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56.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战巨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56.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战巨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石桌破碎。

    报的弟子一惊。

    血红雪盯着报的弟子。

    报的弟子的头垂下。

    “滚!”血红雪的手背着。

    报的弟子出去,‘将军疯了,’心想。来到河边洗脸,鱼蹦出水面,弟子的刀一挥,鱼被斩成两截,火石擦燃火,鱼串在铁丝,在火上烤,很香,弟子用手摸了一下,很烫。吃了一口,很好吃。自己和同伴不一样,同伴只喝血,自己不仅喝血,也吃鱼。

    一双穿着黑鞋的脚出现在弟子眼中,弟子往上看,扔了好吃的鱼,跪在地上:“副队长,弟子再也不敢了,饶了弟子吧。”

    “饶了你?”血霸的冷眼盯着弟子:“现在是你当班的时辰,你不上班,却在这里享受,害得我被队长骂。找了你很久,人影也没见着。你自己跟队长解释吧。”

    弟子跟着血霸到队长屋:“队长,我找到血流了。”

    “带他进来。”

    “是。”

    弟子跪在地上:“血海大人,弟子知错,再也不敢了。”血海穿着一身红衣,长发扎成一束,喝了一口血,望着血袋:“你当班的时辰在干什么?烤鱼吃。鱼好吃?”

    弟子以为血海想吃鱼,连忙说:“好吃,要是血海队长想吃,现在,我就捉几条,给血海队长烤。”

    “好,你现在就去捉几条,给我烤。”

    “是。”弟子欢喜,起来,走到门口。

    血霸庞大的身体挡住了门,冷眼盯着弟子。

    弟子回头看着血海,血海微笑,血海的微笑给了弟子力量:“血霸你想干什么?别挡我的路。”

    血霸不说话,不动。

    “血霸,不要以为是副队长就了不起,你能和队长对着干?快让开!不然别怪我无情。”

    血霸还是沉默,不动。

    弟子的手握腰间的刀柄,刀抽出,插血霸的肚子,血霸的手握住弟子的手腕,使力,‘咔嚓’弟子的脸变色,听见手腕的骨头被捏碎的声音,刀脱手,‘哐当’掉在地上。

    血霸的手掐住弟子的脖子,使力‘咔嚓’弟子脖子里的骨头被捏碎,弟子不能呼吸了。

    血霸扔了弟子,被摔在墙壁,头被撞出血,血流在地上,血霸血海相视一笑。

    “血霸,来,给你准备的。”两人坐在桌边的圆凳,痛快地喝着血酒,几只蚊子站在弟子的鼻尖,几只蚊子围着弟子的尸体来回飞。

    苍天睁开眼,木子红,血青在吃青果,肚子叫了,也拿一个青果吃,很多甜汁水,很好吃,吃完一个又吃一个。

    “现在,血红雪已经知道血仇死了,晨鸽,木子红被救出。他会派出更多人搜我们,杀我们,水天你不要回家了,你家周围肯定埋伏了血族弟子。”苍天说。

    水天点头:“这里虽然隐蔽,那么多血族弟子搜,很快能搜到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必须尽早离开。”水天说。众人点头。

    昨夜,大家一夜没睡,晨鸽,木子红睡在石床。火孤独,血青,水天睡在地上。

    “苍天你不睡?”火孤独问。

    苍天摇头:“我查一下现在血红雪在干什么?”苍天开门,出去,关门,按机关。一扇很厚的石门打开,苍天走出,按墙上的机关,石门关闭。

    朝前走上台阶,有一千多阶,很大的空间,朝前走一段,向左拐,按地上的机关,头顶的石壁分开,苍天跳出,在水村对面的山坡。苍天的视线扩大,水村有很多血族弟子在搜查。

    苍天的手捂着胸口,胸口很疼,疼得苍天的额头冒出冷汗,苍天半跪在地上,太阳很大,脸上的汗更多,苍天的视线模糊,头晕眩,嘴唇颤抖,觉得很冷。

    眉间的神格冒出黑烟,苍天不知道先吃的青果是灵果,苍天的修为达到神皇初期的境界,灵果对修炼很有帮助。

    苍天帮晨鸽疗伤,自身的修为损耗很大,吃了灵果,身体承受不住灵果的灵力,才会有这样的反应。晨鸽,木子红,血青吃灵果身体没什么反应,他们的修为没达到神皇的境界,灵力不会被激发。

    苍天的脸扭曲,一跃而起,飞到空中,朝着与水村相反的方向飞去,飞入树林,苍天盘坐在地上调息,还是很疼,犹如十把刀一刻不停地割着身上的肉。

    苍天的头上冒白气黑气,白气黑气飘到叶子上,绿色的叶子一瞬间枯萎成黄色,风轻轻一吹,黄色的叶子就离开枝头,在空中打着漩的飘到地上。

    苍天眉间的神格成红色,圆圆的神格在转,苍天能感觉到,手摸着神格,想要神格停下,神格不停。

    苍天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两只眼睁开,一只金色的蝴蝶飞来,苍天的手伸出,金色的蝴蝶扇着翅膀,停在苍天的手臂,苍天摸着金色蝴蝶,金色的蝴蝶发出金色的光。

    苍天的抖一抖,蝴蝶飞到空中,苍天站起,蝴蝶飞走,苍天跟着蝴蝶,忘了胸口的疼,翻过一座大山,金色的蝴蝶在巨大的石壁前停了,想必这巨大的石壁里面有什么?‘嗖,’金色的蝴蝶飞走,一瞬,消失得没有一点痕迹,漫天金光也消失。

    苍天找机关,有个黑疤,按黑疤,没反应,水村的黑疤有反应。苍拳打黑疤,墙壁破,黑疤无损。

    洞里很黑,一双红眼闪过,苍天跳进洞里,使用夜视眼,跟白天一样。残破不堪,冷风吹,苍天不自觉地抱着双臂,一双红眼又闪过,苍天追,转弯,巨大的空间,红眼是怪物,弓着身子,盯着苍天。眼睛如火,黑色的身上密布着刀锋般的鳞片,八蹄一扬,扑向苍天。

    苍天的身子一闪,到怪物身后,怪物的尾巴一扫,差点打到苍天,石头纷纷下坠,有的打在怪物身上,怪物一点事也没有,流着涎水喷着火焰的眼神盯着苍天。

    苍天抽帝龙,空气冰冷。‘吼,’怪物的尾巴又是一挥,打破墙壁。

    苍天跳到墙壁里面,怪物的身子太大,钻不进,怪物用头上的独角撞墙壁,没用几下,墙壁被撞出大窟窿,‘吼,’怪物的嘴一张,黑色毒汁如箭射苍天,苍天化为流光,刹那到怪物头顶,怪物感觉到,苍天一刀挥下,怪物的身子被斩成两半,红色精魄浮在空中,这是红魔妖怪。

    吃了红魔妖怪的精魄功力大增,苍天一口吃了,脸扭曲,皮肤裂开,眉心的神格发出红色的光,从苍天的身上发出红色的光,照亮这黑色的空间,刚照亮这黑色的空间,苍天大惊,角落,盘旋着黑色的怪物,三角眼盯着苍天,是盘起来的巨蟒。

    黑色巨蟒的身子滑动,大头高高昂着,苍天的瞳孔收缩,巨蟒扑向苍天,腰粗的身子缠苍天。

    苍天的两只眼睛血红,心如被火烧,被万刀割,漆黑的头发根根竖起;‘啊,’苍天的帝龙挥动,巨大刀光斩断巨蟒的身子,巨蟒的眼里流露不相信,战意流失。

    苍天扬刀,对着巨蟒的头劈下。巨蟒的眼里流露恐惧,从未有过的恐惧,想跑,苍天的速度比闪电快,帝龙落,巨蟒的头被劈成两半,红色的精魄飘在空中,苍天伸手握住,嘴一张,巨大的精魄进了嘴里,迅速被炼化,疼得苍天想撞墙,手捂着胸口。

    记得毁灭天尊说过;‘修炼之人心要静,不要被心魔控制,越反抗,对身体的伤害越大。’脑海浮现天尊的模样,总是飘逸如风。

    苍天盘坐在地让心静,疼痛越来越轻,眉间神格不再转,红色光消失,苍天好像飘在梦里的空中,金色蝴蝶翩翩飞,漫天金色光,蝴蝶化为女子,头上戴着花编制的皇冠。左脸颊有小酒窝,淡笑,看着自己。

    苍天一震,睁开双眼,眼前只有黑色,苍天恢复了原样,心不再痛,苍天起身,觉得体内有浑厚的灵力,手握拳对着石头一拳,石头成粉末,吃了怪物,巨蟒的精魄实力大增,快到神皇境后期。很久没突破了,苍天修炼,皮肤成绿色,空气如白色的火苗波动,苍天的脸狰狞,眉间的神格射绿色的光,空间成绿色,绿色的皮肤成红色,神格里的绿光也成红色,空间成红色。

    苍天的心如被火烤,被刀割,被冰封,被箭射,还有被巨蟒的牙齿咬,苍天的两手合着令女人流口水的肌肉,有密密麻麻的汗,汗滴在地上,地被融化,从两手射出红色的光,红色的光射到墙壁,墙壁被射出窟窿,几个时辰过去,苍天一动不动地修炼。

    夕阳斜,白灵眨了眨眼,感觉到异样的气息,白灵飘到苍天修炼的洞门口,趴在门口,里面的空间很大,异样的气息从里面的空间发散出,白灵坏笑的进去,趴在墙边的窟窿口看。

    修炼中的苍天,感觉到外面有人来,两手发力红色的光射向白灵,白灵连忙闪开,来到门口,单手叉腰,原来是苍天在修炼,嘟着嘴巴,手心上漂浮着白色的羽刃,没攻苍天。

    苍天的浓眉紧皱,感应到了异样的气息,是白灵的气息,这气息没有杀气,苍天没攻白灵了,又过去三炷香时辰,白灵等得不耐烦,时而用穿着白鞋的脚踢石子,时而嘟着嘴巴对苍天做鬼脸,时而到苍天的身后要抓苍天的头发。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