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52.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交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52.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交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胖脸血族弟子扯一个哈欠,前面有动静,胖脸血族弟子到有动静的地方看,没异常。

    回头,胖脸血族弟子的眼睛瞪大,火孤独的手掐住胖脸血族弟子的脖子,胖脸血族弟子断气了。

    火孤独,苍天进木屋,里面很黑,一个人也没有。

    火孤独按墙上的圆疤,地开。两人跳下。火孤独按墙上的疤,地合,没有一丝缝隙。

    空间很大,两人朝前走,有两名血族弟子,看见火孤独,苍天。两名血族弟子拔刀:“你们是什么人?”

    “杀你们的人。”火孤独说,抽剑,剑光闪,两名血族弟子倒下,到死,也不知道为什么杀自己?

    两人走了很远,一路上没见到一个人,难道,晨鸽,木子红没有被囚禁在里面?苍天看着石板地,这些石板地是人建的,很平。

    苍天的手指敲石板地,实心的。又敲很久,敲到空心的地方,苍天的手掌放在地板,手掌一吸,石板离地而起,果然,下面是空心的,有石板台阶,两人从石板台阶下去,下面很黑,两人使出夜视眼,再黑,也跟白天一样。

    下几百米,到平地,冷风吹,朝前走,走了不久,看见十几名血族弟子朝这边来,两人连忙藏了起来。

    十几名血族弟子从两人身边走过,消失在两人的视线。

    火孤独,苍天朝前走。

    有一名血族弟子拿着血袋在喝血,喝得认真,两人走到身边还没发现,火孤独拍喝血的血族弟子的肩,吓得血族弟子把手中的血袋扔在地上。

    血族弟子看着火孤独,就要叫,火孤独的手捂着血族弟子的嘴巴,血族弟子叫不出声,扔在地上的血袋里的血流出来,血族弟子心疼,指着地上的血袋。

    苍天弯腰捡起,递给血族弟子,血族弟子拿着苍天递过来的血袋,用眼神示意要喝血。

    火孤独,苍天对视一眼。火孤独的手没堵血族弟子的嘴巴了,血族弟子喝完血袋里的血,,把血袋扔到地上,擦去嘴角的血:“你们是什么人?”问。

    火孤独不想说。

    “杀你的人。”苍天说。

    血族弟子又要叫,苍天的手捂住血族弟子的嘴巴,帝龙抵着血族弟子的脖子:“你只要听话,可以不杀你。”

    血族弟子觉得这句话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连连点头。

    苍天的手没捂着血族弟子的嘴巴,帝龙没抵着血族弟子的喉咙。

    冷汗从血族弟子的额头流下:“你们想知道什么?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有两个女人,被关在哪里?”苍天问。

    血族弟子面露难色:“两位大侠,不是我不想说,我真的不知道她们被关在哪里?”

    苍天的刀抵着血族弟子的脖子,冷汗从血族弟子的脖子流下。

    “两位大侠,你们就是杀了我,我也不知道啊。”血族弟子的眼里有泪水。

    “真的不知道?”苍天问。

    “真的不知道。”血族弟子可怜兮兮地说。

    火孤独,苍天放了血族弟子,朝前走。

    望着火孤独,苍天的背,血族弟子心想;‘你们两个混蛋,威胁我,我定要你们好看,我知道你们打听的两个女人被关在哪?我知道,不告诉你们,你们能把我怎么样?’血族弟子摸着嘴巴。‘呸,’吐了一口痰。

    血族弟子往出口跑,看见两具同伴的尸体,被一剑杀,肯定是两人干的。血族弟子咬牙切齿,跑出机关屋,有月亮。

    机关屋门口值班的弟子不在,血族弟子左看又看,没找到。

    月亮钻进乌云,望着前面的草地,草地中间的一片草倒着,奇怪,草地中间的一片草怎么倒着?疑惑的血族弟子到草地中间,刚到草地中间,手就不自觉地捂住嘴巴,因为,血族弟子看见,草地中间躺着一个人,脖子被剑划过,已经断气。

    血族弟子扑到同伴身上,痛哭,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冷风从身上吹过,血族弟子打了一个哆嗦,缓缓回头,以为两人来了,身后什么也没有,血族弟子放松了。

    现在,将军在诸葛家里要诸葛给他侄儿疗伤。

    血族弟子擦干眼泪,跑到诸葛的屋前,刚跑到诸葛的屋前,血族弟子就愣住;‘将军在干什么?他的尊贵之躯怎么能跪在地上?’

    “将军。”血族弟子喊。

    “血荒,你来干什么?”

    “将军,有两人在找被我们抓住的两个女人。”

    “两人?长得什么样?”

    血荒说了火孤独,苍天的样子。

    血红雪的两条眉毛紧皱,两只手握成拳头。

    “将军,怎么办?”

    血红雪要起来。

    ‘吱嘎,’门开了,诸葛摸着白胡子:“血红雪,你如果中断,后果不堪设想。”

    血红雪打消起来的念头。

    “你吩咐下去,要弟子们打起十二分精神,谁要是救晨鸽,木子红,格杀勿论。”

    “是。”血荒下去。很快出现在机关屋下面,朝前跑。浓浓地血腥味飘来。血荒停住,火孤独,苍天看着血荒。

    血荒后退,退到墙边,转身跑,火孤独的手变长,抓住血荒的衣服把血荒抓到身前,手掐住血荒的脖子。

    “看见我们你怎么跑?”

    苍天的手展开,手心出现一副场景,血荒到血红雪身边对血红雪说有两人要救晨鸽,木子红。血红雪吩咐下去,要弟子们严加看守,只要发现救晨鸽,木子红的人,格杀勿论。血荒很听话的下去了。

    苍天的手合了。

    “两位大爷饶命。”血荒跪在地上。

    “给了你机会,你没把握。”苍天的手成拳,一拳把血荒打在墙壁,血荒的内脏翻滚,嘴角流血。

    火孤独把血荒拉出来,‘啪,’一巴掌扇在血荒脸上。

    “血荒,你很聪明,不知道我们是故意放你的?你知道你将军为何跪在诸葛门前?救血仇?”

    “你将军以为跪一夜就能救血仇?给血仇疗伤的不是诸葛,这世上没有诸葛这人,或许有,至少水村没有。”火孤独说。

    “给血仇大人治疗的是谁?”血荒问。

    “水天。”

    “村长水天?”

    “是。”

    “村长能治好血仇?”

    火孤独摇头。

    “水天为什么冒充诸葛给血仇大人治疗?”

    火孤独望着苍天笑了。

    “助手身边有位青年,要你血红雪将军跪在门外,你血红雪将军很听话的跪在门外,你知道这青年是谁?”

    “我没见那青年,怎么知道?”血荒说,这回血荒说得是实话。

    “你很聪明,你怎么不知道?”火孤独讥讽。

    血荒的两只眼睛猩红,嘴巴的牙齿长了,对着火孤独的手臂咬。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自己。火孤独的另一只手按在血荒的头,血荒的头很痛,没咬火孤独。

    火孤独捏住血荒的下巴,另一只手打碎血荒的牙齿,血荒要咬火孤独的手,被火孤独捏着,咬不到。

    火孤独又拔血荒的牙齿,扔在地上。

    血荒暴怒却对火孤独无可奈何。

    “本来,你有活命的机会,给了你机会,你没好好把握,不要怪你火孤独大哥,到了那边,火孤独大哥会为你烧纸钱,在那边你不会孤单。”火孤独的手按在血荒的头。

    “饶命。”血荒跪在地上,火孤独的手使力,打碎血荒的神经,心脏。血荒的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火孤独一脚踏在血荒的肚子,把血荒肚子里的水踏出来。

    二十几名血族弟子包围两人,两人冷冷地看着包围自己的二十几名血族弟子,‘血族阵法,’为首的血族弟子喊,从二十几名血族弟子身上射出红色的光,红色的光照着两人。

    从火孤独身上射出红光,环绕着身子,比从血族弟子身上射出的光红。

    从苍天身上射出白光环绕着身子,这是防护壁罩,血族弟子的红光攻不进火孤独,苍天的身体,在两人的防护壁罩外面失去光泽,消失得一点痕迹也没有。

    苍天冷冷看着二十几名血族弟子,两只手合着,从身上射出更多白光,白光扩大,笼罩二十几名血族弟子。

    二十几名血族弟子头痛欲裂,苍天的修为比传说的可怕。他还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

    苍天,火孤独对视一眼,苍天的意思,火孤独明白。

    苍天脚步交错,刹那间到领头的血族弟子面前,领头的血族弟子大骇,苍天是怎么做到的?以为在梦里,只有在梦里见过这么快的速度,此生能见这么快的速度,死在这人的手里也值得。

    粗脖子的领头弟子扬刀,一点惧怕也没有。不过,和对方交战,不是没有惧怕,就能赢的。苍天的帝龙一挥,只轻轻一挥,粗脖子弟子的脖子就流血,粗脖子弟子死了,眼睛瞪得很大,微笑着。

    苍天的手合上粗脖子血族弟子的眼睛,粗脖子血族弟子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其他十几名血族弟子见老大被杀,失去战意,心里有浓浓地恐惧。火孤独的剑一挥,几名血族弟子倒下去,从身上溅出的血把空间,地染红。

    另外的血族弟子后退,退到墙边,没有后路可退,火孤独的剑一挥,又有几名血族弟子倒下,没倒下的血族弟子只有三名,握刀的手出汗,手颤抖,腿颤抖。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