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两百一十三章 宁国府家宴(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一十三章 宁国府家宴(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环沉思时,贾家子弟自己饮酒作乐,熟络的行着酒令,气氛热闹。

    其实是贾蓉搞不懂贾环的喜好,不敢乱来。不然,他们平常喝酒,肯定是有美女作陪。

    贾琏一身锦袍,和贾蓉等人觥筹交错。心中有点感慨。他现在看贾环是相当复杂的。

    贾环得叔父王子腾看中,这让贾环在贾府内的地位得到稳固。如果贾环愿意,他在贾府外事上的权力很有可能要给贾环拿走一小半。但这事,他是毫无办法的。大势如此。

    他抗拒贾环侵蚀他的权力,建议他父亲让贾环安静的读书,要给贾府撑门面,至少得是个进士。他本人对贾环敬而远之。但离得远,也逃不过给贾环“夺权”啊。

    这是要压不住了。他现在很有点理解太太(王夫人)的心思。当然,他可不敢去做敲打贾环的事情。

    前两天想要“敲打”贾环的史智现在灰头灰脸,都快在四大家族的子弟圈中传成笑柄。他作为叔父(王子腾)的女婿,竟然不知道上面的想法,可见蠢的可以。

    另一位,薛大傻子,和贾环赌狠,被激的签了状子,听说这两天在教坊司胡同里泡着。估计心里也是虚的很。

    贾蓉和贾琏喝了一杯,看贾蔷一眼,无声的笑问道:“如何?”初九上午,他和好兄弟贾蔷商议时,贾蔷并不希望他请环叔来喝酒,说环叔会夺他的家业。

    但环叔连首座都懒的坐,要说有夺他家业的想法怕是假的。这个让座,本来就是贾蔷设计的一个套,测试环叔的心思。

    贾蔷无奈的一笑。他大伯(贾珍)的死,贾环是脱不了干系的。所以,他心中对贾环一直都很有意见。但现在,见贾环没有夺蓉哥的家业的意思,敌意降了不少。

    再想着他如今在族学里读书,给贾环管着。心里就有点松动。毕竟,当日他大伯对贾环做了什么,他现在是清楚的。论道理,还是贾环占着的。他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再加上大伯死去的时间也有大半年,心中的仇恨再淡了几分。

    而如今,贾环又得到王家舅老爷的看重,飞黄腾达之日不远。在四大家族内都颇有地位。他低头服软不算丢人。

    贾蔷讪笑一声,从软榻上站起来,给贾环敬酒,道:“环叔,侄儿给你敬酒。”

    看着容貌俊美的贾蔷,贾环微微有些诧异。贾蔷对他有意见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然而,贾蔷对他来说,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根本不知道花费心思去设计。他无须关注贾蔷的想法。是贾蔷要关注他的想法。不要搞反了。

    贾环洒然的一笑,点点头,“嗯。”拿起酒杯,喝了一杯白开水。

    贾蔷见贾环给面子喝了酒,心里稍缓,多了几分把握,道:“环叔,侄儿想进你的管事培训班里学习。”

    贾蔷这个请求顿时让落云轩中安静下来。贾琏、贾蓉、贾琼,贾琛,贾璘都好奇的看着贾蔷。但因为贾环在座,并没有发声询问。好好的爷们,去奴才的班里学本事?

    贾环就笑起来,反问道:“为什么?”

    贾蔷道:“我想学点东西,好有能力帮蓉哥料理家务。”

    这如果换一个人来说这样的话,就是有谋夺贾蓉家业的心思。但贾蓉和贾蔷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关系极好。顿时很有点感动,“好兄弟!”

    宁国府自他父亲(贾珍)死后,家业有点衰败了。虽说府里给环叔整顿了一下,把大总管赖升等人搞下去,奴才们做事用心了些。但外头的那些庄子,店铺里并无改变。

    他这个宁国府的主人很清楚,府里衰败的势头并没有改变。收入正在逐步的减少。

    年前的地租还是定额:约有一万两银子。但因为今年的事多:父亲去世,他跑官。到底是差了些用度,把棋盘街的那几间绸缎铺子作价1200两银子给卖出去了。

    贾环吃了筷子火腿炖肘子,口感酥烂,入味透彻,平静的道:“心是好的。但你要帮蓉哥儿料理家务,至少要考个秀才的功名。放年学时月考多少名?”

    贾蔷还是挺聪明的。管事培训班中,现在识字的人很受重用。都是骨干。当然,开学之后,就是卖松花皮蛋的实践,到时候谁会脱颖而出,要看真本事。

    贾蔷有点惭愧的道:“成绩中等,第十八名。”

    贾环轻轻的点头,点评道:“再认真学两年,考个秀才功名出来。”

    贾蔷苦笑道:“环叔,你是科场前辈,按理说,你说的是对的。可我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子。认真读,也是担心被你开除而已。”

    他今年不过十八岁,没个正当营生。靠着贾珍、贾蓉帮衬过活。脱了族学这个皮,就是打流。没有正当的职业。和街面上的混混一样。这种没脸面的处境,他如何肯?

    贾环笑一笑,轻描淡写的道:“童子试不糊名。”

    贾环这句话一下子将轩中的气氛给推起来。贾琏、贾蓉、贾琼,贾琛,贾璘都是乐起来。环三爷这话还不清楚么?可以作弊啊。环三爷可是正统的科举出身,他有门路的。这句话顿时把大家的距离拉近。

    贾蓉呵呵笑道:“环叔,你看我现在去考个秀才行吗?”

    贾琼道:“蓉哥儿,你别瞎扯。你都是有爵位的人。文武殊途啊。三爷,你看我有希望不?”

    贾琛,贾璘两人也是鼓噪着,“三爷,多少银子可以买一个秀才功名,你说话。”

    厅中的仆人们都是跟着凑趣,“以三爷的本事,打招呼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要什么银子?”

    贾蔷再看贾环的眼神就变了。很有点复杂。贾环要是保他一个秀才功名,他还谈什么大伯的仇恨?为贾环效力都是应该的。心里有点转不过弯来。可秀才功名实在太诱--人。

    贾环淡然的道:“想考秀才,行啊,先到族学里学三年。”

    这话一说,贾府众人热情消退,不过气氛却活跃起来。

    贾环看了正纠结的贾蔷一眼,并不管他。

    有红学观点认为,贾府落魄后,贾蔷带着大观园戏班中最出色的龄官离开,成婚。算是个比较好的结局。贾蔷生性聪明,从他与龄官的爱情看,品性不算坏。算是宁国府中可以培养一二的人物。当然,贾环要考察下。所以,先让他在族学里再学一两年。

    贾家的偏房子弟中,还有一人具备培养价值:贾芸。他日后拜宝玉做干爹,走王熙凤的门路,在大观园里管种树的活儿。高额的续书将此人写成坏人,但脂砚斋在第二十四批注:芸哥仗义探庵。

    对这句话的解读,红学观点普遍认为是:贾芸在贾家败落之后与小红一起去狱神庙探望王熙凤和贾宝玉。受王熙凤之委托,与刘姥姥等商议解救巧姐。并去大观园请求妙玉的帮助。

    贾芸的年纪在贾环设定的族学招生范围内,然而此人还没有到族学报道。贾环也并不着急。他固然愿意在贾府的偏房子弟中选拔一些人来培养,因为这是宗族势力。对贾家,对他都会很忠诚。

    但贾环并不强求。有人才可喜,没人才,他也要贾府给扭转过来。贾芸能来就来;不能来,只能说明贾芸眼光有限。

    …

    …

    再喝了两三杯酒,宁国府内的尤氏派人来传话:“问蓉哥儿酒吃的如何?请环哥儿到府内略坐一会儿。有事相询。”

    贾环过年来到东府里拜年,就是给尤氏拜年。贾蓉、秦可卿都算是他的晚辈,他是不用拜年的。当时,和尤氏、秦可卿等人一起略坐了一会,喝了半杯茶。

    贾环点点头,“嗯。我一会进去见大嫂。”将小厮打发走。

    贾蓉知道什么事,赔笑道:“环叔,必是为秦钟到族学读书的事情。”同时,心里很有点苦涩。

    贾环有点奇怪,但随即觉得应该是真的。秦可卿和尤氏的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琢磨了一下,“蓉哥儿,族学的管事培训班,半年就毕业,到时候,东府里的店铺、庄头,都可以整顿下。你这府里的收入也会多起来,稳定下来。”

    他的管事培训班的毕业生,荣国府里未必能全部消化的了。再者有很多人本来就是宁国府这边的家生子。

    贾蓉顿时大喜,起身弯腰行礼:“谢环叔。”心里的苦涩立即抛到九霄云外。真有效果的话,他得想怎么讨好环叔才是。

    贾环笑一笑,环视了贾家子弟一圈,并没有多说。其实,他刚才思考贾家子弟如何把薛蟠教得坏了十倍,有点头绪。从历史中找答案。

    比如,飙个马,没撞死人,把人撞残废了的;或者当了一回西门庆,偷了潘金莲。当然,没有害死武大郎。或者当了高衙内,当街调戏妇女,别人敢怒不敢言;再或者强卖,夺人钱财、祖产的等等。

    这些狗屁倒灶,欺压良善,仗势欺人,横行霸道,巧取豪夺,但又罪不至死的事情,贾家子弟未必就没有做过。

    这些问题,会成为日后政敌攻击贾家的黑材料。最好是要能压制、肃清。贾环并没有亲自上场,搞“整风”的打算。他希望让贾蓉、贾蔷来做。

    第一,他现在地位不够。贾蓉才是贾家的族长。名正言顺。第二,这些事情很难理清,很耗精力。他没这个时间、兴趣。所以,先要扶贾蓉一把。让宁国府回回血。

    贾琏、贾蓉、贾蔷等人不知道贾环的用意,在厅中热烈的议论着族学的事情,畅想未来。

    今晚,连立场最强硬的贾蔷都对贾环“服软”了。宁国府这边对贾环来说,再无任何阻力。

    贾环洒然的起身,离开落云轩。进了垂花门,在尤氏的大丫鬟银蝶儿的引领下,前往宁国府内的偏厅,去见尤氏、秦可卿。(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