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一百五十章 一万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章 一万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环吃过午饭,在院子里散了会步,饱睡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这才换了白色的孝服,从甬道出了垂花门。

    来宁国府吊唁和帮宁国府迎客的装束自然是完全不同。孝服是他午睡时由秦可卿帮他准备好。

    下午时,天气炎热。长随钱槐已经在外面等候着。他正在和两个小厮吹牛、聊天,见贾环出来,忙小跑着过来,作揖行礼,“三爷。”

    三爷是顺天巡抚的弟子的事情已经传遍宁荣二府。他作为三爷的长随,现在相当有面子,走到那里都有人奉承。

    看着钱槐一身青衣小厮装扮,贾环微笑着点下头,“走吧。去会芳园里的灵堂。”他对这个长随还是满意的。

    红楼书中,小贾环的舅舅赵国基死后,他的长随就换成了钱槐。钱槐是赵姨娘的内侄。这是个反派人物。想要强娶宝玉的丫鬟柳五儿。要知道,柳五儿在贾宝玉心中是替代死去的晴雯的角色。

    贾环现在早就融入这个世界,看人自是没那么肤浅。只是,心里有点好笑的感慨:长随是反派,他在贾府里最大的盟友贾赦还是大反派。

    他这形象,怕是有点向黑化,大魔王的方向发展啊!

    贾环和钱槐一路边走边聊。贾环随口问着在蜂窝煤手工作坊当管事的赵国基以及做事的胡老头、胡小四的情况,贾琮、贾兰的近况。又问起他父亲钱诚、母亲吴氏的情况。这两口子在贾府钱库上做事,归荣国府的四管家吴新登管。

    …

    …

    贾环带着钱槐到设在会芳园的灵堂,进去给贾珍上了香。然后,在贾蓉的陪伴下到灵堂旁边的小间坐下。一个小厮进来奉茶。

    贾环径直说明来意,“族中的长辈们让我来帮忙迎宾,尽尽贾家子弟的心意。”

    贾蓉是恨不得贾环今天就回东庄镇去,忙拦道:“侄儿岂敢劳烦环叔。环叔但请坐着,或者随意。族老问起来,我自有话说。”

    贾环似笑非笑的看了贾蓉一眼。他怎么可能信贾蓉这种鬼话?贾蓉有胆子在族老面前为他说话?扯淡!

    贾蓉得罪他倒是不深。充当贾珍急先锋的一直是荣国府的大管家赖升。然而,宝珠去东庄镇求救时,把贾蓉在贾珍逼迫下出卖、设计秦可卿的丑态给说的清清楚楚。他对贾蓉没什么好印象。

    贾蓉给贾环看一眼,心里一个激灵,讪讪的笑起来,说道:“环叔有话吩咐,侄儿一定照办。”

    贾环没有兴趣和贾蓉绕弯子,说道:“我上午来的时候本来是要和你详细的谈谈。只是给族老们叫过去。现在正好有空和你聊一聊。”干掉了贾珍,现在贾家的手尾也处理完。他已经过关。但事情还没完。他还得把贾珍造成的损失拿回来。

    贾蓉给贾环这话说的表情有点僵硬,心中十分紧张,静待着贾环的下文。感觉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他畏惧他父亲如虎,而他父亲现在给贾环弄死。他岂能不怕?

    眼前十岁的少年,在他眼中,和一只老虎没什么区别。

    贾环只看贾蓉的表情,就知道贾蓉在想什么,感受到贾蓉畏惧的情绪。但他其实并没有过份逼迫贾蓉的想法。原因有几个。

    第一,宁国府偌大的家业放在他面前,要说他不动心是假话。但是,他只是一个童生,还是荣国府的庶子,不是宁国府的嫡支。没有实力吃下去。

    第二,巧取豪夺,吃相太难看。荣国府的那几位都对他有意见。未必会坐视。所以,要回他的损失、赔偿,最好让贾蓉主动“配合”。

    第三,秋闺在即。他还要参加之前北直隶提学沙提学主持的录遗考试。时间紧迫。他逼的贾蓉和他硬抗,少不得要费些功夫。得不偿失。功名比银子重要。

    所以,贾环的策略是用软刀子从宁国府划走他合理的利益。

    贾环道:“东庄镇上的砖窑,五成股份我要收回来,分红什么的,自是没有。那800两银子我会退给你。契约上,你到时候签下字。去砖窑里办事的管事、伙计。退回来后,你要严惩这些人。

    另外,宁国府所有的粮店、珍大哥在琏二哥那里的蜂窝煤生意三成股份赔给我做损失。就这些。”

    贾环说话的时候,贾蓉的心情像过山车一样,一会高,一会低。等贾环说完,心里松口气,又很是肉疼。

    砖窑的事情,贾环做的太公道。他都不好意思。800两银子还要退回来。他差点就想说:环叔,不用退。

    但是,接下来的两刀,却是让他无比的肉疼。粮食生意历来都是暴利。京城中粮店背后的大老板都是权贵。宁国府的粮食生意做的不大,但所有店铺、存粮,加起来怕要值1千多两银子。

    而蜂窝煤生意三成股份更是值钱。蜂窝煤生意一年8千两的利润。三成,每年可分得2400两。这股份至少得值7千两

    贾蓉沉思了一会,8千多两银子的赔偿对宁国府而言损失有些大。但关键是不需要现银,这尚在可接受的范围,揉揉脸,说道:“环叔,我同意。”

    贾环微笑着点点头,他是商业谈判的老手,卡住贾蓉的心理价位不难,“蜂窝煤的事情,晚上我们和琏二哥谈谈。”

    贾珍当时和他谈的条件是:以800两银子买砖窑五成的股份。他要在壬子年年底分两次支付高达5000两的分红。

    但是,现在,大仲马,对不起了,5000两的分红木有了。而且,我还要你宁国府连本带利赔偿我8000两银子。

    贾环心情舒畅的拿起茶杯喝着茶。茶水,清香四溢,甘甜可口。

    …

    …

    达成协议后,贾蓉长长的出一口气,怅然的靠在椅子上休息。心里有些空荡荡的感觉。

    他以为事情就此了结,可以把贾环这个瘟神送走。但,贾环还有一件事没处理。他给贾赦写了一封信,谈及合作的事宜。这也是为什么贾赦会帮他说话的缘由。

    喝了口茶,贾环说道:“蓉哥儿,你知道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吗?”

    贾蓉微怔,下意识的道:“环叔,是什么?”

    贾环指点道:“袭爵。你要尽快去宗人府办理这件事。”

    国朝的爵位分为两种,一种是宗室爵位,一种是功臣爵位。开国时封的四王八公都是功臣爵位。但荣、宁二府的爵位传承到现在,已经转为宗室爵位。本来应该是吏部验封司负责,现在归宗人府负责。

    四王八公其他府上也有转宗室爵位。如: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

    贾蓉脸上浮起难色。袭爵的门道很多。要去宗人府办事,得给里面送银子才办得下来。

    贾环笑一笑,“蓉哥儿是为银子发愁?”

    贾蓉其实不大想和贾环商量这种核心机密的事情。他是怕贾环,又不是信任贾环。他没那么傻。

    真要从本心上说,他是巴不得贾家的族老把这少年送去见官判罪。其一,他父亲再怎么打他,逼他,终究是他父亲。他难道还能为贾环杀了他父亲喝彩?

    其二,他怀疑贾环和秦可卿有私情。因为,秦可卿在道观里时派宝珠向贾环求救。那样的话,贾环很有弄死他的动机。他害怕啊。

    贾蓉勉强的笑了下,说道:“这是自然的。袭爵的花大价钱。”

    贾环微微一笑,道:“这其实涉及到你第二件要做的事情。你袭爵之后要立即掌握宁国府。而掌握宁国府,你父亲留下来的老人就留不得。你不想日后做了宁国府的主人还头上一堆爷爷吧?”

    贾蓉心中微微一动,看着贾环。这是明摆着的道理。

    贾环继续道:“宁国府里的这些管家都很富裕的。前年西府的大老爷(贾赦)追查周瑞、赖大等人贪府里的银子的事情,你听说过吧?知道大老爷最后收了多少银子吗?”

    贾蓉好奇的问道:“多少?”

    “至少一万两。”

    贾蓉艰难的吞了口口水。即便他是宁国府的少爷,可他长这么大,还没过这么多银子。

    贾环只看贾蓉眼神飘忽,就知道贾蓉意动。要说服贾蓉这种意志并不坚定的人不难。何况是本来就对他有利的事情。

    贾环笑了笑,喝口茶,好整以暇的道:“蓉哥儿,你别想着你自己去做。第一,你这么做,名声不好听。第二,你懂怎么查账吗?我怕你压不住下面那些管家。赖升的老娘赖嬷嬷在老祖宗面前都很有脸面。你想要从他身上榨出银子来,怕是很难。”

    贾蓉一听,差点就想问一句:环叔,我该怎么做?总算是记得贾环和他是敌对立场,话到嘴边又咽回去。

    贾环不以为意,笑道:“我已经和大伯谈好。他很有兴趣帮你这个忙。我在这件事里面要抽2千两银子的中介费。剩下的,你和大伯三七分帐。

    总之,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坐着收钱。会有足够的银子保证你顺顺当当的袭爵,还能剩余些。另外,保证你对宁国府的掌控。你想好了,告诉我一声。怎么操作,不需要你费心。”

    贾环说完,就离开去灵堂外侧设的偏厅。他对帮助贾蓉迎来送往没有兴趣,但是得去做个样子。

    贾环走后,贾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反反复复的思考。他得承认,他动心了。只是,和贾环合作这种事,心里一下子转不过弯来。(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