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两百三十一章 有点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三十一章 有点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初夏之时,庭院中知了鸣叫。微风徐来。斑驳的光影就落在偏厅中。

    长随钱槐进来上了茶,悄然的退出去。心中感慨无比:三爷如今在府里已经有实权。他这个长随的风光可以想象。

    当年,他大伯(赵国基)推荐他来当长随时,又哪里能想到有这一天?或许,赵家、钱家梦里想过三爷有成为正经主子的一天吧。

    看着眼前恭敬的贾府大管家,贾环态度温和,问道:“哦?大致有多少个位置?”

    单大良心里苦笑一声,三爷不会想都占了吧?老老实实的答道:“预计会空出十几个管事职位、二十来个头目的职位。大老爷和琏二爷安排了三个管事,四个头目的职位。”

    贾环一听心里就有数,点点头,“嗯。单管家稍微等我一会。”贾环起身去了他的内书房,拟定一个六个管事、十个头目的名单,然后回来给单大良,“剩下的位置,你作为大管家自己斟酌。”

    单大良一扫名单,顿时放下心来,三爷还是很有分寸的,道:“谢三爷。”

    贾环就笑了笑,拿起茶杯喝茶。他长期担任高管,怎么不明白其中的道道。其实这份名单中,他的人只有十个。一个团队内,提拔干部,不能全上自己人。要提拔一些能干事情的人。

    任人唯亲是错误的。真出了问题,还得靠人才去解决。当然,任人唯贤也是错的!要保证自己的意志能执行,团队里必须要有几个忠心的人。

    单大良见贾环处事有规矩,心里一动,笑道:“三爷,赖家离开京城时,送了一百多个丫鬟、婆子、奴仆到府里。三爷这里要不要添两个使唤人?”

    这是讨好的意思。

    贾环并没有拒绝,道:“我屋里的丫鬟就不用了。其他的人选,你看着安排吧。”

    单大良就笑着点头,“行嘞。”三爷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难以说话嘛!他心里盘算着要给望月居这边添一个专门赶车的马夫,免得每次都是胡小四赶车。再添几个粗使的婆子,干些重活、洗晒等事。

    贾环笑一笑,吩咐道:“单管家,回头我让族学里派两个贾家子弟到管事处。府里的大事,由他们每日汇总后,以文书的形势抄送我这里。我有意见会派人通知你们。”

    贾府里的事情,他要有知情权。至于,是不是行使监督权,那要看他的心情和需要。

    单大良沉吟了下,没有拒绝,“三爷是府里的主子,要了解情况也是正理。”

    单大良告辞离开后,贾环出了偏厅,去客房里约了乔如松,一起去族学。今天是乔如松到贾家族学坐馆的日子。

    …

    赖家离开京城后,其追随者、心腹被清洗的非常快。主要是贾府的结构导致:全是荣国府的家生子,要解除职位,只需要一句话即可。闹也闹不起风浪。

    连着几天,贾环的望月居门庭若市。不少管事都过来拜谢。吃酒什么的,贾环一律退却,礼物也全数退回。不过,却要留人坐一坐,说说话。

    四月十一日的中午,贾环就收到贾赦派人送来的画册、银票、地契。他派了长随蒋兴跟着张四水一起跑了一趟宛平县县衙,将当铺信丰号给收下来。

    接下来则是接收两间药铺、三间崇文门外南北货店铺的经营权。下午时分,单大良带着两名管事,亲自将这几间铺子的账本给送过来。贾环让这几件铺子先照旧经营。他回头会安排人去看看。

    管事处那边,贾环安排贾蔷、贾芸两人先充当文书,十天一轮换。最近,贾府更换大管家,清洗管事、头目,忙的不可开交,没有什么大事。

    其实,贾环心里有件大事,但现在不适合提出来。他想要整顿贾府内外的纪律。实行编户保甲制度。

    原书三十三回,贾宝玉勾搭琪官致其离开王府,忠顺亲王派长史到贾府来讨要,连贾宝玉系在腰间的汗巾都知道。可见是将贾府渗透的和筛子一样。

    贾环很难容忍被监视的感觉。被皇帝派锦衣卫监视就算了。他又没打算造反。锦衣卫惯例是要向大臣府中派人监视。这是明面上的潜规则。贾府里面肯定有探子。但给一个敌对的亲王派人渗透成筛子,这实在不可饶恕。

    所以说,骂贾府的几个主子是猪队友都是轻的。但他现在初步掌握一定的权力,还不能搞大动作。免得别人说他心急、权欲熏心。还要等一段时间。

    单大良离开后,贾环回府这几天才稍微得了个空,想了想,带着晴雯去贾母上房处找鸳鸯送礼物。

    他从东庄镇上回来,给府里的众人都带了礼物。前两天,宝钗、探春、迎春、惜春等人的礼物都已经送过去。鸳鸯这里,他打算亲自去一趟。

    他确实得谢谢鸳鸯帮他在贾母面前说了话。否则,几天前他回府时,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过关。当然,走到他现在这个位置,和贾母的大秘书鸳鸯交好,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鸳鸯很受贾母的信任,贾母平常倚之为左右手。若是能有她的支持,实际上是等于有半个贾母的支持。当然,鸳鸯对贾母很忠心。收买是不可能的。

    贾母上房处,贾环三人得了小丫鬟的话,往偏厅而来。还没到时,就听到鼓声、锣声交汇。显然贾母等人正在听戏。

    正好鸳鸯在偏厅外头的侧面小厅中和袭人说私房话。贾环带着晴雯进来。

    小厅中陈设简单。有几张椅子、矮凳、高几、条凳。另有一张圆桌、柜子、花樽等。是丫鬟们日常休息的地方。

    鸳鸯穿着青色的掐牙背心,里面是淡蓝色的长衫,腰间洗着黑色的汗巾,身姿高挑。见贾环进来,白腻的鹅蛋脸上露出笑容,道:“三爷怎么来?”

    一旁细长身姿,容貌姣好的袭人行礼,轻声道:“见过三爷。”她现在还是挺畏惧贾环的。宝二爷前不久给他“教训”了一回。

    贾环对袭人摆摆手,对她在鸳鸯这里并不奇怪。对鸳鸯道:“前些天从东庄镇回来带了几色糕点和一盒胭脂送给鸳鸯姐姐。今天才有空过来。谢谢鸳鸯姐姐帮我在老太太面前回缓了几句。”

    晴雯笑兮兮的将礼物递过来。

    都是些吃食和胭脂,并不贵重。鸳鸯笑着收下来,道:“这么多小吃,倒是我要谢三爷。前儿的事,我只是照实的说罢了。三爷在老太太这里和和气气,我们做丫鬟的也轻省。”

    这话说的很直接。

    贾环就笑起来。这姑娘是个锦口绣心的人儿。

    …

    宁国府中,贾蔷从管事处回来,给贾蓉拉去喝酒,苦笑道:“蓉哥,我如今身兼两职,要当文书,还要学习。没功夫喝酒啊。”

    贾蓉道:“好兄弟,且陪我喝几杯。环叔最近把赖家干掉,在西府里很威风啊!”

    贾蔷性情聪明,知道贾蓉想什么,“蓉哥,你还念着环叔说给你指门生意的事情?先缓一缓吧。赖大一家子给清掉,现在西府里有点乱。环叔最近很忙。族学那边的课都没带。”

    贾蓉无奈的点点头。他手头有点紧。

    …

    秦钟放学后,兴冲冲的到宁国府内宅中见他姐姐,顺便吃晚饭。最近族学来了位新先生,他的功课受到表扬。

    秦可卿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带着耳坠、头钗,丽色天成,正在正房的客厅中听宝珠说着这两天贾环的事情。嘴角带着娇柔的微笑,抿着茶,偶尔点一点头。

    秦钟进来,高兴的道:“姐姐,我来了。今天先生考校功课。我得了一个优良。”

    秦可卿顿时笑起来,拉着她弟弟的手,“嗳哟,这倒是要庆祝一回。宝珠,今天让厨房里加个菜。”

    一旁的大丫鬟宝珠笑着应下来。她知道奶奶为什么高兴。是看着她兄弟走上读书正途。

    说笑一回,秦钟道:“姐姐,我听说环叔准备将族学里年过二十的学生都开除。”

    秦可卿压根没思考,温声道:“环叔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

    搞得秦钟一阵愕然。他姐姐这是太信任环叔了吧?

    …

    夜色逐步的笼罩在贾府中。

    东跨院中,王夫人手里把玩着佛珠,明亮的灯光驱散着黑夜。淡淡的香料驱散着蚊虫。

    长期跟着王夫人的大丫鬟金钏儿知道太太的心里蕴藏着怒火。

    突然,王夫人道:“老爷今天还在赵姨娘屋里安歇?”

    金钏儿低着头,看着脚尖,小声答道:“回太太,是的。老爷让绣凤来说了一声。”

    王夫人不满的冷哼一声。

    …

    东跨院隔壁的赵姨娘小院中,赵姨娘正服侍贾政喝酒。四道小菜,一壶美酒。

    贾政惬意的喝着酒,脑子里想着大舅子前天给他的准信:通政司右参政。心情正好时,耳边传来赵姨娘数落贾环的话语。

    “环哥儿,脾气坏的很。前些天回府,到我这里就坐了一会儿。我气的骂了他一顿…”赵姨娘还记得贾环教她的招数:在贾政面前骂他。

    贾政轻轻的拍拍赵姨娘的手,劝道:“你骂他干什么?以后不要骂他。他到底是你的儿子。”

    赵姨娘一下子给愣住。老爷怎么会帮环哥儿说话?这…。

    赵姨娘自是不知道贾环出主意推了贾政的仕途一把。贾政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触的。不然,他怎么会连续几天留宿在赵姨娘这里?(未完待续。)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