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春节前(五)-傻乎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九章 春节前(五)-傻乎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熙凤和贾环谈了很久。过了午饭点,王熙凤才笑盈盈的带着平儿坐轿子离开赵国基家中。

    贾环在舅舅赵国基家里吃了午饭,下午去宁国府的贾家祠堂磕了头,把面子工程做完。然后安排了一些事情。

    第二天清晨,贾环从四时坊外的客店出来,雇了马车等在贾府侧门处。

    柔和的朝阳刺透清晨依稀的薄雾。贾环淡然的坐在马车窗口,看着渐渐恢复活力的贾府,气定神闲。

    贾府里的那些人,还想着像一年前那样拿捏他,那他只能很抱歉的说一声:对不起!

    今时不同往日了。他在闻道书院积累了一些资源。

    他要做的事情,不会再像雍治8年在贾府时,竭尽全力的腾挪,左支右绌,一波三折。而是,将会很顺利,一帆风顺的完成。

    他今天必定能带着他的两个大丫鬟离开贾府,返回东庄镇!

    …

    …

    连着阴了几天,二十七日上午,突然放晴。

    早饭刚过,贾母住处就逐渐的热闹起来。薛姨妈和薛宝钗过来时,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等正在和贾母说笑。鸳鸯不时的笑着支应几句。李纨、三春、宝玉、黛玉俱在。

    仆妇、丫鬟们不时的凑趣笑着,恭维着贾母等人。

    薛姨妈、薛宝钗和众人见过礼后,薛姨妈坐在王夫人的下首。薛宝钗穿着浅黄色的长衫,容颜精致,气质端庄。坐到姐妹们中间。

    薛家虽然寄居在贾府,但薛姨妈和薛宝钗很自然的就融入到贾府中,参与闲谈,气氛融洽。

    这本是贾府日常生活的一幕。但薛姨妈昨天在梨香院接到贾环送来的年礼,心里头就一直犯嘀咕。贾府的大小事情,她心里明白。环哥儿的屋里人给宝玉要走,他能不发脾气,不闹?今天谁会是他的“代言人”?

    薛姨妈眼角余光瞥向邢夫人。她和贾环有“合作”的先例。然而,邢夫人却是恍然未觉的讨好的和贾母说话。

    就在这时,刚聊了一会锦乡伯家里的家事,王熙凤笑吟吟的道:“老祖宗,倒是有件事要回明。昨儿环哥儿回来了。给我送了年礼…”

    王熙凤一开口,屋内所有人都自觉的停止了交谈,将目光落在她身上。贾环,在贾府里是一个话题人物。

    “哦?”贾母奇怪的打断了王熙凤的话,这可不像是她那个庶孙的做派。贾环和凤姐儿的关系有多么僵,她自是清楚。

    在贾母侧后方站立着的鸳鸯出言解释道:“老祖宗,环三爷昨儿给我们这里也送了。我没给老祖宗提起。”

    贾母恍然、满意的点点头。鸳鸯做的很合她的心意。她心里不待见贾环。只是因为她是贾府的大家长,得维持表面上的公平。

    王熙凤等鸳鸯说完,丹唇翘着,笑道:“别说老祖宗觉得奇怪,我也觉得奇怪。就出去听环哥儿说了一回话。他说他想把他屋里的两个丫鬟接到书院去陪他读书。

    我就给他说:府里打算裁掉你屋里的用度。他说:裁了就裁了。这可不合他的性子。想来是在书院里经历了些事情。懂的体谅长辈们的心意。”

    王熙凤话说的相当漂亮。

    但是,李纨、钗、黛、迎、探、惜等人,包括她们身后各自的陪房、大丫鬟都是不信这话的!她们亲眼见证了凤姐在贾环面前是如何吃瘪的。这明显将两人的关系给颠倒过来。

    实际情况也确实和贾府的众人猜想的差不多:贾环是让贾琮带口信,威逼利诱王熙凤出贾府来和他“说话”。

    薛姨妈拿起茶碗喝茶,掩饰着眼中的惊讶。倒是奇了,帮环哥儿说话的竟然会是凤姐儿。薛姨妈心里琢磨着。

    贾母“嗯”了一声,说道:“昨儿不是把晴雯给宝玉了?再挑一个丫鬟给他罢。”

    王熙凤并不应声,喝着茶,丹凤眼斜瞟着贾宝玉。

    贾环给她开出的条件可是要将晴雯接走。接下来就看宝玉的了。她昨天已经说服宝玉。

    宝玉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箭袖,神彩飘逸,大圆脸上有点不乐意,他是真想要晴雯到他屋里来。可是,凤姐姐说环老三拿着她的把柄。他不得不帮这个忙。那个黑了心的环老三。

    宝玉和黛玉、宝钗等姐妹坐在一起,大声道:“老祖宗,我不要晴雯到我屋里来。”

    贾母就有些奇怪,“这是为什么?”

    宝玉撅嘴道:“她不乐意到我屋里来,我还要她做什么。”

    王夫人一脸的淡然,手里拿着檀珠,皱眉道:“这是什么话?她是老太太屋里的丫鬟,服侍那个主子,哪由得她乐意不乐意、挑挑拣拣不成?”

    这话有点严厉。宝玉不敢和母亲犟嘴,走到贾母身边撒娇,“老祖宗,我不要她,就不要她。你打发她去别的屋里罢!”

    贾母给宝玉摇晃,乐呵呵的道:“嗳哟,再摇我就要头晕。行,行,我的小祖宗。我不把她给你还不成?”

    一屋子人都是笑起来。宝二爷在老祖宗面前很得宠!

    王熙凤趁热打铁的道:“老祖宗,宝玉不要,那丫鬟我看也是个有脾气的,索性给环哥儿算了。也不要鸳鸯再去挑人。让他们闹去。”

    贾母笑着道:“你这个猢狲,专出坏主意。成吧。”她有什么不明白的?凤姐儿肯定收了环哥儿的重礼。

    王夫人脸色渐渐的沉下来。她觉察到事情不对劲,王熙凤这是在向着贾环说话。而且,似乎是在算计宝玉。

    事情差不多定下来。王熙凤就打算离开花厅,出去把事情办好。

    突然,邢夫人插话道:“凤姐儿,不是说,那什么捞子书院不允许带丫鬟陪读吗?”

    王熙凤就愣了下,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她昨天和贾环谈了很久,但是没有谈过这个问题。她不清楚啊。

    顿时,贾母、王夫人、薛姨妈、媳妇、丫鬟们都看着王熙凤,目光有些别的意味。如果是这样,这就很问题了。这是贾环对府里裁撤他的用度表示不满。

    这时,贾探春起身,微笑道:“回大太太,这事我知道。环哥儿他们书院给大水淹了重建,现在已经允许带丫鬟去读书。不少富家公子都是这样的做派。”

    邢夫人就点点头,心里的情绪一闪而过。大老爷,对环哥儿还是有点意见的。

    王熙凤心里松口气,给探春竖个大拇指。三姑娘真是和环老三一个娘生出来的!这是个厉害的。一朵带刺的玫瑰花。可惜是个庶出,不知道将来便宜谁。

    事情定下来。王熙凤便一阵风的离开。她作为管家奶奶,每天事情很多,很忙。

    客厅中,欢声笑语继续。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一件小事而已。宝二爷不要晴雯,再丢给环三爷罢了。

    但坐在林黛玉身边,手持团扇的薛宝钗轻轻的摇头。宝兄弟这真是可怜见的…,给琏二嫂子哄得团团转。唉!

    谁都看得出来,琏二嫂子是受了环兄弟的委托来游说,要把晴雯要回去。偏偏宝兄弟上当,还帮忙说服老太太。在知道内情的人眼中,这何异于唾面自干?何其的傻乎乎!

    李纨这个孀居的寡妇,面无表情。心里,却是苦笑几声。环兄弟哟!真真是得罪不得。这是和凤辣子联手,将宝玉耍的像个二傻子。

    …

    …

    薛宝钗看的出来,贾探春自然也看的出来。实际上,贾环昨天给她写了信,提了一笔,请她帮忙,见机行事。至于,宝玉被“设计”的事情,她有一点点同情,但她站在她的亲弟弟这边。

    原因有二:其一,宝玉这件事做的不地道。晴雯是贾环的屋里人,要是贾环把宝玉房里的袭人要过去,会怎么样?宝玉,要闹翻天吧?

    其二,三弟弟在信里写道:姐待其如兄,然其未必待姐如妹。她是个明白人,心里很有些触动。

    贾环这倒不是故意污蔑贾宝玉。

    红楼书中第二十七回,贾探春给贾宝玉做鞋子。赵姨娘气的抱怨的了不得:“正经兄弟,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的见,且作这些东西!”

    探春当即就生气了,说一番话,其中就有“她就抱怨起来,说我攒的钱为什么给你使,倒不给环儿使呢。”这个她是指的赵姨娘。

    这是探春对宝玉的好。

    红楼书中第二十八回,林黛玉葬花后,贾宝玉向林黛玉剖白内心,一番情话说的很缠绵,其中有:“我又没个亲兄弟亲姊妹。虽然有两个,你难道不知道是和我隔母的?我也和你似的独出。”

    看看,这是贾宝玉对探春的态度:和我隔母的。我是独出。

    不要怀疑这话真实的程度。二十八回时,黛玉是这么称呼宝玉的:“啐!我道是谁,原来是这个狠心短命的…”这已经是热恋中的"qing ren"。宝玉句句是肺腑之言、内心里的大实话。

    …

    …

    宝钗、探春看得出来的事情。林黛玉心里也有数。林黛玉的脾气、性情且不论,人是很非常聪明的。

    在贾母处散场之后,宝玉跟着到黛玉屋里说话。黛玉将丫鬟都打发出去,独留了紫鹃侍候。

    黛玉一袭青衫花裙,静坐在椅子上,如同娇花照水,细声细语的道:“你这事办的!你不要晴雯到你屋里就不要。要了又把晴雯退回去。这是何苦来哉?凭白得罪人不说,你自己也叫人瞧不起。”

    宝玉心里其实也很有些腻歪,不得劲。只是,一时间没人给他点透,听黛玉说完,顿时叫屈道:“妹妹,我原也不想。凤姐姐昨儿到我屋里说她有把柄给环老三拿着,我…”

    黛玉娇声道:“糊涂!”琏二嫂子嘴里说出来的话,能有几分可信?

    她有把柄给环哥儿拿着的话,看环哥儿会怎么整她?真以为当初让厨房给他吃馊饭的事情,那么容易就了解啊?

    宝玉立时耸拉着脑袋,心情郁郁的。又觉得的:到底是青梅竹马的林妹妹,肯点拨他这个梦中人。

    两人正说着话,这时外面一个小丫鬟来回,“二爷,老爷在外面的书房,叫你过去。”(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