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两百二十章 反击!反击!(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二十章 反击!反击!(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花厅正上首的位置上,贾母皱着眉头。她现在是想生气,也找不到理由。不喜的看着贾环,道:“好了,环哥儿。这点小事就不要烦你父亲了。”

    贾母开了口,安抚好宝玉准备训贾环的王夫人也就收声,点了点头,强调道:“理该如此。”

    贾环也点点头,“孙儿听祖母的吩咐。”

    鸳鸯、晴雯、薛姨妈、宝钗、探春等人都是松口气。贾环点头,那宝玉对贾环的指责揭过,贾环也不细究宝玉和秦钟的事。这件事就算糊弄过去。皆大欢喜。

    邢夫人心中一阵失望。这戏才看个开头,环哥儿就给老太太压下去了。这心长的真是偏。

    站在人群中赖大家的一脸失望。她是要看贾环给老太太训斥,没想到他几下就将宝玉的指责给撇清。但,不急。只要宝二爷对他还有敌意,这事就好办。

    王夫人见贾环的表态,心里有点诧异,又觉得理所当然。应该是她哥哥那日和环哥儿说了什么。对怀里的宝玉道:“不要哭了。你哭我这心里头也慌慌的。不要再摔那玉了。”

    说着话,从袭人手中拿过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的玉,带在宝玉脖子上。

    宝玉也不再哭闹了,看向正在薛姨妈怀里呜咽抽泣着林妹妹,欲言又止。

    贾母听贾环乖巧的说不再追究,心里气顺了些。就想要开口缓一下气氛,平息贾环心中的不满。

    这时,贾环再次说话。

    其实,花厅中众人的心理活动就那么一会。不过几秒的时间。正好是贾环表态完,看了眼王夫人手中大名鼎鼎的那块宝玉时的时间段。

    贾环朗声道:“祖母,至于宝二哥说林姐姐不和他顽。我倒是有几句话想说。林姐姐住在我们家远来是客。身世孤苦。父亲在扬州,母亲早逝。宝二哥日常也该让着林姐姐些。请祖母约束下宝二哥。”

    贾环根本就没打算就这么算了!他刚才注意力是看那块玉去了。所以停顿了几秒。今天宝玉指责他,拉他垫背,表现出明显的敌意、恶意。就这么糊弄过去?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

    贾环话一出口,让关心他的鸳鸯、晴雯、薛姨妈、宝钗、探春、迎春、惜春都是心中微微一紧。贾环这是什么意思?

    而贾宝玉的大丫鬟袭人,心中泛起苦笑。看着花厅正中的儒衫少年。宝二爷是昏了头啊。今天和林姑娘拌嘴,怎么要扯上环三爷?这可怎么收场?袭人不知道茗烟、李贵等人在宝玉面前说了贾环的坏话。

    王夫人不喜的看贾环一眼。这是什么鬼话?凭什么要她儿子让着小姑子的女儿?

    贾母亦是不喜。但贾环的话说的很在道理。不过,她不好轻易表态。黛玉母亲贾敏是她最疼爱的小女儿,竟然早逝。这是她心中的伤疼。

    这时候,两个小的闹的不可开交,偏偏贾环请她约束宝玉。这让她不好平衡。黛玉这个外孙女她很喜欢。但她心中最看重的肯定还是她的孙子宝玉。

    贾母和王夫人沉默时,贾宝玉从王夫人怀里怒气冲冲的跳起来,指着贾环骂道:“你放屁!我怎么没让着林妹妹?”

    这黑锅他绝对不背。他对林妹妹是如何?不比贾环好几百倍?竟然让你指责对林妹妹不好,简直是气死他。

    当初妹妹来了,那不是我陪着顽笑?凭我心爱的,妹妹要,就拿去;我爱吃的,听见妹妹也爱吃,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妹妹吃。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丫头们想不到的,我怕妹妹生气,我替丫头们想到了。

    贾环一看贾宝玉那神情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嘲讽的一笑。大脸宝,你还嫩着!

    贾环并不反驳,正在哭的林黛玉抬起头,满脸泪痕,我见犹怜,哭道:“姨妈,你听听。原是我的错。宝二爷都让着我了。呜呜…”

    宝玉给黛玉这么哭一句,说一句,弄的气势全无,讪讪的看着黛玉。但要他当众认这么个错,脸面上不好看。他今年有十二岁了。有些自尊心。

    薛姨妈哭笑不得。宝玉给环哥儿带到沟里去了。她怀里的林姐儿是个多心的人,听宝玉这么说,还不炸开?

    当即,搂着黛玉,拍拍她的背,安慰道:“好孩子,不要哭。兄弟姐妹一块儿顽,吵几句算的了什么?谁小时候不是这么过来的。你是只有你一个。我兄弟姐妹五个,哪有不吵的时候?”

    薛姨妈开口,将气氛活跃起来。众人都是跟着笑,“姨妈说的是。林姑娘和宝二爷关系好,才这么闹起来。”

    林黛玉便收了哭声。她是很聪明的人,感觉到压力。

    王夫人亦是笑着说几句,看了带着泪痕的黛玉一眼,脸色淡淡的喝茶。

    贾母笑呵呵的道:“好了,好了。都不要哭了。你们两个小的,像冤家一样。见不着要找,见着了要吵。”

    厅中的丫鬟、婆子、陪房们纷纷笑起来。客厅的气氛终于放松下来。

    宝钗性情端庄,寡言少语,她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

    不过,坐在宝钗身边的探春差点笑起来。她弟弟够坏的。

    别看林姐姐现在不哭了,但就二哥哥刚才骂三弟弟的那句话。以林姐姐的脾气,至少要冷他大半个月。这还得二哥哥时常去陪小心,才能缓的过来。

    …

    …

    贾环现在和贾母说一声,转生就走,今天的事情也就算完了。但贾环今天的目的是:教贾宝玉做人。

    贾环等大家都说完了,再一次主动出击,道:“老太太,刚才说到宝二哥到我那里招待不周的事情,我需要再解释解释。”

    贾母看着贾欢,顿时有点头大。她即便不喜贾环又如何?这哥儿前程似锦。她又不能赶他离开贾家。京城里多少人等着招他做女婿。

    叫他老子打他吧,他老子又赖得管。总不能她一个老太太去动手去打他吧?再者,这哥儿牙尖嘴利,一句句说的都在理,她能怎么着?

    贾母心里感觉到贾环这哥儿是个很难缠的人物。下次像这种小事,一定不叫他进来。刚才幸好薛姨妈在给化解了。眼不见心不烦。

    围观的众人再次看向贾环,想着环三爷要说什么。可以肯定,不会是对宝玉的好话。刚才,那一幕,明眼人都看出来,宝玉将林姑娘得罪很了。

    贾环道:“宝二哥去我那里,茶水、吃食一应和姐姐妹妹们,和我都是一样的。宝二哥感觉到不适应,应该是因为对我科举的那一套不敢兴趣。宝二哥,是吧?”

    宝玉瞪着贾环,气呼呼的道:“那肯定。你就是个禄蠹。”他鄙视科举,鄙视四书五经,鄙视贾环这种人。

    薛姨妈就有些无语。宝玉这是给环哥儿钓出话来。老太太和太太都是没法说的。看来,他今天是真的气昏了头。

    贾环不以为意,对贾母道:“宝二哥如今越发的大了。不要将心思老是放在姐姐妹妹是不是和他顽这种事情身上。叫我说,还是应该让父亲给宝二哥请一位先生,教授四书五经,博一个正牌子的读书人出身。如果父亲比较忙,我可以代为聘请一位先生。我认识不少才华、人品俱是一流的生员。”

    贾环本身是举人,他说他认识优秀的秀才,没人会觉得他是胡吹。这是事实。

    王夫人本来是像炸毛的猫,准备护着宝玉的。薛姨妈能看出来的事,她怎么看不出来?但贾环这番话把她说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在贾府来说,爵位是贾琏继承。宝玉要么就是荫官出仕,要么是捐监生出仕,或者捐御前侍卫出仕。进了官场后,自有他舅舅提拔、照看。但就出身而言,当然是两榜进士出身的读书人做官最硬。不然,她怎么会让她大儿子读书?可惜珠儿英年早逝。想着就悲从心来。

    贾宝玉再看着贾环就不仅仅是生气了,眼神里丝毫不掩饰他的厌恶,还有他遮掩不住的慌张。

    贾环是把设计他的事情说的冠冕堂皇。谁不知道他讨厌读书?去读书了,那有时间和府里姐姐妹妹们亲近、玩耍?偏贾环就叫他去。逼他做他不喜欢的事情。贾环的良心都黑了。

    贾母知道贾环说的是正理,也知道贾环设着套,心里溺爱着宝玉,道:“你宝二哥年纪还…”说到一半,看着更年轻的贾环,便把话收回来,改口道:“你宝二哥身子弱,过一两年再去外头读书。”

    贾环劝道:“祖母,要不我先留意着塾师,有结果我就来回一声。也给父亲说一声。”他同学里秀才就十几个。庞泽、卫神童、许英朗现在就在京城里。参加二月礼部会试的大师兄、罗君子、纪鸣也在京城中。贾母只要敢答应,他保证花样“虐死”大脸宝,虐的他不要不要。

    贾宝玉出内宅到二门外读书的事情。贾政是同意的,但是他请塾师的水平不行。有想法,没执行力。王夫人也是同意的。但她舍不得宝玉吃苦。能拖就拖。贾母知道应该同意,但她不会同意,担心宝玉受苦。

    见贾环把贾政都给搬出来,贾母含糊的道:“你先别给你父亲说,等有结果你再来回我一声。”

    贾环点头道:“好的。”

    贾宝玉一脸死里逃生的模样,重新回到王夫人身边坐下。他很清楚他父亲的想法,只要贾环一说,包办请塾师的事情,他父亲必然会欣然同意,只怕过两天他就得出去上课了。给贾环捏着这个“杀手锏”。他决定,不敢以后心里如何生气,也不去拉贾环垫背。茗烟、李贵误他啊!

    贾环今天态度好的不像话。等着看好戏的邢夫人都觉得快不认识他。但虽然是不同的配方,不同的味道,结果却是一样的。她隐约感觉环哥儿的斗争策略好像有变化。

    人群中的赖大家的,心里微微有些失望。她自是看得出来,宝二爷给贾环连着打击两次,短时间内,怕是没有心思和贾环斗。那,这样一来,赖家不又要直面贾环的压力?

    赖大家的心中悚然一惊。

    以贾环如今在贾府内的地位,贾母有心晾着他也没法晾。闲聊几句,众人都沉默下来。仿佛贾环站在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冷场王。

    贾母无奈的问还站在花厅正中的贾环,“环哥儿,你还有事?”

    贾环点点头,“嗯。”

    贾宝玉感觉寒毛都竖起来,盯着贾环。环老三,你有完没完?宝二哥心中其实有点畏惧。

    花厅中的气氛微微一紧。天知道环三爷还要说什么事?(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