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50.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神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50.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神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血红雪抽刀,真想一刀劈死血仇。 没劈血仇致命的地方。

    血仇的长发飞舞,抽出刀和血红雪的刀在空中撞在一起溅出火花,刀气震得两人后退,两人又撞在一起,撞出很多火花,又分开。

    两人忘了,走了的火孤独。

    火孤独来了,抱着两臂,微笑的看着血仇和血红雪打得你死我活。

    血红雪看见走了的火孤独来了,愣了一下,就在血红雪愣了一下的时候,血仇的刀砍在血红雪的手臂,疼得血红雪真想一刀劈死血仇。

    血仇对着血红雪的手臂又是一刀,又来这招,血红雪已经被气得快分不清东西南北,认不得自己是谁?

    血红雪躲开,刚躲开,血仇的另一刀又劈来。

    血红雪化为一道流光到血仇身后。见没有砍到,脑海的声音要自己砍的人,自己要砍的人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了,血仇也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到血红雪身后,两道流光你来我往,很快就从这头打到了那头,打得再远,也没出火孤独的视觉范围,两人打时,不仅是火孤独看,血青,水天,苍天也在看。

    两人又化身为人,打得更激烈。

    血仇认得没错,火孤独给他的黑丹不是解药是毒药,这毒药毒不死血仇,现在,不是毒死血仇的时候,等到机会成熟自然会杀血仇。

    这黑丹,血仇吃了,能更有力量的控制血仇,被控制的血仇自然不知道。像没有灵魂的机器人,只知道一点杀了对方,杀了对方,此刻,血仇的脑海只有一个念头,杀了血红雪,杀了血红雪。

    要是血仇清醒时,不会杀血红雪,要是知道自己有这念头会很内疚,不仅内疚还有负罪感。他是自己的三叔,怎么能允许有这样的念头?

    尘土飞扬,飞沙走石,灰蒙蒙的一片,血红雪被血仇踹了一脚,踹到墙壁,血仇扬刀猛劈血红雪,血红雪的眼珠子瞪大,躲过血仇的刀。

    血仇不停地对着血红雪砍,血红雪跑,血仇追,到狭小的地方,血红雪钻了进去,血仇砍不到,血红雪蜷缩着,想这一辈子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血仇见砍不到走了。

    血红雪的手摸,摸到大石块,心喜,小心翼翼地出去,对准血仇的后脑勺就是三下,一下后,血仇就倒在了地上,血仇晕了。

    血红雪拿着血仇的刀,犹豫要不要杀了血仇?刀扬起还是放下,一口唾沫吐在血仇脸上,用脚狠狠地踩了几下,血仇的脸上有很多灰,血红雪看了血仇一眼走了。走得不远,心内激烈交战,还是回头背着血仇出去。

    血仇的脸贴着血红雪的背,虽然隔着一层衣服,血红雪还是觉得恶心,浑身的汗毛竖起,觉得血仇的脸贴到自己没穿衣服的背上,早知道要背他,也就不会往他脸上吐唾沫,还狠狠地踩几脚。

    火孤独站在面前,血红雪停了,放下血仇,抽出刀,今天被逼,不想再战也要战,血仇已经被自己打晕,就凭面前的火孤独也想杀自己?

    火孤独以为能打得过自己?血红雪的刀指着火孤独,火孤独抽剑。很快,两人的刀剑相撞,擦出火花,很快分开,两人又撞在一起,刀剑相撞,擦出火花,又分开。

    一身白衣的火孤独飘逸如风如雪,鬼魅出现又鬼魅消失,血红雪的眼珠子转,对着身后飘来的火孤独就是一刀。

    血红雪发现自己斩空,火孤独忽然出现在血红雪面前,剑刺血红雪的腰,虽然火孤独的速度很快,血红雪的速度也不慢,腰收缩,火孤独刺空,火孤独刺空,立即收剑,鬼魅地消失,血红雪的眼珠子转,火孤独在自己的头顶,这时,血红雪听到了许多脚步声,这些脚步声踏地,地面颤抖,血红雪从没听过这么动人的音乐,自己的弟子们到了。

    火孤独的耳朵动了动,自然也听到了。藏在暗处的苍天,血青,水天打开机关,火孤独飘到水天打开机关的地方。

    血族大军赶到,血族弟子要追,血红雪扬手:“追不到。”

    血红雪抱着血仇到水天的屋:“水天你知道水村谁的医术高明?”

    水天看着血仇:“你侄子受了重伤,我知道南面诸葛的医术高明,不过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救。”

    “他要多少神石才救?”血红雪问。

    水天摇头。

    “诸葛不要神石?”血红雪大喜,‘蠢货诸葛竟然不要神石。’

    看着血红雪的表情的变化,水天自然知道血红雪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水天笑眯眯地说:“诸葛要神石,不过,他有几种人不救,姓血的人,使刀的人不救。”

    血红雪的脸色变了,两只手握成拳头;‘他那不是正对我们血族吗?’

    “除了诸葛,还有哪些人的医术高明?”血红雪问,边问心里边想;‘先不知道这水村有诸葛医生,有两种人不救,专门针对血族的,他和血族有什么心仇大恨?等血仇的伤好杀了诸葛。’

    水天说:“有,不过,血仇受得伤,除了诸葛,没人能救。”

    “你不会是骗我的吧?”血红雪将信将疑。

    “信不信是你的事。”

    “哼,你敢对我这样说话,谁给你的胆子?”血红雪掐住水天的脖子。

    “你杀了我,你侄儿的伤无人能救。”

    “你是说你可以说服诸葛?”血红雪大喜。

    “我试一试。”

    水天去了水村南面,很快回来了。

    等得焦急的血红雪忙上前问:“怎么样了?”

    水天摇摇头:“他不救。”

    ‘啪’血红雪把石桌啪碎,震得旁边的弟子一惊:“你们有什么好惊的?血红雪瞪着受惊的血族弟子们。

    血族弟子们心想;‘血红雪将军真是变态。越来越变态,没把弟子们当人,在没来至尊界前,血红雪将军没变态,很正常对每个弟子很好。’

    ”你们跟我来。“血红雪领着弟子们去南面,找诸葛医生。

    门紧闭,门口的牌子上果然写着老夫不救姓血的人,不救使刀的人。血红雪想到了对策,推开门进去,诸葛在竹简上刻字,是个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不过满头白发,下巴上的胡子很长,也是白色的。

    “你就是诸葛。”

    “我就是。”

    “打扰了。”

    “什么事?”

    “我一兄弟在和别人战斗时受伤了麻烦诸葛先生相救。”

    “你那兄弟姓什么?”

    血红雪早想出对策:“姓王,叫王能。”

    “是个好名字。”诸葛说着,和血红雪到血仇面前,血仇两手空空,没有武器。

    “他的武器是什么?”

    血红雪很快的答道:“是铁扇。”

    血红雪从血仇的腰间取下铁扇,铁扇上面有血,血很新鲜,和血仇身上的血新鲜程度差不多。

    诸葛打开血仇的衣服,上面有很多伤口,有的是被刀伤,有的是被剑伤,也有内伤。

    “你兄弟受伤很严重。”

    “是是是,还望诸葛先生相救。”血红雪奸笑着说。

    “你可知道我有三种人不救?一是姓血的人不救,二是用刀的人不救。你说他姓王,你说他姓王他就姓王?要是被我发现姓血,你欺骗了我,我会让你们发出代价的。”

    血红雪心想;‘付你奶奶的孙子的代价,救了血仇老子马上就杀了你。’

    诸葛微笑着走到血仇身边拿起血仇的扇子:“你说他姓王,我姑且信你一次,不过,他的武器却不是铁扇他的武器是刀。”

    “诸葛先生,他用的武器就是铁扇,难道诸葛先生曾经见过这名弟子?还是说诸葛先生看哪位病人不顺眼不想救哪位病人就说这位病人姓血,要是这位病人真的不信血,先生就说病人用的武器是刀?早就听过诸葛先生的大名,今日一见,却令在下大所失望,原来传说是假的,说什么诸葛先生对病人一视同仁。”

    “大胆,敢对师尊这样说话。”这时一位青年跑出来,光头,大概二十岁的样子,穿着三角形衣。

    “诸明,不得对将军无礼。”诸葛厉喝。

    青年撇着嘴,不说了。

    诸葛先生称自己是将军,血红雪觉得自己的名气很大,要是早知道诸葛先生知道自己的大名,也就不用这么费尽心思对诸葛先生说这些话了。

    不过,血红雪总觉得这青年很熟悉,好像在哪见过?一时想不起来,人与人长得太像,熟悉很正常,也许,曾经在梦里相会过。

    “诸葛先生,病不易拖久,还请先生早诊断。”血红雪的声音冷了,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想要诸葛先生干什么?诸葛先生就会干什么?要是要诸葛先生舔自己的屁股,诸葛先生也会毫不犹豫地舔自己的屁股。’这样想着血红雪的心情大好。

    “血红雪,你等不及了?”诸葛先生依然微笑。却还是没有要救的意思。

    血红雪看着诸葛先生这样的表情很生气,当下脸就垮了下来:“诸葛先生,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谁就请赶快施救吧,要多少神石我都会给你。”

    “将军的大名早在几年前就传进了我的耳朵今日一见,果然是英俊不凡,我也想救你的弟子,可是今天天色已晚,在你们来之前我刚好看过几十位病人,我老了,身子骨可不比你们年轻人,你们还是请回吧。”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