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66.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找师兄师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66.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找师兄师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是的,对我很重要,这是当年我娘临终前留给我的。 ”

    “难怪。”

    “师兄,我们找苍天吧?”

    “现在不行。”

    “为什么?”

    东方神界有难,师尊和毁灭天尊、永恒天尊、在商议怎么对付西方神界的攻击。师尊迫不及待地召我们回来就是为这事,这时我们怎么能离开?

    “我不管,我要你带我见苍天。”

    “好好,我的好师妹,算师兄服了你,等一段时辰,看师尊怎么安排?安排好了,我带你找苍天。”

    “师兄,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三只白色的蝴蝶围着两人飞,白雾环绕两人的身。

    ‘嗖,’土行落在水村对面的山巅,剑消失,土行启用神识,感受到方圆五十里的气息波动,没有感应到熟悉的波动气息,也许,二师弟,三师妹已经快到至尊界的中心。按理说,二师弟,三师妹的神识不会关,这是在参加青年至尊战前,师尊反复交代过的。二师弟,三师妹不敢违背师尊的命令。

    二师弟,三师妹出事了?要是出事,可以捏碎青石回到五行神山,到现在,二师弟,三师妹也没有回到五行山,二师弟,三师妹到底在哪?

    土行朝至尊界中心的方向飞,途中被血族弟子包围。

    血族弟子纷纷抽刀,土行看着围着自己的血族弟子,一片叶子从空中飘下,斜阳落,天色已昏,青山渐暗。

    土行抽刀,穿着的灰色长袍被风吹得翻卷,沙子满空飞。

    领头的血族弟子的手扬起落下,干脆有力,围着土行的血族弟子瞬间到土行身边。

    土行的眼里迸射杀气,浓浓地杀气。

    缓缓抽刀,刀出鞘时,忽然,急速而出,一挥,一道白光闪过,白光消失,

    攻土行的许多血族弟子一动不动,眼睛瞪得很大,嘴巴张着,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头被血柱冲起,落下,在地上滚,沾了很多灰,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沙子还在漫空飞舞,看不清土行的表情,风小了,沙子少,没事的血族弟子看着土行的脸。

    两只眼睛阴冷地盯着所有的血族弟子。

    没死的血族弟子的额头滚下冷汗,握着刀的手颤抖。

    土行的刀在滴血。

    领头的血族弟子的双目下沉,手扬起,落下,没事的血族弟子迅速攻土行。

    风狂,沙子漫空飞舞。风停,沙子停,昏色中,土行站着,地下倒着血族弟子,血流满地。

    只有领头的血族弟子一人。

    土行阴冷的眼盯着领头的血族弟子。

    “为何杀我?”土行的声音传来。

    “土行,你师弟火孤独杀我们很多血族弟子,你是他师兄,你说你该不该杀?”

    “血樱,我不想杀你,你走。”

    “我走。你杀我那么多血族弟子,你说要我走我走就?”

    土行转身走,风吹起灰色长袍。

    血樱看着倒在地上的血族弟子,拔刀飞到土行身后,土行的耳朵动,转身,刀插进血樱的肚子:“我给了你活命的机会。”

    血樱看着刀,这一切好像发生在梦里,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

    土行拔刀,血樱趴在地上,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刀入鞘,土行继续朝前。

    夜深,乌云浓,残月,月光薄,土行坐在大石块,拨弄篝火,篝火映红脸。

    风狂,吹熄篝火,土行拔刀,前面有个黑色的庞然大物。两只眼睛闪着红光。‘吼吼。’怪物怒吼,二十蹄扬起扑向土行。

    土行消失。二十蹄踏在地上,地颤抖,裂开。

    土行坐在树颠。

    怪物望着土行,从鼻子里喷出毒气,黑色的毒气飘向土行。

    土行往嘴里吃了一颗黑色的丹药,身体百毒不侵。土行拳,拳劲扩散,打向怪物,怪物扑向拳劲,土行飞下,一刀插下,血从怪物的后脖子射出,射在土行的脸上,怪物在空中狂奔,土行趴在怪物的身上,一只手抓着怪物的独角。

    怪物站在地上,身子直插天空,土行被颠簸下来。

    怪物瞬间飞下,两角插土行,土行不动,怪物快扑到土行,土行动了,刹那,到十丈外,怪物的两只眼睛血红,喷出愤怒的火焰,一瞬,撞向土行,在快撞到土行的刹那,土行从怪物的肚子下飞过,刀划破怪物的肚子。

    土行拳,尘土满空飞舞,舞成漩涡吞没怪物,怪物哀嚎。人刀合一,刀从怪物的体内穿过,土行站在地上,转身,看着怪物,怪物眼里的红色火焰熄灭,身子分开两半。

    红色精魄飘在空中,土行伸手抓住吃了继续朝前,土行的耳朵动了,周围有要杀自己的人。土行继续朝前走。

    听见异样的风声,土行停,八名黑衣人围着土行。

    “土行,你的修为的确很高,杀了我的灵兽,你的修为再高,杀了我的灵兽的结果,只有一个,死。”

    “马寒,多年不见,你还在追杀我。”

    “当年,你杀我爹时就该想到。”

    马寒对七位黑衣人使眼色,八人同时上。

    八人攻到土行身边。

    土行化为流光消失,再出现,在河边,听见鸟声,流水潺湲。手捧水洗脸,土行手中的灵石闪红光,土行立即开启神识,朝西奔,在感应到熟悉的气息的地方停。手上的灵石红光消失。土行启用神识感应,再也感应不到。

    “水烟,我感应到了你的气息,你在哪?”

    回应的只有沉默。

    土行回头,身后的黑衣人消失,土行知道不是马寒的人。

    土行跑到黑衣人消失的地方,残留着香味,是师妹身上的香味,师妹见了自己,为何不和自己相认?

    土行的神经紧绷,觉得怪怪的。

    地下有什么东西顶起了土,土行跳开,地下的东西破空而出,剑刺土行。

    土行看清是师妹:“师妹我是土行。”

    水烟好像没听见疯狂地刺土行,刺得土行连连后退。

    “师妹,我是你的大师兄土行,师妹你认不出了?”

    水烟一脚踢向土行,眼看就要踢到,土行的拳头打在水烟的脚心上,水烟的身体倒飞出去,土行抓住水烟的胳膊:“水烟我是你的大师兄土行,师妹你不认识你的大师兄土行了?”

    水烟的两只眼睛血红,眉心的神格是黑色的,一会儿变成红色。师妹的神识没别人的神念控制了。

    “何方妖孽?速速出来。”

    风狂,风停,一人站在大树边。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最近可好?”

    “很不好。”

    “为什么?”

    “你对我师妹做了什么?”

    “跟你想的一样,我对你师妹没有做其它的什么,你师妹这么漂亮,我怎么会对她做其它的什么?我只是用神念控制了她的神识。”

    “畜生!”

    “你骂谁是畜生。”

    “我骂你是畜生了吗?你激动什么?”

    “看叉。”波塞冬的叉插土行,土行在空中走,波塞冬飞到空中追,瞬间,两人过了三百多招,波塞冬踢了土行一脚,土行打了波塞冬一拳,波塞冬摸着鼻血,肺快被气炸,扬起白色的长叉,插土行。

    “水烟你还愣着干什么?这是杀了你爹娘的仇人,你要杀了他为你爹报仇。”

    水烟杀土行,水烟招招是杀招,土行不敢对师妹使杀招,边和师妹,波塞冬斗,边给五行天尊神识传音,躺在地上的五行天尊起来,睡在旁边没回去的毁灭天尊被惊醒问:“五行,出了什么事?”

    ”水烟的神识被波塞冬的神念控制,现在,两人在攻击土行,刚才,土行神识传音过来。不行我要去。”五行天尊披黑色的衣服,就要去。

    毁灭天尊拦住五行天尊:“你现在去来不及。”

    “那怎么办?”

    “土行的修为那么高,一定会救出他师妹的。”

    “我也知道土行的修为很高,他的对手是波塞冬,这才是我担心的。”五行天尊忧心忡忡地说。

    “你想想,现在你感觉不到水烟的神识,也感觉金莫仇的神识,也许,金莫仇的识海也被波塞冬控制。”

    “要是金莫仇的识海也被波塞冬控制,土行凶多吉少。”

    “五行,你不了解土行的修为吗?他是你的得意弟子。”

    “如果土行遇到的是除波塞冬外的任何一个人,我一点也不担心。”

    “波塞冬是海神掌控着西方神界的海域。土行小时候独自在河里洗澡差点被淹死,当时我在很远的地方,看见水快淹到土行的头,不管有多远,立即飞到土行的身边,一下就把土行拉起来了。”

    “成年后的土行对水有畏惧,这是他自己不能跨过的心理障碍。”

    “五行还是休息,担心也没有用。”

    “你不用管我,我一个人静一静。”五行天尊走到洞外,残月,乌云浓。残月洒着凄凉的光。

    五行天尊坐在地上,望着残月出神,看起来平静,内心如汹涌的波涛;‘土行,也许我要你回到至尊界,找他们是错的,要是不找,我担心他们,土行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你有勇有谋,修为在同门中最高,为师相信你一定能战胜波塞冬救出水烟。’

    水烟的剑刺到土行的大腿,土行掐住水烟的脖子,只要使力,水烟就死了。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