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68.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古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68.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古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波塞冬盘坐疗伤,睁开双眼,耳朵贴着墙壁。 ()

    土行按下圆疤,黑色的墙壁门开,两人进去,黑色的墙壁门关。

    墙上绑着金莫仇,背对两人,白色的衣服上有多条血痕:“二师弟。”土行飞到金莫仇身边,解开捆着金莫仇的绳子,金莫仇转身,刀插土行,土行连忙闪身。这不是二师弟。墙壁的灯亮,从地下窜出许多血族弟子,刀闪白光,血族弟子围住两人,土行,水烟背靠背。土行,水烟对视一眼,分开,杀血族弟子。

    土行的刀一挥,倒下一片。

    水烟的剑一挥,也倒下一片。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禁地?”大头血族弟子问,大头血族弟子是这群弟子的领头。

    “金莫仇被关在哪?”

    “我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我想,你很快就知道。”土行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再出现在大头面前,刀抵着大头的脖子。

    冷汗从大头的额头流下,大头的嘴巴微张,土行没听见大头说什么?

    “你要是不说你的下场跟他们一样。”

    大头的头一昂:“哈哈哈哈哈,我血战一生征战沙场,何曾怕过?要杀要剐随你便。”

    土行的手捏着血战的手指。

    “你要是不说,我先断你一指。”

    “你杀了我我也不说。”

    ‘咔嚓,’土行使力,血战的中指断了。

    “不要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你再不说,我废了你的另一根手指,废了你的十根手指,然后是你的十根脚趾。”

    “先,金莫仇被关在这里,波塞冬回来,转移了金莫仇,没说,把金莫愁转移到了哪里?要我们坚守在这里,谁闯进来?杀谁!”

    土行看着血战的眼,血战的眼神清澈。

    “你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土行的手掰断血战的另一根手指。

    “我说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掰断我的一根手指?”

    “落在我的手里,你觉得你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血战的脸色变。

    土行的瞳孔收缩。真元力送到握刀的手上,土行控制着手上的真元力没送到剑上。

    “你怎么不求饶?”

    “求了是死,不求也是死。”

    “好,我送你上路。”真元力送到剑上。血战的头和身体分了家。滚到一位血族弟子面前。血族弟子后退一步,土行到后退了一步的血族弟子面前。

    “你怕不怕死?”

    “怕。”

    “你怎么不跑?”

    “不敢跑。”

    “你是对的。”土行的刀一挥。血族弟子的头和身体分开了。

    土行看着没死也没受伤的血族弟子,伸出舌头舔刀上的血:“我杀他的时候你们怎么不一起上?”

    没有弟子回答。

    “很好。”土行又舔了一下刀上的血。飞到空中,刀光如闪电,刀光消失。很多血族弟子死了。血如梅花落。

    土行的刀指着冒充金莫仇的弟子。

    “告诉我,你的名字。”

    “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想知道,我杀的人叫什么名字?”

    “你有把握杀我?”

    “我有。”

    “我要是不告诉你呢?”

    “我不逼你。”

    “金莫仇。”

    “你要是金莫仇就不会杀我。我不想和你废话,快说,你叫什么?金莫仇被关在哪?”

    “我觉得我会说吗?”

    “我觉得你不会。”

    “那还问,蠢货!”

    “你说我是蠢货?”

    “不是说你,难道说得是你旁边的漂亮女人?”

    “师妹,他说得是你吗?”

    水烟摇头。

    土行看着冒充金莫仇的弟子:“没想到,你死前还占了我一点便宜。”土行的瞳孔收缩,刀出手。

    冒充金莫仇的弟子抓住土行的刀,甩向土行,刀飞来的时候呜呜地响。土行抓住刀,人化为流光消失,再出现在冒充金莫仇的弟子身后。冒充金莫仇的弟子回头,眼睛瞪大,看着肚子,土行的刀插进了冒充金莫仇的弟子的肚子。

    土行拔出,血喷到土行的脸上,很热,土行用手摸了一下。

    冒充金莫仇的弟子半跪在地上,土行扶着冒充金莫仇的弟子:“爽吧?”

    冒充金莫仇的弟子的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两眼翻白,死了。

    没有一个弟子活着,灯还亮着。

    “大师兄,莫仇师兄可能被波塞冬带到了另外的地方。”

    “不是可能,是一定。”

    土行,水烟从通道进,通道很长,要是不使用夜视眼,一点也看不见。

    两人跑了很久,觉得跑了几里路,还没看见尽头,担心入口被封,出口也被封,被封了,就麻烦了。

    前面有亮光,是出口,两人大喜,不过,随即两人就意识到不对,现在是晚上,怎么会有灯?

    两人的速度慢了,沿着墙壁走,靠近亮光,到了亮光近处,才知道是墙壁上的光,被白色的灯罩罩着,发出的光自然是白色的。

    两人穿过光,里面有很多光,两人不用夜视眼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又跑了大概有五里路,一个很大的空间,白光耀眼,里面的家具都是白色,两人来到空间中心,有张桌子,两把椅子,桌子上,椅子上有很多灰,被白光照着从远处看才觉得是白色的。

    水烟吹桌子上椅子上的灰,桌子是黑色,椅子也是黑色,很久没人来了。也许,来错了地方,金莫仇没有被关在这,也没有被关在这附近。

    “师妹你看。”

    水烟顺着土行手指的方向看,墙壁前面有一个塑像,大眼睛,张着嘴,看起来很恐怖。

    “我记得我进来时没有这个。”土行说。

    “我进来的时候没在意。”

    土行走到塑像前,水烟跟着土行。

    土行看着塑像,觉得怪怪的。

    ‘把眼睛闭上,’土行给水烟神识传音。

    水烟闭了眼,土行也闭了眼,刚闭眼,神识展开,看见塑像的眼睛眨了。土行睁眼,一刀砍在塑像上,溅出火花,塑像没被砍断。

    土行飞起来,竖砍塑像的头,溅出火花,塑像完好,这是什么塑像?自己砍了两刀都没事。

    土行又砍,水烟拉住土行的手:”大师兄,这塑像没什么可疑之处你为什么要砍?“

    土行看着塑像的眼睛,塑像的眼睛不眨了,土行闭上眼睛,塑像的眼睛也没眨,难道是自己的幻觉?土行摸塑像,塑像硬硬的,和普通的塑像没什么区别。土行用刀砍塑像的眼睛,塑像的眼睛没闭。

    水烟不安;‘大师兄怎么了?来到这里,行为不正常了,对着塑像砍什么?’

    可能是幻觉。空间很大,没什么家具,一眼就能看完,藏不了人。地上有很多灰,除了两人的脚印,没有别的脚印。

    “师妹,波塞冬不可能把金莫仇师弟藏在这里,我们走。”

    “好。”水烟跟着土行出去,来到门口,土行转身看着墙壁前的雕塑,雕塑又眨了一下眼。

    土行飞到雕塑前,刀砍雕塑的眼睛,这次没有砍出火花,刀上有血,雕塑的眼睛的血,果然,不是幻觉,里面有人。

    土行挥刀砍雕塑,还是没砍破雕塑,这雕塑和一般雕塑不一样,一般雕塑自己一刀就能砍碎,这雕塑用特殊的材料制成,可能有机关。

    土行摸雕塑,光滑,看起来粗糙,摸到雕塑的耳朵,手指插进耳中,雕塑转了,身后有一条缝,土行用刀砍,这次把雕塑砍破了。

    里面没人,碎片上有血,土行摸血,舔血,是人血。他怎么进雕塑的?不可能从外面进,可能地上有机关。

    土行把雕塑碎片拿开,找机关,摸雕塑先站着的地方,和其它的地一样,没什么特别的,没机关。

    土行看着地,手摸着下巴,沉思,水烟来到土行身边,也看着地,眼睛亮了,从储物戒指拿出珠子透明的珠子对着地,从珠子上射出白光射在地上,地被射出裂缝。

    水烟收了透明的珠子,白光消失,水烟使出水系功法,水源源不断地从手心流出,流到地上,很快,水消失,水流过的地方泥土石块都消失,下面有个很大的空间,水烟没使水系功法了。

    “土行大师兄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你看。”水烟拿起泥土,土行看见了纤维。

    “刚才我们没有找到机关,不奇怪,这地本身就是机关,上面是泥土石块,下面却用布填着,血族弟子设置的阵法,血族弟子从下面钻到雕塑里,然后设置了阵法,脚下出现泥土石块,你砍到血族弟子,血族弟子跳到地下的空间,又设置了阵法,让地看起来跟其它的地一样。”

    “大师兄,莫仇师兄也许被囚禁在下面,我们找他。”

    “好。”

    水烟先跳下,土行跟着跳下,下面的空间很大,没灯,两人使夜视眼才能看见。

    前面有血族弟子站岗,精神抖擞,土行冲上去一刀,挥断血族弟子的头,接住血族弟子的头,轻轻地放在地上。

    两人朝里,转了很多弯,前面有两名血族弟子,手中拿着刀站得很直,土行,水烟出现,两名血族弟子飞到土行,水烟面前,用刀砍土行水烟,水烟一脚踢在血族弟子的蛋蛋上,土行的刀从血族弟子的脖子划过,人过,血族弟子的头离开了他的身子,土行的刀在滴血。

    水烟跟在土行身后,一队巡逻的血族弟子走来:“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禁地?”

    土行狞笑,挥刀,三名血族弟子倒在地上。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