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两百二十三章 谎言与真理(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二十三章 谎言与真理(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春季的夜晚,繁星点点。浓郁的夜色浸染着京城。荣国府中灯火点点。今天下午,贾环在贾母上房处的反击,如同一颗小当量的炸弹爆炸,冲击着贾府各人的心灵。种种矛盾、想法浮现。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贾环和赖家之间的矛盾在不断的激化。而贾环和赖家的矛盾,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做是贾环对贾母权威的挑战。那么,身处在贾府这个棋盘中的人们就将要如何选择,确定自己的立场呢?

    在这个主要矛盾下,还有一些细微的冲突、想法:宝玉和黛玉之间的怄气;宝玉和宝钗、迎、探、惜几人的隔阂;王熙凤和贾琏夫妻感情不睦;贾赦、邢夫人对贾母偏心的不满;政老爹万事不管的清闲;王夫人内心最深处渴望得到贾府大权;薛姨妈此时的举棋不定,犹豫不决;李纨暗中的担忧;晴雯心里向贾环倾斜等等。

    以这些或明或暗的矛盾、冲突、想法为经纬,勾勒出贾府内一副巨大的原生态画卷,如同人生百态的浮世绘。毫无疑问,此时这幅画卷中引入注目的一笔就是贾环与赖家的冲突。

    贾府众人都在关注这件事的进展、结果….

    寂静的夜色中,贾环刚刚打发走来给他送谢礼的宝珠,在书房中奋笔疾书,准备预案。

    当前和赖家的冲突,不过是他庞大的“自救计划”中的一个极其细小的环节。是他,改造贾府的第一步。

    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在今年年中,族学管事培训班一期完成后,才有可能干预贾府的管理事务。但,他们忽略了一点,建立管事培训班第一个意义:是给贾府内外管事一个投靠他的渠道。

    贾环自年后开始甄别培训班里的学生父母的人际关系,此时已经接近完成。

    月色的清辉落在少年稚嫩、沉静、坚毅的脸庞上。毛笔书写声,轻轻作响。

    …

    …

    第二天上午十点许,贾环刚派了钱槐去东庄镇上送信,贾赦派了小厮鸿儿请贾环到贾府东路的一处偏厅中见面。

    偏厅中,陈列精致。面东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山水画。贾赦坐在画下的主位中,悠闲的喝着茶,心思难猜。

    贾环进门后,从容的行礼,“见过大伯。”以前都是他来找贾赦商量事情。这是贾赦第一次主动找他来商量。商量什么,他心知肚明。

    贾赦露出笑容,“环哥儿来了。坐吧。”吩咐小厮上了茶,问道:“听说,老太太许你查赖大?有没有兴趣与我合作?”说着话,眼睛盯着贾环,眼神有些渴望、急躁。

    他早听贾环提过:赖家很富裕。他预估绝对有不下五万两银子的家底。他虽说在雍治9年收过赖大的保证金,在雍治十年责罚过赖升。但,赖家家底的大头,他还没有吃到。现在机会来了。

    贾环微笑着坐下来,道:“当然要和大伯合作。清除我们贾家的硕鼠,怎么能少了大伯?”他要扳倒贾母照着的赖家,确实必须要贾赦的配合。

    贾赦欢喜的拍着桌子,道:“好!环哥儿,我果然没看错你。这一次我们三七分账!

    贾环看着利欲熏心、一脸贪婪的贾赦,心中颇有点无语。大伯,貌似我才是占着主动的一方吧!

    扳倒赖家,获取贾府部分管理权限是主要目标。搜刮赖家的家底是附带目标。贾环在贾母面前说的是要将贪--污款充公,但这并不表明他对赖家的家产没想法。他没那么高尚。辛苦一场,就为了让贾家公库中的银子多起来。但吃相不会像贾赦那么难看。

    贾环对贾赦的分配方式有异议。将他做晚整理出来的预案递给贾赦,“大伯,我们先看一看合作方案。”这是迂回的策略。

    贾赦接过贾环手中一叠文本,带起老花镜慢慢的看起来。

    时间流逝。贾环在贾赦这里吃了午饭才离开。

    …

    …

    三月初三下午,天晴微风。贾环拿到贾母查赖大许可的第三天。贾环带着两名小厮钱槐、胡小四,江兴生等族学管事培训班里最出色的十名少年,外加贾琮、贾蔷、贾芸等五名贾府子弟,一行十八人从族学出发,从东角门进到贾府内。

    管事处位于东角门北面,是由几间宽敞、明亮的屋舍组成的院落。屋舍俱是青砖琉璃瓦,飞檐廊柱,展现着贾府百年世族的底蕴、富贵风流。

    贾琏早早的带着小厮等在管事处里,正和赖大、林之孝、单大良、吴新登、张才一起喝茶。

    管事处这里的管家、管事、头目等人在昨天全部都接到通知:今天下午环三爷要过来查账。这样的场合,谁敢不在场?一个黑锅推过来,想不背上都难。

    贾琏一身锦袍,富贵公子装束,坐在正厅中喝着茶。

    底下几名交好的管事、头目纷纷求道:“二爷,我等往日尽心尽力的为府里做事,不敢怠慢。今天三爷查账,还望二爷帮忙说几句好话。”

    贾琏安抚道:“能有你们什么事?我知道。”

    管事、头目们道:“二爷高义。”

    贾琏笑一笑,看了好整以暇的赖大一眼。心里摇头。他前天在外面鬼混,回来才知道府里出了事:贾环要查赖大。这是矛盾激化的表现。其实,就他心里来说,他现在才懒的管这事。与他何干?

    贾环得叔父王子腾看中,要拿走贾府外事上的部分权力,他能有什么办法?压不住的。至于查赖大,不过是要杀鸡儆猴,免得日后“政令”不通。但他父亲让他今天过来看看。

    而他从凤姐儿口中得知,老太太怕是对贾环有想法。因为,老太太对贾环的策略是:好吃好喝的待遇,但不让他过问府里的事情。如果贾环这次要把事情搞大,想把赖大整下去,老太太怕是要用手段压贾环。毕竟,赖家是她的嫡系。她不会允许赖家倒下。

    这怕就是赖大现在有恃无恐的原因。

    贾琏心中一笑。他今天看戏就好,回头去给他父亲汇报。

    赖大五十多岁的年纪,穿着蓝衫,脸上皱褶很多,从容的喝着茶。他已经准备好了。

    这时,外面一名小厮快步进来,“三爷来了。”

    “哗哗”的一阵椅子拉到的声音,所有人都站起来,准备迎着来查账的贾环。

    赖大看了看四周,心里叹口气,这就是十一岁举人的威慑力。不情不愿的站起来。

    贾琏也没坐着,缓缓的站起来。他说是贾环的琏二哥,但现在而言,已经处在下风。他并不愿意为一点小事,给贾环留给不好的印象。

    “三爷下午好。”

    “见过三爷。”

    “三爷来了。”

    一连串带着各种心情,但依旧是讨好、急切的问安声中,贾环一行人的身影出现在管事处的门口、接着是庭院,再就是大厅。贾环迈过门槛,走进来。身影给下午的阳光拖的很长。

    他还是标准的读书人打扮:头戴黑色四方平定巾,一身蓝色直裰,神情沉静、从容。

    贾琏主动的先开口,笑着道:“环兄弟来了。”

    贾环拱手一礼,微笑道:“见过琏二哥。有许久没见琏二哥了。”

    贾琏招呼着贾环落座,笑道:“你正月十五之后就忙着族学里的事情,我那好打扰你?倒是听冯紫英说你卖皮蛋的事情了。哈哈。”

    贾环笑着点点头。

    接着,便是贾琮、贾蔷、贾芸几人和贾琏打招呼。最后才是管实处的奴仆们和贾环说话。气氛微微有些凝滞。三爷今天是带着“尚方宝剑”来查大管家。大管家都可以查,他们这些小鱼小虾米不能查?谁不担心,谁敢不敬着?

    贾环伸手示意,“都坐吧!”

    只有五个大管家敢坐,其他人都站在,见贾环看过来,都是赔笑着。

    贾环不以为意,开门见山的道:“我在老太太面前举报赖大贪--污公中的银子,诸位有线索,现在就可以当众交给我,一条线索一百两银子。”

    厅中一阵安静。

    坐在贾琏、贾环下首的赖大再无法维持平静,贾环一上来就说他贪--污,简直是蛮不讲理,压着怒气道:“三爷,没有证据的话,请你不要乱说。我赖大为贾家效力的时候,那时还没有你。”

    贾环眼睛平静的看着赖大,哂笑道:“工作时间越长。贪的银子越多。”

    赖大拍着椅子扶手站起来,怒道:“三爷,你不要血口喷人!老太太让你来调查,我给你查,但是你要查不出什么来,我看你怎么给老太太交待。”

    贾环鼓掌,“啪!啪!啪!”。厅中众多管事、头目噤若寒蝉。只听得到贾环的鼓掌声。

    贾环冷笑道:“只许你赖大作威作福,不许我说你两句?只许你拿府里的规矩来刁难我,不许我拿老太太的令箭来为难你?你赖爷爷的脸好大啊!钱诚,你出来说。”

    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从人群中走出来。青衣小帽,白白胖胖的模样。与钱槐相似。正是钱槐的父亲钱诚,现在贾家银库上做事。归二管家林之孝管。

    厅中的管事、头目都是倒吸了口凉气:钱诚怎么在这里?这可是内部人员,很多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

    然而,现在在管事处这里的基本都是管事、头目这个级别。比如吴兴登手下的管事戴良等。钱诚只是干活的奴仆,级别进不了厅中。

    其实原因很简单,钱诚刚刚在院落门口等着,跟着贾环一行人进来的。

    钱诚跪在地上,大声道:“回三爷,东府珍大爷前年在棋盘街和隔壁汝阳侯的竞争,买了几见绸缎铺子,总计花费3000两。今年春节前,蓉大爷卖这几间铺子只得了1200两银子。就我所知,前年原主林家只叫卖2000两银子。赖大和他兄弟赖升,在珍大爷手里贪了1000两银子。”

    “啊…”厅中一片哗然。这是猛料。

    赖大一脸的懵逼。他其实已经做好准备,但这么隐蔽的陈年旧事,钱诚怎么知道的?

    贾蔷已经红了眼,看着赖大。枉他一口一句赖爷爷。这****的。连他大伯的钱都敢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