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40.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没有恩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40.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没有恩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什么?女的?拿着帝龙的是女的?”

    “是。 ”

    “你怎么不早说?我们从血神界来时,我就说过,苍天是男的。”‘啪。’血红雪的脸扭曲,一巴掌把弟子拍死。

    一千多名弟子看着被拍死的弟子,不敢吱声,有的暗赞,‘拍得好,谁叫你乱报信的?这就是你乱报信的下场,现在,到阎王那里报吧!’

    血红雪收队回去。

    法克烈的伤好了,到处找苍天,要和苍天决一死战,为死去的妹报仇,这世上,妹是唯一的亲人。

    黑渊拦住法克烈:“法克烈,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胡子拉碴,颧骨高耸,瘦不拉几的。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状态能杀得了苍天?你一人杀不了苍天的,我们联手也杀不了苍天。”

    和苍天斗过,知道苍天真正的实力,比传中的可怕,而且苍天还在每日每夜修炼,一旦突破神皇境,踏进神帝境,实力更恐怖,只有和血族联手才有机会杀苍天。

    法克烈把妹埋了,大石头当碑,上面刻字,‘法离妹之墓。’到街上买冥纸,洒在坟上,烧冥纸,大风吹,冥纸漫空飞,法克烈磕头,‘妹,放心,哥一定会为你报仇。’身后,黑渊双臂抱着,冷冷看着法离的碑。

    法克烈起来,看见黑渊从黑渊身边经过,没说什么。

    黑渊望着法克烈的背消失在视线,蹲在法离的墓前,接住从天上飘下的纸,纸在手上燃了,黑渊把燃了的纸,放在法离的碑前。

    法克烈虽然走远,神识一直展开,黑渊对妹做了什么,看得清清楚楚。

    黑渊不恨自己和妹了?不得不妨黑渊,他突然对自己好,肯定有别的目的,黑渊起身离开,法克烈的神识收了。

    远方的山一座比一座高,山上没有树木花草,只有石头。

    黑渊把水壶递给法克烈,法克烈望着远方的山没接黑渊递过来的水壶。看法克烈不接,黑渊打开水壶的壶盖喝水。

    法克烈的喉结滑着,肚子叫了。黑渊喝好,法克烈拿过黑渊的水壶,水壶口对准嘴巴,咕噜咕噜地往肚子里灌水,喝得咳嗽才把水壶还给黑渊。

    黑渊拿出储物戒指使了一个决,水壶就进从储物戒指中发出的光中,太阳很大,天空湛蓝,白云朵朵,要是有树,不会被太阳晒,要是有鸟更好。法克烈怀念西方神界,那里是自己的家乡,离家乡很远,何时能回家?

    黑渊也想黑暗魔界,黑暗魔界比这里好多了。

    血红雪走来:“你们在这里喝酒,竟然不叫我,到现在你们还把我当外人。”

    血红雪在法克烈旁边坐下。

    黑渊从储物戒指拿出水壶,血红雪接过水壶揭开盖子,往肚子里灌,一口清亮的水从喉咙进肚子:“我以为这是酒,原来不是酒,是水。”水壶还给黑渊,擦去嘴边的水,望着远方光秃秃的山,拿出血袋,打开血袋的袋口,血腥味飘着,血红雪喝完一袋血,又拿出一袋,打开袋口,有血腥味也有酒味,很香的酒味。

    血红雪喝了一口,递给法克烈,法克烈看着血红雪的眼睛,有温暖的味道,接过血袋喝了一口,眉毛紧皱,两只眼睛闭着:“这酒的后劲太大。”给黑渊。

    黑渊也喝了一口:“法克烈说得没错,酒的后劲太大。”把血袋给血红雪,血红雪喝光血袋里的酒,把血袋扔了,血袋躺在三人附近的地上:“到现在还没查到苍天的下落,苍天有点本事,不过,就算他再有本事,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们三人联手必能杀了他,虽然没查出苍天的下落,苍天肯定还在山堡,要是他逃出山堡,他去的方向只有一个,北方,北方路口,我已经派弟子埋伏,关口,命令弟子们仔细搜查,弟子们不会放过蛛丝马迹的,只要发现可疑的人,关起来拷打,确定不是,才放。如果是,给我传讯。”

    “昨天,弟子报告,说发现苍天,我大喜,派一千多名弟子杀苍天,苍天忽然消失,一点痕迹也没有。我问弟子;‘苍天在这,怎么消失的?你确定看清楚了?’”

    “弟子说;‘苍天确实在这里,她杀了几名弟子,她的手中拿着帝龙。’”

    “‘他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

    “‘我不是说过苍天是男的?拿着帝龙。女人拿着帝龙她一定不是苍天。’”

    “弟子惊恐地望着我,我很生气一巴掌把弟子拍死,我以为弟子抗打的能力强,没想到弟子不经打,被我一巴掌拍死。”

    “在山堡,有人冒充苍天,她活得不耐烦了,现在,弟子们在仔细搜查冒充苍天的女人,只要发现,捉住她。她冒充苍天,肯定认识苍天,而且和苍天的关系不寻常,只要捉住这女人,不怕苍天不现身。到时候还需要你们两位鼎力相助。”

    “血红雪放心,到时候我们一定会鼎力相助。”黑渊说。

    血红雪心里清楚,就算自己不说他们也会鼎力相助。

    法克烈的脸扭曲成一团,两只手握成拳头‘哔啵’响,法克烈的心如被刀割。

    血红雪的手拍着法克烈的肩:“老弟,放心,我们会杀了苍天的。”

    晨雾朦胧,苍天,火孤独朝北方走去,身后的山堡消失成一点,下山,前面有很多人,走近了,人更多。

    苍天展开神识,感应到附近有强烈的波动气息,附近有高手,苍天,火孤独对视一眼,分开走,在水村汇合。

    和火孤独分开后,苍天感应到的强烈气息微弱了很多,虽然,微弱了很多,还是很强烈,有高手跟着自己,血族的人?血红雪的气息和这气息不一样,黑渊,法克烈的?不是。

    “出来吧。”前面周围没别人,苍天不走了。

    从苍天身后的天空飞来一人,穿着一身白衣。

    “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

    “杀你的人!”青年说。

    这人,苍天不认识,搜索记忆,肯定从未见过,不认识的人,自然没有恩怨:“和你没恩怨为什么要杀我?”

    “不必问为什么要杀?你只要知道,你很快就要死就行,如果,你想痛快的死,最好你自己动手,如果,你想生不如死慢慢死去,我动手。”

    苍天转身走。

    青年跳到苍天面前。

    “你是永恒神山永恒天尊的弟子?”

    “原来不傻啊,我还以为你很傻呢?没错,我就是永恒天尊的弟子知道了如何?”

    “报上你的名号,让我知道,我是死在谁手里?”

    “你还记得你曾经在永恒神山的永恒阁杀了一只鸡?”

    苍天的眉毛皱了皱,不过,很快,舒展开,因为苍天想起,那天,夕阳西下,当时,饿了,在永恒阁捉了一只鸡,抱着鸡跑到后山,点燃火,用铁丝串着鸡,把鸡吃得只剩骨架。

    后来遇到恒宇,恒宇和自己一见如故,和恒宇成莫逆之交。

    “我想起来了,那只鸡跟你的衣服一样白。”

    青年的嘴巴颤抖:“那是我的鸡。”

    苍天笑了:“杀了你一只鸡,你就要杀我?”

    “你以为这是土鸡,我告诉你,你就算花一万神石也买不到这鸡。这是灵鸡,当年我在雪地追兔子,兔子没追到,倒看见这只鸡,这鸡躺在雪地,浑身是血,身体冰冷,哀求地看着我,我见它可怜,把它抱回永恒阁,为它疗伤,几个月后它的伤好了,给它取名阿翔,它最喜欢吃五花肉,每次吃饭时,我都给它一块五花肉,几年后它长大了,能说人话,你捉到它时,它刚被猎人射伤声带,不能说话。它能帮我杀敌,帮我找到我想要的灵药,甚至能辅助我修炼,你却把它杀了。”青年的声音颤抖。

    “我在永恒阁时从没见你,你怎么不说?你说了,也许我能陪你一只鸡。”

    “你在后山,永恒天尊不准我们踏入后山半步。我闯了几次,没闯进,被罚了,那时要是看见了你,我一定亲手结果你的命。”

    “过去了多年你还没忘记。”

    “我没忘记,就算过去一生不杀你为我的阿翔报仇,我不会忘记你。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时间对我还算慈悲,在我没老去时找到了你。”

    “你是永明天尊的弟子?恒霸。”

    “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你是想痛快地死去?还是想痛苦地死去?”恒霸愤怒地问。

    “你觉得你杀得了我?”

    “你觉得我杀不了你?”

    苍天点头。

    恒霸抽剑,间是恒明剑,当年恒明天尊赐的:“当年,恒明天尊说,‘我在山里听见你哭,当时你还只有几个月大,你狠心的爹娘把你放在虫豹很多的山林,他们没打算要你。我见你可怜,把你收养,收入我门下,从此后你就姓恒名霸,你要好好修炼,只有变强才能不被虫豹吃,给你恒剑,让你明白,变强了,不是要你践踏弱者,是让你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恒明?哼,老不死的,以为给了我一把剑就想让我报答他的养育之恩,当年,他不把我抱到永恒阁,总会有人把我抱到一个什么地方,也不会受这么多苦。”

    恒霸剑指苍天,剑光划过,射苍天,苍天用帝龙刀挡剑光,射到帝龙身上被弹回,射恒霸。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