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春节前(三)-三爷回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七章 春节前(三)-三爷回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阴沉着,寒风刺骨,细雨濛濛。一辆普通的马车缓缓的驶入四时坊,往贾府而来。

    于此同时,贾府里贾母上房处,黛玉住处,宣德炉中檀香袅袅。窗外雨滴点点。

    黛玉吃过药,正在和宝玉、宝钗坐在屋内说笑,偏头见大丫鬟紫鹃犹自生着气,给宝玉脸色看,禁不住抿着嘴儿轻笑,身子微微偏着,细声问宝玉道:“

    你昨儿为何回老太太讨了晴雯到你屋里?听说她不愿意。紫鹃和她关系好着,不高兴了一晚上。”紫鹃昨天去了环哥儿屋里,回来就一脸的不高兴。

    宝玉解释道:“妹妹,我是和袭人赌气。环老三那个大俗人、禄蠹,晴雯那么好的人儿在他屋里是白瞎。原是说,府里要将环老三的用度裁掉,我想着,不如要她到我屋里来。”

    黛玉掩嘴笑道:“就你不俗。我们都是俗人。你的诗词歌赋还没人家写的好呢。”

    宝玉哼哧的憋住。

    他的诗词确实不及贾环。但是环老三苦读四书五经、练习八股,追求科举功名,仕途经济让他看不起。更别说,环老三在府里搞出的一些事情,品性恶劣。总之,他看不起这个庶弟。

    宝玉讪笑着道:“妹妹自然不是俗人!”又起身向紫鹃赔礼道:“紫鹃姐姐,我不是故意的,一时性子上来,没顾着晴雯姐姐的想法。”

    紫鹃不满的道:“宝二爷和我解释什么?你该和晴雯解释去。你要人到你屋子,不问别人愿不愿意吗?”晴雯那天当着她的面已经拒绝过宝玉,不愿意去他房里。这才是让她尤其不满的地方。怎么可以这样?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到?

    宝玉赔笑道:“事情老太太都已经定下来。等晴雯到我屋里,我一定向她赔罪。”

    宝玉认错,紫鹃作为丫鬟,只能是接受。她也是仗着宝二爷和姑娘关系好,才能说几句不满的话。

    宝钗穿着一袭素雅的白底淡水粉色长衫,坐在梨花木的椅子上,梳着刘海,容貌精致绝美,肌肤白皙,嘴角带着微笑,轻轻的摇头。

    宝兄弟还是没有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的就结束的。

    …

    …

    将近午时,鸳鸯带着翡翠和两个小丫鬟一起到贾环的住处来找晴雯,准备将她安排到宝玉房里去。

    贾环住处门前的槐树枯黄、衰落。屋檐下的小火炉上还在“滋滋”的烧着热水。

    鸳鸯进了客厅,左转,到偏厅中,就见晴雯、如意两个小姑娘还在方桌边各自沉默的坐着,愁云惨淡。看样子是在等环三爷的消息。但老太太都定下来的事情,三爷回来,怕也是无法的。

    “鸳鸯姐姐!”如意起身,勉强的笑了下,打个招呼,端茶倒水。

    晴雯心里有气,眼皮子撩一下,并不理会鸳鸯、翡翠。如意是个小迷糊。鸳鸯人是好,但她是老太太的人。老太太有多宠宝玉,阖府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宝玉就是要月亮,老太太都恨不得摘下来给他。何况,她这个丫鬟。

    鸳鸯穿着青色丫鬟背心,粉底的衣衫,身姿高挑。坐下来,轻声问道:“三爷的消息还没来?”她昨天就提前通知了晴雯,算是尽到人情。让晴雯到宝玉房里去,她不愿意,也不敢对晴雯用强。职责所在,只能是劝说。

    不愿意,是因为她和三爷的关系近来处的还不错。晴雯原也是老祖宗屋里出来的丫鬟。另外呢,宝二爷这事办的很不“地道”。她心里是有看法的。金鸳鸯毕竟还是金鸳鸯。心,还是公正的。

    不敢,则是因为她深深的知道三爷的脾气、能力。三爷整起人来,手腕凌厉。看看来旺媳妇、周瑞的下场就知道。宝二爷的事情,她何苦当帮凶?届时,可不指着三爷会手软。三爷,这个人,恩怨分明。

    晴雯梗着脖子顶撞道:“鸳鸯姐姐,三爷的消息来不来,我都不会去宝玉屋里。老太太打发我来三爷屋里,说的可是让我当他屋里人。怎么又变了主意?”

    屋里人的意思,就是小妾。既然给了贾环做小妾,怎么又赐给宝玉?这肯定是不和规矩的。她拿这个推搪,站住道理。

    鸳鸯苦笑一声。有些话,她不能说。想了想,劝道:“晴雯,这样吧,你先去宝玉房里露个面,回头你再回来。宝二爷也不至于为难你。等三爷回来再做计较。”

    晴雯就低着头哭。眼睛红肿。她不愿意去。去露面,实际上意味着一种屈服、背叛。她是不愿意的。

    贾环屋里的气氛:忧伤,尴尬、僵持、苦闷。

    晴雯是苦闷。她心里知道,这件事改不了。但以她的性子,她不愿意低头。如意的感受是被宝二爷欺负了,令她很气愤。一直以来,宝二爷都是这样。

    鸳鸯是有点无奈,她倒是有看法,但还得来当这个“恶人”。翡翠感觉有点忧伤,人都是有感情的,晴雯跟着三爷有一年多了吧?

    种种情绪就这样交杂在小小的偏厅中。足足半个小时,没有一个人说话。时间仿佛凝固。唯有冒着热气的茶杯变冷,预示着时间的走过。

    就在这时,一名小丫鬟脸带喜色的跑进来,大声、喜悦的说道:“晴雯姐姐,三爷回来了!”

    晴雯、如意两个人的心情就像是从山峦的谷底直从上山峦的顶峰,直上云霄。在短短的瞬间之内愣住,都无法表达,不知道如何表达这种喜悦、兴奋、激动的心情。仿佛有汹涌的河流在内心里大声的咆哮着!

    三爷回来了!

    屋内由各种情绪组成的细密麻麻的网,纠缠的让人心烦意燥的网,在这一刻仿佛被炙热的阳光、火焰给燃烧得丁点都不剩下。

    三爷,这两个字,在贾府内,就是有着这样的魔力!

    相信在雍治8年贾府里经过的那一幕幕大剧的人们都不会忘记。那一次次的反转、逆转、强硬的回击。令人敬佩、颤栗!

    如意眼泪忽而涌出来,泪飞如雨,“呜呜…”。一边哭一边擦着眼泪。只是怎么都止不住眼泪。

    晴雯猛的从椅子上跳起来,转身就把小丫鬟抱住,“真的?你说的是真的?”

    小丫鬟拼命的点头,“是真的。真的。三爷就在南门口。打发了一个小厮进来通告情况。”

    晴雯鼻子突然有点泛酸。三爷,终于回来了!

    鸳鸯和翡翠对视一眼,心里中同时松口气。这个别扭的“恶人”不用当了。三爷回来,事情自然由他来主导、处理。

    虽说,老太太定下来的事情不可能改。但是见证了环三爷一次次的不可思议后,她们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期盼。

    “鸳鸯姐姐,我们去见三爷了。”晴雯拉着如意出了门,两人快步从回廊直穿过赵姨娘的小院,再过王夫人的东跨院,出角门,直奔贾府南面的侧门。

    小雨点点。

    …

    …

    贾环撑着油纸伞,百无聊奈的在贾府侧门外等着消息。马车是雇的。早让他打发走。奇怪的是,钱槐竟然不在贾府的门口等着他。他只能打发个小厮进去传话。

    临近春节,贾府侧门处的马车络绎不绝。贾府在勋贵中算不得高门大阀,但年节时来往的世交不少。

    贾府门房处的门子、小厮、管事,知道贾环的习惯,过来见礼后,就不再过来打扰。

    贾环正看着雨、马车,突然的就见晴雯和如意两个丫鬟冒着雨,跑过来。

    贾环微微有些奇怪。她们怎么出来了?

    “三爷!”小姑娘如意扑到贾环怀里,呜呜的哭起来。

    贾环有点无奈。小姑娘一贯很黏他。贾环现在个子长高,比如意略微高一些,轻轻的拍拍她的背,但等晴雯也伏在他怀里哭起来时,他立即就意识到:出事了。晴雯的性格,绝不是这样的。

    “怎么了?”

    “三爷,我们,我…”

    “慢慢说。”贾环带着两个丫鬟走到贾府侧门的门房内。事急从权,他也不会迂腐的和自己的两个丫鬟在小雨中说话。门房笑呵呵的上了茶,将屋子让出来。贾环看着她们俩有些湿漉漉的头发,温声宽慰着,“没事,没事。我在呢。晴雯,怎么了?”

    晴雯眼泪混着雨水留下来,擦了下,哽咽着道:“三爷,宝二爷想要我到他屋里….”

    贾环听着晴雯述说,眼神渐渐的变得锐利。听到贾宝玉去求了贾母,强行将晴雯要到他屋子,心里的怒气再也压不住,“贾宝玉,你大爷的!”

    贾环愤怒的拍桌子,站起来,暴躁的骂道:“狗-日-的。你给劳资等着。”

    来到红楼世界之后,他从来没有如此的去痛恨一个人!猪队友要作死,由得他们。他不跟着混就是。贾母、王夫人不喜欢,随便,你们算那根葱?王熙凤要来搞事,来啊!来!看谁搞死谁!

    但,现在,贾宝玉,挑战到他的底线。

    晴雯是怎么死的?

    就是贾宝玉这个草包,极其没有担当的,让人将还在病中的晴雯给撵出了大观园,从而病死。他拿出摔玉的勇气来,真的护不住几日,等晴雯病好?

    这个渣男,除了会撩妹之外,哪里,哪一点像个男人?但凡有一点点担当,金钏儿会死?一个遇事就缩头的乌龟罢了。生在富贵人家的渣滓而已。

    但凡有一点点的能力,林黛玉会死?薛宝钗的人生会悲剧?吹牛,天下无敌。做事,狗屁不通。有小爱而无大仁。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愚蠢又懦弱的伪男人。

    去尼玛的历史车轮滚滚。他今天非要把晴雯救下来不可!

    贾环用力的抿了下嘴,安抚着晴雯,“不要怕。贾宝玉要不走你的。要改变老太太的主意,只是个很简单的小事情。”

    晴雯不知道贾环的办法是什么,但用力的点下头。她相信三爷。

    贾环走出门房,找一个小厮吩咐道:“去把琮哥儿给我叫来。就说我贾环找他。”(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