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69.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同门相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69.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同门相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水烟一剑一个,两名血族弟子倒在地上,朝前走,转一个弯,路尽头是监狱,里面囚禁着一人,头发盖住了脸,手脚被手腕粗的铁链捆住穿着白衣,上面有几条血痕。

    “莫仇师兄是你吗?我是水烟,你的头抬起来,让我看看你的脸。”

    穿着白衣的人没反应,土行不确定这个蹲在地上穿着白衣的人是不是金莫仇师弟?

    “莫仇师兄,我是水烟师妹,你不认识水烟师妹了吗??”

    穿着白衣的人抬起了头,两人后退,穿着白衣的人脸被火烧过,被毁容了,不是最近被烧的,不是金莫仇。

    “你们找我?”穿着白衣的男人站起来,两手握着铁栏杆:“你们是来救我的吗?我没干坏事,波塞冬却把我关在了这里。”

    穿着白衣的男人的眼睛瞪大了,土行,水烟的心收缩,回头,站着一个男人,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男人,和土行差不多高,长发被扎成一束

    “你是什么人?”

    “杀你的人。”穿着黑衣的男人抽刀,凶猛劈向土行,土行如风冲了过去,刀刀在空中相撞,溅出火花,分开又撞在一起,又分开,又撞在一起,分开。

    土行看了穿着黑衣的男人的腿一眼,刀砍穿着黑衣的男人的胸,在快砍到穿着黑衣男人的胸的刹那,刀转变方向,砍穿着黑衣的男人的腿,穿着黑衣的男人的腿被砍到,血流出,穿着黑衣的男人咬牙切齿,后退,撕下衣袖,包扎腿上的伤口。

    土行不给他机会,在他弯腰包着腿上的伤口的刹那,土行已经到了穿着黑衣的男人身后,一拳打在穿着黑衣的男人的背,穿着黑衣的男人回头,眼里迸射杀气,土行觉得这双眼很熟悉:“你是雕塑里的人?”

    “我是。”穿着黑衣的男人拿着刀凶猛砍土行。土行只闪不攻:“我明明砍伤了你的眼,你的眼为何没事?”

    “哈哈哈你在地狱想吧。”穿着黑衣的男人的刀从空中劈下,土行闪开,一脚踹在穿着黑衣男人的小腿,穿着黑衣的男人半跪在地上。

    土行抓着穿着黑衣的男人的头发,一手握刀,抵着穿着黑衣的男人的脖子:“说,为什么要杀我?”

    “我是血族弟子不杀你杀谁?”

    “你不是血族弟子。”

    “你怎么知道?”

    “血族弟子的头发不是金黄色的。”

    “我的头发是黑色的,你怎么看成是金黄色的?你的眼睛有问题。”

    “远远地看你的头发是黑色,我抓住你的头发时看见你的头发根部全是金黄色,还有你的鼻梁很挺,你是西方神界的人。”

    “土行好眼力。”

    “你不想知道,明明砍伤了我的眼,现在,我的眼却很好,为什么?”

    “想知道,我问了你你不说,我再问,你也不会说。”

    “你错了,你要是再问。我一定会说。”

    “要是我不再问呢?”

    “我也会说。”穿着黑衣的男人从裤口袋拿出血袋,抛到土行手里,土行伸手接住还很热,明白了。

    土行把血袋还给穿着黑衣的男人,穿着黑衣的男人伸手接住。

    “金莫仇被关在哪里?”

    “要是我不告诉你呢?”

    “我会杀了你。”

    “很好。”

    “很好?”

    “我喜欢被杀。”穿着黑衣的男人扬刀砍土行。土行扬刀迎接穿着黑衣的男人的刀,刀刀在空中相撞,撞出火花,很快分开,又撞在一起。

    土行启用神格,从神格射出血色波光,黑衣男人的眼睛成血色,有血丝,黑衣男人的眼睛瞪得很大。

    土行收刀到黑衣男人身后,一刀劈下,黑衣男人的身体被劈成两半。

    土行,水烟朝前,里面很黑,很静,除了两人的脚步声没有别的声音,土行觉得怪怪的:“水烟师妹,里面有古怪,要小心。”

    “知道了师兄。”水烟也感觉到里面有古怪。

    土行闻到特殊的气味,以前没闻到这种气味,前面蹲着一头怪兽,特殊的气味就是从这怪兽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土行小心翼翼地接近。怪兽的眼盯着土行,也许,莫仇师弟被囚禁在里面,也许没有。

    土行展开神识,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是莫仇师弟的,土行关闭了神识:“水烟师妹,我感受到了莫仇师弟的神识,在里面。”

    “师兄,现在怎么办?”

    到里面去只有这一条路:“杀。”土行神识传音。

    水烟抽刀。

    怪兽站起来,有土行两个高,土行要昂着头才能看见怪兽的脸,这怪兽和先遇到的怪兽不一样,先杀的怪兽有两只角,这怪兽只有一只角,有两只角的怪兽都能杀,这只怪兽也能杀。

    ‘吼吼’从怪兽的鼻子里喷出黑色的毒气:“是毒气捂住嘴巴鼻子。”土行说着捂住了鼻子嘴巴。

    水烟也捂住了嘴巴鼻子。

    怪兽甩了甩头,猛烈扑来,四蹄踏得地颤抖,洞快塌了似的。

    土行从怪兽的肚子下飞过,一刀从怪兽的肚子划过,怪兽趴在地上,‘这怪兽没什么战斗力’土行想,立即,土行就觉得自己的想法是错的。

    怪兽转头看着土行。

    水烟的剑刺怪兽,怪兽的尾巴一甩,差点打脱水烟手中的剑,怪兽没攻水烟只攻土行,嘴巴一张露出血红的獠牙,要是平常百姓看见当时就会下出尿,红色的毒气扑向土行,土行的手捂住了嘴巴鼻子,扬起刀砍怪兽的脸,身子穿过毒气,刀对着怪兽的脸一挥,‘哗,’土行听见刀声,土行也看见怪兽在自己的刀声划破了空气哗地一声响了之后就原地消失了。

    那个庞然大物竟然刹那就原地消失了,土行愣在那儿,眼珠子转着,怪兽在身后,猛烈扑来,土行跳开,怪兽扑空。

    ‘吼吼,’愤怒不已从眼里喷出红色的毒气,水烟砍怪兽的屁股,怪兽用尾巴打水烟的剑,不攻击水烟,只攻击土行,土行流汗了。

    脚下有石头,怪兽攻来,土行踢起地上的石头,打怪兽,打在怪兽的眼睛,怪兽的眼睛被打肿,怪兽更愤怒,四蹄一扬,飞到空中,张开血口大盆要一口撕碎土行。

    土行的瞳孔收缩,从怪兽的身子下穿过,刀划破怪兽的肚子,土行刚从怪兽的屁股出来,刀插进怪兽的皮眼,狠狠地转了两下。

    血从怪兽的皮眼里流出来,土行兴奋,土行从怪兽的肚子下穿过,攻击的目标不是怪兽的肚子,而是怪兽的皮眼。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一次明明划破了怪兽的肚子,很快,怪兽的肚子自己愈合了,这次划怪兽的肚子,怪兽的肚子也可能很快愈合,果然愈合了,皮眼却没愈合,土行的刀抽出,插进,抽出,再插进,再抽出,跳到怪兽的身上,砍怪兽的头。

    怪兽的头一甩,独角把土行打到了地上,怪兽的尾巴一甩,缠住土行,把土行甩到墙壁上,摔在地上,土行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翻滚,所有的器官要被震出,擦去嘴角的血,怪兽以雷霆万钧的力奔来,砍破怪兽的皮眼,令怪兽彻底地愤怒,也许,一辈子,这是最愤怒的一次。

    土系功法,从土行的身上飞出很多土,扑向怪兽,土行扬刀砍怪兽的头,怪兽偏头躲过,土行飞到怪兽身上,砍怪兽的独角,怪兽撞墙,把墙撞出窟窿,水烟的剑刺怪兽的肚子,肚子被刺穿,水烟的剑拔出,被刺穿的肚子又好了。

    土行跳到地上,刀砍怪兽的屁股,刀劲很大,把怪兽的身子砍成两半。

    洞深处出现一个人,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人,面向土行,水烟。土行走向黑衣人,里面的灯亮,土行看清脸,是波塞冬。

    “我们又见面了波塞冬说。”

    “是。”

    “我没想到这么快。”

    “你该想到的。”

    “你们来了我就不客气了。”波塞冬拍手,波塞冬身后的墙壁门开,走出两人,抬着一把椅子,放在波塞冬身后。

    波塞冬打了个响指,踢了下脚,坐在椅子上。

    两名西方神界的弟子返回,再来,押着金莫仇。

    金莫仇的手脚被手腕粗的铁链捆着。

    ‘好戏开演了。’波塞冬心想。

    西方神界的弟子打开出捆着金莫仇手脚的铁链。

    “金莫仇你知道怎么做吧?”波塞冬问。

    金莫仇点头。

    “莫仇师兄我是水烟。”水烟看着金莫仇的脸问。

    金莫仇的眼神陌生,眼睛血红,已经被波塞冬的神念控制。

    “大师兄,莫仇的神识已经被波塞冬的神念控制,我们要小心。”

    “放心,水烟师妹,我能救你,也能救莫仇师弟。”

    “大师兄,我信你。”

    ‘杀了他,’波塞冬的神念对金莫仇说。

    金莫仇盯着两人,眼里迸射杀气,浓浓地杀气,手一伸,一柄银色大斧出现在手中。

    “莫仇师兄我是水烟,我是师妹水烟,你不认得了?”

    金莫仇的眼神完全不认识两人,金莫仇奔到两人面前,挥动大斧,斧光闪,对面的石壁被斩出裂缝。

    金莫仇竖砍水烟,水烟跳开。

    “金莫仇,我是大师兄,我是土行。”

    金莫仇已经完全被波塞冬的神念控制,金莫仇的脑海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们,见没劈到水烟,金莫仇用大斧劈土行,土行握住金莫仇拿大斧的手腕,金莫仇的另一手掐住土行的脖子。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