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两百二十四章 谎言与真理(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二十四章 谎言与真理(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赖大的表情让厅中许多人都浮想联翩。站在赖大身后的赖升手心里开始冒冷汗。钱诚说的事实!

    贾琏慢悠悠的喝着茶。很显然,贾环有备而来。一击命中。

    投靠贾赦的五管家张才眼中幽幽。嘿,赖大这些年贪的太多了,很多事情都遮掩不住。

    赖大只恍惚了几秒,立即反驳道:“三爷让长随的父亲来作证,未免让人心里不服吧?”赖大的几名心腹在人群中点头。赖升心神微微定了定。

    贾环讥笑道:“赖管家心理素质很好啊。不愧是贪了这么多年的老手。棋盘街那几间绸缎铺子的主人姓林。家中巨富。因原户部邱侍郎倒台,被牵连,出售家产。他有一个儿子叫林心远,是我的同学。赖大,还要我接着说下去吗?”

    赖大等人的脸色陡然一变。赖升心里一声苦笑:完了。这回没跑了。

    “啊!”花厅中响起一阵骚动。不少人都看向赖大、赖升兄弟两个,这是人证物证俱全。这1千两银子被贪--污的事情跑不了。

    贾蔷气愤的从贾环身后走到厅中,向贾环行礼,道:“侄儿请环叔允许我去把蓉哥叫来旁听。赖家兄弟太可恨。”

    贾琏今天是旁观者,看得分明,心中一笑。蔷哥儿现在开窍了,越发的会演戏。蔷哥儿叫赖大“赖爷爷”,可不是因为尊敬,而是因为赖大在宁、荣二府里势力很大。现在表现的义愤填膺,只是帮贾环把事情搞大。那天贾环说要保贾蔷一个秀才,看来贾蔷有选择了。

    然而,事情搞大了,贾环能脱得了身?这件事最终还是要老太太裁决。贾环,他、他父亲可没权力任免府中的管家职位。

    贾环摆摆手,“今天只查赖大。”让贾蔷退回去,然后对赖大道:“怎么?你还有脸坐着。贪--污犯!按照大周律,贪--污一百两银子要剥皮充草,你自己算算你要被剥几次?”

    赖大见抵赖不过,冷着脸站起来,“我是贾家的奴仆,不是朝廷的官员。既然三爷都查的明白。我等着三爷的处罚就是。”说着,甩着袖子就要离开。

    贾环冷声道:“拿下!”

    随着贾环的吩咐,钱槐和胡小四两人迅猛的从贾环身边扑出去,很快就将赖大给拖回来按在地上跪下。

    站在空荡荡的椅子身后的赖升打个冷颤。这不就是他当天被拿下的场面重演吗?

    厅中的贾家奴仆都是轻轻的吸气,随即鸦雀无声。环三爷果然是脸冷手黑,真不是说着玩的!说动手就动手。赖大脸上还有他长随胡小四的鞋印子。

    贾芸看得有点目眩神迷:一声令下,高高在上的赖大管家不过是土鸡瓦狗一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有这一天!

    “哼!”赖大给按着跪在地上,昂着头冷眼看着贾环,并不屈服。他和他兄弟的处境不同。贾环可以轻易影响到贾蓉的决定,但很难影响到老太太的决定。

    贾环居高临下的俯视赖大。他知道赖大在想什么。但他怎么会犯那个错误?贾府这些人真以为他不知道贾母现在脑海里想的是什么吗?多看点历史书就知道年老的皇帝最担心什么。贾府这边,道理是相同的。

    贾环嘴角掠过一丝笑意,扭头对林之孝道:“把赖大关起来。等我回明老太太再做处置。”

    林之孝苦笑一声,“是,三爷!”看看被打脸的赖大,这回赖大管家什么脸面都给三爷弄没了。今天贾府里有头脸的管事、头目都在这里。不管结果如何,赖大日后想要服众,怕是有点难!

    林之孝叫了两名仆人将说了句“我自己能走”,似乎很有范儿的赖大带下去。

    然而,在贾府众多管家、管事、头目中,这不是范儿,而是一种凄凉、干净利落的脆败!

    贾琏心里一叹,今天这出戏结束了。赖大底子太黑了。贾环一抓一个准。再扫一眼人群中的赖升等人,一个个大难临头的模样。心中摇摇头。

    接下来,就看贾环怎么和老太太“交锋”了。

    …

    …

    贾环留了江兴生、贾蔷、贾芸等人在管事处这边调查赖大的贪--污情况。主要任务是对管事、头目单独问话。整理、记录、归纳。基本问题是贾环设计好的。

    随后,带着长随钱槐、胡小四几人离开管事处回族学。他现在的精力基本在族学这边。

    贾琏跟着贾环出了管事处,顺着长长的甬道往东角门走,甬道两侧树木参天。几名小厮跟在两人身后。

    贾琏笑着道:“环兄弟,好手段啊!赖大不堪一击!”

    贾环微微一笑。倒是突然想起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面的一个章节回目: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内容是乔峰用降龙十八掌在少林寺大展神威。

    以他的地位、手段、资源,对付赖大,确实是有点欺负人啊。当然,以贾环的性格,不存在有“胜之不武”这种念头。他是个很务实的人。

    贾琏提醒道:“赖大的母亲赖嬷嬷在老太太面前很有面子。”

    贾环笑着点头,“谢琏二哥提醒,我有分寸。”

    贾琏笑一笑,和贾环在路口分别。去见贾赦,报告今天的所见所闻。

    看着贾琏的背影,贾环笑着摇摇头。贾琏这个人很有意思。在一些事情上做人还是很厚道的。做个普通朋友其实也过得去。当然,在大事上,他还是秉承了富贵公子的性情:靠不住!

    其实,贾琏多半不知道他和贾赦的协议。否则,绝不会这么说。因为,他已经告诉贾赦对付赖嬷嬷的方案。

    要对付赖家,就要先磨灭贾母对赖嬷嬷的信任。

    臭名昭著的戈培尔有一句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何况,他并没有冤枉赖大。赖大的的确确贪--污了贾家的银子,而且数目不小。

    …

    …

    三月初三的下午,贾环在管事处里利索的拿下赖大的一幕,很快就传遍贾府。

    贾府上下众人议论纷纷。东府的贾蓉、李华、尤氏、秦可卿都知道。除了议论赖大倒霉之外,更添了环三爷在贾府内的威势。赖大曾经刁难三爷,结果如何?

    赖大现在被关在贾府管事处左近的一处房间里。看守并不严格,但赖大并不会逃跑。逃跑是给贾环口实。

    在两天的时间内,事情进一步的发酵。管事处中,十几名族学的学生在询问情况。不断的有人在问话中透漏赖大贪--污公款的痕迹、线索、事例。真假难辨。但据说其贪--污的数额已经涨到了一万两。声势浩大。

    这让贾府内呈现出两个极端。一则如赖嬷嬷等人,她们知道,贾环的问题要大了。比如,王熙凤就曾偷笑。第二,则是关心、支持贾环的人变得很担忧。

    三月初六的上午,宝钗探望黛玉回来,进来和贾环闲聊了一会儿,在花厅中,委婉的劝说:“环兄弟,赖嬷嬷毕竟是老太太信任的人。”

    贾环禁不住轻笑,“宝姐姐相信我吗?”

    宝钗明眸看着贾环的脸庞,气质沉静,无奈的一笑,轻轻的点头。

    …

    …

    探春的规劝要直接的多。当天下午时分,探春来见贾环,当面问道:“三弟弟,你闹的这么大,老太太心里怕是会对你有意见的。见好就收吧。你不大可能一次性把赖家清除。”

    贾环微微一笑,他的改造计划,和三姐姐探春讨论过。

    …

    …

    三月七日中午,族学里放学吃午饭时,贾环要回望月居吃饭,贾兰陪贾环走了一段路,道:“三叔,我娘要我带句话给你:柔不可守,刚不可久。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贾环微怔,随即失笑,“嗯。我知道了。谢谢大嫂关心。”他有点明白李纨此时进退维谷的心情。

    …

    …

    三月七日傍晚,贾环正在书房里写字时,来找晴雯说话的鸳鸯进来给他打个招呼。贾环从书桌后出来,招呼着鸳鸯落座。

    鸳鸯笑着贾环说了几句话,轻声问道:“三爷,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啊?老太太都生气呢?”

    贾环微笑着仰视着鸳鸯的容颜,鸭蛋脸儿,肌肤雪腻,腮边有着几点雀斑。当然,这无损她的俏丽。“累鸳鸯姐姐费心了。我明天就要去给老太太汇报情况。”

    鸳鸯不是代表贾母的立场来的,而是她心中的那杆秤在向他偏移。至于找晴雯说话自是托词。

    鸳鸯就笑了下,“三爷什么都懂,怎么就是不肯在老太太面前服个软呢。”

    贾环笑一笑。这怎么回答呢?因为,他内心里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灵魂。

    …

    …

    在贾府里所有人都在关注贾环处理赖大贪--污的时刻,贾环明天要去见贾母的消息很快就传出去。

    第二天上午,贾环在族学中汇总了连日来的证词,从西角门进了贾府内,往贾母上房而去。晴雯和如意两个小姑娘紧张的等在贾母上房的院子门口,跟着贾环进去。

    贾母今天上午在一处偏厅中听戏曲。邢夫人、王夫人、薛姨妈、王熙凤、李纨等人,整整齐齐的都来陪着。连赖嬷嬷、赖大家的等人在。贾母心里知道怎么回事。

    屋檐外,听着丫鬟给贾环行礼的声音,“三爷来了呢。”

    “嗯。”

    贾环带着晴雯、如意进来。戏台上,戏班子还在唱戏。贾母看了贾环一眼,眼神有点淡。

    贾环挨着末席的惜春坐下来。惜春年纪虽小,人性情也冷,但知道厉害、冷暖。三哥哥对她是很不错的。悄悄的给了贾环一个眼色,让他小心。

    贾环微微点头。要小心的不应该是他啊。

    约半个时辰后,一曲戏唱完。趁着休息的间隙,贾母问道:“环哥儿,你来我这儿有事?”

    贾环站起来,“是的,祖母。孙儿来汇报查赖大的事宜。”

    偏厅中的气氛陡然一紧。所有人都在猜测,贾环是打算把事情搞大,还是搞小。(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