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一百四十章 定风波(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章 定风波(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阳光幽寂。和贾珍见面的第二天,中午时分,一辆马车缓缓的从逸兴山庄驶向东庄镇。

    大师兄公孙亮在车厢内唉声叹气,“贾师弟,一失足成千古笑,再回头是百年人。我愧对山长教诲。”

    这是唐伯虎的诗句。贾环心中里好笑,脸上一本正经的安慰他,“大师兄,和你无关。是昨天下午药酒的问题。”

    昨晚龙江先生设宴款待他和大师兄,席间美人相陪。他写了三首美人诗才算是过关。龙江先生痛快的手书一封给栖霞公主保证秦可卿的居住权。

    然而,昨天下午那份药酒的药力有点强,大师兄晚上没把持住,和龙江先生蓄养的两名美姬回到房间。他还是少年,这种风流阵仗自然是免了。

    不过,在身体正常的情况下,他也是感受到澎拜的药力。智尘大师的制药水平有点高啊!

    公孙亮郁闷的心情稍微好了些,一路和贾环说着话。贾环心中笃定贾珍那只大仲马会中招,心情放松。20里的旅途过的很快。

    秦可卿那里,贾环并不打算现在去见她。秦可卿的感激,他当然会收下。但不会专门去见她接受感激。这不是他的做事风格。他又没打算和秦可卿搞暧-昧。

    若不是贾珍强夺砖窑,试图染指他的核心利益,他是不会下定决心除掉贾珍。而要搞贾珍,当然是搞一把大的,一劳永逸。谁耐烦和他磨叽?救秦可卿的考量,在这个决心中,占比没那么高。

    回到小镇中,贾环和公孙亮道别,回到家中。如意正在屋里扫地,见贾环突然进来,“呀”的一声,丢了扫帚,扑到贾环怀里哭起来,“三爷…呜…”

    贾环无奈的笑着,搞得他像从战场回家的士兵一样。不过,心里确实有点小感动,轻拍她的背,“好了,好了。不哭。都留头了,还像小孩子一样。”

    这时,门口传来咯咯的娇笑声,“可巧又给我碰到了啊!”贾环回头一看,见晴雯在门口抿着嘴笑,姿容俏丽,美丽的大眼睛瞟着他和如意,灵秀多姿,蕴藏着戏虐的笑意。

    贾环就笑起来,心情愉悦。

    在家里住了三两日后,贾环重上妙峰山的潭柘寺苦读,静待他落子后的发酵;静待花开结果,云开月明之时。

    …

    …

    四月十一日,中午时分,贾琏从外城回到家中。借着药力余波,和王熙凤缠绵了一回,在美妾平儿的服侍下,整理了一番,两人在床榻上说着话。

    最近因为胭脂的生意,王熙凤和贾琏的关系稍微恢复了些,问道:“你昨儿去城外给珍大哥和环老三做中人,结果如何?”

    贾琏笑道:“还能如何?环哥儿多聪明的人,很识时务,见面就服软…”将情况说了一遍。

    王熙凤听完,禁不住讥讽道:“嗳哟,他原来也是个欺软怕硬的。我还以为他要往大里闹呢?府里总算有人能治他。不然,他是要翻上天。”

    …

    …

    冯紫英自从佟家村回来,心情不佳。立夏之后的一天下午,和宝玉约了在家中吃酒。

    精美的明厅中,可以欣赏着院落中的风景。圆桌上摆设着美酒佳肴。随侍的丫鬟都给冯紫英赶到明厅外。

    冯紫英神情郁郁的喝了一杯酒,问道:“宝兄弟,你家那位环兄弟素日在家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这是他今天请贾宝玉喝酒的缘故。

    宝玉穿着二色金白蝶穿花大红箭袖,人物飘逸,诧异的道:“你怎么问起他来?他在家里,是个惹不得的人物…”

    宝玉心里对贾环一肚子的委屈、不满,接着冯紫英问话,都倒出来。

    冯紫英将那天在佟家村的事情说一遍。

    贾宝玉冷笑道:“冯大哥,这有何奇怪?他原不过是个看碟下菜的俗人、蠢物,一贯的投机取巧。珍大哥撕开脸,他哪有不怕的?”

    冯紫英叹口气。他和贾府多有往来,对贾府的权势有几分底。虽则不是国朝一流的门第,但结交的都是节度使、都察院、六部里的实权人物等。贾珍要拿捏、敲打东庄镇这样的集市确实不难。

    吃过酒,贾宝玉带着小厮们回家,看着夏始春余之时庭院中花朵在枝头舞动,心里头畅快难言。哈哈,环老三,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

    …

    ...

    事情再过了几日,薛蟠在外头和狐朋狗友鬼混时,听到传闻,晚上回到家中,恰巧薛姨妈和宝钗在厅里说话。

    薛姨妈问起,薛蟠就情况说了一遍。薛姨妈听完,沉吟无语,轻轻的摇头。

    薛宝钗站起来,道:“妈,哥哥,我先回房间休息。”说着,带着莺儿离开。

    留下薛姨妈和薛蟠两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宝钗轻易不会表露情绪。今天这是怎么了?

    回到卧室中,莺儿点了灯,薛宝钗坐在梳妆台前,心中实在是有点失望。

    她自己是个安分随时的人。但是环哥儿是男儿,怎么可以如此屈从?他讨好东府的珍大哥,能落得一个好结果?何其的愚蠢!

    环哥儿,到底在外面经历了什么事情?被生活磨平菱角,泯然众人,不复初见他时的风采。

    她很有些难过。

    …

    …

    王熙凤的讥笑、冯紫英的失望、贾宝玉的快意,宝钗的难过,种种情绪,并非只是一个个的孤例,和贾环接触过的人都有这样、那样的情绪。除了书院里的同学、晴雯、如意、探春等人。

    这些情绪,仿佛潜藏在水底的暗流,汹涌、危险。贾环这一两年来建立的口碑、威信、名望都有着崩塌的危险。

    在等待着一个宣泄的时机。

    贾环并不在乎这些人的情绪、反应,压下了三姐姐探春写来的信件,在山寺中安静的读书。朝日升起又落下,晚霞灿烂,染边天空、山林、寺庙。时间在缓缓的流过。

    东庄镇上的咸亨商行正在按照贾环的布置,将砖窑的财务、运营单独的剥离出来,让贾珍派来的管事、账房填充其中,看着这些人在采购等环节上下其手。

    但闻道书院出身的都弘、姚纬、柳逸尘等人,都不相信,贾环接受了800两子给宁国府五成的股份,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没有人会信!

    贾环是带着他们从生死绝境走出来的领袖、核心。他们愿意相信他的布置,并隐忍的等待着,等待着,定然会有如水灾中那样的热血、酣畅、肆意之时。

    闰四月初八,宁国府的都总管赖升提出要供应给东庄镇木材。都弘以山中有木可伐,等月底再做讨论,推搪过去。

    闰四月十六,芒种,宁国府调高砖窑的供煤价格,之前贾环和贾琏达成的成本价供煤协议撕毁。价格提高三成。咸亨商行忍。

    闰四月二十九日,宁国府长孙贾蓉带着人亲赴东庄镇,一则为商讨供应木材一事,二则要见贾环,意欲垄断东庄镇的粮食供应。

    木材一事,咸亨商行答应下来,但效率迟缓,在拖延中。

    贾蓉去潭柘寺见贾环没有见着。据小和尚明空说,贾院首去灵山游玩,至今未归。

    贾蓉等了两日,气咻咻的离去。

    …

    …

    贾蓉此次办事不利,心中忐忑,回到家中给贾珍说了情况,等着处罚。贾蓉四月中给栖霞观赶出来,也没法再去闹秦可卿,回来给贾珍一顿好打。贾珍暗中托人问明原因,无奈的从佟家村回到城中。

    宁国府内的一处院落中,贾珍在廊檐下提着鸟笼逗鸟,几个小厮陪着,听贾蓉说完,眯着眼睛看了他了一会,失笑道:“可见环哥儿心里对我还是有想头的。你二姨娘、三姨娘来了府上过端午。你且去拜见,完了和蔷儿一起去请你琏二叔明日过来吃酒。”

    贾蓉心里奇怪为什么没有挨打,没有细想,应了一声,赶紧去了。他的继母尤氏有两个妹妹。是尤老娘改嫁带来的妹妹。唤作二姐、三姐。长得模样标致,堪称人间尤--物。

    贾珍冷笑几声。

    第二天上午,五月初三,端午节的前一天。荣、宁二府已经充满节日的气氛。五月朔,家家悬硃符,插蒲龙艾虎。蔬供米粽,酒以雄黄。

    贾琏一大早就带着随身的小厮过来。一身富贵公子哥儿的装扮。贾珍在会芳园的亭子摆酒,把贾环的事情说了一遍,似笑非笑的道:“琏兄弟,环哥儿有点不识好歹啊。”

    贾琏微微有些奇怪,“不会吧?环哥儿前几日还给我写信,问候你我兄弟的身体,还问那什么捞子的升龙培元丹还要不要?他反复啰嗦,说吃药一定要禁女色。我昨儿正琢磨这事,一早就来和兄长商量。”

    贾珍冷哼一声,“他怕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吧?有那心,就该直接给我写信。我打算让寿儿拿我的帖子去找宛平县的邱主薄,问问县里今年东庄镇的税收是多少?”

    贾琏苦笑一声,喝着雄黄酒。他倒是想劝劝,奈何环哥儿不会做人啊!

    就在这时,会芳园里头传来笑声,听起来是凤姐、尤氏等人在说笑。贾珍就命在一旁伺候的贾蓉去将她们请过来。虽是内眷,贾琏又不是外人。

    片刻后,就见王熙凤、平儿、尤氏、贾珍的两个小妾佩凤、偕鸾,尤老娘、尤二姐、尤三姐等人过来。贾珍、贾琏所在的小亭里立即是莺莺燕燕。

    王熙凤给贾珍见过礼,笑孜孜的拿贾琏取笑,“二爷一早急哄哄的出门,我道是有什么急事。不想我们在这儿又碰到了。”

    贾琏如今有银子使用,并不大怕王熙凤,外面姐儿相好也有几个。但是正面的言语和凤姐起冲突,九成九要输。便尴尬的笑了笑。

    厅中的女人们都娇笑起来,妍媸各异。

    “哈哈!哈哈!哈哈!”贾珍大笑。琏兄弟的日子不如他痛快。

    看着美丽明艳的两个小姨子,心中得意至极。又想起香山道观里的那个尤--物。心中火热难言,正要吩咐拿酒来。喉咙里一堵,蹦出两个字,“可卿…”随即,眼前一黑,人仰天往后倒去,人事不知。

    “可卿”这两个字把会芳园里的众人都唬的一跳,无人敢接口。贾琏心中惊讶难言。时间仿佛定格了一秒。但见贾珍往后倒地,众人顿时炸开。慌得各自抢上前去扶贾珍。但无济于事。

    正午时,贾珍死。(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