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赖总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一章 赖总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蓉曾经给他的朋友贾蔷、贾琼,贾琛,贾璘说过,贾环如果留下来,宁国府的事权都要归到贾环手中去。然而,贾环对帮宁国府管事兴趣乏乏。他只是来做个样子。

    当天下午,贾环帮着迎了一位五军都督府正二品的刘姓都督佥事。然后,就在偏厅里休息。宁国府的三管家李华在旁边陪笑着说话。

    贾环早派了钱槐去外城把胡小四找来,顺带着并去通知咸亨商行设在外城的一处店铺,让其通知都弘来一趟京城,把砖窑股份契约改过来,并带人接收宁国府的粮店。

    现在是接收“成果”的时候。

    入夜时分,宁国府中灯火点点。贾蓉在宁国府的一处名叫落云轩的院子里请贾环、贾琏吃饭。这是贾珍死后,贾环第一次和贾琏私下里接触。

    贾琏穿着白色的孝服,英俊的公子哥,心中略微有些尴尬、畏惧。在贾珍侵夺贾环的砖窑时,他虽则帮着贾环说了几句话,但大体立场还是站在贾珍这一边。而贾珍之死的内幕,他一清二楚。再见到一身白色孝服的贾环,心里有点幽幽的冒凉气。

    贾蓉大约有点明白琏二叔的心理,喝令小厮们将落云轩内点得明亮。八仙桌上摆着美酒佳肴,香气四溢。贾蓉拿起酒壶给贾环、贾琏添酒。

    三人之中,年纪最大的是贾琏,二十多岁。爵位最高的是贾蓉,他现在是个监生,马上要袭四品爵明威将军。但是,心理优势最大的其实是贾环。

    贾蓉倒了酒,讪笑了下,抑郁的道:“琏二叔,环叔要蜂窝煤生意中的三成股份作为赔偿,我已经同意。今年年底琏二叔将利润给环叔就可以。”

    贾琏一听“赔偿”这两个字就明白是什么意思,心里一阵沉默。他是有点不满的。太着急了点吧?但他很难说什么。上午在外书房里,族老们将贾环留下来,他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

    贾环慢慢的喝着鸡汤,说道:“琏二哥,我打算将这三成股份折价卖给你。你报个价吧。”

    贾琏就愣了下,看着贾环充满稚气的脸庞,随即苦笑一声,“环哥儿,你这个要求,我真是很难拒绝啊。还是你说个价吧。”蜂窝煤生意三成的利润归贾珍,他也舍不得。但没有贾珍,他的生意做不到这么大。贾环现在愿意讲这三成股份换回来,他自然是乐意。这意味着这个生意自此全部归他。

    贾环就笑,“行啊。7千两银子,股份就归琏二哥的。我希望琏二哥能分三次付账。首次付给我三千两银子。余下四千两在年底前分两次付清。”

    蜂窝煤的生意在贾琏的控制之下,他要股份有什么用?贾琏吞肯定不敢将他的银子吞掉,但做点手脚谁知道?财帛动人心啊。这笔现银到手,他经营退路就要从容得多。而不用死等东庄镇的资产价格上涨后脱手兑现。

    贾琏举起酒杯向贾环示意,“好。环哥儿是个爽快人。就这么说定。”他和贾珍是兄弟,股份什么的,并没有立文书,凭的是交情、各自的地位来维持这份契约。现在,三言两语之间,就将股份折价买回来。这笔交易,贾环让了一两千银子的利。他心情不错。

    贾蓉在一旁看得羡慕,心里有种滴血的感觉,陪着两人喝了一杯。酒桌上的气氛渐渐的活跃起来。

    贾环依旧是喝茶,笑道:“琏二哥现在是不是要考虑将给砖窑的供煤价格调回来。”贾珍之前让贾琏涨了三成的价格。

    贾琏兴致盎然的笑道:“这是自然的。来,环哥儿,我们再喝一杯。和你谈生意真是痛快。”贾环连分期分款这种事都给他考虑好。谈起来,确实很舒服。

    贾环微微一笑,看看贾蓉勉强的笑的快要哭的脸色。他这算空手套白狼不?

    砖窑的股份要回来,这是给咸亨商行止损。而粮店算是赔偿的精神损失费。煤炭这部分的赔偿,是他给自己留的利润。

    接下来,还有2千两“中介费”可以期待。他和贾赦合作。羊毛自是出在羊身上。

    …

    …

    吃过晚饭,贾蓉借口送贾环,表达了愿意听贾环安排查账的事宜。琏二叔都能和贾环合作,他有什么转不过弯来的?实在是,银子让他动心。

    贾环笑了笑,应承下来后,进了垂花门,回自己的小院休息。而夜晚对于贾蓉、贾琏他们这些人来说,刚刚开始。贵族的夜生活,总是很丰富。即便,贾蓉还是在居丧期间。

    贾环在心中给赖升打了个叉。他早就想要和赖总管算算帐了。至于怎么动赖升,他有腹案。相信,贾赦作为一个坏人的职业素养不会让他失望。之前,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就给贾赦弄的不要不要。

    当然,贾赦出手的费用很高。

    趁着皎洁的月色,贾环心情不错步入自己的小院,就见院落的正房中灯火通明。贾环估着应该是他的两个大丫鬟回来了。一进门,却是看到姿容妍丽的赵姨娘坐在椅中,踏着脚踏喝茶。晴雯、如意、小鹊三人围着她说话,很有点姨奶奶的派头。

    贾环很有些意外。他今天上午刚刚把贾母、王夫人、贾政得罪的死死的。就他预估,探春都不敢在这个时间点来看他。倒没想到赵姨娘竟然来了。

    赵姨娘看到贾环进来,将茶杯放下,口里的茶吐掉,瞪着眼睛骂道:“环哥儿,你这个没良心的孽障,每次回家都要我来看你是吧?”

    贾环歉然的笑了笑,感觉仿佛又回到雍治七年、八年在贾府里的日子,那片窄小的天地中。心里有些温暖。走到赵姨娘面前,“娘,你怎么来了?”

    “你是我肠子里爬出来的。我来不来,不都一样。我怕什么?”赵姨娘拉着贾环的手,东看看,西看看,嘴里不停的骂着他。骂着骂着就抱着贾环哭起来。小鹊在旁边给贾环说赵姨娘在贾府里的处境不好,受了他的牵连。

    贾环心中亦是有些愧疚。如果说这个世界中,有人愿意替他去死的话,赵姨娘大概算一个。所以,两年前他离开贾府时,给她磕了头,心里将她当母亲看。

    贾环让小丫鬟去传话,整治了些菜肴、美酒送过来。几人坐下来边吃边聊。晴雯将探春的信给贾环。

    月色如水,落在精美院落里的花草丛中。有几个虫儿鸣叫。从轩窗透出的光亮隐约,客厅中笑声依稀传来。一如两年前。

    …

    …

    宁国府,贾蓉和秦可卿的住处。

    累了一天,秦可卿回到房间中。此时,将将深夜。丫鬟们赶紧过来侍候。贾蓉现在自是没脸来见她,天天在外面鬼混。宝珠在给她汇报贾环的情况。

    听到赵姨娘今晚过来了,秦可卿细声道:“你留意着,若短了什么,先补上,回头再来回我。”

    宝珠点头答应。

    秦可卿想着,她本来是想今晚去和环叔见面,感谢他的帮助、破局。但看来今晚是不能的,得等几天。

    …

    …

    贾环让钱槐给咸亨商行传信,第二天下午都弘、柳逸尘、姚纬就三人就赶来。五月九日当天,砖窑的契约、米店的地契都办好。贾环在宁国府无恙的消息也传回到书院。

    贾珍的头七过后,来祭拜的宾客就少了。只剩下些法事仪式。五月十一日中午,阳稍微弱了几分将院墙拉出几许阴影时,一脸酒气的赖升从角门进了宁国府。

    此时,他心中有些窃喜。贾环来了这么些天,还是没有动他,怕还是有些顾忌吧。

    赖升按照惯例到灵堂侧的偏厅去露个面。刚进门,就看到贾环坐在正中的圆桌边平静的喝茶。一股凉气从脚底涌起来。

    喝酒被抓现行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