不起贾环的地方,贾环怎么能把她儿子送到监狱里去?这还讲不讲理了?

    王夫人、邢夫人、王熙凤都是等着看好戏。不过想法略有不同。王夫人是想着贾环要倒霉了。邢夫人作为小透明,立场中立,等着看好戏。王熙凤是盼着贾环倒霉,但不会表现出来。

    李纨、宝钗、探春等人都是心中担忧。李纨和府里的姑娘们今天是恰逢其会。她因贾环给她许诺保儿子贾兰中进士,自是不愿意看到贾环失势、倒霉。

    宝钗又与迎春、探春、惜春三人的担心不同。她的心情异常复杂,难以言喻。即便贾环给她提前说了一声,可关在监狱里的是她的哥哥,薛家唯一的血脉。

    听着外面传来的脚步声、问好声,宝玉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冷笑。少顷,就见贾环一身直裰,当先走到厅中来。贾琏、鸳鸯跟在他身后。

    贾环向贾母、王夫人行礼,“见过祖母,见过母亲。”

    贾母不耐烦的顿了顿拐杖,冷声道:“环哥儿,你好大的架子,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一个,你三番五次的不肯回来。”

    贾环沉默不语。他不能说他在当王子腾帮他“善后”的手段。鉴于这个时代信息传播缓慢的特点,他从下午一直拖到现在才回贾府。

    贾母的怒气并不是贾环的沉默就可以消除,声音冷厉的道:“今天姨妈在这里,你好好的给你姨妈赔罪。你做的什么事?有这样对待亲戚的?”

    赔罪?贾环心里哂笑一声,并不说话。

    整件事情当中,他并没有觉得对不起贾府、四大家族中的任何一个人。亲戚情分这种事,呵呵!除了宝姐姐。因为他心中很清楚宝姐姐对他的好感,戴在脖子上的金锁都给他“品鉴”过,而他把薛蟠送进去,确实是伤她的心。

    然而,薛蟠这个呆霸王,他迟早是要敲打的。两害相权取其轻。

    至于薛姨妈,贾环并没有对不起她的感觉。薛姨妈和他没这份交情。薛蟠强夺香菱,喝令奴仆打死冯渊,手段何其残忍,难道不应该受到惩罚?

    见贾环一动不动,贾母气的敲拐杖,咚!咚!她现在有抽贾环一顿的想法,“混账东西!来人,去把他老子叫进来。”

    琥珀应了一声,飞快的出去。客厅中的气氛很压抑,肆虐着贾母暴怒的情绪风暴。等了大半下午,凭贾母有什么样的心境、涵养,也早不想要了。打他!

    薛姨妈垂泪劝道:“老太太罢了。别气着身子。想是我那儿子和环哥儿不对眼,环哥儿早就想收拾他。我也不要别的,只求感紧让我那个孽障赶紧出来。也不知道这些天他在里面受了多少罪。呜呜…”

    薛姨妈一哭,厅中就是一阵叹息。监牢里有多黑,贾家的奴仆们还是知道的。

    站在贾母身后的鸳鸯连连的对贾环使眼色:三爷,你就认个错吧!嗳哟,这真是急死人。

    王夫人嘴角掠过冷笑,看着贾环,淡淡的道:“环哥儿,说句话有这么难?难道你要眼看着姨妈搬出去,让别人戳贾家的脊梁骨?”

    贾宝玉一脸正色的开口道:“环哥儿,这事,我不得不以兄长的身份说你两句。你做的太差。

    便是薛大哥有错,也不该是你把状子递到大理寺。还有,舅舅往日待你我如何?你这样状告舅舅,心里安的什么心呢?”

    说完后,贾宝玉心中一阵神清气爽。好久,他没有在贾环面前有当兄长的感觉了。

    正厅中的仆妇、丫鬟们一阵附和声。宝二爷说的没错。当然,贾环虎威犹在,没那个敢像上次说林黛玉那样,直接指责贾环的不是,只是相互交谈、点头,附和贾宝玉的话。

    贾环看了眼贾宝玉,心里呵呵。

    他在等贾政进来。同时,心里也有点疑惑,王家的人怎么还没来?王子腾不可能在这事上放他的鸽子。因为,那是把他往四大家族外逼。他不信以他救山长的表现,王子腾看不到他的价值。

    …

    …

    贾政回府后,就得到下人的通知,大舅子的长子王承嗣来府里了。当即派人请王承嗣到偏厅里述茶说话。

    王承嗣给贾政说了王子腾的态度,正说要去后头拜见老太太时,恰巧后面来请。

    约盏茶的功夫后,贾政、王承嗣两人抵达贾母上房的正厅。贾府的李纨带着姑娘们避到侧厅。

    贾母一口气憋着,等着贾政进来抽贾环,但见王承嗣在,不得不压下来,微微有些疑惑,“王家大哥儿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