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两百二十六章 谎言与真理(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二十六章 谎言与真理(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政独坐在小书房梦坡斋中,独自沉思着。

    他的庶子贾环最近在整大管家赖大的事情,他刚听说了。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皆因有老太太在把关、裁决。然而,贾府内的些许小事相对于整个朝堂、整个天下的风云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一角。

    自雍治十一年以来,原左副都御史严繁龙下狱,大量的关于南书房大臣、文渊阁大学士、东林党党魁李高澹的黑材料被挖出来,朝堂震动,御史纷纷上书。

    恰逢今天二月有礼部会试,天下瞩目。李高澹的案子暂缓了月余。但,会试、殿试结束后。此案持续发酵,罢黜之事,即在眼前。今天上午,与他贾家交好的河--南道掌道御史宇文锐派人来和他说了一声:请贾世兄务必看好子玉,不要让他卷入最近的朝堂漩涡,有举子联络读书人,准备前往承天门请命。

    梦坡斋中,陈列精雅。贾环从外面进来,见贾政正在沉思,行礼道:“见过父亲。不知道父亲叫儿子前来有什么事情?”

    贾政看了进来的贾环一眼,一身儒衫,头戴四方平定巾,标准的读书人装束,脸庞青稚,气质沉静,英姿勃发。禁不住叹口气。他这个当父亲的倒是羡慕起儿子的功名。

    贾政缓缓的道:“最近可有同年找你联署上书请命?”

    贾环这段时间虽然在教授族学的学童,但消息并不闭塞。他的老师张安博现在可是朝廷的左副都御使。庞泽、卫阳、许英朗他们时不时来坐一坐。

    再加上,他还与冯紫英、韩奇、卫若兰、陈也俊几人有交往,对勋贵圈中的小道消息亦是灵通的很。比如:郑贵妃的弟弟郑国舅在教坊司有个相好,给其夫人打上门,打的毁容;雍治皇帝的亲信光禄寺少卿袁壕迷恋名妓成琪儿。

    贾环对最近朝堂的风向有所耳闻,道:“同年保定府唐县举子、经魁邢正曾在年前找我联署上书请求今上不要裁撤南书房,我并未同意。”

    贾政诧异的“咦”了一声。贾环怎么知道这些事?贾府这边的政治力量,可不会越过他和贾环联系。随即又恍然。他这个庶子是正牌子的读书人出身。同年,座师、房师、老师、同学一堆,早编织成一张人情网,根本无需借助贾府的力量。身在京城,知道朝堂的动向不足为奇。

    贾政道:“你知道厉害就好,去吧。”

    贾环什么人,自是听的出来贾政是在提醒他。不管原因是什么,政老爹总归是一番好意。拱手道:“谢父亲提醒。父亲可尽快请舅舅谋划通政司右参政、鸿胪寺尚宝司卿等职。”

    这两个职位都是正五品的职位。此次李大学士要垮台,势必会是一场朝堂风波。以王子腾的能量,运作一个正五品的官职给贾政问题不大。关键是贾政自己要去提。

    贾环对贾政的心思还是很清楚的。政老爹一心做官,好光大贾家门楣。就是做官水平太次,多少年都没升上去。这一次的朝堂乱局是一个好机会。

    贾环能这么快就说出两个职位,自是因为他研究过贾政如何升职的路线。当然,贾政升职最关键的还是红楼十五年时学政三年任满回京的那一步。

    贾政愣了下,正要训斥贾环“跑官要官”搞歪门邪道时,贾环已经说完,转身往书房外走。

    贾政琢磨了许久,心里想起门生李平的话:听闻环世兄是张佥宪的弟子,此时正在遵化,果然是足智多谋,才华横溢。

    世兄如此才华,老师何不将他招至身边参赞大事呢?

    看着窗外的阳光、雅致的庭院,贾政长长的叹口气,将长随喊进来,“去舅老爷府上下个帖子。”

    …

    …

    贾环和贾政的见面只是个小插曲。朝堂上的事情,贾环现在也就看看。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他还没到庙堂之中的地步。至于幕僚一事,随着庞泽、何幕僚、左师爷、田师爷等人的到来,亦是很轻松。

    贾环回到望月居,和宝钗、黛玉一起吃了午饭,说笑一回,约下午三点许,送走两个容貌、气质各擅胜场的大美人:黛玉去望月居和宝钗顽。她上午话都说出口,自是要去一趟。

    贾环在书房里提笔给大师兄公孙亮、罗君子、许英朗三人写信,约定两天后回闻道书院小住。

    会试后,大师兄、罗君子两人都是落榜,闻道书院的另一位同年纪鸣也是落榜。大师兄、罗君子两人这些天在京城中交游。结识天下读书人。因为天下文宗方望在京城中,文坛瞩目。读书人的活动特别多。

    三月十一日,贾环安排好族学的事宜,带着柳逸尘、张四水问候同学、先生们的口信,坐马车离开贾府,准备在内城南面的宣武门和大师兄、罗君子汇合。他们俩住在山长位于大时雍坊的家中,谈文论道,日子逍遥。

    而贾府这边,贾环外出的理由也随着晴雯、如意、探春、宝钗、黛玉的口传开:他带着经过沙提学修改过的四书五经的笔记,前往闻道书院,准备交给林先生校订,然后印书作为闻道书院的教材。

    贾环并不担心贾府的事情会慢下来。因为,他外出本来就是避嫌。和赖家斗争的第二阶段,将会由贾赦发起。

    上午十点许,贾环和大师兄、罗君子、许英朗三人在宣武门里街上的一处茶铺门口汇合。正说笑时,就见西长安街上约四五百名读书人群情汹涌的喊着口号走过,声势浩大。围观者众多。

    “南书房乃祖制,岂可轻易裁撤?”

    “国家养士百五十年,仗义死节正在今日。”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这是前前前东林党党魁顾宪成的名句。一听就知道这些读书人都是东林党一脉。罗君子轻轻的摇头,“东林党徒徒劳无功。有些同年脑子一热,只怕前途堪忧。”

    大师兄、许英朗都是摇头。他们私下里讨论过这件事。有左副都御史的消息渠道,很清楚朝廷裁撤南书房是必然。胳膊扭不过大腿。

    贾环问道:“估计很多是首善书院的秀才、国子监监生。举人多不多?”

    公孙亮道:“贾师弟,今科会试约2千人参加,录取220人。你说举人有多少?最近京城的文会极多,我估摸着邢正至少串联了30人。啧啧,看不出来。”

    贾环笑着摇头,“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我们走吧!”

    一行人四人,分乘两辆马车缓缓的前往闻道书院。身后,是京城的风云。

    …

    …

    贾府中,夜色深深。贾琏给王熙凤捉住在外面鬼混的痛脚,在凤姐儿、平儿的压力下,赔礼道歉正忙的时候,给他父亲派人叫走。贾琏是第一次觉得,大晚上给父亲叫过去训话也是一种幸福。

    贾府东路,贾赦的正房客厅中,贾赦正独自一人在八仙桌边慢悠悠的喝着人参茶提神,见贾琏进来,道:“坐吧。”

    贾琏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貌似自贾环崛起回府后,他在他父亲面前待遇高了不少。

    “父亲这么晚找儿子来有什么事情?”

    贾赦不满的看贾琏一眼,训斥道:“你成什么样子?二十好几的人,整天就知道喝酒搞女人。一点正事都不做。”

    贾琏一阵无语。父亲,貌似这话用在你身上是最合适的吧?他父亲贪婪、暴力、好色是贾府内出了名的。

    贾赦敲敲桌子,加重语气道:“环哥儿已经离开贾府,接下来对付赖家的事情,由我来主导。”

    贾琏一脸的懵逼,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父亲,还要整赖家?不是结束了吗?而且赖家是老太太的嫡系。赖大又在府里做了一二十年的大总管。”

    贾赦有贾环提供的方案打底,信心十足,不屑的道:“那有如何?赖家的家底预估不少于五万两银子,我和环哥儿四六分账。我六他四。”

    贾琏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六成就是三万两白银啊!“父亲,能行吗?”

    贾赦自信的点点头。

    …

    …

    三月十四日,重新恢复荣国府大管家职位的赖大和心腹策划着,怎么对付钱槐的父亲钱诚。

    赖大已经向贾府公库中缴纳了六千两白银。同时,库房里的管事戴良等三人被发配到金陵的庄子里去种地。前面享受这个待遇的是:来旺一家。

    按照隐约流传出来的小道消息,环三爷说:这叫劳动改造。

    钱诚被赖大提拔,顶替的就是戴良的职位。赖大的想法是:先将钱诚提拔起来,安贾环的心,同时将其调离原岗位,方便查事。你环三爷不是要查贪--污吗?好,你长随的父亲犯了事,你查不查?

    不得不说,如果赖大的计划实现,贾环是有点坐蜡。

    赖大将事情安排好后,正准备处理贾府的事务时,贾赦的心腹小厮鸿儿过来道:“赖大管家,大老爷请你过去一趟。”

    赖大笑笑,跟着鸿儿去了贾府东路的外书房。

    当天晚上,贾府中就流传开一则消息。大老爷贾赦因赖大贪--污贾府公中六千两银子暴怒:在外书房中将赖大骂的狗血淋头,足足骂了一个时辰。赖大跪地磕头,保证不会再犯,才勉强过关。

    这件事异常的诡异。因为,环三爷查赖大总管的时间不是一天两天就完成了,有好几天呢。大老爷怎么可能没收到消息?偏偏大老爷却在赖总管教纳了银子之后才发飙。怎么看,都有点赖总管给坑环三爷坑的感觉。

    你银子都交了,敢说自己没贪?

    然而,更诡异的事情还在后面。第二天上午,贾琏在管事处当着贾府上下人等的面,大发雷霆。

    起因是东府的贾蓉派贾琼带人过来取几个羊角大灯之类的大物件,叫了赖大一句“赖爷爷”。赖大应了一声。这本是见很平常的事情。贾珍活着的时候,贾蓉、贾蔷也不是没叫过。但贾琏当即火冒三丈,拍着桌子痛骂道:“赖爷爷,你是谁家的爷爷?姓赖的什么时候成了贾家子弟的爷爷!”

    这话是相当重的。赖家可是贾家的奴仆,生杀夺予,俱有贾家的主子心意。赖大当即起身辩解。过程的细节没有流传,但赖大在琏二爷面前跪下来磕头,才算平息了琏二爷的怒气。

    流言就像病毒般在荣宁街传播开。所有的贾府奴仆、贾家子弟都从这些流言中读懂了一个信号:贾赦、贾环、贾琏三人都不待见赖大。至于政老爷,他是一贯是不管外事的。

    简而言之,赖大失去所有的贾家男主人的支持。纵然,有老太太庇护赖家,但外头的事情不是爷们在料理?如此这般,他的大管家职位还能坐的稳吗?

    与此同时,另有一则半真半假的消息在贾府中流传。大老爷贾赦不信赖大只贪--污了公中六千两银子,准备查一查账目,正在寻找线索。底下的管事、头目心中蠢蠢欲动。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一贯和贾琏交好的林之孝早两天前就在深夜里去见过贾赦。

    网,已经张开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