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57.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蝴蝶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57.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蝴蝶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苍天的周围有看不见的光保护着苍天修炼,白灵的手只要触到白色的光,就会被弹回,白灵气得跺脚,坐在门槛,两只手撑着下巴,大大的眼看着苍天。

    天色渐晚,苍天还没结束的意思,不知什么时辰结束?好几次,白灵想要走,不知为何,却总是迈不动离开的脚步,心想,‘他修炼与自己有什么关系?怕他被别人打扰,要是被别人打扰,功亏一篑。’

    金色的蝴蝶飞来。

    白灵大大的眼盯着蝴蝶,伸手捉蝴蝶,蝴蝶飞到白灵的手边时,从白灵的手边滑过,白灵嘟着嘴;‘我就不信捉不住你,’手心漂浮着白色的羽刃,羽刃射蝴蝶,蝴蝶扇翅膀,把白色的羽刃扇掉了,白灵眨眨眼,揉揉眼又眨眨眼,它真的把羽刃扇掉了,蝴蝶飞到苍天的头顶,金色光罩着苍天,白灵的两手撑着下巴,它在帮苍天修炼。

    罩着苍天的光破碎,苍天的两只眼睛睁开,从身上射出的红光消失,苍天眉间的神格也消失,苍天起来,手一伸,金色的蝴蝶站在苍天的手背:“谢谢你。”

    金色蝴蝶的翅膀一扇,跳到地上化身为人,白灵的玉手捂住了嘴巴,两只本来就大的眼睛现在睁得更大了:“你,你是蝴蝶妖?”白灵指着女人。

    “叫我蝶恋就可以。”

    “蝶恋,你和他怎么认识的?”

    蝶恋微笑着不说。

    “白灵你来了很久。”苍天说。突破了神皇境踏入神帝境,心情大好。

    修炼时感应到白灵的气息一直不曾远去,开始疑惑后来明白,白灵在守护自己。修炼时最忌被打扰,要是被打扰不死也是重伤。

    水村,水天被杀,晨鸽重伤,,木子红,火孤独,血青不知下落。

    月还是那么凄凉,比往日凄凉。

    晨鸽说:“你出去后一直没回来,血族大军杀到,我们奋力反抗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有黑渊,法克烈,血红雪还没出手。”

    ‘黑渊?法克烈?’苍天喃喃。白布盖了水天的尸体,在帮自己的那一刻他可能就想到会有今天的结果。

    “白灵你好好照顾晨鸽拜托。”

    “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晨鸽的。”白灵说。

    “我跟着你去。”蝶恋说。

    “不用,你留在这里,彼此有照应,要是我天亮没回来,你们不要再等我,赶快离开这里。”

    “晨鸽,你的青石还在你手里?”

    “在。”

    “坚持不了了,就捏碎青石。”

    苍天大步出去。

    血红雪和黑渊,法克烈喝酒。血红雪的修为很高能喝其他血族弟子不能喝的酒。

    三个碗碰,酒洒出来,没人在意,大口喝,酒入肠,酒很烈,痛快。

    “黑渊,法克烈,虽然,还没找到苍天,相信,很快会找到。”

    苍天隐藏身上的气息伏在屋顶,在夜里如黑色蝙蝠。

    血红雪摇摇晃晃地出去,已经醉了,黑渊也摇摇晃晃的出去,血红雪拍着黑渊的背分开。屋里只有法克烈一人,法克烈也醉了,趴在桌上,苍天站在门口。

    “黑渊,你回来了,喝,我们接着喝。”法克烈指着苍天。

    苍天走到法克烈身边,抽出帝龙一刀斩下,法克烈躲过,桌子被斩成两半。

    法克烈认出,原来是苍天。

    法克烈拍了拍头,喝了很多酒,头晕得厉害。

    法克烈在心里骂自己;‘法克烈谁要你喝这么多酒的?喝得痛快,现在好了,头这么晕,怎么和苍天斗?和黑渊,血红雪联手才是苍天的对手,现在,自己落单,又这么晕,不是苍天的对手,法克烈也在心里骂血红雪,都怪你,要不是你硬要我们喝酒说好好地庆祝一下,就不会醉。’

    法克烈拿出大铁锤,舞得狂风吹,苍天站在墙角,法克烈更晕,铁锤把自己的额头打了一下,当时,血就流下来。

    法克烈摸额头,眼珠子瞪得很大,对着苍天就是一铁锤,苍天飘到门口,法克烈扑到门口,苍天的脚轻轻一抬,法克烈趴在了地上,苍天的帝龙对着法克烈,刀气斩法克烈,法克烈的眼珠子瞪得很大,刀气斩断法克烈的身子,血流一地。苍天收刀离去。

    月圆,风轻,苍天窜进黑渊的屋,黑渊在床上,听见声音,立即起来,黑渊吃一颗醒酒丹,

    “你比法克烈聪明,也比法克烈幸运,不过,你的敌人是我,你的结果只有一个和法克烈的结果一样,死。”苍天挥刀斩黑渊。

    “苍天,你杀黑辰,现在,我就为黑辰报仇。”

    黑渊握紧魔刀猛然扑向苍天,苍天用帝龙挡,刀刀在空中撞,震得两人后退,苍天的脚抵着墙角,黑渊差点没站稳,黑渊稳住身子,心想;‘果然,苍天的实力比传说中的可怕,和他交过手才知道。‘

    一人和他斗,没有胜算的把握,他说,他杀了法克烈,要是杀了法克烈,他的帝龙为何没血?法克烈有血,他骗自己,攻自己的精神,击垮自己的意志,杀自己,好手段,不过,对自己不实用。

    黑渊的战意陡生,魔刀成几十把,同时攻苍天。

    苍天的漆黑眸子收缩,帝龙魂出,灰色龙魂吞噬黑渊的魔刀,黑渊收魔刀,魔刀成一把,上次,和苍天交战,知道苍天的套路。

    几十把魔刀同时攻苍天时,苍天必会用帝龙挡,要帝龙魂吃魔刀,握紧魔刀的黑渊身子一跃到了苍天身后,魔刀砍苍天,苍天立即回头,差一尺的距离砍中苍天,黑渊心里遗憾,要是这一尺距离消失,自己的魔刀能砍中苍天,只要苍天的肉破,苍天就完蛋,魔刀上有剧毒,对付苍天,只能用这样的手段,和苍天硬拼不是他的对手。

    苍天的眼睛腥红,黑渊脸上的肌肉颤抖,苍天已经突破了神皇境?达到了神帝境?

    巨大的压迫力扑面而来,压得黑渊的脸扭曲,空间扭曲,苍天开启眉间的神格从神格射出红光,射到黑渊身上,黑渊受伤了,脸扭曲。

    苍天飘到黑渊面前,帝龙上一道红光划过,插进黑渊的肚子,黑渊的手握着帝龙刃,苍天转帝龙刃,黑渊的手无力,苍天一拳打在黑渊脸上,当时黑渊的半边脸就肿了起来。

    苍天对着黑渊的脸又是一拳,黑渊另一边的脸也肿了。

    黑渊狞笑,握紧魔刀,插进苍天的肚子,苍天看着自己的肚子,魔刀在肚子里转,拔出,再插进,苍天的眼珠子瞪得很大,苍拳,一拳打碎黑渊的脑袋,拔出魔刀,一刀割断黑渊的脖子,对着黑渊的身子挥了几刀,黑渊的身子被砍成碎片。

    苍天的手捂着肚子,血源源不断地流出,用牙齿撕碎衣袖,包扎伤口。抵着帝龙坐在门口。

    这时,血红雪已经睡着,在做美丽的梦。

    苍天盘坐,为自己疗伤,身上的白气冒出,半夜,三只乌鸦叫,苍天的眼睛睁开,跳到树上,三只乌鸦被惊走,在东方神界,乌鸦被视为不祥之物,乌鸦消失在苍天的视线,难道,晨鸽,她们遇到了危险?

    苍天几个跳跃到地下,推开门,一地血,不见晨鸽,白灵,蝶恋。苍天出去,刚出去又退会来,血霸的刀指着苍天:“苍天,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

    “我不认识你。”

    “我认识你。”血霸拿出白纸,白纸上有苍天的画像。

    苍天被血霸逼到墙上,刀抵着苍天的脖子:“见你一面真不容易,要不是晨鸽说,或许还见不到你。”

    “你把晨鸽怎么样了?”

    “放心,我不会把晨鸽怎么样的。我只是要她脱裤子,脱光身上的衣服,在我面前摆很多姿势,啧啧,晨鸽的身体完美,该凸的地方不会凹一丝,该凹的地方不会凸一丝,现在,他正在陪血海队长玩身体游戏呢?哈哈哈哈哈。”血霸扬头狂笑。

    苍天的眼睛眯了眯,按墙壁的疤,墙壁门开,苍天进里面,血霸的脸色变,苍天挥帝龙,一招,血霸的身子就被劈成两半。

    苍天搜血霸的身,搜到一张黄色地图,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不认识,按照线路房间找,二零三房间。

    ‘啪,’苍天听见鞭子抽打身体的声音,苍天贴着石壁,门口,两位血族弟子守着,苍天从储物戒指拿出"mi yao"迷晕两名血族弟子,两名血族弟子躺在地上,苍天从两名血族弟子的身边进去。

    里面有几间屋,苍天朝右拐,门口,有一名血族弟子,站得跟剑一样直,看见苍天,苍天的苍拳把血族弟子打成稀巴。

    进里面,帝龙一挥,二十几名血族弟子被刀气震伤,血海的手摸着黑色鞭子:“苍天你终于来了。”

    晨鸽被捆在墙壁,穿着衣服,有很多血痕,已经晕了过去。没有看见白灵,蝶恋,她们是妖,修为强,血族弟子抓不住她们。

    “我来了,放了她。”

    “放了她?哈哈哈哈哈,你知道我们为了抓她,费了多少精力?多少时间?死了多少弟子?你说放就放,你算老几?你信不信,老子一牙齿就能咬死你。”

    “你来啊,来咬我啊。我看你用一颗牙齿能不能咬死我?跟你打个赌,要是没咬死我放了她,要是咬死了我,我死的心甘情愿。”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