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两百一十九章 反击!反击!(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一十九章 反击!反击!(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午后的阳光带着柔和的气息飘散在望月居布置的雅致的客厅中。站在贾环身旁的两个大丫鬟晴雯和如意对视一眼,都有些不满。宝二爷又来这招!

    贾环一脸的无语。贾宝玉“开大招”关我什么事?又不是在我这里摔玉?

    鸳鸯十七八岁,今天穿着一袭浅青色的对襟褂子,身姿高挑。白腻的鹅蛋脸上带着苦笑。老太太在屋里生气了,打发她来将三爷叫过去。很急。

    鸳鸯压着心里焦急的情绪,解释道:“今日宝二爷和林姑娘在老太太面前顽。几句话拌起嘴。宝二爷闹起来,把玉摔了…”

    贾环心里有些疑惑,倒没有为难的鸳鸯的意思,伸手示意道:“鸳鸯姐姐,边走边说吧!”

    贾环带着晴雯、如意,鸳鸯并几个小丫鬟出了望月居,往贾府西路走去。路上鸳鸯给贾环解释着详细情况。

    鸳鸯道:“二爷说:环哥儿不让秦钟和我顽,妹妹也不和我顽,天天往环哥儿那里躲着我。姐姐妹妹们也不和我顽。总去环哥儿那里说笑。都说我这玉稀罕。我怎么不觉得?我今天摔了这玉,和大家一样吧。老太太听了很有些生气,打发我过来将三爷叫过去询问。”

    说完后,鸳鸯轻轻的叹口气。以她所处的立场,不好对宝二爷指责三爷的事情说什么。她心里以为:三爷这是无妄之灾。

    贾环哂笑一声,“呵呵。”

    贾宝玉可以啊,知道拉他垫背。到底是长大了几岁,懂的玩语言技巧了。

    行,我今天教教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

    贾环一行从角门进入内宅时。一名小丫鬟一溜烟的跑到二门处,和一名等候着的小厮说了一声。片刻后,在议事房里的赖大就得到消息。

    赖大作为大管家,在贾府东边的议事房中有一间小厅用来消息。此时,赖大在小厅中坐着喝茶,兄弟赖升在一旁。

    赖大将小厮打发出去后,赖升不解的道:“哥哥这是何意?”

    老实说,前些时候,他哥哥拿规矩软抵抗的“刁难”下贾环,他就觉得不妥。族学里的管事培训班,已经建立起来,多说无益。何必呢?

    赖大脸色平静的喝着茶,反问道:“你说环三爷在府里的权势增大,谁最着紧?”

    赖升沉默着。很明显,现在最难受的就是他们赖家。府里谁都知道贾环不待见赖家。

    赖大微微一笑,老脸上全是皱褶,“错了。最着紧的是宝二爷。”

    赖升惊讶的看着大哥,“这…”虽说东府里的贾蓉、贾蔷都敬着他们,叫赖爷爷。但挑拨主子,给老太太知道了,还是很犯忌讳的。

    赖大再笑,轻声道:“你又错了。只要和宝二爷的长随李贵说一说就行。跟着宝二爷的人比宝二爷更着紧、更害怕环三爷冒头。宝二爷在前面顶着,我们赖家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赖升一琢磨就明白过来。贾环崛起,势必会侵夺跟着宝二爷的人的利益。比如:李贵、茗烟前段时间不是讥讽过贾环吗?这怕是已经感受到。这是解决赖家当前危机的好办法啊,前面刁难贾环只是对外做一个表态。

    赖升顿时大笑,竖起大拇指,佩服的道:“大哥真是高明!”

    赖大眯着眼睛笑一笑,喝着茶。此时,环三爷应该到老太太面前了吧!

    …

    二月二十四是清明节。二月底已经是仲春。贾母上房的院落中,树木葱郁。下午的阳光洒落在屋檐、园林、台阶上。

    几名小丫鬟给贾环行礼。贾环点点头,当先走进贾母等人所在的花厅中。鸳鸯、晴雯跟在贾环身后进去。

    花厅中,贾母正沉着脸,手拄着拐杖。老太太心里火气很大。坐在下首的王夫人抱着掉眼泪的宝玉安抚,慈母做派。她身后站着的金钏儿、彩霞两个贴身的大丫鬟都明白太太心中的愤怒。

    容貌出挑的彩霞看着进来的贾环,一身读书人的装束,气质沉静,眼睛一亮,想要提醒,却不敢开口。

    毫无存在感的邢夫人依旧是毫无存在感,笑孜孜的看热闹。薛姨妈正在安慰着呜咽哭泣的林黛玉。

    宝钗,迎春、探春、惜春几人都是坐着,沉默不语。花厅中气氛沉默,只有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哭声,再加上王夫人和薛姨妈的安慰声。

    贾环分别向贾母、王夫人行礼,“见过老太太,见过母亲。”心里倒是有点奇怪,王熙凤和李纨竟然不在这里。

    随即,心中有些明白。王熙凤多半是不敢得罪他,所以没有像往常一样,得了消息就赶过来。而李纨多半是感激他教导贾兰,也不愿意来趟这趟浑水。

    贾母冷着脸道:“鸳鸯,你路上都给环哥儿说了吧?”

    鸳鸯点头道:“是的,老祖宗。”

    贾母气恼的顿着拐杖,“环哥儿,你自己说吧!你当日回府是怎么给我保证的?秦钟那孩子我是见过的。模样,人品都是极好。你怎么不让他和宝玉顽?听宝玉的话,他去你那里顽,你是不待见他的。他是你哥哥。再者,你住的地方不是贾府的地方?”

    事情涉及到宝玉,贾母亲自上场,质问贾环。压迫感十足。按理应该是王夫人先训贾环。她是贾环的嫡母。

    贾环进花厅里来,看的不仔细。站在鸳鸯身后几步的仆妇人群中赖大家的,脸上带着冷笑,隔着五六米远,看着贾环。

    贾环对贾母迫不及待的质问,表示很淡然。贾母和王夫人对宝玉极其的宠爱,更准确的说是:溺爱。所以这小屁孩都快上天了。但今时不同往日。从容的道:“祖母息怒。孙儿和宝二哥说几句。”

    贾母冷哼一声。

    贾环目光落在给王夫人搂在怀里的贾宝玉身上。十二岁的男孩,还给母亲抱着,摩挲着脸安慰着:“我的儿…”,这画风简直是…恶寒无比。二十一世纪的独生子都没这么宠的吧?

    贾宝玉穿着白蟒箭袖,一张大圆脸,玉面星眸,脸上带着泪珠,不时的抽泣几下。

    贾环忍着心里嘲讽大脸宝的冲动,拱拱手,道:“宝二哥说我不让秦钟和你顽。这话是谁说的?”

    宝玉扭头不理贾环,躲在王夫人怀抱里。他心里早就对贾环不满。好朋友秦钟这次来族学里读书,他派茗烟去请秦钟来府里见面。秦钟推辞:说贾环不让。这让他如何不恼?更为可恨的是:林妹妹的事情。现在妹妹一和他吵架,就去贾环那里躲避。贾环不待见他,他怎么追着妹妹一起去?

    见宝玉不接话,贾环道:“族学学规第五条规定:不准男风。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如果秦钟是因为这个缘故不和你顽。这怪到我头上,我要承认。”

    贾环话音才落,厅内响起轻微的骚动。几乎所有人都想起雍治九年春节前宝玉挨打的事情,缘故就是贾环在老爷面前“诬告”宝玉和秦钟有染。

    贾母和王夫人的脸色就变了。宝玉这个年纪喜欢女子都比较忌讳,更遑论男风。更是离经叛道。给老爷知道,至少是一顿板子。

    宝玉从王夫人怀里起来扭过脸,怒道:“你胡说什么。我和秦鲸卿是好朋友。见面聊天不是应该的吗?”

    贾环讥笑一声,“是吗?要不要我把秦钟叫过来质对?”

    宝玉气的脸色涨的通红,挣脱王夫人站起来,怒声道:“你现在在族学里作威作福,谁敢不听你的话?叫秦鲸卿过来质对又如何?他敢说你的坏话。”

    厅中,金钏儿几个丫鬟的脸色就缓下来,这是正理。秦钟来了也不敢说实话啊。

    贾环冷笑一声。贾宝玉的脑子还是挺好使的。这么快就想出理由。讽刺的道:“宝二哥说的好有道理。你敢对着祖宗起誓,说你没有亲过秦钟,没有摸过他吗?”

    他见过秦钟。秦钟眉清目秀,娇怯有女儿之风。以贾宝玉的尿性,他敢肯定这两人有一手。入巷不一定,但亲密的举动一定有。贾宝玉连贾府内丫鬟嘴上的胭脂都要吃,何况于容貌更甚的秦钟?

    贾宝玉顿时语塞。

    站在贾母身后的鸳鸯心里一阵恶寒。好恶心。眼睛去看身侧站着,今天跟着宝玉的袭人、媚人。真是为难她们两个了,跟着这么个主子。

    站在薛姨妈身边的紫鹃眉头深深的皱起来眉头。

    薛姨妈一看宝玉的神态就知道有问题。八成给贾环说中了。心里摇头。有些事情,私下里说没什么。这要是当众挑明了,问题就大喽。

    邢夫人脸上笑开了花,笑盈盈的喝着茶。环哥儿这反击,真是凌厉啊!她就喜欢看宝玉吃瘪这种好戏。

    王夫人帮贾宝玉解围,挑起眉毛,冷声训斥贾环:“好好的起什么誓?环哥儿,你说话仔细些。你姐姐妹妹都在这儿,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往外说?”

    贾环对王夫人拱拱手,“儿子知错。”王子腾敲打过他一次,他现在确实需要对王夫人保持尊敬。但,王夫人今天这么偏袒宝玉,他心中一直以来摆脱王子腾制衡的想法,越发的强烈。

    贾环不能和王夫人硬顶,但说贾宝玉没有任何问题。再对贾宝玉道:“宝二哥要是觉得我主持调查不公正,那请父亲来查。当日香怜、玉爱,现在还在族学。”

    这是紧逼一步。

    宝玉这会就不是语塞了,和贾环愤怒的反驳的气势全无。而是脸色微变,带着害怕的神情。给老爷知道这种事,他肯定得挨打。

    贾环心中冷笑。也就这点本事。还想拉我垫背!

    王夫人心疼的将宝玉拉回来,搂在怀里安抚,“我的儿,没事…”

    厅中的众人沉默着不说话,心思可不相同。事情到现在已经非常明显。除非是故意看不到的人。显然,环三爷禁止族学里的男风,发现一个,开除一个。所以秦钟不敢和宝二爷顽。

    但,没人能说环三爷做错了。

    宝二爷发脾气摔玉,对环三爷的指责,首先第一条就是他自己的错。

    厅中,因贾母怒气而来的压抑的气氛稍稍缓解。(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