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两百四十二章 局势恶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四十二章 局势恶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夏季之时,约下午五点许的阳光,依旧炙热。荣国府北街,几辆马车匆匆的离开。

    这是贾环调集的贾府里的几辆马车,临时征用。他们立即前往山长的家中,等待最新消息。以贾环此时在贾府的地位,要贾府准备几辆马车,并没有难度。

    马车车轴转动的轱辘轱辘声传来。贾环头疼的坐在马车中,揉着眉心,压着心底的情绪。

    公孙亮轻轻的拍了拍贾环的肩膀,但没说什么。毫无疑问,鉴于贾环在营救骆讲郎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大家都对他寄予厚望。而这给贾环很大的压力。

    这一次,恐怕会有点麻烦。左师爷刚才已经解释过。幕后主使是谁,目的是什么,这都一无所知。恩师负有连带责任。但这并不是最致命的,就怕上面有想法。

    怎么样才能化解皇帝的敌意呢?

    贾环勉强的点点头,随即,又沉浸在自己的思路中。

    他的好日子还没过几天,就连着出事。真是让他想骂娘的冲动。这一次很麻烦。显然,国子监监生的死,背后有推手。未必是冲着山长去的。

    但就怕皇帝推波助澜啊!特别是山长刚刚抗命行事,借大势让皇帝收回成命。

    东林党游行闹事。22名举》v长》v风》v文》人被礼部发文革除功名。国子监监生下狱152人,东林党首善书院被查封师生计121人全部下狱。皇帝的冷酷可见一般。

    贾环现在不是要查案,追究幕后的凶手,而是要思考怎么帮山长过皇帝这一关。

    淡淡的夜色中,马车抵达大时雍坊张府。

    …

    国子监监生被毒杀的案件,很快就由五城兵马司接管,负责查案。为首的是北城兵马指挥司指挥(正六品),景田侯之孙裘良。他是勋贵出身,和贾府有些交往。

    锦衣卫亦派了一位百户带着几名小校到国子监中探查。

    随即,有御史上书,弹劾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张安博渎职。第二天处罚结果就下来:停职待勘。意思是,先停职,等待调查。局面变得十分的被动。

    五月二十日下午,贾环到北城兵马指挥司拜访裘良后,回到大时雍坊张府。

    马车缓缓的停下。刚热闹了没几天的左副都御史的家门口又变得冷清。门前的古树,在烈日下,气息奄奄。鸣叫的知了倍添夏日的午后的烦躁。

    贾环进入到厅中。张承剑、罗向阳两人忙问道:“子玉,情况如何?”其他人都外出打听消息。庞泽、何幕僚等人是代表山长外出。大师兄则是去龙江先生府上。

    贾环沉默的摇摇头,“案子查出来了。是一名狱卒对监生下了毒。具体动机不明。宗卷已经报上去。预计刑部会判狱卒死刑。案子就到此为止。”

    罗向阳长叹口气,“唉…”他知道贾环这话是什么意思。案子结案后,就是确定山长是渎职。这…,谁知道上面会出什么招呢?皇帝不喜山长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会有人邀功的。

    张承剑身材圆胖,这几天下来,他人都瘦了一圈。四十多岁的人,垂头丧气的倚在木椅上,仿佛被抽空了精气神。父亲的结局,怕是不会很好吧?

    抄家、流放,这两个词以及相关的处罚在张承剑脑海里交替出现,差点让他想哭。

    贾环没有去说张承剑。他作为谋主,现在承受着极大的压力。现在也是靠意志力强撑。现在还需要消息、情报,来勾勒目前的局势,这样能有针对性的制定方案。

    “长文,山长呢?”

    罗向阳轻叹口气,“山长在书房里看书。”

    贾环点点头,并没有去打扰山长。

    …

    贾政担任通政司右参议以来,日子过的非常清闲。和他在工部里当员外郎没什么区别。不同之处,大约在于他的办公地点、同僚换了一批人。

    确实如同他那个庶子所说:父亲每日照例和工部坐衙时一样即可。该喝酒就喝酒。该清谈就清谈。

    不过近日来,朝中出了大事。左副都御史张安博停职待勘。朝野关注、议论。

    贾政忍了两天,终究是没忍住。五月二十日散衙,晚上回贾府后将贾环叫到小书房梦坡斋中,问道:“张伯玉如今停职待勘,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他糊涂归糊涂,但是知道张伯玉是贾环的后台、靠山、底牌。

    贾环嘴角抽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政老爹叫他来问山长的事情,不过他现在没有心情猜贾政的想法,平静的说了一个字:“等。”

    贾政摇摇头。他不看好张安博可以脱罪,这一次恐怕不只是罢官,很有可能会被圣上降罪。他中午吃饭时和傅试谈过。“就我得到的消息,张伯玉此次凶多吉少。”

    贾环沉默不语。他岂能不知道吗?但是,事情找上你,你有什么办法?只能和它干!

    贾政一看贾环倔强的态度,赖的再和他废话,道:“你去吧。”他不看好张伯玉的结果。

    贾环也懒得和贾政废话,行了一礼,径直告退。政老爹完全是在打击他的士气,且不提供任何帮助。这有点看笑话的意思吧?大约和他那天鄙视政老爹的当官水准有关。

    山长从坐稳左副都御史的局面,瞬间变成等待朝廷调查的有罪之身。确实糟点满满。

    贾环心里倒不见的对政老爹有多么恼火。但是,盘恒在心里的阴影有所增大。政老爹的否定态度,其实在侧面上提供了一个信息:现在的局势很危险。

    …

    贾环一路想着,回到望月居,刚回来就有小丫鬟进来通报,前院有人来访。

    贾环向来是一身直裰,读书人的装扮,也不换衣服,当即到前院,来的是大师兄公孙亮。

    大师兄脸上有点神光,到贾环的外书房落座之后,迫不及待的道:“贾师弟,这么些天总算有个好消息。大理寺右少卿梁锡晚上派人给山长送了口信。

    除了要被朝廷严惩的3名监生外,其余4名监生,家中分别在京城中有店铺,或者是在城外有土地,他们之间都有一个共同点,和郑国舅府上的管家发生过冲突。”

    贾环安静的坐着。脑子中消化着这个消息。

    大师兄轻舒口气,道:“这算是好信息吧?总算知道背后是谁在捣鬼。郑府巧取豪夺,竟然草菅人命,简直是丧心病狂。”

    贾环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大师兄,事实上恰恰相反,这是个坏的不能在怀的消息。”

    公孙亮脸上轻松的笑容还没有露出来,就缩回去。

    贾环摇摇头,没说话。

    如果做最坏的估算,郑国舅很有可能就是揣测上意,从而以毒杀监生的方式来陷害山长。那么,接下来肯定还有一套组合拳。主动陷害和被动陷害,完全是两回事。

    虽然可以猜测毒杀监生幕后的主使是郑国舅,但,外戚的入局,让局势再一次恶化。(未完待续。)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