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一百九十章 各自的心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章 各自的心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环从北街进入住处望月居。消息在极短的时间内,在腊八节的粥香中传遍贾府。就像是小池塘里投入了一块巨石,涟漪瞬间传遍池塘的每一处。

    贾母上房。上午时分,冬日柔和。贾母在花厅中和赖嬷嬷说着话。赖嬷嬷是服侍过贾府老主子的人,在贾府中颇有地位。今日腊八,过来走动,探望老太太。

    贾母听到身边的大丫鬟翡翠进来汇报,微微沉吟,乐呵呵的对赖嬷嬷道:“我家里这个哥儿,这一两个月在外面不知道忙什么,今日才回来。倒是让人担心。”

    赖嬷嬷笑着夸道:“别环哥儿年纪小,有个举人功名,在外面能撑的起门面。”

    她的二儿子赖升本来在宁国府当大总管,风光、舒服。但是给贾环、贾赦、贾蓉三人联手给赶下来,还陪了几千两银子出去。现在只在荣国府里领一个管事。她心里对贾环很有意见。

    贾母就笑起来,“咱们这样的人家,也不靠人投献土地、庄子过活。”

    说笑一会,赖嬷嬷借口有事,告辞出了贾府。

    贾母命人送赖嬷嬷出去,在花厅坐着沉吟了片刻,吩咐道:“鸳鸯,你将厨房里给我熬的腊八粥送一份给环哥儿。”

    “是,老祖宗。”一旁站着,身姿高挑的鸳鸯应了下来,心里悠悠的长叹一口气。

    很明显,等会环哥儿要过来给老太太磕头请安的。老太太却要她先送腊八粥过去。这是一种礼遇。但又何尝不是一种疏远呢?正常人家,那样祖母这样待亲孙的呢?

    唉,三爷啊!

    …

    东跨院中。薛姨妈带着宝钗、香菱进来看王夫人。正好宝玉从外面见客回来。王夫人和薛姨妈两人在椅子边喝茶,说话,聊着近日的话题。

    周姨娘、周瑞家的并金钏儿、彩霞几个丫鬟在一旁侍奉着。至于赵姨娘,自环哥儿中举后,太太跟前的小事,没几个人敢支使她做。太太亦不大管她。今日赵姨娘又告病在她的小院里休息。

    宝玉则是殷勤的和坐在身边的宝钗说话。宝姐姐今天穿着一袭素雅的白色衣衫,梳着刘海,俏脸如玉,杏眼明澈。颈脖、手腕等露出的肌肤雪白莹润。端坐着,明丽难言。与林妹妹相比又是另外一种风情。令他很有亲近之意。

    “宝姐姐好几日没进来顽,可是又病了。我是不知道,知道了定会去看姐姐。”

    宝钗微笑着道:“谢宝兄弟关心,并没有。”

    站在宝钗身后的莺儿就是抿嘴一笑。她们姑娘近日在忙着打络子,哪有功夫进来顽?

    正说话间,玉钏儿进来道:“回太太,环三爷回府了。”

    王夫人冷淡的点点头,“知道了。”

    薛姨妈笑吟吟的喝茶,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模样俊逸的宝玉。她是知道她姐姐的心病何在。环哥儿如此优异,她姐姐就怕二房内东风压倒西风。

    她等会要找个机会去老太太那儿坐一坐,环哥儿按理要去给老太太请安。她正好邀请环哥儿去梨香院吃酒,又不用引起她姐姐的忌讳。

    宝钗听到信息,心里突然的浮起些难言的情绪,或许是娇羞与期待的混合。耳边宝玉的话突然变得有些遥远。

    坐了一会儿,王夫人琢磨了一回,对薛姨妈笑道:“我们一起去老太太那里坐一会。”

    她预估贾环不会单独来给她磕头请安。在老太太那儿一并见了,免得单独见他心烦。

    …

    东跨院后的三间报厦厅内,黛玉、迎春、探春、惜春各自带着丫鬟在迎春屋里顽笑。

    今年冬天时,贾母觉得位置太小,让三春搬出来到这里报厦厅内居住,只留宝玉、黛玉在跟前。

    正说笑间,探春的丫鬟翠墨一溜烟的小跑进来,笑兮兮的道:“姑娘,三爷回来了。”三爷昨天让人送信回来,说今天腊八回府。姨奶奶那儿都通知到。

    探春明眸含笑,顾盼神飞,将手里的茶杯放在侍书手里的托盘中,“三弟弟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

    迎春和惜春两人就是笑,“三妹(姐)妹(姐),定是提前知道消息,只瞒着我们。”

    黛玉抿嘴轻笑,细声道:“二姐姐,三妹妹,四妹妹,我们午饭要去老太太那里吃了。”

    黛玉是极聪明的人,一听消息就明白。她说话时有一股难言的风流妩媚韵味流泻出来,仿佛是江南水乡酝酿出的神韵,钟灵毓秀,汇聚于她一身,正随着她的年纪增长,如同清水芙蓉,绽放着她难以描摹的美丽。

    她固然是很好奇环哥儿这么年轻就考取举人,但关系只能算一般。宝玉可是很讨厌环哥儿的。

    …

    贾府西路,李纨中,消息传到。李纨正在房中给儿子贾兰补习课业。秀雅的美少——妇翘起尾指轻拢着耳边鬓角的青丝,沉吟片刻,吩咐道:“素云,碧月,我们一回去老太太那里。”

    …

    贾府西路,凤姐院中。王熙凤这两日又病了,卧在床中。平儿侍奉在跟前。

    贾琏今天上午去修国公府上吃酒看戏,正入巷的时候给他父亲的小厮喊回来。从角门进来换衣服。正看到他的娇妻美妾在屋里说话,就笑道:“你们俩还不知道消息呢,环哥儿回府了。”

    王熙凤浑身没什么力气,懒洋洋的躺着,没好气的道:“环哥儿回了就回了。多大点事。”

    她最近又在和贾琏闹。琏二爷在外面偷嘴呢。至于,贾环,她跪也跪了,银子也赔了,只要不再去惹他,不会有事。当然,王熙凤是不知道贾环对她的看法。

    贾琏轻佻的去摸平儿的脸蛋,平儿又羞又急的躲开,瞪着贾琏,这算什么?她是通房丫鬟,琏二爷想要她,要奶奶同意才行。

    贾琏不以为意,嘿嘿笑道:“妇人之见!环哥儿最近做的好大事。顺天府、永平府的官场给他闹翻天,知县、知州都给压住。

    两天前,他的老师官升两级,正三品的都察院右副都御使。正奉旨查李大学士,在京城中炙手可热。”

    王熙凤惊讶的道:“嗳哟,环哥儿这是越来越厉害了!到那里都能闹出动静来。”贾府和都察院的一些御史有来往。她知道右副都御使有什么样的权势。

    贾琏道:“那是。”贾环的后台、靠山又升官了。他自那日凤姐儿跪地,贾环又要求把来旺打发去金陵种地,心里对贾环还是有些意见的。惹不起,我躲的起吧!

    贾琏说了两句,就去见贾赦。

    王熙凤沉吟了一会,道:“平儿,你将我屋里的腊八粥送一份给环哥儿,再去老太太跟前候着。算了,你服侍我穿衣衫,我们一起去老太太那里。”

    平儿急道:“你这又是何苦呢。病着就好好休息,我替你去罢。”

    王熙凤摇摇头,“你不懂。”贾环今天很有可能会要权。老太太免了贾环的晨昏定省,贾环平常不怎么去老太太那里,要说插手府里的权力,今天回来去见老太太时,无疑是个好机会。

    别人今天去老太太屋里,大约是想着和贾环见见面,免得引起太太的猜忌。她是觉得权力分配、调整的时候,即便只是可能,她还是想在场。

    平儿心里一阵无语,无奈的服侍着王熙凤穿衣服。她怎么不懂?奶奶也是太敏感了!但凡少操点心,也不会总是病。

    环三爷要夺权,也是夺外面爷们的权力,内宅里的实权和他相什么干?

    …

    腊八节,贾赦昨晚在小妾妙翠这里折腾的太晚了,九点多才起床。他派人找贾琏过来,是想起一桩钱财的去向,问贾琏一声。

    贾琏坐在小妾妙翠房里喝着粥,正等着的时候,恰巧府里传来贾环回府的消息。他是一品爵一等将军,归宗人府管,在五军都督府有个职位,平日点卯都是虚应故事。不过,贾环近日折腾出来的事情他很清楚。

    真是个人才啊!但他没想好怎么和贾环相处。

    要说用贾环吧,他其实也有点担心驾驭不了。贾环后台太硬。他这个一品爵一等将军,是惹不起正三品文官的。而且,贾环走的是文官体系,他怎么用?

    合作吧,都是贾环“请”他出场,是贾环占据主动。

    等了好一会,见儿子贾琏匆匆进来。贾赦问了一声钱财去向。

    贾琏回道:“送宫里去了。”珍大哥死后,大姑娘(贾元春)在宫里的用度、打点事宜都是他负责。

    贾赦捻须沉吟着,没说话,这事算是揭过。想了想,问道:“琏儿,你觉得环哥儿是怎么想的?他真不打算在府里管点事?”

    贾环自中举以来,老太太并没有给他任何在府里的权力,只是优待。而贾环也没有染指贾府内权力的意思,没多久就去了遵化。这是有点奇怪的。大丈夫岂可无权?

    贾府对外的人脉、关系,自是他和弟弟贾政维持着。一武一文。但跑腿的事情都是他儿子贾琏在办。管家则是赖大等人负责,这几个管家的位置,由老太太把控着。

    贾琏抗拒的道:“父亲,我们府里的门第,至少得是个进士才能说话吧?环哥儿年纪还小,读书就成。”贾环如果要管事,侵夺的就会是他的权力。

    贾赦就笑起来。他儿子说的也没错。贾府这样的百年世族,就算如今有些没落,但充门面也得是用进士来充。举人还是差点意思。

    贾赦点点头,挥手让儿子离开。(未完待续。)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