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46.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被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46.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被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木子红到屋前,推门进去,一个人没有。 奇怪,怎么没人?环视一圈,墙角有圆疤,木子红按圆疤,地裂开,能跳下一人,木子红跳下。

    墙壁有圆疤,木子红按圆疤,地合上,一丝缝隙也没有。这里黑,木子红使出夜视眼,很大,朝前走去,仿佛没有尽头,看见火光,木子红到火光附近,晨鸽被捆在火光中。

    木子红要救晨鸽,晨鸽前面,一队血族弟子走过,木子红跑到晨鸽面前,解捆着晨鸽手脚的绳子。

    “不要。”晨鸽喊,已经晚了,血族弟子包围木子红。木子红的手一伸,手中出现一把木剑,指着血族弟子。“上。”领头的血族弟子说,血族弟子扑向木子红,木子红如跳舞般挥着木剑,血族弟子倒下一片,只剩领头的血族弟子。

    领头的血族弟子后退,冷汗从额头滚下,木子红的剑一挥。领头的血族弟子的头落地。

    木子红抬头,血仇在前面,血仇抽刀,抽得很慢,刀出鞘,闪白光,刀杀木子红,木子红的剑挡,火花飞舞,剑被斩出一个缺口。

    木剑上一道紫光飘过,木子红杀血仇。血仇挥刀,刀剑相撞,分开,相撞,再分开,只能看见刀剑相撞溅出的火花,不见人。

    木子红在柱子边停,血仇的刀指着木子红的脖子。

    血仇收刀,两名血族弟子捆住木子红,捆在晨鸽旁边。戴着面具的血族弟子用晨鸽的黑鞭抽木子红,木子红的脸有一道血痕,又是一鞭,抽在木子红的肩上,木子红的肩流血。

    血族弟子给血仇搬一把椅子,血仇坐下,翘着二郎腿,“晨鸽,苍天在哪里?”

    晨鸽盯着血仇:“呸,我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血仇的眉毛皱。对弟子使眼色,戴着面具的血族弟子用黑鞭抽晨鸽,晨鸽没吭声。

    木子红的红卷发披着:“木子红,说,苍天在哪?”血仇看着木子红问。

    木子红心想,‘你问我,问错了,我真的不知道苍天在哪?’

    “我不知道。”

    ‘啪,’又是一鞭鞭在木子红身上。

    ‘啪啪,’两鞭鞭在木子红身上。

    “我看,她真的不知道。”血红雪阅人无数,撒没撒谎,一眼就能看出,从没有出错。

    “看好他们。”血仇对血族弟子说。

    “是。”血族大人。血族弟子血梦说。

    血仇,血红雪走了。

    “血开,你带些人手过来。”

    “是。”血梦队长。

    大头血开走了,没过多久,大头血开来了,带着二十名血族弟子。

    “你们给我好好看住她们,要是出问题,砍了你们的头。”

    “是。”血开副队长,二十名血族弟子同时说。

    二十名血族弟子盯着晨鸽,木子红。

    被这些男人盯着,晨鸽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木子红的手动着,捆着自己手脚的是血族绳子,比普通绳子结实,木子红试了几次,没有挣开。

    血开和血梦喝血酒:“血梦,我们什么时候能抓住苍天?”

    “快了。”血梦的血酒袋碰了一下血开的血酒袋,一口喝光血袋里的血酒,袋子扔在地上。血梦又从口袋拿出一袋血酒,撕开袋口,往嘴里猛灌血酒。

    二十名血族弟子,站得比剑直,盯着晨鸽,木子红。

    木子红用木系功法割捆着手的血族绳子。很快,割断。

    晨鸽看见了。

    血梦,血开醉了。血梦抱着血开。

    木子红用木系功法割断捆着脚的血族绳子。扑向二十名血族弟子,十个死了,十个逃了。

    木子红用刀割断捆着晨鸽手脚的血族绳子。晨鸽抽出黑鞭一鞭缠住血开的脖子,血开醒,刀斩晨鸽的黑鞭,黑鞭被斩断。

    梦开杀晨鸽,几次,晨鸽避过。

    晨鸽受伤,硬拼不过血开,只能智取,不攻血开,耗尽血开的精力,在血开不防备时给血开致命的一击。

    梦开愤怒,还没攻到晨鸽,晨鸽不还手,她受了重伤怕打不过自己,只有躲,这样,对她身体力量的消耗少些。

    血开的刀成三十把,同时砍晨鸽。晨鸽的两手合着,身体周围环绕着白光,三十把刀碰到白光纷纷落地。晨鸽冲出白光猛烈攻血开。

    ‘果然,不出我所料,先,晨鸽只避不攻,在耗我的精力。’血开得意狞笑;‘我不会让你的计谋得逞,血开对晨鸽发动更猛烈的攻击。’

    晨鸽的黑鞭打血开,血开用刀斩断晨鸽的黑鞭。

    晨鸽又抽出一根黑鞭打在血开脸上,血开的脸上出现一条血痕。

    血开摸脸,手上有血,大怒。刀光闪,斩晨鸽的头。晨鸽后退,黑鞭缠住血开的刀,使力,刀脱手,晨鸽的黑鞭转变方向,缠住血开的脖子,拉到身前,血开的两手用力掰缠着脖子的黑鞭,黑鞭如巨铁,怎么也掰不动分毫。

    血开听见风声,努力回头,这风声带着杀气,浓浓地杀气。

    晨鸽的手松了,血开终于能回头。晨鸽笑了。木子红一剑劈下,血开的身被劈成两半。

    血梦的美梦做完,擦干嘴角的口水,眼珠子瞪得很大,站起,愣在那。

    “还愣在那干什么?快过来。”木子红对血梦勾手指。

    血梦听话,过来了。

    木子红挥剑,血梦的脸色变,彻底清醒,差点被木子红的媚术迷住。

    血梦的眼里迸射杀气。抽刀,刀出,闪白光,白光落,地裂,没伤到木子红,晨鸽分毫。

    木子红,晨鸽同时攻血梦。

    血梦的身子怪异扭曲,脚踢在晨鸽的下巴,差点把晨鸽的下巴踢脱臼。

    晨鸽摔在地上,擦去嘴角的血,坐在地上,愤怒地瞪着血梦。

    木子红,血梦打得难解难分,只看见刀剑相撞的火花,影子,看不见身。

    血梦到柱子后面,木子红的两指从剑上划过,木剑成铁剑,锋利无比。

    木子红的脚步交错杀血梦,血梦奋力迎接刀剑相撞,没分开,木子红的力压弯血梦的腰,木子红一脚踢在血梦的阴部,血梦倒了,木子红一剑劈下,以为必中,血梦躲开,站在木子红前面,后退,再后退,退到晨鸽面前,晨鸽使出全力甩出黑鞭缠住血梦的脖子,刹那,血梦无法呼吸,血梦的两手掰缠着脖子的黑鞭,黑鞭虽如铁,血梦不是血开,血梦的力比血开大很多,一下,血梦就掰开缠着脖子的黑鞭。

    手一拉,晨鸽到血梦身前,掐住晨鸽的脖子,晨鸽无法呼吸。

    木子红从空中劈血梦,血梦狞笑,把晨鸽挡在身前,木子红立即收刀,落在地上。

    木子红化为一道光,到血梦身后,血梦眼角的余光看见,血梦的手使力,晨鸽被掐晕,木子红的剑插穿血梦的身子,血梦的眼睛瞪着很大,松了掐着晨鸽脖子的手,看着肚子前的剑,剑上有血,自己的血。

    血梦努力转身,看着木子红。

    木子红抽剑,血梦的身子一歪倒在地上,死了。

    木子红给晨鸽疗伤,晨鸽身上的伤好了,就要离开,听见如踏在心上的脚步声,很多血族弟子从前面奔来。木子红,晨鸽要逃已经来不及。血仇的手一扬,无数血族弟子包围木子红,晨鸽。

    木子红,晨鸽再战,不是血族弟子的对手,血仇交代过,不杀晨鸽,木子红她们有更大的用处。

    血族弟子捆住晨鸽,木子红押到血仇面前,血仇的两手合着,血族封术。晨鸽,木子红的身上结冰,被封住,一动不能动。

    血仇看着倒在地上的血族弟子,很后悔先没有对她们使用血族封术,以为用血族绳子就能捆住她们,小看她们了,她们虽美丽,却不是朋友,是必杀的敌人,暂时不杀,有利用的价值,没有了利用的价值,必杀。不管多美。

    血仇走了,把晨鸽,木子红杀血族弟子的事告诉给血红雪。血红雪很愤怒,没拍桌子,要是对自己说话的不是血仇,是血族弟子,必拍桌子。

    “只要能杀苍天,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来,喝。”血红雪的血酒袋碰血仇的血酒袋,两人一昂头,血酒就进肚子。烈酒穿肠,两人没愤怒,只有开心。也许,明天,苍天就会死。

    两人醉得趴在地上,弟子上来把血仇抱到床上,把血红雪抱到床上。血仇虽醉,知道是谁把自己抱上床?血红雪虽醉,也知道是谁把自己抱上床?在这乱世。没有防人之心,会被别人杀。

    天亮了,太阳从东边升起,血红雪背着手,前面的柱子上捆着晨鸽,木子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血红雪的心情很好,昨夜醉了,头还有些晕,一点也不影响好心情。

    看着三叔,血仇的心情也很好,血族弟子埋伏在附近,只要苍天出现,立即杀。他身边有朋友,暂时不管,他朋友要是帮苍天杀血族弟子,杀他朋友。黑渊,法克烈也埋伏在附近。

    火孤独伸了个懒腰,望着从山底升起的太阳,有不好的预感,回头看屋里,苍天坐在床上在沉思。

    火孤独回屋:“苍天你在想什么?”

    苍天看着火孤独:“你不觉得不对劲?我觉得不对劲。”火孤独说:“血族弟子没查我们了,不会所有的弟子找血王。”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