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51.第一千零五十章 似曾相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51.第一千零五十章 似曾相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诸葛摸着下巴上的白色胡子,把铁扇放到血仇的身上,诸葛转身进去,诸明也进去,门关了。 ()

    “老大,杀进去。”扁脸弟子说。

    血红雪看着扁脸弟子说:“你真的想杀进去?”

    扁脸弟子连连点头。

    “那你杀进去吧。”

    扁脸弟子以为血红雪真的要自己杀进去,当下,心里一喜;‘终于能在将军面前露一手了。以后,必能得到重用,到时候很多蔑视过,嘲讽过,看不起自己的人,都会被自己踩在脚下,让他们给自己舔脚心,用手指给自己抠脚丫。自己命令他们把抠过自己脚丫的手指,放在嘴里舔,他们会很听话的把手指放在嘴里舔,舔得有滋有味。’扁头弟子想着,笑着冲向木屋。

    刚到门口就被一股大力吸住,尽管很想冲进去在血红雪将军面前露一手,不过,吸自己的力更大,扁头弟子回头看,是谁用大力吸自己?看见吸自己的是将军,扁头不反抗了,被血红雪吸到了身边,血红雪的手松了,扁头弟子站在血红雪身边,不知道将军为什么要把自己吸到他身边?血红雪的大手摸着扁头弟子的头:“你真停话。”所有的弟子看着自己,扁头弟子心想;‘你们看吧,看得你们的眼珠子快掉出来,你们羡慕我吧,你们有的弟子一生也没有机会和血红雪将军说一句话。将军的大手更不可能拍在你们肩上了,你们就在梦里想血红雪将军的大手拍着你们的肩,对你们说话。’

    “真聪明,知道杀他。谁敢侮辱你们的将军,你就会冲在前面给侮辱你们将军的人教训。我会奖励你的。你想过杀了诸葛的后果吗?”血红雪看着扁头弟子问。

    将军肯定会很高兴,扁头弟子脸红地说,脸激动地红了。

    “水村能救你血仇大人的是谁?”

    “诸葛先生。”扁头弟子说。

    “你杀了诸葛先生,也就是杀了能救你血仇大人的人,也就是说你间接杀了你的血仇大人,你知道你杀了你的血仇的大人后果?”

    扁头弟子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血红雪将军的脸色也变了,先是微笑着的,现在不微笑了。越来越阴沉。

    冷汗从扁头弟子的额头流下,扁头弟子的两条腿不停地颤抖,吓出尿了,旁边的弟子看吓出尿了心想;‘你这个大傻×,现在,你要为你的傻×行为付出代价,你除了被血红雪将军杀死,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现在,扁头弟子终于明白了。

    血红雪在扁头弟子的头上敲了三下,‘咚咚咚……’“你的脑袋和其他弟子的脑袋不一样,你的想法也和其他弟子的不一样,留你在这世上,对你没好处,世界会伤害你,我为了你好,为了保护你,把你送到天堂,在天堂没有烦恼,在那边会想我吧?”

    扁头弟子跪了:“将军饶命,将军饶命。”扁头弟子的头磕在地上,从没有磕得这么勤快,石头被磕破,额头被磕起了包,再磕了几十下,额头上饱满的包,就像被人咬了一口破了,和包子的区别是,包子破了,流出来的是肉馅,扁头弟子额头上的包破了,流出来的是血,新鲜的血。

    扁头弟子在心里想;‘将军你什么时候能让自己起来,只要你让自己起来,以后,自己再也不会误解将军的意思了。’

    血红雪淡笑得看着扁头弟子。

    诸葛先生进去了,心情很不爽,刚好,这扁头弟子要杀诸葛先生,想在自己面前表现一番,好让自己给他奖励。

    刚好可以把怒火发泄到他身上,说他的脑袋和其他弟子的脑袋不一样,想法也和其他弟子的不一样不是违心的话,是真心话。

    血红雪的手放在扁头弟子的头上,看了血仇一眼,血仇还被弟子抬着,跟睡死了一样,很虚弱,不能浪费时间,再浪费时间,说不定侄儿真的会死。要是侄儿死了,倒时自己无言面对血族弟子,无法给侄儿的二师叔,大师叔交代。

    血族杀力从血红雪的手心射进扁头弟子的头,扁头弟子的神经全断,心脏成黑的,身子一歪,倒在地上,死了,全身成黑色。

    血红雪的冷眼扫过众弟子,仿佛在说,以后,你们误解我的意思,下场跟他一样,没有例外。

    血红雪走到木屋面前,推开木屋门,刚推开,青年站起来:“血红雪将军,师尊已经休息,请勿打扰。”

    望着青年,血红雪淡笑着说:“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把你的手伸出来给我看。”

    “将军,我为何要伸出我的手给你看?”青年的脸色微变。

    血红雪更确定了,进屋,握住青年的手看青年的手心,这回,血红雪的脸色变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放开。”青年抽出手。

    “你师尊休息,我等你师尊休息好了救我兄弟。”血红雪坐在木头椅子上,靠在椅背,对着弟子们挥手,弟子们明白,很快把血仇抬了进来,弟子们把软席放在地上,把血仇放在软席上。

    血红雪拿起茶壶,给茶杯倒茶,拿起有茶的茶杯,头一昂茶就进了肚子。血红雪的两只眼睛闭了,很享受茶的滋味。

    留下几位血族弟子,其他血族弟子散了,搜血王,苍天。

    这么久了,还没找到血王,血王凶多吉少,血王和血仇的关系深,和血红雪的关系不怎么样,对找血王没血仇用心。

    连喝了几杯茶,内屋还没动静,血红雪坐不住,到里面看,诸葛躺在床上睡着了。

    血红雪本想叫醒诸葛,犹豫了。

    下午,诸葛还没醒,晚上,诸葛醒了,来到外屋:“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很不满地问道。

    血红雪想发作;‘你让我们等了这么久,我活这么多年,从来只有别人等我,我从没等过别人这是第一次。’想着侄儿,血红雪忍了,堆起笑脸:“诸葛先生,我兄弟受伤严重,还望诸葛先生相救。”

    “我说了姓血的人不救,用刀的人不救,你们的耳朵聋了吗?我说的你们听不见?”

    “快走,快走,快走,我还要给病人诊治。”诸葛打开铁箱,往铁箱里放银针给病人诊治的一些医疗器械。

    血红雪没动的意思,诸葛很不耐烦,瞪着血红雪:“这是我家,我要出去,请你们立即出去。”

    看着诸葛生气的样子,血红雪更不动了,又给茶杯倒一杯茶,慢悠悠地喝着。

    诸葛拿下血红雪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放在桌上,茶杯里的茶水溅了出来。

    “诸葛先生,不要这么激动嘛?你给别的病人诊治得到的神石没给我兄弟诊治得到的神石多。”

    诸葛脸上的肌肉跳动:“好,你们不出去,我出去。”青年跟着诸葛出去,到门口却被两位早就守在门外的血族弟子伸手拦住。

    血红雪摸了摸眉毛,心想;‘老头子,给你软的你不吃,那我就给你来硬的,要是你软硬不吃,我杀了你。’

    诸葛和青年坐在圆凳子上:“血红雪,你逼我救你兄弟?”

    “诸葛先生,你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血红雪依然淡笑看着诸葛先生暴怒的样子,血红雪一扫心里的阴霾。

    “你就不怕我在救你兄弟的时候动手脚,把你的兄弟救死了?”

    “要是你把我的兄弟救死了,很简单,用你们的命陪葬。”

    “看来,我不得不救了。”诸葛淡笑着摸着白胡子。

    看着诸葛的表情,血红雪觉得怪怪的,哪里怪怪地说不上来。

    青年点燃烛火,诸葛拿出银针,银针放在烛火上烤,烤红了插在血仇的百会穴上。

    “你们血族历来吸人血,你兄弟又被别人下毒,这种毒我没药可用医治,要治好只有一种办法就是你要跪在门外感动你兄弟,你的行为你兄弟会感应到,要是你兄弟被感动,流下一滴泪,我用这滴泪再配上我的药让你兄弟吃下去,保证药到病除,不再复发。”

    血红雪一惊,要自己跪在门外,一夜;‘这老头子不会是骗我的吧?’

    “血红雪将军,信不信是你的事?”

    ‘自己想什么,这老头怎么会知道?’

    十根银针插在血仇的身上,血仇的脸有血色了,血红雪大喜,当下毫不犹豫地跨出门,一摆裤子,双腿并跪在地上:“要是你骗我,救不了我兄弟,我会杀了你们。”血红雪冷冷地说。

    看着血红雪跪在了地上,诸葛,青年对视一眼,笑了。

    夜已经深了,诸葛关了门,刚关门就和青年进内屋,诸葛撕下脸皮,是苍天,青年撕下脸皮是血青。血青从没想过能捉弄将军,这计谋还是水天想出来的。

    开始计划的是杀血红雪,计划行不通,杀了血红雪,晨鸽,木子红必会被血族弟子杀。

    趁血红雪跪在门外的时辰找到囚禁晨鸽,木子红的地方救晨鸽木子红。

    水村从后门进来,贴上诸葛的脸皮,血青贴上脸皮。

    苍天和火孤独找囚禁晨鸽,木子红的地方。救晨鸽,木子红。

    残月如弓,苍天,火孤独穿上夜行衣潜入机关屋。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